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步步紧逼 赵乐际处境岌岌可危(图)


赵乐际和赵乐秦(图片来源:网络)
赵乐际和赵乐秦(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2月13日讯】中国新年前夕,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乐秦卸任桂林市委书记。亲习阵营媒体特别强调,赵乐秦的两名前任已落马。赵乐秦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之弟。外界分析家认为,赵乐际深度卷入的陕西秦岭别墅案与青海非法采煤案仍在发酵;习近平步步紧逼,赵乐际处境高危。

赵乐际的弟弟赵乐秦卸任桂林市委书记

2月9日,据《广西日报》微信公众号消息,赵乐秦不再担任中共桂林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赵乐秦1960年1月出生在陕西西安,1978年西安公路学院毕业后,一直在陕西商洛地区其父母工作的财政局和交通部门工作。2000年1月,42岁的赵乐际被江泽民提拔为青海省省长,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省长,3年后又提拔为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在青海工作了近三十年后,2007年赵乐际回到陕西担任省委书记,其弟弟赵乐秦也开始了仕途的快速提升:

在挂职中国三峡总公司总经理助理一年多后,2009年1月,赵乐秦南调广西自治区担任贺州市市委书记,这是一次大的官位提升。一年后,赵乐秦转调更大的崇左市担任市委书记。

等到十八大召开、习近平上台后,赵乐际进京任中组部部长,主管官员的升迁,于是弟弟赵乐秦亦担任更大的桂林市的市委书记,同时兼桂林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桂林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7年10月十九大后,赵乐际晋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并接替了王岐山的中纪委书记职务,3个月后,弟弟赵乐秦出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从此,官至副省部级的赵乐秦一直都是以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身分,兼任一个地级市(桂林)的市委书记和市人大主任,这种安排在中共政坛内极为少见,这让赵乐秦即有地方上的实权,同时又有省委人大的安全。

赵乐秦的两前任和提拔的女书记都已经落马

大陆财新网2月11日发表报导《61岁广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乐秦卸任桂林市委书记》。文章特别强调赵乐秦的前任后来都因为贪腐而落马,这两位前任是指李达球和刘君。

赵乐秦2008年1月由陕西调职广西,接替李达球出任贺州市委书记,李达球转任广西政协副主席;2013年7月,李达球被调查;2014年10月他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

赵乐秦2013年2月接替刘君出任桂林市委书记,刘君转任广西政协副主席。2018年2月,刘君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收缴其违纪所得。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李达球与刘君在广西长期任职,仕途提拔与相继主政广西的刘奇葆、郭声琨、彭清华等江派大员密不可分。赵乐秦自2013年2月出任桂林书记,至今长达八年。期间,其前任、前贺州市委书记李达球与前桂林市委书记刘君相继落马;如今,赵乐秦卸任桂林书记之际,亲习阵营媒体财新网特意点出其两前任落马,耐人寻味;是否暗示赵乐秦将步其前任落马后尘,值得进一步关注。

就在财新网把赵乐秦卸职与其前两任落马的事联系在一起报导的当天,2月11日,多家陆媒披露了敛财超千万、获刑十年半的广西崇左市委原常委、大新县委原书记赵丽贪腐细节,而赵丽据悉是赵乐秦提拨的美女书记。

据中国检察网起诉书显示,赵丽自当上大新县委书记后就开始敛财,贪污超1,300万,其专职司机充当“收银员”分得赃款四百余万。

青海非法采煤案的后台牵扯到赵乐际

赵乐秦卸任桂林市委书记的前一天,2021年2月8日,15个中共中央巡视组“反馈情况”集中发布。其中,陕西省被指肃清赵正永流毒和恶劣影响还不够彻底,重点领域廉洁风险防控存在短板。

另外一件被中央巡视组点名的事件是青海省木里矿区非法采煤问题。2020年8月4日,《经济参考报》报导了一篇名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文章称,“木里矿区非法采煤”事件发酵一个月后,2020年1月,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搞利益交换,充当非法采煤的保护伞”而被双开。

值得关注的是,赵正永案与青海木里矿区非法采煤案均牵连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仕途简历显示,文国栋在赵乐际、强卫、骆惠宁、王建军主政青海期间均获提拔;其仕途升迁关键节点,相继发生在赵乐际主政青海省及主掌中组部期间。

《经济参考报》披露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后,中新网等官媒接续刊文指事件让人联想到秦岭违建别墅案,“隐形富豪”背后有没有其它隐形的力量?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

习近平步步紧逼 赵乐际处境高危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官媒高调引爆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并将其比照秦岭违建别墅案,预示青海官场如同陕西官场,面临深度清洗。

习近平曾在数年内针对秦岭违建别墅案先后做了六次批示,但遭到陕西官场对抗,问题迟迟未得到解决。2019年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前夕,有消息人士披露,在习近平批示传达后,陕西官员十分为难,因他们知道大部分别墅是在赵乐际2007至2012年执掌陕西期间修建;他们夹在习与赵两人中间,只能选择不作为。陕西一时出现“秦官难当”的尴尬局面。

李燕铭分析,中共十八大之后,十九大之前,习近平、王岐山打虎行动如火如荼;赵乐际当时还只是政治局委员兼任中组部长;十九大之后至今,身为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深陷陕西官场窝案,旧部纷纷落马。在此背景之下,赵乐际自身的官场能量根本无法与习近平的强势震慑力相抗衡;陕西官员胆敢抵制习近平的批示,青海官员以为“祁连山的风吹不到南麓”,这绝非因为赵乐际个人的影响力,根本原因是赵乐际背后另有大老虎江泽民与曾庆红撑腰。事实上,陕西秦岭别墅案背后牵涉江泽民家族利益黑幕,青海省则是曾庆红长期经营的势力与利益地盘。

2019年1月15日,赵正永落马,成为因秦岭别墅违建案及千亿矿产案而落马的首个正部级高官。官媒随后发文称,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

青海百亿非法采煤案被引爆后,官媒再放话,“风起于山岳而如此迅疾,谁也不知道它究竟要吹到多深多远的地方。”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官媒上述表态预示,秦岭别墅违建案仍在发酵,文国栋落马也仅是青海官场震荡的开始;陕西与青海官场窝案不仅共同锁定江派前台人物赵乐际,更是指向江泽民、曾庆红。

李燕铭认为,习阵营密集动作针对赵乐际的震慑意味明显。在中共政权末日危机之下,习与江曾在经济金融、外交、军事、民生等各领域的搏杀已白热化;另一方面,中共二十大高层人事大战已展开,现任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去留也已成为高层人事博弈的焦点。赵乐际深度卷入的陕西秦岭别墅案与青海版秦岭别墅案仍在发酵,不仅令人猜测赵乐际的反腐权力已被架空,其仕途命运也堪忧。

责任编辑:杨天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