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太空计划看武汉实验室真相(图)

2021-05-09 12:44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5月27日,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报导)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碎片的坠落地成为全球焦点之际,美媒《国家评论》报导,中共太空计划事故频发提醒人们审视COVID19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说法。 

中共政府告诉我们,中国太空计划与中国病毒研究计划一样谨慎和安全。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武汉实验室的确存在泄漏病毒。

是的,正如迈克尔.布伦丹.多尔蒂(Michael Brendan Dougherty)和其他所有人所说,您应该拿出43分钟时间,阅读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的文章,深入探究COVID-19不仅源自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而且很可能是故意通过增强功能研究使其易于感染人类,并且美国政府很可能已为一些研究提供了资金。

在我们进入武汉实验室之前,请注意本周《纽约时报》的这个故事:

上周,中国长征五号火箭日前失控偏离轨道。预计该火箭将在周六或周日的某个时候掉落到地球上,这被称为“不受控制的重入”。

它是在海洋中无害地飞溅还是会影响人类居住之地,还不清楚为什么中国太空计划再次发生事故。考虑到中国计划的发射时间表,未来几年可能还会有更多此类不受控制的火箭重入。

文章指出,中国的太空计划是唯一“将如此大的火箭级提升到轨道并使其随机落入某处”的计划,预计残骸会在东部时间周六晚上11:43重新进入,碎片可能会洒落在非洲东北部,苏丹上空。

好消息是苏丹有很多空旷的沙漠。坏消息是,截至今天上午,航空航天公司地图上的圆圈中心距喀土穆不远,喀土穆有520万人居住。

而且,这种中国制造的空间碎片降落在人口稠密地区的情况已经发生。一年前,当世界与COVID-19大流行搏斗时,中国(中共)发射试验飞船,碎片最终降落在科特迪瓦。如果在重返过程中20吨重的核心部分在15至20分钟前通过地球大气层,那么火箭碎片可能已落在纽约市。

该文引用天体物理学家的话,称中国航天计划的管理不善和“不负责任”。这很有趣,因为在过去的一年半,关于中共政府管理的科学计划的过失和不负责任的讨论很多。为什么呢,这几乎就像是不负责任的专制政权的一种行为模式!

如果伤害或杀害其他国家的人,中共政府不会给老鼠打招呼。它只想要它想要的东西,它不在乎谁付出代价。

哦,《纽约时报》文章中的另一点是:“尽管全世界都在关注和担忧,但自那时以来,中国航天官员还没有公开处理过失控的重返太空问题。”

当中共政权面临问题时,其默认设置是否认问题的存在。

中国政府的官方统计数据会让您相信,COVID19大流行已于2020年3月在中国结束。官方统计数据表明,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超14亿)染疫在全球排名第96位,刚好超过9万人,死亡仅4,636人。按照中共官方数字,自2020年4月以来,全国共4人死于COVID19,过去一年中每天从未超过1000例活跃病例。根据中共的说法,COVID19的任何变体从未严重侵袭过中国。

不过同时,在中国边境附近的印度却报告了(一天)414,188例感染病例和3,915例死亡。

不错,就是今天(5月7日)。

华盛顿大学一个独立的全球健康研究中心健康度量与评估研究所发布了对COVID19造成的总死亡人数的新估计, 试图解释早期遗漏的病例以及不可靠数据所遗漏的数据政权。该报告得出结论:“我们的分析估计,到2021年5月3日,COVID19死亡总数为693万,比报告的324万死亡人数高出两倍以上。”其唯一提到中国的地方是注脚。

同样,《经济学人》整理了一个引人入胜的详细图表,显示了每个国家(从2020年1月到2021年4月)每个月超额死亡人数增加的百分比。但是里面没有中国的数据。因为该出版物只能使用来自发布各种原因死亡数据的国家和地区的数据。

从泄漏的文件中我们已经知道,中国低估了病例和死亡人数,并在大流行的头几周掩盖了至少三分之一的真实情况。为什么现在每个人都只是对荒谬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官方数字耸耸肩?

而且,如果起源于中国的病毒最终对全世界所有国家(尤其是美国和印度)的生命、公共卫生、经济和社会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这难道不是北京一直以来想要的吗?

我们毫不怀疑地知道,我们正在面对一个行为失职和不负责任的政权,它几乎不在乎保护本国公民的生命,也绝对不在乎保护外国公民的生命,并且无论其言论多么不可信,它都会否认并掩盖其恶行和错误。但是,有些人仍然认为实验室泄漏是一种疯狂的阴谋论。真正疯狂的态度是相信中共对此的否认!

有时我不知道自然传播理论的广泛信仰是否部分地取决于西方对中国地理面积的遗忘-“他们在中国洞穴中的蝙蝠中发现了一种类似的病毒,而且一定是从那里传播的。” 

韦德这样写道:“从地理开始。SARS2病毒的两个最接近的已知亲戚是从中国云南山洞的蝙蝠收集的。如果SARS2病毒首先感染了居住在云南溶洞附近的人们,那将强烈支持该病毒自然扩散到人类的想法。然而,大流行却在1500公里以外的武汉爆发。” 

那大约是从华盛顿特区到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距离。想像一下,在纽约市爆发了一次病毒爆发,有人争辩说病毒从田纳西州孟菲斯郊外洞穴中发现的蝙蝠自然的跳到人类身上。然而,迄今还没发现任何中间的证据和案例。

以上理论的另一个复杂之处是:我们尚未找到更早、更温和、更弱毒的SARS-CoV-2版本。这是一种蝙蝠病毒,以近乎理想的形式爆发在现场,对人类造成伤害。几天前,一份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新研究论文得出结论:

-在对2019/2020年SARS-CoV-2和2003年SARS-CoV的进化动力学进行并排比较时,我们惊讶地发现SARS-CoV-2在2003年后期类似于SARS-CoV SARS-CoV为人类传播制定了几种有利的适应方法后,这一流行病就流行了。我们的观察结果表明,到2019年末首次检测到SARS-CoV-2时,它已经预先适应了人类传播,其程度与晚期流行SARS-CoV相似。但是,尚未检测到源自人类适应性较差的SARS-CoV-2-like病毒的进化前体或进化分支。

那些看了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的样本的遗传标志的研究人员说,这甚至不是什么大新闻。

-市场样本并未与人类SARS-CoV-2基因组形成单独的簇。我们将市场样本与人类武汉-Hu-1分离株进行了比较,并发现了>99.9%的基因组同一性,即使是在S基因上也显示出先前CoV人畜共患病进化的证据。在SARS-CoV暴发中,仅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同一物种内收集到的分离株中观察到了>99.9%的基因组或S同一性(图5)(15)。在时间和跨物种传播的地点收集得最紧密的2003/2004年暴发的人类和猫科动物分离株,仅具有高达99.79%的S身份(图5)(37)。因此,一月份的市场分离株不太可能起源于中间动物宿主,这些分离株与12月的人类SARS-CoV-2都具有99.9-100%的基因组和S身份,特别是如果最新的共同祖先跳入人类的话早在10月,2019(54,55)。市场样本中的SARS-CoV-2基因组最有可能来自被SARS-CoV-2感染的人,他们是市场上的卖方或访客。如果市场上有中间动物宿主,那么可用的遗传样品中就没有证据。

如果海鲜市场的病例爆发不是由动物引起,则意味着是由人引起的,此人也将在武汉的其他地方旅行,从而感染其他人,因而源头无法追溯到市场。这个人或许就是从事蝙蝠新冠病毒研究的实验室研究人员。

相关报导:阎丽梦坚称病毒是生化武器 中共急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