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曝狱中信 诉独囚恶梦 便盘代马桶(图)


等候12月2日判刑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还柙期间写信讲述遭单独囚禁72小时的经历。(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等候12月2日判刑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还柙期间写信讲述遭单独囚禁72小时的经历。(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2月2日讯】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11月23日承认去年反送中期间于“6.12包围警察总部案”的部份控罪,被还柙至12月2日判刑。惟当晚惩教人员即声称他腹内有“异物”,一度将他囚禁于医院的单人囚室72小时。黄之锋Facebook上载他单独囚禁时写的信,讲述比在监狱更不堪的“恶梦”遭遇。不过他不忘勉励港人“顶住”逆境,继续关注12港人及声援其他被告。

黄之锋在信中写道,他遭单独囚禁的状况令他大失预算,即便已有三次坐牢的经验,但被送到“监狱中的监狱”囚禁,实在是始料不及。他花了不少时间与精神,方能驱使自己平伏下来整理思绪,过程实在不是容易。

被指腹内有异物 被关进医院囚室

他忆述还押当晚,他被送到荔枝角收押所进行入册程序,到了下午4时左右,保安组职员突然将他带往收押所医院走廊尽头的单人囚室,他深知不妙,“也成了恶梦真正的开端。”

到达单人囚室后,惩教人员表示他需要等待长官前来讲解状况,并抛下一句“你之后应该会在这里”便离开。过程中,黄之锋感到非常不安,不断猜想惩教会搬出什么原因单独囚禁他,“结果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惩教表示我的X光片有不妥——怀疑我肚内藏有异物,诸如毒品、戒指或金银器等,故此我需要接受为期数天的隔离囚禁。”

黄之锋坦言对此完全摸不着头脑,他既跟毒品完全沾不上边,还柙前三餐也是正常食物。而且惩教院方并不允许在囚人士检查X光片,因此检查结果根本无从稽考。

24小时亮灯 口罩当眼罩入眠

他形容,在医院隔离囚禁的待遇,比起监狱的“水饭房”(单独囚室)还要不堪。他被隔离囚禁期间,除了探访和洗澡外,基本上是半步都不能踏出这个七十多呎的囚室,不能“放风”,亦连一小时户外活动的时间也不被允许。惩教职员每隔四小时便会来量他的血压及检查血含氧量,凌晨1时及3时也需起床作检查。同时,囚室也是24小时亮着灯,他需要把口罩当眼罩使用,才能勉强入睡。

而最难熬的是,他还不能使用囚室的马桶,水龙头也不会有水,取而代之的是院所提供的塑胶便盘。因为便盘的更换次数不足,他只能在洗手盆如厕小解。在囚人士排泄于便盘后,需知会惩教署保安组前来囚室,仔细检查排泄物有否藏有药丸或毒品之类的异物。当检查程序完毕后,职员便会要求在囚人士在一张“单独观察”的纸张上签名作实,“我仍然历历在目每次签署时看到纸张清楚列明‘怀疑在囚人士体内藏有毒品’一栏,感觉实在很不好受”。

这封信是黄之锋被单独囚禁的第二天所写,当刻他还未能适应及消化自己已身处监狱的事实,“断绝了一切活动及沟通,的确不好挨,情绪亦难免受到牵动。”不过,黄仍不忘表示,他知道还有很多手足正在面临官司,或和他一样身陷囹圄;11月30日也是12港人被捕送中100天的日子,恳请大家继续关注他们的状况。

黄之锋的单独囚禁结束后,已返回荔枝角收柙所,等候12月2日判刑。他最后表示,面对未知的官司刑期及种种不确定性,他会有不安及焦虑,但勉励港人要“顶住”,知道在外面的人更加辛苦,“我也会学习把狱中遭遇的苦难转化为驱使自己成长的果实。我知道绝不容易,但我会努力顶住,共勉之。”

责任编辑: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