中港设局掳人 飞机监视12港青出海 证属“警方行动”(视频)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控诉港府和大陆当局设局将港人送中,要求立即放人。(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控诉港府和大陆当局设局将港人送中,要求立即放人。(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0月9日讯】12名香港青年偷渡台湾中途被截获“送中”,被关押至今。港媒揭发港府飞行服务队疑派飞机沿路监视,港警疑一早掌握12人的行踪,设局将他们送到大陆海警手上。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再披露飞行服务队内部文件,标明有关行动为“P-OPS”(警方行动,Police Operations),并公布疑涉事的飞行服务队队员名单,进一步打破林郑月娥政府称“没有角色”的谎言。愤怒的家属8日到飞行服务队总部外抗议,斥港警不可信,并指事件是“中港勾结、出卖港人”,要求立即释放儿女。

《苹果日报》8日引述“政府消息”指,8月23日12港人被大陆海警截获送中当日,港府飞行服务队派出定翼机“B-LVB”及猎豹直升机“B-LVH”,监视他们乘上快艇出海。该行动是由港警在凌晨急召飞行服务队协助,两程飞机均有警务人员随行。

参与监视12港青出海的港府飞行服务队猎豹直升机“B-LVH”(同型号),报导指上有警员随行。(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参与监视12港青出海的港府飞行服务队猎豹直升机“B-LVH”(同型号资料图),报导指上有警员随行。(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家属拉横额抗议 警以限聚令票控

综合《苹果》、立场新闻等港媒报导,12港人的家属包括郑子豪、李子贤和黄伟然的4名家人,8日前往赤鱲角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他们举起标语牌,要求交出8月23日的定翼机侦察纪录,交代“设局送中”的来龙去脉,以及立即释放12人。一直协助家属的前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本土派人士邹家成、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荃湾区议员岑敖晖也在场声援。

记者会开始前,有机场管理局职员声称他们或已违反《机场管理局附例》,惟他们坚持如期进行活动。其后大批港警到场拉起橙色封锁线分隔议员、家属及记者,又以“限聚令”599G向8人发出告票。有家属对此十分愤怒,斥责港警接获他们报案两个星期仍没有半点消息,无所作为,又强调如果今天不发声,“他日你家人都会被送中”。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控诉港府和大陆当局设局将港人送中,要求立即放人。(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8日,被扣押深圳的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黄之锋:飞行纪录揭“警方行动”

参与抗议行动的黄之锋在现场引述消息人士称,涉事定翼机的行动注明是“警方行动(Police Operation, P-OPS)”,认为事件或涉及保安局辖下的警方及飞行服务队跨部门行动。他不排除将来有更多消息提供,呼吁知情人士向他们提供更多资料,以协助12港人及家属。

区议员岑敖晖则直斥特首林郑月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一直在说谎,密谋将12港人送中。

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本土派人士邹家成、朱凯廸等公布港府派飞机监视港人的详情。(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本土派人士邹家成、朱凯廸等公布港府派飞机监视港人的详情。(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本土派人士邹家成、朱凯廸等公布港府派飞机监视港人的详情。(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2港人家属赴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本土派人士邹家成、朱凯廸等公布港府派飞机监视港人的详情。(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飞行队无人当值 疑警凌晨急召行动

黄之锋及“12港人关注组”并在Facebook发文,进一步披露警方空中监视快艇、设局将12人送中的详情。

消息人士指,这是一个警方行动,而行动时间为凌晨约4时10分至早上约8时45分。由于飞行服务队定翼机队员已在8月22日晚上约10时下班,事发时并无当值队员,故定翼机Challenger 605的飞行任务,很大机会是当日凌晨时份接获警方紧急召唤后进行,而该定翼机亦装有红外线镜头,可在黑夜进行监视。

一般而言,需要协助警方的支援行动例如反走私和阻截非法入境者,飞行服务队都会使用直升机执行任务。当日凌晨亦有直升机队员当值,但与警方沟通后,最终却派出定翼机,并得到当值经理及飞行行动经理同意接受任务。

12人登船前警已知悉策划空中监视

关注组指,消息披露的飞行纪录显示,当日的飞行程序(Flying Programme)清楚纪录定翼机行动为“P-OPS”(Police Operations,即警方行动),亦即12港人乘坐快艇时,警方早已掌握其行踪,并主动策划空中监视行动,绝非“无角色”。

有关消息引伸出另一关键问题:飞行服务队事前是否知悉飞行任务是送中行动?一般而言,行动前需要准备好航行路线、目标、评估行动风险等部署,因此负责的队员可能在事前已知悉行动将会飞往香港水域边界及中国领海界线。关注组指,假如飞行任务并非拯救行动,批准定翼机跨越边境执行任务的行动指令由谁人发出?

港府突删行动组资料证刻意隐瞒

关注组并取得当日参与行动的机组人员名单,但自从传媒披露飞行服务队有份参与港府设局将12港人送中后,政府电话簿(Government Directory)已经将政府飞行服务队整个行动组(Operations Unit)职员的联络资料全部删除,却仍然备存部门其他组别的联络,足证“港府有计划地隐瞒事情”。

关注组披露当日有份参与该定翼机飞行任务的政府飞行服务队人员名单如下:

当值经理:高级机师马钧豪机长(Senior Pilot Capt.Keith Kwan Ho Ma);

飞行行动经理:高级机师黄咏妍机长(Senior Capt.Emily Wing Yin Wong);

机师:高级机师丁沛东机长(Senior Pilot Capt.Tom P.T.Tang);

副机师:二级机师张家辉(Pilot II Mr.Cas K.F.Cheung);

空勤主任:三级空勤主任陈坚衡(ACMO III Mr.Jeffrey Kin Hang Chan)。

关注组重申事态严重,要求政府飞行服务队及警方应从速向公众交代:一、8月23日定翼机行动任务性质;二、8月23日定翼机侦察纪录、文件、图像和雷达资料;三、警方有否派员登上定翼机在空中监视;四、“设局送中”的来龙去脉;五、立即释放12人。

港青家属:不再相信港警 盼外界协助

李子贤母亲控诉当局,如果不是有“不可告人秘密”,为何不准家属自行聘请律师,而要官派律师?“他们真是串通中港合作出卖港人,我要求立即释放我们儿女12港人,不可再让他们送中,不可这样中港合作。如果警方说自己没角色,港府是没有角色,其实他是有的,只是没告诉我们。”

李子贤父亲则表示,已40多天没有儿子的消息,令他对香港的法治感失望。而今日有新证据显示警方疑早已掌握12港人行踪,怀疑参与了今次拘捕行动,但仍多次宣称不知情,在事件中“没有角色”。他指家属能做的事有限,“权力在政府手中,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只有将知道的事情反映出来,希望全世界可以帮我们”。他要求港府尽快公开资料,还原事件真相,并协助12名港人找律师,而非置之不理。

被捕港人李子贤父亲(左)与儿子失联40多日,他对香港的法治感失望。(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被捕港人李子贤父亲(左)与儿子失联40多日,他对香港的法治感失望。(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另一名女家属透露,前一天终于联络到内地警方庄姓联络人,但对方以无法核实家属身分拒绝透露案情,仅在回答被捕港人情况时答“很好”,但家属不信。家属再追问他们该怎样做,对方称不能和她讨论,称有要事须挂线。她强调不会放弃打官司,又盼港人继续关注事件。该家属又说,港警已不能相信,她曾亲自出海了解,却发现更多疑团;而她村中的狗近日经常警戒地吠叫,怀疑自己已被跟踪。

另外,保安局局长李家超8日接受《信报》专访时,未有正面回应12港人被送中争议,但承认警民关系不可能长期处于对立状态,认为趁社会较平静时要修补关系,宣称警方愿意改善纪律,走向专业化,但期望社会能够共同付出。

责任编辑: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