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應?「土改」和「文革」時的離奇事(圖)


中共建政以來大小運動無數,土改、文革⋯⋯很多無知的暴徒參與其中充當打手,為虎作倀。打手們被利用完後的下場其實都非常悲慘⋯⋯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自從中共成立政權以來大小運動無數,五年一個小運動,十年一個大運動,「土改」、「文革」⋯⋯每次運動都是群眾鬥群眾,殺人無數,運動中隨意打死殺死人事件非常普遍。很多無知的暴徒參與其中充當打手,為虎作倀。打手們被利用完後的下場其實都非常悲慘。

毀佛像  遭報應

河北省邯鄲武安市清華鄉紫泉村人冀某,曾任武安縣武裝部部長。文革時正年輕,是村裡的紅衛兵造反派頭。紫泉村位於邯鄲名勝紫金山西側,古時紫金山附近寺院道觀眾多。冀某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文革期間冀某帶領一幫無法無天之徒在附近到處打砸佛像,拆寺廟。

九十年代初,冀某升至武安縣武裝部部長,由於家住在紫泉村,每天騎著摩托車到縣城上班。有一天,天蒙蒙亮冀某騎摩托到武安縣城東時,不知什麼情況導致道路南北兩側電線桿上的8號鐵絲滑落,鐵絲在南北方向上緊繃繃的橫攔在道路上,冀某騎的摩托速度很快,根本就看不清路上有鐵絲橫攔著,冀某的頭顱竟然給活生生的斬斷下來。

冀某惡死後,本村有人說他這是打砸佛像遭了報應把頭斬了。其家人擔心冀某惡死名聲不好聽,影響後代人前途,對外只說是出了車禍死亡。

禍害他人 報應自身 殃及子孫

幾年前本地網絡貼吧發出了一個求助的帖子,求助內容是武安市活水鄉李某為給妻子治病花光了家中的積蓄,冬天時家中又遭遇大火把家中物品燒光,錢也花光了,房子也沒有了。寒冬季節,家中還有幾個月的孩子和老人無處居住,請求網友幫助。

據一了解情況的老人說,李某妻子冬季時生了一個男孩,親朋好友都來看望,小孩尿布搭在無人屋裡的火上烤,家人和親朋在另一屋裡,當有人走時才發現另一屋裡已經濃煙滾滾,想要救火卻無法靠前,把家人轉移到鄰居家後,大火把另一屋子也燒著了,全部家當燒了個光,李某本來就是個困難戶。臨近年關沒地方住,後來村裡安排住在了村委會。為給妻子看病,把親朋好友的錢借了個遍,實在沒法了只好上網求助。

了解情況的老人嘆了口氣說:這是祖上不積德後人遭殃呀!李某的爺爺是個殺豬的屠夫,為人好勇鬥狠,凡事一馬當先誰也不怕。土改時期是該村的主要打手。該村有一地主被農會宣布槍決,由李某爺爺負責執行,此人糾集了幾個民兵把地主押到河灘後先用殺豬刀割下地主的生殖器再用石頭把人搗死。

幾年後,李某的爺爺在河灘鋸樹時大樹倒下把其給砸死了。到了孫子這一代竟然又接連遭此大難。真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祖上積德萌子孫

中共「土改」時期,武安市各個村莊都在搞鬥地主,燒地契,分地主田地,殺地主運動。武安市百官村僅僅在1947年8月的某一天就發生鬥死8名「地主」的慘事。

這年武安市某村把一個地主批鬥後準備發落到涉縣,打算在那裡批鬥後槍決。村裡派了兩個民兵徒步押解送往涉縣。武安到涉縣當時還未修建公路,走的都是山路,路途難行。押解出武安40裡時同行的民兵甲某對張某說:路實在難走,腳都磨出燎泡了,這個地主份子到了涉縣也是槍決,咱乾脆就在河灘把他槍斃算了!就說他逃跑時咱開槍打死了,反正就咱倆人知道。張某不同意甲某這樣做阻攔道:咱沒有決定別人生死的權力,咱還是好好把他送到涉縣由政府決定吧!甲某看張某不同意他的想法,也只好同意將這個人押送到涉縣後交給了當地人員。

張某一生為人較正直,80多歲時身體還是很健康,子孫在本地也很有威望。其曾孫後來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名牌大學,畢業後即在一家大公司任職年薪100多萬,曾孫夫妻兩個還都是博士。真是祖上積德萌子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