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毒品武器 朝鮮高級間諜談金正恩的生存之道(圖)

2021-10-13 00:36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脫北者
2016年9月15日,一名脫北者在韓朝邊境非軍事區附近釋放挂有傳單的氣球,譴責朝鮮核試驗。(圖片來源: 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0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英國媒體最近幾經周折,採訪了前高級朝鮮間諜脫北者金國松(音譯:Kim Kuk-song)。他首次向西方媒體講述了被世界孤立的金正恩的朝鮮政權的生存之道:販賣毒品、武器,以及以恐怖穩定政權。

據英國BBC10月11日報導,該廣播公司經過幾週,才得到一次對脫北者金國松的採訪機會,這位高級間諜仍有保密的老習慣,而且他擔心有人可能在監聽。他在鏡頭前戴著墨鏡,BBC團隊中,只有兩個人知道他們的真名。

金國松花了30年時間,在朝鮮強大的間諜機構中擔任高層職務。他說,這些機構是「最高領導人的眼睛、耳朵和大腦」。

他聲稱,自己為他們保守秘密,派刺客殺死他們的批評者,甚至建立了一個非法毒品實驗室,以幫助籌集「革命」資金。

現在,這位前高級上校決定向BBC講述他的故事。這是第一次有這樣一位來自平壤的高級軍官接受一家主要西方媒體的採訪。

金國松在一次採訪中說,軍銜和忠誠度並不能保證在朝鮮的安全。他不得不在2014年逃命,從那時起,他一直住在首爾,為韓國情報部門工作。

他描繪了一個急於通過任何可能的手段賺取現金的朝鮮領導人,從毒品交易到中東和非洲的武器銷售。他向BBC講述了平壤決策背後的戰略,該政權對韓國的攻擊,以及聲稱這個神秘國家的間諜網和網際網路網路可以到達世界各地。

BBC表示,他們無法獨立核實他的說法,但BBC設法核實了他的身份,並在可能的情況下,為他的指控找到了確鑿的證據。

BBC聯繫了朝鮮駐倫敦大使館和駐紐約代表團,要求他們發表聲明,但至今沒有收到任何答覆。

「恐怖特遣部隊」

金國松在朝鮮最高情報部門的最後幾年,對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早期職業生涯提供了一些見解。他描繪了一個渴望證明自己是「戰士」的年輕人的形象。

朝鮮於2009年成立了一個名為偵察總局(Reconnaissance General Bureau)的新間諜機構,當時正值金正恩被培養為中風的父親的繼承人。該局局長是金英哲,他仍然是朝鮮領導人最信任的助手之一。

這位上校說,2009年5月,指揮系統下達了一項命令,要求組建一支「恐怖特遣部隊」,殺死一名叛逃到南方的前朝鮮官員。金國松說:「對金正恩來說,這是討好最高領導人(他父親)的行為。成立了‘恐怖部隊’,秘密暗殺黃長燁。我親自指揮並實施了這項工作。」

黃長燁曾經是朝鮮最強大的官員之一。他曾是朝鮮政策的一個關鍵設計師。他在1997年叛逃到南方,一直沒有得到寬恕。一旦到了首爾,他就對朝鮮政權提出了極大的批評,而金氏家族想要進行報復。

但暗殺企圖出了問題。兩名朝鮮軍隊少校因該陰謀仍在首爾服10年徒刑。平壤一直否認它參與其中,並聲稱韓國策劃了這次暗殺行動。

金國松的證詞表明情況並非如此。他說:「在朝鮮,恐怖主義是保護金正日和金正恩最高尊嚴的政治工具。這是一份禮物,以顯示繼承人對其偉大領袖的忠誠。」

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一年後,在2010年,一艘韓國海軍天安艦在被魚雷擊中後沉沒。四十六人喪生。平壤一直否認與此有關。然後,在同年11月,幾十枚朝鮮炮彈擊中了韓國的延坪島。兩名士兵和兩名平民被殺。

關於誰下達了這次襲擊的命令,人們爭論不休。金國松說,他「沒有直接參與天安艦或延坪島的行動」,但這些行動「對偵察總局官員來說不是秘密,他們以自豪的態度對待,是值得誇耀的事情」。

他說,如果沒有高層的命令,這些行動就不會發生。「在朝鮮,即使是修路,沒有最高領導人的直接批准也是不行的。天安艦的沉沒和延坪島的炮擊,都不是下級可以完成的事情。這種軍事工作是由金正恩的特別命令設計和實施的。這是一項成就」。

「青瓦臺中的間諜」

金國松說,他在朝鮮的職責之一,是制定對付韓國的戰略。其目的是「政治上的屈從」。

這涉及到在當地的眼睛和耳朵。他說:「有很多情況下,我指示間諜去韓國,並通過他們執行行動任務。」

他沒有詳細說明,但他確實給出了一個有趣的例子。「有一個案例,一名朝鮮特工被派遣到韓國的總統辦公室工作,並安全返回朝鮮。那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在為青瓦臺(韓國總統府)工作了五到六年之後,他安全回來,在勞動黨的314聯絡處工作。我可以告訴你,朝鮮特工在韓國的各種民間社會組織以及重要機構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BBC表示,他們沒有辦法核實金國松的這一說法。

BBC的採訪記者比克(Laura Bicker)說:「我在韓國見過幾個被定罪的朝鮮間諜,而且,正如朝鮮新聞(NK News)創始人奧卡羅爾(Chad O'Carroll)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樣,韓國的監獄裡曾經充滿了數十年來因各種間諜工作而被捕的幾十個朝鮮間諜。

「少數事件不斷發生,至少有一次涉及到朝鮮直接派出的間諜。但朝鮮新聞的數據表明,自2017年以來,在韓國因間諜相關罪行而被捕的人少得多,因為朝鮮轉向新技術,而不是老式的間諜來收集情報。」

朝鮮可能是世界上最貧窮和最孤立的國家之一,但金國松警告說,平壤已經建立了一支由6000名熟練黑客組成的軍隊。

據金國松說,前朝鮮領導人金正日在1980年代下令培訓新人員,「為網路戰做準備」。

他說:「牡丹峰大學(Moranbong University)會從全國各地挑選最聰明的學生,讓他們接受六年的特別教育。」

英國安全官員認為,一個被稱為「拉扎勒斯集團」(Lazarus Group)的朝鮮單位,是2017年使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NHS)和世界各地其它機構部分癱瘓的網路攻擊的幕後黑手。據信同一組織在2014年的一次高調黑客攻擊中以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為目標。

金國松說,該辦公室被稱為414聯絡辦公室。「在內部,我們戲稱它為‘金正日的信息中心’」。

金國松聲稱它有一條與朝鮮領導人的直接電話線。「人們說這些特工在中國、俄羅斯和東南亞國家,但他們也在朝鮮本身運作。該辦公室還負責保障朝鮮間諜特工之間的通信。」

毒品換美元

金正恩最近宣布該國再次面臨「危機」,並在4月呼籲他的人民準備進行另一次「苦難的行軍」--這個短語已被用來描述1990年代金正日統治下的災難性飢荒。

那時,金國松在作戰部工作,被命令為最高領導人籌集「革命資金」。他說,這意味著從事非法毒品交易。

他說:「在金正日的朝鮮,毒品的生產在苦難的行軍達到頂峰。當時,作戰部為最高領導人提供的革命資金已經用完了。接到任務後,我從國外帶了三個外國人進入朝鮮,在勞動黨715聯絡處的培訓中心建立了一個生產基地,生產毒品。那是ICE(冰毒)。然後我們可以把它兌成美元送給金正日。」

BBC認為,金國松對此時毒品交易的描述是合理的。朝鮮有著悠久的毒品生產歷史,主要是海洛因和鴉片。同樣叛逃的前朝鮮駐英國外交官Thae Yong-ho,在2019年的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上說,朝鮮從事國家支持的販毒活動,並試圖解決國內普遍存在的毒癮流行問題。

當金國松被問及毒品的錢去了哪裡了,是否轉化為人民的現金時,他說:「為了幫助你理解,朝鮮的所有錢都屬於朝鮮領導人。有了這些錢,他就會建別墅、買汽車、買食物、買衣服和享受奢侈品。」

據估計,朝鮮在20世紀90年代的長期糧食短缺,造成的死亡人數從幾十萬到多達一百萬不等。

據金國松說,另一個收入來源是向伊朗非法出售武器,由作戰部管理。他說:「有特殊的袖珍潛艇,半潛式潛艇。朝鮮非常擅長建造這樣的尖端設備。」

但BBC認為,這可能是朝鮮的宣傳,因為朝鮮的潛艇有嘈雜的柴油發動機。

金國松聲稱,這些交易是如此成功,以至於朝鮮駐伊朗的副主任,會吹噓說把伊朗人召集到他的游泳池來做生意。

世界上關於朝鮮問題的主要權威之一蘭科夫(Andrei Lankov)教授說,朝鮮與伊朗的武器交易自1980年代以來一直是一個公開的秘密,甚至包括彈道導彈。

儘管受到嚴格的國際制裁,朝鮮繼續推進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發展。9月,朝鮮測試了四個新的武器系統,包括一個新的遠程巡航導彈,一個彈道導彈的火車發射系統,一個高超音速導彈,以及一個防空導彈。

據金國松說,平壤還向長期內戰的國家出售武器和技術。近年來,聯合國指控朝鮮向敘利亞、緬甸、利比亞和蘇丹提供武器。

聯合國警告說,在平壤開發的武器可能最終出現在世界許多動盪的角落裡。

「被背叛的忠誠僕人」

金國松在朝鮮過著優越的生活。他聲稱,金正恩的姑姑給了他一輛奔馳汽車的使用權,並允許他自由出國旅行,為朝鮮領導人籌集資金。他說,他出售稀有金屬和煤炭,以籌集數百萬的現金,這些錢被裝在一個手提箱裡帶回國內。

在一個貧窮的國家,數以百萬計的人正在與糧食短缺作鬥爭,這是一種很少有人能夠想像的生活,更不用說真的這樣生活了。

金國松說,他通過婚姻建立的強大政治關係,使他能夠在不同的情報機構之間流動。但這些關係也使他和他的家人處於危險之中。

2011年登上政治寶座後不久,金正恩決定清洗那些他認為是威脅的人,包括他自己的叔叔張成澤。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隨著金正日健康狀況的惡化,張成澤是朝鮮的事實上的領導人。

據金國松說,張成澤的名字已經比金正恩的名字更廣為流傳。他說:「那時候我覺得張成澤不會持續太久。我覺得他將被放逐到農村。」

但是,朝鮮國家媒體在2013年12月宣布,張成澤已被處決。

金國松說:「我不僅感到驚訝,這是個致命的打擊,我感到震驚。我立即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我知道我不能再在朝鮮存在了。」

當金國松在報紙上看到處決的消息時,他正在國外。他決定制定一個計畫,與他的家人一起逃往韓國。

他說:「放棄我祖先的墳墓和家人所在的國家,逃到當時對我來說是異國他鄉的韓國,是最悲痛欲絕的決定。」

當金國松被問及為什麼決定現在出來說話時,他說:「這是我唯一能做的職責。從現在開始,我會更加積極地把我的北方兄弟們從獨裁統治的桎梏中解放出來,讓他們享受真正的自由。」

金國松說:「朝鮮的政治社會,他們的判斷,他們的思維過程,都遵循著對最高領導人的最終服從的信念。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它產生了一顆‘忠誠的心’。」

BBC表示,他們的這次採訪時機也很有意思。金正恩曾暗示,如果某些條件得到滿足,他可能願意在不久的將來與韓國會談。

但在這裡,金國松也提出了一個警告。他說:「我來到這裡已經很多年了,但朝鮮一點都沒有改變。我們制定的戰略仍在繼續。你需要知道的是,朝鮮哪怕是0.01%都沒有改變。」

在韓國,有超過3萬名脫北者。只有少數人決定對媒體講話。因為你越是高調,你和你的家人面臨的風險就越大。

在韓國,也有很多人懷疑脫北者對自己生活的描述。畢竟,誰能真正核實他們的故事呢?

不過,BBC認為,金國松的生活極不尋常。他的敘述應該作為朝鮮故事的一部分來閱讀,而不是全部。但他的故事為外界提供了一個很少有人能夠逃脫的政權內部的景象,並告訴外界這個政權的生存之道。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