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土改”和“文革”时的离奇事(图)


中共建政以来大小运动无数,土改、文革⋯⋯很多无知的暴徒参与其中充当打手,为虎作伥。打手们被利用完后的下场其实都非常悲惨⋯⋯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自从中共成立政权以来大小运动无数,五年一个小运动,十年一个大运动,“土改”、“文革”⋯⋯每次运动都是群众斗群众,杀人无数,运动中随意打死杀死人事件非常普遍。很多无知的暴徒参与其中充当打手,为虎作伥。打手们被利用完后的下场其实都非常悲惨。

毁佛像  遭报应

河北省邯郸武安市清华乡紫泉村人冀某,曾任武安县武装部部长。文革时正年轻,是村里的红卫兵造反派头。紫泉村位于邯郸名胜紫金山西侧,古时紫金山附近寺院道观众多。冀某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文革期间冀某带领一帮无法无天之徒在附近到处打砸佛像,拆寺庙。

九十年代初,冀某升至武安县武装部部长,由于家住在紫泉村,每天骑着摩托车到县城上班。有一天,天蒙蒙亮冀某骑摩托到武安县城东时,不知什么情况导致道路南北两侧电线杆上的8号铁丝滑落,铁丝在南北方向上紧绷绷的横拦在道路上,冀某骑的摩托速度很快,根本就看不清路上有铁丝横拦着,冀某的头颅竟然给活生生的斩断下来。

冀某恶死后,本村有人说他这是打砸佛像遭了报应把头斩了。其家人担心冀某恶死名声不好听,影响后代人前途,对外只说是出了车祸死亡。

祸害他人 报应自身 殃及子孙

几年前本地网络贴吧发出了一个求助的帖子,求助内容是武安市活水乡李某为给妻子治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冬天时家中又遭遇大火把家中物品烧光,钱也花光了,房子也没有了。寒冬季节,家中还有几个月的孩子和老人无处居住,请求网友帮助。

据一了解情况的老人说,李某妻子冬季时生了一个男孩,亲朋好友都来看望,小孩尿布搭在无人屋里的火上烤,家人和亲朋在另一屋里,当有人走时才发现另一屋里已经浓烟滚滚,想要救火却无法靠前,把家人转移到邻居家后,大火把另一屋子也烧着了,全部家当烧了个光,李某本来就是个困难户。临近年关没地方住,后来村里安排住在了村委会。为给妻子看病,把亲朋好友的钱借了个遍,实在没法了只好上网求助。

了解情况的老人叹了口气说:这是祖上不积德后人遭殃呀!李某的爷爷是个杀猪的屠夫,为人好勇斗狠,凡事一马当先谁也不怕。土改时期是该村的主要打手。该村有一地主被农会宣布枪决,由李某爷爷负责执行,此人纠集了几个民兵把地主押到河滩后先用杀猪刀割下地主的生殖器再用石头把人捣死。

几年后,李某的爷爷在河滩锯树时大树倒下把其给砸死了。到了孙子这一代竟然又接连遭此大难。真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祖上积德萌子孙

中共“土改”时期,武安市各个村庄都在搞斗地主,烧地契,分地主田地,杀地主运动。武安市百官村仅仅在1947年8月的某一天就发生斗死8名“地主”的惨事。

这年武安市某村把一个地主批斗后准备发落到涉县,打算在那里批斗后枪决。村里派了两个民兵徒步押解送往涉县。武安到涉县当时还未修建公路,走的都是山路,路途难行。押解出武安40里时同行的民兵甲某对张某说:路实在难走,脚都磨出燎泡了,这个地主份子到了涉县也是枪决,咱干脆就在河滩把他枪毙算了!就说他逃跑时咱开枪打死了,反正就咱俩人知道。张某不同意甲某这样做阻拦道:咱没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咱还是好好把他送到涉县由政府决定吧!甲某看张某不同意他的想法,也只好同意将这个人押送到涉县后交给了当地人员。

张某一生为人较正直,80多岁时身体还是很健康,子孙在本地也很有威望。其曾孙后来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即在一家大公司任职年薪100多万,曾孙夫妻两个还都是博士。真是祖上积德萌子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