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疆棉禁令对时尚产业的罕见影响(图)

2021-02-23 20:27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面料
复古棉质面料。(图片来源:公有领域/PxHere)

【看中国2021年2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现在发生在时尚行业的事情在全球商业历史上是罕见的:一条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供应链几乎在一天之内因人权问题而分崩离析。美国对中国新疆棉的禁令使时尚产业供应链出现裂痕,企业纷纷寻求淘汰新疆棉。时尚产业开始看到美国史无前例的新疆棉禁令的影响。

据《华盛顿邮报》2月22日报导,在美国因北京侵犯新疆地区穆斯林维吾尔族人的人权为由,将中国87%的棉花作物--世界供应量的五分之一列入黑名单后,全球数千家公司受到影响。

就在过去的12个月里,企业“都说不可能”停止购买新疆棉的纺织品,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倡导组织--工人权利协会(Worker Rights Consortium)的政府主任诺瓦(Scott Nova)提到:“你不能离开(新疆棉)。或者说,如果你能离开它,甚至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才能执行这样的退出。”

纺织业高管说,从孟加拉国到越南,在新疆采摘的棉花将在整个亚洲逐渐减少并缝制在衣服上。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提到,美国的禁令适用于“全部或部分”用新疆棉“制造”的商品,“无论下游产品在哪里生产”。

美国的制裁是由中国当局对维吾尔族的严厉再教育运动引起的。一些最近被关押在新疆拘留营的维吾尔人提到,他们曾遭受酷刑,并被迫在纺织厂工作。

这场迫害运动的规模令西方国家的许多人感到震惊--尤其是在北京日益增长的世界管理野心与美国产生摩擦的情况下--并导致了经济上的报复。

北京否认虐待维吾尔人,称制裁是出于政治动机的营销活动。中国外交部在给《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声明中,将新疆压迫劳工的研究称为“从头到尾的谎言”。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给《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说:“公司不能再以无知为借口,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给贸易界的信息很明确:了解你的供应链。”

制造业的转移

台湾纺织业拓展会理事长黄伟基提到,台湾纺织业者在去年9月收到西方厂商的通知,要求他们证明棉花的来源,他说,现在厂商不希望有中国的棉花,因为很难证明棉花来自中国的哪个地区。

他说:“美国制造商非常敏感,所以在禁令宣布之前,美国贸易商已经开始转移生产线。”

主营户外服装的公司、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在去年7月宣布“积极退出新疆地区”,并告知供应商禁止使用新疆纤维和生产。涵盖包括Old Navy和Banana Republic制造商的Gap表示,它已禁止供应商从新疆采购商品、元素或用品,包括直接或不直接的采购。

宜家(Ikea)表示,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禁令后,它“停止了所有含有新疆棉的货物”运往美国。宜家和H&M分别提到,由于“更好棉花倡议”(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在最后12个月决定停止向新疆棉花发放许可证,他们的供应商已经停止从新疆采购新的棉花。

耐克(Nike)说,它已经确认其供应商没有利用来自新疆的纺织品或纺纱,它正在向他们讲述全新的需求。

供应链上的透明度很小,很少有供应商公开解释是否和如何适应制裁。

其中一项不常见的研究是关于因制裁而导致的制造设施瞬间转移的研究,这项研究是《越南投资评论》(Vietnam Investment Review)于去年10月份发表的,该刊物是越南计划与投资部之下的定期刊物。它说,总部设在香港的纱线大户天虹纺织集团(Texhong),有一个新疆子公司,由于美国的制裁,正在将一些制造设施转移到越南。

天虹纺织在其个人的财务更新中更加模糊,没有指出制裁,只是说“中美紧张局势升级带来的不确定性”。它提到,中国境外的新纱厂将为国外客户提供服务。天虹纺织拒绝评论美国制裁结果或越南投资评论报告,称“某些内容似乎是基于猜测”。该公司提到,多年来一直在中国境外扩大生产,以满足众多领域的买家要求。

北京控制的媒体,发表了关于棉花收成的乐观研究报告,偶尔隐晦地提到行业麻烦。本月早些时候,中共官方的中国棉花协会提到,新疆棉花在最近12个月获得了丰收,但没有合理化地指出,一些工厂“别无选择”,只能使用海外棉花。

执法挑战

劳工活动人士警告说,因执行力有限,时尚产业从新疆转移出去是局部的。诺瓦说:“多年来,供应商肯定表现出愿意欺骗顾客,有时候,顾客很乐意被欺骗。”

美国巨人公司(American Giant)的创始人温斯洛普(Bayard Winthrop)说,当西方制造商在中国订购服装时,他们通常只关心最终的缝制制造厂,而不会从本质上考察该制造厂的材料或纱线采购地。温斯洛普的公司使用美国棉花和美国境内的生产商。

温斯洛普说,在中国,“那家工厂可能是从中国生产商那里购买面料,而中国生产商则从中国购买纱线,如果他们从中国购买纱线,那几乎肯定是用新疆的棉花做的”。

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Footwear Association)高级副主席赫尔曼(Nate Herman)说,美国制造商一直在努力将新疆棉从他们的供应链中剥离,然而这一举措被疫情拖延了。他说:“我们越来越接近(不用新疆棉),但还没有达到目的。”

赫尔曼提到,他听说有几十批货物,因为最后一个月的禁令而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拦下。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拒绝证实这个数量,但是提到它正在积极实施这项措施,被扣留的货物“预计会增长”。

在化学追踪应用科学中,人们对寻找棉花产地的好奇心在不断上升,虽然它们似乎并没有在广泛使用。追踪公司Oritain的首席执行官科克伦(Grant Cochrane)说,他的公司正在与“大量的品牌”合作,检测他们来自新疆棉花的供应链威胁。

中国的官方商务信息显示了制裁的综合结果。中国的棉花进口量在最后12个月增长了16.7%,美国、巴西和印度是最高的供应商。衣服的出口同比下降6.4%,但所有纺织品的出口增长了9.6%。

中共官媒《中国纺织报》去年9月的一篇报道称,中国提升了棉花进口量,以“降低对美国纺织品出口的风险”。

纳什维尔(Nashville)的Avondale Futures公司的棉花交易商巴瑞尔(Hibbie Barrier)说,禁令可能促成了当前几个月对美国棉需求的上升,以及世界棉花价格的凸起,从1月中旬的81美分/磅,上升到最近一周的90美分/磅以上。但他说,在一些棉花种植区,强劲的气候使供应量减少,成本增加。

台湾纺织业拓展会的黄伟基说,中国可能会将其进口棉花用于美国订单,并将新疆棉花推向不同市场。他说:“全球市场只有这么大。去年,中国的纺织品出口,其实并没有下降。只有对美国的销售受到影响。”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