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俄违反道德制造微波武器(图)

2021-06-02 23:32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头痛
近年来,包括俄罗斯和中国等几个国家开发了,能够导致美国外交官和间谍出现“哈瓦那综合症”脑损伤的便携式微波武器。(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6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据该领域的主要美国专家称,近年来,包括俄罗斯和中国等几个国家开发了,能够导致美国外交官和间谍,出现神秘的“哈瓦那综合症”(Havana Syndrome)脑损伤的便携式微波武器

据《卫报》6月2日报导,一家美国公司还在2004年为海军陆战队制造了这种武器的原型。该武器的代号为“美杜莎”(Medusa),小到可以装在汽车里,并造成“暂时性丧失能力的效果”,但“造成死亡或永久性伤害的可能性很小”。

没有证据表明,该研究超越了原型阶段,关于该阶段的报告已从美国海军的网站上删除。了解该项目的科学家说,防止人体实验的道德考虑造成了该项目被搁置,但他们说这种考虑并没有阻碍美国的对手,包括俄罗斯和中国。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医学中心的神经学和伦理学教授乔达诺(James Giordano)说:“该科学的状况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不是被放弃,也是在美国几乎被搁置,但在其它地方却没有被搁置。”

乔达诺也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生物技术、生物安全和伦理学的高级研究员。在2016年底,大约二十几名美国外交官开始在哈瓦那(Havana)生病后,他被政府请来担任顾问。他后来参加了美国特种部队司令部的评估,了解哪些国家正在开发这种技术,以及他们取得了哪些成果。

乔达诺说,“很明显,在前苏联进行的一些工作,又被俄罗斯及其卫星代理人接手了。”他并补充说,中国还开发了定向能量装置,以测试各种材料的结构,其技术可适用于武器。2018年在中国发生了第二波美国外交官和情报人员脑部受伤的大事件。

乔达诺被限制不能透露哪个国家开发了哪种设备的细节,但他说,新武器使用微波频率,能够破坏大脑功能,而没有任何灼烧感。

他说:“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而且相当可怕,因为它代表了这些类型的仪器的先进和复杂程度,而这在以前是认为不可能达成的。”

如果美国的一个对手已经成功地将从远处造成组织损伤所需的定向能量技术小型化,这使得这种武器成为哈瓦那综合症更合理的解释。

来自美国国务院、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的130多名美国官员出现了症状,包括头晕、失去平衡、恶心和头痛,这些症状首次在古巴被发现。对一些受害者的影响是衰弱的和持久的。

最近的一些事件,涉及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在华盛顿的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瘫痪症状。国务院、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都已启动调查,但尚未得出结论。去年12月的一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报告发现,哈瓦那综合症的伤害很可能是由“定向脉冲射频能量”造成的。

微波武器理论持怀疑态度的人指出,美国在冷战期间和此后数十年都在努力制造这样的装置,但没有任何确认的成功。他们还认为,一种能够从远处造成脑部伤害的武器,在城市地区使用起来太不方便了。

然而,美国在微波能量的生物影响方面的主要权威詹姆士-林(James Lin)说,不需要一个大型仪器就能将能量集中在一个小区域,对其进行微量加热并造成“热弹性压力波”,从而穿过大脑,对软组织造成损害。

压力波最初会被目标体验为声音。作为哈瓦那综合症调查的一部分,许多美国外交官、间谍、士兵和官员的症状正在被研究,他们报告说在攻击开始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荣誉教授林说:“你当然可以把一个系统放在几个大箱子里,让你把它放在面包车或SUV里。这不是你需要有巨大的空间或设备才能做到的事情。”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微波武器项目,首先在《连线》(Wired)杂志上报道,由一家名为WaveBand Corporation的公司开发。代号为“美杜莎”(Medusa),是“使用无声音频的暴徒专家”(Mob Excererrent Using Silent Audio)的首字缩写,该武器使用的技术,与林教授提出的“微波听觉效应”相同,它产生快速的微波脉冲,轻微加热大脑中的软组织,在颅内造成冲击波。

WaveBand因制造了原型机而获得了10万美元,根据合同的规格,它将“是便携式的,需要低功率,有一个可控的覆盖半径,能够从人群覆盖切换到个人覆盖,造成暂时性的丧失能力的效果,死亡或永久性伤害的概率低,对财产没有损害,影响友军人员的概率低”。

2004年的一份海军文件说,硬件已经被设计和建造。文件说:“进行了功率测量,确认了所需的脉冲参数。”该文件补充说:“观察到了MAE[微波听觉效应]的实验证据。”这份文件后来从海军小企业创新研究(Navy 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网站上删除。

WaveBand的前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萨多夫尼克(Lev Sadovnik)说,他被允许对该项目发表的意见有限,但他说微波听觉效应的直接影响,是迷失方向和听到声音的印象。

萨多夫尼克说,能够引起哈瓦那综合症症状的设备可能是相对便携的。他说:“可以想象,你可以把它藏在汽车里,或藏在面包车里,但它不会在长距离内发挥作用。你可以通过一堵墙,比如说,如果你在酒店的隔壁房间,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萨多夫尼克说,美杜莎原型的威力不足以造成持久的伤害,这也是不允许的。但他说,俄罗斯在理解微波武器对人类的影响方面更为先进,部分原因是它没有面临同样的道德约束。

乔达诺说,俄罗斯和中国不同的政治和道德规范,创造了“推动生物科学和技术发展的独特机会,这在美国和我们的北约盟友的计划中是站不住脚的”。

尽管许多美国官员和受害者认为,俄罗斯是这些攻击的幕后黑手,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莫斯科对此负责。在某些情况下,据说俄罗斯军事情报局(GRU)的车辆接近了明显的袭击现场。但是,GRU跟踪美国官员的情况并不罕见。

俄罗斯人对美国外交使团使用微波技术肯定由来已久。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被发现沐浴在微波辐射中,尽管背后的意图一直不清楚。当发现美国政府对自己的外交官隐瞒了这一事实时,这一事件就爆发为一桩丑闻。

与此同时,美国正花费巨资试图开发自己的定向能量武器,包括基于激光和微波的武器。代表一些哈瓦那综合症受害者的律师扎伊德(Mark Zaid)有一张中情局的简报幻灯片,似乎是20世纪60年代或70年代的,其中显示一栋建筑被隔壁建筑的微波击中。扎伊德说,这张幻灯片是一位已故机构官员留下的个人物品之一。

罗弗(Cheryl Rofer)回忆说:“军队喜欢死亡射线。每个人都喜欢死亡射线,而激光具有死亡射线的一些特征,所以人们对此感到兴奋。”罗弗在1970年代,在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从事激光和听觉武器研究。

这项听觉研究,最终导致了去年夏天,一些警察部队对示威者使用长距离声学装置,或“声音炮”。但它没有导致任何“死亡射线”。

罗弗说:“思考一件事和实际建造它是两件事。”看到几十年来花费数十亿美元却没有什么成果的经历,让她对新的微波武器开发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她说:“军方有一大笔钱,他们会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其中有些是好的,有些则不是那么好。”

然而,乔达诺说,虽然美国的发展已经停滞,但美国的对手却在继续发展。他说,最初在哈瓦那的二十几个病例代表了对设备的实地测试。

他说,当美国专注于传统战争的昂贵武器时,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非常有兴趣并致力于开发非动能工具,这些工具可以在正式被认为是战争行为的门槛以下加以利用,以便参与大规模破坏的过程”。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