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全球产业链重置 中越引资位势之变(图)

2020-10-29 09:27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10月20日,在广西中越边境友谊关,聚集了近千名中国技术人员,他们打算前往越南打工。
2020年10月20日,在广西中越边境友谊关,聚集了近千名中国技术人员,他们打算前往越南打工。(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10月29日讯】投资福地风水轮流转

越南改革开放的准备期很长:1989年3月越共六届六中全会顶住东欧剧变的压力,继续推动社会主义理论革新,提出六项革新原则,并成功施行了单一价格政策,经济改革迈出了第一小步。1996年6月召开的越共八大宣布越南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步入第二个阶段,亦即实施国家工业化、现代化阶段,以后逐年都有点调整与改革,但成效不是很大,直到2009年左右,终于等来了全球制造业格局调整带来的机遇:中国引资优势渐失,全球资本开始寻找新的投资福地。

世界经济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重创。2009年美国率先走出危机以来,各国经济发展始终步履蹒跚。原来还想循全球化旧路,但2016年特朗普当选之后,美国经济发展一枝独秀,让世界各国先后都考虑推出加强本国制造的口号,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到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无不以制造业发展作为经济转型升级的核心诉求。今年8月31日,法国政府宣布确定5大产业实施“减少对外依赖,战略工业回流”计划,法国政府推出雄心勃勃的1000亿欧元(约1610亿新元)的经济振兴计划,为了重振法国的“工业主权”,政府即将出炉的1000亿欧元振兴计划,其中划出400亿欧元支持法国工业,这其中包含从2021年1月1日起,企业生产各类税务减免的100亿欧元。法国政府已联手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向“所有提出战略工业回流的企业开放补助金申请通道”。

在这种情况下,越南这种后发展中国家很难有制造业成长的空间。然而,天上还真是掉馅饼了,砸到越南的头顶,而且这掉馅饼竟然延续几年。

越南与中国比较,相对优势在哪里?

第一,中国因土地价格、劳动力成本增加、税收优惠取消,劳动密集型产业都不得不外迁,这时许多企业发现越南正好承接自家的工厂。越南的人口结构年轻化,教育程度较高,且用工成本低廉。2015年,越南人口年龄中位数30.4岁,中国为37岁;越南人口15岁以上识字率94.5%,中国为96.4%;越南的用工成本不及中国的一半:上海市的最低工资为2420元,胡志明市的最低工资为1150元。

第二,越南政府善于为自身创造条件。2006年,越南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上越南颁布了新的《投资法》,对内、外资实行无差别待遇。在两大利好的带动下,流入越南的外资规模有了明显的提速,资金成倍增长,越南FDI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2006年前后,FDI流入对越南经济的拉动作用非常明显,对GDP贡献比一度超过9%。加入世贸后,近年来又陆续与欧美国家签订了多项自贸协定,例如越南-欧盟自贸协定,在投资、贸易方面享有很多互惠待遇。相对于中国来说,越南在国际贸易、市场销售方面的限制较少。这使得越南出产的货品不需交纳某些关税,一定程度上鼓励外商投资越南。2016年底,越南宣布成立三个经济特区:云屯沿海区(广宁省),文丰(庆和省)和富国岛(坚江省)。相信未来越南会借鉴中国经济特区的成功模式,大力建设越南的经济特区,发挥地区优势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

第三,越南人还有一个非洲、拉美包括泰国等都没有的特点:非常勤劳(与中国改革开放初始那代人相似),对提高收入改善自身状况有着较强的渴望,相对易于管理。从中国东莞及其他沿海地区迁出去的工厂大量迁往越南,在中国的用工方式受到的抵触远不如非洲、拉美那么强烈,这也是台资、港资、韩国等资本视越南为新的投资福地的原因。这个过程持续了十来年,仅以服装来说,我在美国商场发现的Made in Vietnam,版样、设计都很接近原来的Made in China,可以判定这些就是原来的中国制衣厂。

越南现处于外商投资增长期

据越南统计局数据,从2019年初到9月20日,共有109个国家和地区在越南展开投资项目,吸引外国投资项目达到2759个,项目数量增长26.4%。在《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2020年66个新兴经济体的抗风险能力排行榜中,越南排名第12位,其以稳定的财务指标属于后疫情阶段安全组,成为越南全国各省市引进外商直接投资创造巨大机会。

越南已经成为国际资本生产线转移的首选目的地,世界上多家大型技术集团正计划将生产线转移到越南,如LG集团已将整条生产线从韩国迁移至越南的海防市,日本(越南)松下电器公司也正为迎接从泰国转移至越南的大容量冰箱和洗衣机生产线做出准备。胡志明市美国商会首席执行官玛丽・塔诺维卡(Mary Tarnowka)透露,越南是美国企业生产链转移的首选目的地,从2018年的17%增至2019年的36%。

越南政府以埋头肯干低调吸筹的务实姿态吸引了中国投资者的注意。为充分融入这一波全球制造业调整,越南积极加入各种国际组织,参与各项自贸协定,好为接纳中国制造业创造条件:1995年加入东协;2002年加入东协-中国;2008年加入东协-日本与东协-韩国;2011年,又加入东协-澳洲、新西兰;2015年,越南又与韩国、欧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此后又不停地与爱尔兰、加拿大等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当在中国的本土与外资企业家们被中美贸易战折磨得疲累之极时,突然发现,越南竟然能为企业提供了全套解决方案,不管企业出口到什么地方,总有一款自贸协定适合:零关税配合低成本,越南投资价值尽显。

越南也毫不避讳这一点,其统计总局称,越南将继续利用CPTPP、EVFTA等自贸协定的机遇,寻找和扩大出口市场,特别是农产品和水产品方面,加强中美贸易摩擦中两国加征关税名单上商品的生产和出口。

从中国学去的越南版改革开放,加上成本低廉及国际投资环境的变化,成功推动了越南的经济起飞。2019年度东盟各国GDP数据陆续公布后,越南GDP以越南2019年GDP增7.02%的同比增幅领跑东盟。

可以说,越南基本已经走上了一条出口导向的快速发展道路:外资带动出口,出口行业带动其他制造业,制造业推动经济快速成长,有如中国在江朱后期与胡温十年黄金的发展时期。

中国则是一片繁华褪尽之景,在未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之前,如何止损是中国政府要做的一篇大文章。

越南作为投资热土还能持续多久?

最后的问题是:在全球产业链重置的过程中,越南这块投资热土的热度会持续多久?这里先留个梗:

1、由于越南经济体量太小,承接能力有限。中国转移出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越南有较大的承接空间,但技术密集型的,则多半得另找其他国家;

2、第五次全球制造业转移将是分散型的,不会集中在一个国家。除了拥挤在中国的资本需要另觅投资福地之外,这次产业转移还会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因素的限制,即机器人对人力的替代。人力成本的快速上涨进一步推动了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如今,世界各国都在进行机器换人,希望把人力劳动从低端工作岗位释放出来,制造业自动化水平越来越高,工厂利用工业机器人获得了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和更快的生产速度。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简称IFR)在其年度报告中称,得益于智能制造和自动化,世界各地工厂内正在运行的工业机器人数量超过270万台,创下新纪录。2014年至2019年五年时间里,全球机器人安装量增加近85%。根据报告,全球范围内,2019年工业机器人年度安装量排名前五的市场分别是中国、日本、美国、韩国和德国。

全球制造业第五次转移过程,将是各国力量重新配置过程,大多数在第四次转移过程中没能富裕的国家,在这一进程中获得的机遇只会更少,越南是少数幸运者之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