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女人的“害羞事” 彭德怀万里都看见了(图)

2020-12-21 19:30 作者: 亦工农
手机版 正体 3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彭德怀(左)视察三线地区曾见到没有穿裤子的女人。图为文革中被迫害的彭德怀。
彭德怀(左)视察三线地区曾见到没有穿裤子的女人。图为文革中被迫害的彭德怀。

曾记得上中学时读过《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书中说清朝时某候补官员家穷,全家竟只有一条像模像样的待客穿的好裤子,因此家中来客时,夫妻两人只能由一人出来会客。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家只有一条裤子,一人穿了其他家庭成员就只有光着下身,没有裤子穿。只是说这位候补官员爱虚荣,不肯让自己或夫人穿着旧一点的裤子会客。当然这还只是小说中的故事,清朝当年是否真有这样的事还不能确定。

但是现实中比这糟糕多少倍的如下现象:全家人只有一条裤子,一人穿了,家庭中的其他人包括年轻妇女和姑娘就只有光着下身,没有裤子穿的情况,却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中共国的农村。而且这种现象还不只出现在一个地方,发现并揭露这种现象的人并不是当年的地富反坏,他们都是中共国的高干。下面举几个真实的例子来说明。

第一例地点,安徽省金寨县,见证官员为新上任的安徽省委书记万里。有关报导如下:“安徽电视台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系列节目中,有一集节目说省委书记万里去金寨县调查。在燕子河山区,他走进一户低矮残破的茅屋,在阴暗的房间里,见一位七旬老人和两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蜷缩在锅灶边的乱草堆里,便亲热地上前和他们打招呼。老人麻木地看着他,一动不动。万里伸出手想和他握手,老人仍麻木地看着他,不肯起身。万里很纳闷,以为老人的听觉有问题。陪同的地方干部告诉老人,新上任的省委第一书记来看你,老人这才弯着腰颤抖地缓缓地站起。这时万里惊呆了,原来老人竟光着下身,未穿裤子。万里又招呼旁边的两个姑娘,姑娘只是用羞涩好奇的眼光打量他,也不肯移动半步。陪同人员插话说‘别叫了,她们也没有裤子穿,天太冷,他们冻得招不住,就蹲在锅边暖和些。’”

第二例地点甘肃省张掖县,见证官员开国将军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有关报导如下:2008年12期《党的生活》杂志记载了一位来自金寨县的开国将军皮定均,皮定均将军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期间至甘肃张掖视察地形。村民聚而围观,皆破衣烂衫。一10余岁女孩衣不蔽体。将军不悦,问地委书记:“何不着衣?”曰:“此乃傻女。”将军下车进山民家。屋里数妇人盘腿坐炕上,无一起迎者,见将军到,遂用双手将衣襟拚命往下拉。炕上人均未穿裤子也。将军更不悦,怒问地委书记:“看到了没有?你们这里的女人没有裤子穿。”答曰:“这里的老百姓就是这个习惯。”将军大怒:“你家的女人有没有这个习惯?”书记讷讷无言以答。

第三例地点,云南省仁和镇(比邻四川攀枝花),见证官员开国元帅原国防部长,时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彭德怀。有关报导如下:《一九六五年后的彭德怀》一书,回忆了彭德怀在1965年被秘密任命为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之后,奔赴三线建设重镇攀枝花,在那里工作和生活的日日夜夜。本文讲述的是彭德怀在体察三线地区老百姓生活时的一个插曲:彭提出,要到附近的农村去转一转。车停下来后,彭坚持要顺着山路走,到前面一户茅屋里去看一看。茅屋前一个青年壮汉穿着一件生羊皮背心,裤腿卷到膝盖上,刚从田里干活回来,满腿都是泥。彭走上前去,向那个人问道:“老乡,你好啊!”老乡一见好几个人,中间还有公社的干部,忙说:“同志哥好。”彭德怀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朝屋里走。老乡见了,慌忙跑过来,一下子拦在大门前。这时,那个公社干部走过来说:“彭主任,老乡不允许我们进去,我们还是别进去吧。”彭对老乡笑道:“怎么,你家里有金银财宝?”老乡苦笑着说:“哪里有那些东西,我是怕同志哥进去了不方便。”彭说:“没什么,我们进去看看就走。”

老乡只得将彭一行让进屋里。屋檐很矮,彭德怀要低着头才能进去。到里面一看,黑咕隆咚,一时什么也看不见。停了一会儿,彭才看清屋子里有一只土炕,上面有一条破被,几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坐在上面,都用被子盖着自己的下半身。彭德怀直朝炕上走去。几个女人一见这个陌生男人要上炕,吓得连连后退。老乡忙过来介绍:“这年纪大的是我的母亲,这中年妇女是我的婆娘,这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是我的大女儿。”彭朝她们点着头,要上炕去与她们唠家常。几个女人顿时吓得哇哇乱叫起来,用那条破被紧紧地裹着身子。彭不知道她们为何如此,还以为自己违反了当地风俗,就连连向主人道歉。这时,公社干部看看屋子里的主人,将彭德怀拉到门外,轻声地说:“首长,那炕是不能上去的。”彭问道:“为什么?”公社干部说:“那床上的女人都没有穿裤子。”彭德怀不解地问:“她们为什么不穿裤子?”公社干部说:“这是当地人的一种习惯。”彭问道:“你是不是当地人?”公社干部答:“是。”彭又问:“你老婆是不是当地人?”答:“是。”彭德怀一下子火冒三丈,生气地对那个公社干部大声吼道:“刚才我们到你家里的时候,你老婆为什么要穿裤子!”彭立刻找老乡来问,原来这家人因为太穷,全家人只有一条破裤子,平时谁外出谁穿,今天他到地里干活穿了,几个女人就只好都缩在土炕上的破被子里。彭听后十分生气,对那个公社干部厉声地说:“老百姓穷得连裤子都没有穿的了,你却在镇上住大瓦房,你能住得安心?公社里还有这样穷苦的老百姓,你这个当官的倒先富起来了,过上好日子了。”

事不过三,我想那些说中共国人民有尊严的人大概不会再要我举更多的实例了吧?

安徽省位于我国东部,甘肃省位于我国西北部,而云南省位于我国西南部。互相相隔数千公里,但是在中共国农村都出现了妇女没有裤子穿的悲剧,看来这一现象还不是个别现象。披露这一现象的人都是中共国共和国的开国功臣,而且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他们应该不会说谎,污蔑抹黑。这些农民特别是年轻妇女和姑娘连遮羞的裤子都没有穿。他们有尊严吗?我想那些不顾事实说中共国人民有尊严的人可以闭嘴了。谁之过?还不清楚吗!

我是中共国的过来人,亲身经历过中共国人民公社的贫穷落后,对中共国人民的缺衣少食有亲身经历,特别是对三年大饥荒饿死人的惨祸有亲眼目睹。以上三位中共国的高干对中共国农民没有裤子穿的亲身叙述是绝对真实的。我清清楚楚地记得1960年我所在的地方(在全国经济情况属中等)全年的布票定量为每人两市尺,按这个定量,只够中等个子的人每年做一条短裤子。两个人的一年的布票合起来还不够一个成年人做一条长裤。更何况许多农民当年没有饭吃,将布票拿到城镇与居民换粮食吃。这样一来,农民没有裤子穿,也就不稀奇了,难怪当年赫鲁晓夫说中国两个人共穿一条裤子,看来赫鲁晓夫对中国的情况还是搞得很准确。

责任编辑: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