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想说的算 从来没说算过

2020-12-04 00:24 作者: 宇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过去有一个富翁,良田千倾,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一言九鼎,就是县太爷也得让他几分。虽然强横但却豪爽大方,乐善好施。

经常有一高一矮的两个乞丐每天同一时间前来讨要。富翁的家人就会吧同样的饭菜送给两人。接过施舍后大个的乞丐就会高声谢过富翁,:“谢谢您大慈大悲的恩人,没有您的施舍就没有我的今天,愿您长寿,洪福齐天”。每当接过施舍时小个乞丐就会小声喃喃的说:“谢谢佛祖,谢谢佛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此往复,富翁心里很是不爽,我给你东西你不谢我你谢佛祖,岂有此理。他想让大个乞丐变富来教训一下小乞丐,就让家人做了大小两个面包,在大面包里装了一些金银细软。

第二天富翁亲手把大面包送给了大乞丐,笑了笑说拿回去吃吧。把小面包给了小乞丐。两人用各自话语谢过后离开了。拿过面包后大乞丐发现面包虽大可是很硬,可能没有做好,一定不好吃。就快步追上小乞丐强行换下了小面包。

不说小乞丐得了金银回家享福。

过了一天同样时间大乞丐又来乞讨。富翁不解的看着大乞丐,问明情况后,手拍着脑袋仰天长叹,我这启不是“贪天功为己有”吗?从此以后潜心修佛。

铁拐李人人知晓,八仙之首神通广大。成仙之前,家有妻室,生一子。铁拐李家徒四壁,正值大年除夕,家里连灯油都没有。妻子哭说:‘人家过年,我家受寒,邻家通明,我家没灯。’铁拐李听着闭目不语,为解燃眉之急,铁拐李去了邻居油坊试探究竟,他拿了一个装满水的葫芦把葫芦伸进油坊看看有无打更之人。被人发觉用刀把葫芦砍破。铁拐李一看不妙一逃了之。

妻子含辛茹苦养子成人。儿子科考中举,家庭富裕,儿子大婚之日,铁拐李下凡探看,只见深宅大院,门庭若市,笙管笛箫,鼓乐喧天。妻子衣着鲜亮,庭院奔忙,招待宾客。铁拐李看后,叹息不止,把铁拐变笔,于是在墙壁上题诗:”三十晚上偷灯油,钢刀斩了葫芦头,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爹妈当马牛!”执拐离去。

人生一世上天早有安排。不分贫富贵贱,地位高低只能享受他人生所带来的一切,却不能改变一切。人从来没有说算过。这是天理。有人不相信非要逆天而行。要想改变自己,改变他人,甚至要想改变这个世界。

人们说现今世界有两个“流氓”。一个“中共”流氓,党魁是那个光着屁胡也要当皇帝的小丑——习近平。一个是美国极左派的代表,不择手段窃取美国大选也要当总统的小”流氓”——瞌睡乔。二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都想说的算,都想改变,用各种流氓手段达到自己的野心。

一个是想改变世界,搞世界大同,全球化,鼓吹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妄想统治世界的“中共”。

习近平上任以来,今天学毛泽东想复辟“文化大革命”,明天学邓小平南巡要改革。不管大会小会或出访发言都要照着王沪宁写好的搞在念。他的“习近平思想”都是王沪宁用“低级红”、“高级黑”搞定的。根本没有自己思想。统治中国几年来从来没有说了算,都是别人运筹帷幄,他在前面指手画脚。总想当世界老大,其实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看看中共在世界的处境就不言而喻了。其实控制习近平思想的那些所谓的智囊也是神在历史的今天有意安排的。就让他出现今天的结果。

另一个想改变美国,相当美国总统出人头地,也想自己说了算。其实他只是别人手掌中的一个玩偶。极左派把他推到前台只是让他按照别人的旨意做事。极左派得手后极有可能被抛弃。

今天的美国大选就是境外势力渗透与美国国内极左势力相互串通人为搞出的一场闹剧。妄图篡改大选结果。把美国带入一个他们想要的所谓全球主义,世界大同,人人平等邪恶的共产主义深渊。把美国变成大政府,变成极左派的天堂。向“中共”那样为所欲为的奴役压迫他的国民。那些境外的势力和极左派势力后面的大鳄也是按照神的旨意在表演。

想终归是想,如果一想就能事成,那么几百年,上千年前的那些名人志士所写的一个个预言,从开笔之日起一直到今天所有发生的一件件大事都准确无误,从何解释。朝朝代代的更换,战争烽火的洗礼,外族的侵略和占领。那些预言没有任何改变。照样即时展现。也就是人只是在按照已经安排好了的剧本在表演,不可逆之。

美国大选如火如荼正在激烈上演,精彩纷呈。川普阵营举证提告。法律诉讼正在进行。人们会问当今世界为何如此纷乱,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都乱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让人费解。看似纷乱,其实都在按照天意有序的进行中。恶人疯狂的表演,不可思议的拙劣手法,绝不会逃过天眼,网正在收紧。不久的将来美国那些极左派大佬们将会被一个个的揪出来,绳之以法。去监狱度过他们的余生。美国将进入一个没有极左派的共和国度。

你想说了算,他想说了算都是狂想,只有顺天意者才能决策。

这些妄图改美国,改变全球的痴人,其实只是神的一个棋子,让它们疯狂、让它们表演。让它们为将来“天灭中共”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做铺垫。

神之娇子川普正在神的指引下抽干华盛顿沼泽。也将抽干全球的邪恶沼泽。共产主义意图重组全世界,反神者将面临更大审判。

中共邪党也想,

极左势力也想,

两个流氓结局,

殊途同归“灭亡”。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