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锤:法兰克福存储大选数据的服务器被美军缴获(图)


美国空军中将麦金纳尼
退役美国空军中将麦金纳尼(图片来源:Brendan Hoffm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11月28日,WVW-TV的主持人布兰农(Brannon Howse)独家专访了退役美国空军中将麦金纳尼(General Thomas McInerney)。麦金纳尼中将确认美军特种部队突袭美国中情局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设施,缴获了存储大选数据的服务器。在此过程中,有数名美军阵亡。以下是译文:

麦金纳尼中将:我想感谢你布兰农,安排了这次采访,我知道玛丽(Mary Fanning,记者)曾和你聊过。今晚你所在做的事非常重要,因为事态进展很快,所以想让你做这个采访。

我们正看到的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局势,这是(美国)自内战维护国家统一以来,这个国家所面临的最危险的局势,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内战只是战争,你在和弗林将军谈论的是网络战争。网络战很神秘,你看不到它要发生,然而就发生了。忽然间,所有的138,000票,150,000票出现了,因为我们在看计算机,我们以为它们都是合法的。但是在当前这种特殊情况下,它们不是合法的。

悉尼・鲍威尔律师曾是弗林将军的律师,她所在做的,她在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星期三晚上(感恩节前一天)提交的是我们收到了一份,Navid Keshavarz-Nia博士提供的文件。他是加州59岁居民,作为职业情报专家,在DC郊区生活了40年,我不想过多的谈及他的背景。但由于他在其中发表了一份声明,我被引述了,并经过我独立的确认。Kirk Wiebe是前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他与我和玛丽共事,而Dennis Montgomery是前中情局分析师,他是锤子和记分卡功能的开发者。

这是我们在大选前的星期日和星期一对外界所说过的将要发生的事,我们所说的事情被证实发生了。玛丽提供的信息非常有用,将这些信息以及所有这些及时告知我。投票开始11月3日的前2天、两天半,我披露了这个投票的(作弊)游戏。我的背景是一名军事分析员,有16年半的时间在福克斯新闻做军事分析家,我一直是美国空军三号人物。因此,我有很好的背景,我对这个非常熟悉,是因为我经营着一家边缘云计算公司,我非常熟悉这种技术,在我的军事生涯中,我就是做这个的。

大家都记得我们在1986年攻击利比亚的的黎波里的卡扎菲时,我是指挥官,当时是从美军在英格兰基地发动攻击的。当时,我从英国军方和其它地方获得了情报资源,我的一生都在做这个,而我现在看到的是那些现在成为对付美国人民的技术。他们试图通过技术和网络战控制美国。他们成功将福克斯新闻拉拢过去,与我们唱反调。他们已经利用主流媒体,和第一修正案,让舆论站在他们一边。例如,弗林将军谈到的Twitter可以规定总统川普(特朗普)可以说什么。这是荒谬的,必须停止。但由于他们有这些资源,利用和滥用宪法,让我们处在了美国先辈立国之时不可能了解到将发生的网络战争。

因此,美国先辈在宪法中规定确认选举人的过程,在12月14日要确定总统是谁,然后在1月20日完成就职典礼,但这不是基于发生了网络战争前提下制定的。因此,我们有一个计时钟,我想对听众说,我们有一个时钟,我们要通过法律系统,而该系统并不是为在网络世界中运作而设计的。因此,有很多法官都拒绝(川普总统一方)的法律诉讼,却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因此,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今晚我想表达的观点是,在12月14日之前是否能锁定并确认总统的这一决策程序并不重要。总统在法律诉讼程序被充分聆听之前不应该离任。美国人民将要求对这些事实进行分析和研究,而我将介绍其中的一些非常有信服力的事实,在我看来那些是没有疑问的,让我们从计票数是如何分配的开始。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亚利桑那、内华达和佐治亚并非基于正常的系统操作,它们是由对目标投票机的欺诈性电子操纵造成的。例如,11月4日凌晨2点30分,电视广播报道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和佐治亚已决定暂停点票,并将在第二天继续进行。

开始故意停止所有5个战场州计票的这一致决定是非常不寻常的,事实上,这是史无前例的,它表明了总体规划中提到的这5个州中选举官员有过事先协调。这是非同寻常做法,对任何了解投票过程的人来说(再清楚不过),我们立即开始关注这些州中的每一个州,他们没有(在当日凌晨)停止计票,在密歇根州,凌晨4点,忽然出现了138,000张票,猜猜这些票是给谁的,拜登。在所有这些州决定暂停计票时,拜登都处于落后状态,这是雇员们进行网络战的地方。他们利用“锤子”和“计分卡”软件系统,Dominion投票系统和软件,就像在苹果手机上安转程序一样。

他们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在那五个州计票重新开始之时,它们是不同数字,密歇根州有138,000,亚利桑那州有100,000或90,000,内华达和乔治亚和宾夕法尼亚各有不同的数字,重要一点是它们是完全一致的百分比,这在数学上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一种算法已被使用,并且该算法被设计保持在一定范围之内,并且与重组的数据汇总在一起,很明显,这些数量的选票是被插入的。所以,这是一个有着巨大问题的地方。而且,了解所看到的这类数据,对人们是很重要的。还有更多有趣的数字。悉尼・鲍威尔律师指出乔治亚富尔顿县,有96,000张缺席投票被扔弃。他们声称房间漏水了。宾夕法尼亚州向该州的公民邮寄了180万票。这不是缺席选票,这些是没有监管的选票。然而竟收回了250万张。就好像有人必须要有一台印刷机,不断大量印刷。如同取样测试,你不需要是天才也可以理解。如果你将150万或180万张票邮寄出去,却收回250万张选票,表明是出了问题。悉尼・鲍威尔律师、总统通过弗林将军动用“海怪”305军事情报营。因为在所有这些方面,我们都没有看到司法部、联邦调查局、中情局站在友善的一方。他们站在了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一方。

主持人:让我打断你一下,你说了些很有趣的事。是谁释放了“大海怪”,什么是“大海怪”,我们都知道这个词是因为悉尼・鲍威尔律师这样说,你刚才说什么是大海怪,你可以对此再确认一下吗?

麦金纳尼中将:是的,悉尼・鲍威尔使用了这个词,因为这是305军事情报营的绰号。这是她信息的来源,还有其它的来源,玛丽和我都知道,但是我们不想谈论。因此我们从不同的消息来源得到这一消息。重要的是,他们确定了中国、伊朗和俄罗斯参与其中,这些国家在操纵选票。另外,美军特种部队在德国法兰克福夺取了对一个服务器机群的控制。从美国这5、6个州发出的数据,通过互联网传到西班牙,然后传递德国法兰克福。美军特种部队夺取了法兰克福的这个机构,拿到了服务器。他们了解他们提供的这些数据。

主持人:缴获的过程没有意外发生吗?

麦金纳尼中将:我听到的是,并非没有意外,我还无法核实它。我想谨慎一点,因为这刚刚被披露出来,但我知道我的最初报告是,有美军在执行任务中阵亡。这个地点是属于中情局管理的。因此,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事情。我、玛丽、艾伦在大选前的星期日至星期一通过不同媒体发声,有人将使用锤子、计分卡系统,因此这些人决定将数据服务器转到海外,而不是在美国大陆使用?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无论如何,这会变得更加不安全,因为当你开始将此类数据移到海外时,其他人会看到。

主持人:但是,你说的是那是在中情局的设施,该服务器是由美军特种部队从位于德国的中情局设施缴获的。

麦金纳尼中将:没错,德国法兰克福。我们有了所有这些信息。弗林将军曾是高级军事情报官,在美国国防情报局任职。他是一名职业情报官,他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从我在云计算业务中的经验来看,这相对来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操作,但是其规模之大,参与人数之多,弗林将军说的那样,民主党人意识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正在与宪法,12月14日确定选举人的程序进行竞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知道这些信息,我们不仅有川普总统所必须与之抗衡的深层政府,在立法机构中还有亚当・希夫、南希・佩洛西、舒默这样的人涉及其中。他们参与了俄罗斯骗局(指控川普的‘通俄门’),他们也参与了这场政变。司法系统也一样,法官沙利文是审理弗林将军案的法官,他越职行事。这些都被渗透了。这就是为什么305军事情报营被启用。我相信这是因为,总统可以相信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如今是代理国防部长。他曾是前特种部队的英雄。这是克里斯・米勒担任国防部长的原因。

主持人:克里斯・米勒之前的演讲引起轰动,他让所有特种作战部队直接向他报告。

麦金纳尼中将:是的,这很说明问题,不是吗?

主持人:是的。

麦金纳尼中将:我们不得不收紧,因为我们中的某些人成了这场阴谋中的一部分,这是我们所谈论的“叛国罪”,有些人可能只是以为这是政治。是的,没错,所以奥巴马总统在2012年用它赢得了大选,拜登用它赢得了佛州,民主党在初选中使用了它,所以伯尼・桑德斯会输掉,而拜登会赢,你知道那是政治,一直存在欺诈的行为。但这次不仅仅只是政治,这是叛国。本尼迪克特・阿诺德(Benedict Arnold)放弃了西点,在独立战争中犯叛国罪。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叛国举动。那些人,那些政客,2周前被总统解雇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负责人Chris Krebs,竟然称这是一次完美的选举,他犯有叛国罪,他肯定是同谋,人们需要明白这一点。你们做了这些事的人,是对美国犯下了叛国罪。我们请求并要求总统不要离开白宫,直到美国人民完全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主持人:将军,你说的是,让我澄清一下你在说什么,川普总统必须履行他的誓言,捍卫美国免受国内外敌人的侵害,而且他绝不能让确定选举人的最后期限阻止他履行职责。这是你要说的话吗?

麦金纳尼中将:那正是你听到,我所要说的。

主持人:对不起,请继续。

麦金纳尼中将:总统曾向宪法宣誓,要捍卫国家免受外国和国内所有敌人的侵害。我们不应该让我们知道的这个,有如此缺陷的程序所限制。任何人都可以理解,我所向听众们呈现的这些东西。当有几十万张选票被作假,并且我们知道他们是假的,顺便说一句,我相信缴获的服务器将证明这一点。我相信将在最高法院会做出决定。沙利文一类的法官会尝试保护自己,很有人会互相推诿,我不知道这个,我不清楚那个。纽伦堡审判将被用到,他们会说有人告诉我这样做,他们会说奥巴马总统知道我这样做,他让我这样做,或者说,副总统拜登知道我做的,他让我这样做。他们会相互指控。

当有人开着装的满满选票的卡车来时,而一些选票根本就没有折痕。他们将车开到这5或6个战场州。到时,知情者会说话的,他们不想参与叛国罪,人们会大加谈论,这牵扯的范围……总统获得压倒性的选票。我知道他做到了。反对总统的人不得不做这些事情,而这些并不是他们很擅长的。他们尝试做出的票与数字相吻合,他们知道他们需要这些选票,然后实时执行,计算机的数字很容易被操控,你只需更改数字即可。

我不想说他的名字,但昨晚一位共和党人在电视上说,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要出来投票,这会变得非常重要。事实上,多少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出来投票也没有用,民主党人会提高数字,这只是电脑上的一个数字。因此,我们不能让他们使用锤子、记分卡软件。在我看来来,不能在佐治亚州进行邮寄选票,应该让投票点保持开放状态,但是必须保证拥有大量的监督人。我们不能让法官和立法机如此无视法律,他们必须掌控此事。是有这样的可行性的,但我相信民主党会尽力反对,他们会认为这是政治。民主党人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么美国人民必须要求总统留任白宫,直到这被查清,因为这是针对美国政府的叛国和政变。我们不能接受。

主持人:这是三星中将麦金纳尼,查看一下他的简历,今晚我就不多重复了,他是三星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朋友人,他不是一个会夸大其词的人。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