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因何主动投案成风?浙江又一例(图)


浙江嘉兴副市长徐淼日前主动投案
浙江嘉兴副市长徐淼日前主动投案(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10月25日讯】浙江嘉兴副市长徐淼日前主动投案,就在他投案的前1天,还代表市政府向省督查组汇报工作。主动投案的官员越来越多,说明了什么?

中共浙江省纪委监委10月22日发布消息称,嘉兴市委常委、副市长徐淼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审查。

据嘉兴市政府官网显示,在徐淼投案的前1天,10月21日上午,浙江省督查组到达嘉兴市,徐淼代表市政府作了专题汇报。次日,他便主动投案。

公开资料显示,徐淼1968年3月出生,浙江温州人。自1984年12月进入温州市国家安全局,任职22年,曾担任纪委书记、副局长,并兼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2006年11月,徐淼调任温州市瓯海区委常委、副区长。2008年后,他历任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温州市鹿城区委副书记(正县级)、天台县县长、温岭市委书记、台州市黄岩区委书记等职。

2017年3月,徐淼入列台州市委常委,晋升副厅级。2019年3月,他调任嘉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分管市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联系军队、武警工作。

除了徐淼,近日主动投案的还有山西阳泉市中院院长陈明华、云南玉溪市中院院长陈昌等人。据中共官媒,近年来,各地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的官员人数呈现大幅增加态势,投案正从“现象”变为“常态”。而今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共有10357人主动投案。

从官员自杀成风,再到近年大量出现高官主动投案自首,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中共的腐败官员本来都是被“揪”出来的。究竟是什么驱动原本“安然无恙”的他们,主动投案呢?官媒称是反腐败高压态势的持续震慑等原因所致。熟悉中国政情的旅美学者张杰撰文分析认为其实有三大原因。

一是官员避险与纪监委的生财有道。

据2019年7月中纪委印发的《纪检监察机关处理主动投案问题的规定(试行)》,规定主动投案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这对官员是最重要的。

另外,现在自动投案已成为纪监委的生财之道。他们一旦发现官员贪腐或其他蛛丝马迹,就会将消息透露给官员,官员主动投案,获得从轻处罚。事后,纪监委官员自然赚得盆满钵满。自动投案对官员而言,还可以避重就轻,转移视线,掩盖主要犯罪事实。纪检委官员也需要反腐败业绩,官员主动投案比事后抓捕更能显示中共反腐败的力度。

第二个原因是集体作案、集体投案,法不责众,集体保全。

张杰文章认为,中共对官员贪腐处罚严酷,官员们不得不抱团取暖,联手作案。一旦有官员被发现贪腐,就会出现官场塌方。相关官员联合主动投案,利用法不责众,最终集体保全。

第三个原因是被迫害妄想。

张杰说,有一部分官员主动投案是因为恐惧,以至于出现心理障碍,往往做出过度反应。这是因为中共的潜规则就是官员在位时纵容其腐败,一旦查处就下死手,置于死地而后快。

文章指出,落马官员的命运比普通民众悲惨得多。在习近平以反腐败的高压下,没有一个官员是安全的,他们长期处于恐惧之中,不知道哪天会祸从天降。

文章还说,中共官员现在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带走;二怕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三怕办公室敲门,怕进来的是纪检监察干部;四怕电话铃响,怕通知‘到纪委来一趟’;五怕回家,怕进小区门迎到纪检监察干部。”每个官员都无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门,晚上是否还能平安回来,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天长日久,恐惧就变成了被迫害妄想。

文章最后总结认为,中共官员主动投案并不是中共反腐败的重大成就,而是腐败的升级,也是纪监委的生财之道。纪监委官员还会通过通风报信谋取巨额利益。官员贪腐牟利,纪监委官员从贪腐中分赃,可谓蛇鼠一窝。在中共体制下,反腐败运动已经走到尽头,同时制造更大的腐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