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毒品武器 朝鲜高级间谍谈金正恩的生存之道(图)

2021-10-13 00:36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脱北者
2016年9月15日,一名脱北者在韩朝边境非军事区附近释放挂有传单的气球,谴责朝鲜核试验。(图片来源: 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0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英国媒体最近几经周折,采访了前高级朝鲜间谍脱北者金国松(音译:Kim Kuk-song)。他首次向西方媒体讲述了被世界孤立的金正恩的朝鲜政权的生存之道:贩卖毒品、武器,以及以恐怖稳定政权。

据英国BBC10月11日报导,该广播公司经过几周,才得到一次对脱北者金国松的采访机会,这位高级间谍仍有保密的老习惯,而且他担心有人可能在监听。他在镜头前戴着墨镜,BBC团队中,只有两个人知道他们的真名。

金国松花了30年时间,在朝鲜强大的间谍机构中担任高层职务。他说,这些机构是“最高领导人的眼睛、耳朵和大脑”。

他声称,自己为他们保守秘密,派刺客杀死他们的批评者,甚至建立了一个非法毒品实验室,以帮助筹集“革命”资金。

现在,这位前高级上校决定向BBC讲述他的故事。这是第一次有这样一位来自平壤的高级军官接受一家主要西方媒体的采访。

金国松在一次采访中说,军衔和忠诚度并不能保证在朝鲜的安全。他不得不在2014年逃命,从那时起,他一直住在首尔,为韩国情报部门工作。

他描绘了一个急于通过任何可能的手段赚取现金的朝鲜领导人,从毒品交易到中东和非洲的武器销售。他向BBC讲述了平壤决策背后的战略,该政权对韩国的攻击,以及声称这个神秘国家的间谍网和互联网网络可以到达世界各地。

BBC表示,他们无法独立核实他的说法,但BBC设法核实了他的身份,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他的指控找到了确凿的证据。

BBC联系了朝鲜驻伦敦大使馆和驻纽约代表团,要求他们发表声明,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恐怖特遣部队”

金国松在朝鲜最高情报部门的最后几年,对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的早期职业生涯提供了一些见解。他描绘了一个渴望证明自己是“战士”的年轻人的形象。

朝鲜于2009年成立了一个名为侦察总局(Reconnaissance General Bureau)的新间谍机构,当时正值金正恩被培养为中风的父亲的继承人。该局局长是金英哲,他仍然是朝鲜领导人最信任的助手之一。

这位上校说,2009年5月,指挥系统下达了一项命令,要求组建一支“恐怖特遣部队”,杀死一名叛逃到南方的前朝鲜官员。金国松说:“对金正恩来说,这是讨好最高领导人(他父亲)的行为。成立了‘恐怖部队’,秘密暗杀黄长烨。我亲自指挥并实施了这项工作。”

黄长烨曾经是朝鲜最强大的官员之一。他曾是朝鲜政策的一个关键设计师。他在1997年叛逃到南方,一直没有得到宽恕。一旦到了首尔,他就对朝鲜政权提出了极大的批评,而金氏家族想要进行报复。

但暗杀企图出了问题。两名朝鲜军队少校因该阴谋仍在首尔服10年徒刑。平壤一直否认它参与其中,并声称韩国策划了这次暗杀行动。

金国松的证词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他说:“在朝鲜,恐怖主义是保护金正日和金正恩最高尊严的政治工具。这是一份礼物,以显示继承人对其伟大领袖的忠诚。”

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一年后,在2010年,一艘韩国海军天安舰在被鱼雷击中后沉没。四十六人丧生。平壤一直否认与此有关。然后,在同年11月,几十枚朝鲜炮弹击中了韩国的延坪岛。两名士兵和两名平民被杀。

关于谁下达了这次袭击的命令,人们争论不休。金国松说,他“没有直接参与天安舰或延坪岛的行动”,但这些行动“对侦察总局官员来说不是秘密,他们以自豪的态度对待,是值得夸耀的事情”。

他说,如果没有高层的命令,这些行动就不会发生。“在朝鲜,即使是修路,没有最高领导人的直接批准也是不行的。天安舰的沉没和延坪岛的炮击,都不是下级可以完成的事情。这种军事工作是由金正恩的特别命令设计和实施的。这是一项成就”。

“青瓦台中的间谍”

金国松说,他在朝鲜的职责之一,是制定对付韩国的战略。其目的是“政治上的屈从”。

这涉及到在当地的眼睛和耳朵。他说:“有很多情况下,我指示间谍去韩国,并通过他们执行行动任务。”

他没有详细说明,但他确实给出了一个有趣的例子。“有一个案例,一名朝鲜特工被派遣到韩国的总统办公室工作,并安全返回朝鲜。那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在为青瓦台(韩国总统府)工作了五到六年之后,他安全回来,在劳动党的314联络处工作。我可以告诉你,朝鲜特工在韩国的各种民间社会组织以及重要机构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BBC表示,他们没有办法核实金国松的这一说法。

BBC的采访记者比克(Laura Bicker)说:“我在韩国见过几个被定罪的朝鲜间谍,而且,正如朝鲜新闻(NK News)创始人奥卡罗尔(Chad O'Carroll)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韩国的监狱里曾经充满了数十年来因各种间谍工作而被捕的几十个朝鲜间谍。

“少数事件不断发生,至少有一次涉及到朝鲜直接派出的间谍。但朝鲜新闻的数据表明,自2017年以来,在韩国因间谍相关罪行而被捕的人少得多,因为朝鲜转向新技术,而不是老式的间谍来收集情报。”

朝鲜可能是世界上最贫穷和最孤立的国家之一,但金国松警告说,平壤已经建立了一支由6000名熟练黑客组成的军队。

据金国松说,前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1980年代下令培训新人员,“为网络战做准备”。

他说:“牡丹峰大学(Moranbong University)会从全国各地挑选最聪明的学生,让他们接受六年的特别教育。”

英国安全官员认为,一个被称为“拉扎勒斯集团”(Lazarus Group)的朝鲜单位,是2017年使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和世界各地其它机构部分瘫痪的网络攻击的幕后黑手。据信同一组织在2014年的一次高调黑客攻击中以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为目标。

金国松说,该办公室被称为414联络办公室。“在内部,我们戏称它为‘金正日的信息中心’”。

金国松声称它有一条与朝鲜领导人的直接电话线。“人们说这些特工在中国、俄罗斯和东南亚国家,但他们也在朝鲜本身运作。该办公室还负责保障朝鲜间谍特工之间的通信。”

毒品换美元

金正恩最近宣布该国再次面临“危机”,并在4月呼吁他的人民准备进行另一次“苦难的行军”--这个短语已被用来描述1990年代金正日统治下的灾难性饥荒。

那时,金国松在作战部工作,被命令为最高领导人筹集“革命资金”。他说,这意味着从事非法毒品交易。

他说:“在金正日的朝鲜,毒品的生产在苦难的行军达到顶峰。当时,作战部为最高领导人提供的革命资金已经用完了。接到任务后,我从国外带了三个外国人进入朝鲜,在劳动党715联络处的培训中心建立了一个生产基地,生产毒品。那是ICE(冰毒)。然后我们可以把它兑成美元送给金正日。”

BBC认为,金国松对此时毒品交易的描述是合理的。朝鲜有着悠久的毒品生产历史,主要是海洛因和鸦片。同样叛逃的前朝鲜驻英国外交官Thae Yong-ho,在2019年的奥斯陆自由论坛(Oslo Freedom Forum)上说,朝鲜从事国家支持的贩毒活动,并试图解决国内普遍存在的毒瘾流行问题。

当金国松被问及毒品的钱去了哪里了,是否转化为人民的现金时,他说:“为了帮助你理解,朝鲜的所有钱都属于朝鲜领导人。有了这些钱,他就会建别墅、买汽车、买食物、买衣服和享受奢侈品。”

据估计,朝鲜在20世纪90年代的长期粮食短缺,造成的死亡人数从几十万到多达一百万不等。

据金国松说,另一个收入来源是向伊朗非法出售武器,由作战部管理。他说:“有特殊的袖珍潜艇,半潜式潜艇。朝鲜非常擅长建造这样的尖端设备。”

但BBC认为,这可能是朝鲜的宣传,因为朝鲜的潜艇有嘈杂的柴油发动机。

金国松声称,这些交易是如此成功,以至于朝鲜驻伊朗的副主任,会吹嘘说把伊朗人召集到他的游泳池来做生意。

世界上关于朝鲜问题的主要权威之一兰科夫(Andrei Lankov)教授说,朝鲜与伊朗的武器交易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包括弹道导弹。

尽管受到严格的国际制裁,朝鲜继续推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发展。9月,朝鲜测试了四个新的武器系统,包括一个新的远程巡航导弹,一个弹道导弹的火车发射系统,一个高超音速导弹,以及一个防空导弹。

据金国松说,平壤还向长期内战的国家出售武器和技术。近年来,联合国指控朝鲜向叙利亚、缅甸、利比亚和苏丹提供武器。

联合国警告说,在平壤开发的武器可能最终出现在世界许多动荡的角落里。

“被背叛的忠诚仆人”

金国松在朝鲜过着优越的生活。他声称,金正恩的姑姑给了他一辆奔驰汽车的使用权,并允许他自由出国旅行,为朝鲜领导人筹集资金。他说,他出售稀有金属和煤炭,以筹集数百万的现金,这些钱被装在一个手提箱里带回国内。

在一个贫穷的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与粮食短缺作斗争,这是一种很少有人能够想象的生活,更不用说真的这样生活了。

金国松说,他通过婚姻建立的强大政治关系,使他能够在不同的情报机构之间流动。但这些关系也使他和他的家人处于危险之中。

2011年登上政治宝座后不久,金正恩决定清洗那些他认为是威胁的人,包括他自己的叔叔张成泽。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随着金正日健康状况的恶化,张成泽是朝鲜的事实上的领导人。

据金国松说,张成泽的名字已经比金正恩的名字更广为流传。他说:“那时候我觉得张成泽不会持续太久。我觉得他将被放逐到农村。”

但是,朝鲜国家媒体在2013年12月宣布,张成泽已被处决。

金国松说:“我不仅感到惊讶,这是个致命的打击,我感到震惊。我立即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我知道我不能再在朝鲜存在了。”

当金国松在报纸上看到处决的消息时,他正在国外。他决定制定一个计划,与他的家人一起逃往韩国。

他说:“放弃我祖先的坟墓和家人所在的国家,逃到当时对我来说是异国他乡的韩国,是最悲痛欲绝的决定。”

当金国松被问及为什么决定现在出来说话时,他说:“这是我唯一能做的职责。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积极地把我的北方兄弟们从独裁统治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让他们享受真正的自由。”

金国松说:“朝鲜的政治社会,他们的判断,他们的思维过程,都遵循着对最高领导人的最终服从的信念。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它产生了一颗‘忠诚的心’。”

BBC表示,他们的这次采访时机也很有意思。金正恩曾暗示,如果某些条件得到满足,他可能愿意在不久的将来与韩国会谈。

但在这里,金国松也提出了一个警告。他说:“我来到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但朝鲜一点都没有改变。我们制定的战略仍在继续。你需要知道的是,朝鲜哪怕是0.01%都没有改变。”

在韩国,有超过3万名脱北者。只有少数人决定对媒体讲话。因为你越是高调,你和你的家人面临的风险就越大。

在韩国,也有很多人怀疑脱北者对自己生活的描述。毕竟,谁能真正核实他们的故事呢?

不过,BBC认为,金国松的生活极不寻常。他的叙述应该作为朝鲜故事的一部分来阅读,而不是全部。但他的故事为外界提供了一个很少有人能够逃脱的政权内部的景象,并告诉外界这个政权的生存之道。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