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二十)(图)

2022-01-13 08:13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2021年11月18日,北京(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月13日讯】(接上文二十、中国青年报联手团中央,欺骗党中央,侵吞党中央财产

毕熙东在担任青年体育报主编的5年时间里,赔了2000多万元,实际上还要多,因为当年9月,报纸被迫关张,中国青年报为遣散董路、毕熙东的情妇罗雪、亲侄子毕成城夫妻、马仔卢学周郭磊李绍南等人,又花了很多钱。毕熙东还把报社的进京指标给了辛明、刘华平,但是辛明后来因为不称职,太懒不采访不写稿不会写中国篮球的稿子看不懂篮球比赛,被报社劝退。刘华平自己调走。这样报社很宝贵的进京指标就浪费了。这是党中央为了支持中国青年报的发展而给予的优惠。每年只有两三个指标,还是和团中央一起下达的,如果放开这个口子,北京市户籍人口就会达到1个亿,那就要把长江黄河的水都引过来,那样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垮了!辛明是2003年毕业,2002年毕熙东就给他开工资,这一年他只是实习生。刘华平也是毕熙东的狐朋狗友推荐来的,所以2001年毕业,2000年3月就开始领工资。每月1000元。稿费单算。2003年,非典肺炎来了,就跟今天的疫情相似,刘华平怀孕了。此前,共产党员,北京体育大学硕士研究生刘华平把台湾男排定性为国家队,就等于是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她可能是台湾派到北京的卧底,搞得陈小川毕熙东只好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赔罪,检讨。陈小川可是团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啊!那时候,一个北京市户口已经达到60万元的价码,许多有进京指标的企事业单位就变相转卖。毕熙东很可能就卖了两次户口。

关键刘华平还是湖南人,普通话说得很差,谁也听不懂,采访对象也听不清楚她的问话。她很胖,脚脖子很粗,永远穿平底鞋,完全没有女人的魅力,也不打算跟毕熙东搞暧昧,所以毕熙东就彻底烦她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前夕,春节,毕熙东因为被足球版的杨永城和搞发行的马志新请去吃川菜,痔疮犯了,住院治疗,因为炎症退不下去,不能做手术,就一直在医院住着。5月份,只恒文率领我们十多个人去医院探视。毕熙东那天表示他要把刘华平调到奥组委去。(后来毕熙东让自己的亲侄子顶了马志新,马志新也白请客了。)

奥组委是北京市和国家体育总局共同组成的机构,毕熙东属于团中央直属机关的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怎么可能,怎么有这样的权力?这就是毕熙东的性格——满嘴跑火车,开轮船。但这也是毕熙东公开表示:自己讨厌刘华平了,不想要她了。2003年刘华平怀孕后,毕熙东就不让她上班了,但是也不告诉人事处,所以报社还给她开全支,以为她还在上班。2004年生完孩子,再休产假,休完了来上班,因为雅典奥运会来了,实在没人,毕熙东就没有再拦着不让来。之后刘华平就调走了。一共呆了4年,包括一年实习也给工资,两年休产假,也给全工资,只有一年是在职,没怀孕,但是还在这一年中把台湾男排定性为国家队。她当然买了大房子。我都出过血,虽然我不情愿。

那时候青年体育报有一个专版,10000字的大版,每期刊登一篇深度报道,刘华平不会写,我这个临时工校对原来是篮球记者,主任只恒文就让我指导她,带着她去采访王治郅的经纪人夏松。那时候王治郅来到NBA球队打球。写了一万字,署名刘华平宋强(我的笔名),但是稿费没给我一分钱。只恒文要显示他的权威和对下属的关怀。

后来人事处才知道刘华平休了两年假,都是全工资,处长王勤桦就批评了只恒文,说他作为编辑部主任没有向人事处及时报告是失职。只恒文还觉得委屈,跟我抱怨。其实他平时总是跟我说:“不要干涉毕熙东的人权、财权、业务权。”他就是全面配合毕熙东欺骗报社,最终赔了近3000万元。

这些钱当时可以买100套房子,现在价值10亿元人民币。那可是团中央的资产啊,团中央是党中央的直属机关,团中央的资产也是党中央的资产,现在习近平总书记身体都不好了,开会都要使用两个盖杯了,一个就是用来吃药的,都是没钱愁得!所以毕熙东只恒文,刚死的徐祝庆和没死的李克强的小兄弟李学谦罪孽深重啊。

那么大家又不明白了,中国青年报的那么多钱又是哪里来的呢?是中国老百姓那里来的!这里面又有一个中国青年报和团中央的惊天大阴谋!

李学谦这个对办报纸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却当了总编辑,除了团中央任命之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官商勾结。因为他是团中央的干部,来报社之前,是团中央的宣传部长,李克强的小兄弟,还在中南海工作过,要是愿意就可以留在那里,所以他就有很大的势力,就能在北大上市公司北大青鸟那里拉来钱,搞战略合作,就搞中青传媒公司。李学谦徐祝庆李大同他们的改革实际上是两个主战场,一个是报社内部全员解聘全员竞聘;一个是联合北京大学,成立中青传媒公司。北大青鸟对外宣称,自己联合了党报,本公司就有了媒体概念。股票市值就大涨,股民被新的概念蛊惑,就疯狂买进,把自己的血汗钱就投入了这家公司的股票。就被割了韭菜!于是公司方面大赚一笔,中国青年报获得了公司的大笔金钱支持,所以就给了毕熙东陈小川,他们还给了情妇和马仔亲侄子,足球大腕、对综合体育新闻一窍不通董路,今天新浪网的体育编辑周超。从重庆来的毕熙东弟弟媳妇的娘家亲戚周志刚。一句话能写上两个“而”字,烦死人的周志刚。

中国青年报实际上是联合了团中央,而欺骗了党中央。中国青年报是团中央直属机关。重要事情要向团中央报告,团中央也有专门的书记分管报社。比如1985年我进报社的时候,团中央书记李源潮分管报社,经常来报社作报告,我听过很多次。党中央也有专门的机构分管团中央和这一类部门。这个机构叫中直工委,全称:中央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中央书记处和政治局也有领导分工,有专门的领导分管中直工委也就是团中央也就是中国青年报!例如李源潮升为国家副主席之后还分管团中央。过去王兆国也分管过团中央。

山东省省长,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原来是团中央书记,也分管过中国青年报。

在1999年的改革中逼死3条人命(王长安母子和技术处干部冯兴义)的李大同,2005年却觉得义和团滥杀无辜,就刊登了广东一个历史系教授的文章,说八国联军应该杀义和团。人民英雄纪念碑是毛泽东周恩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搞得,周恩来亲笔手书碑文,那上面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一八四零年以来反帝反封建的英雄永垂不朽”。就是说这是定论,谁也不许说三道四。所以教育部、解放军总政治部提抗议,前者说“我们没办法教育学生了”,后者说“我们没办法教育我军指战员了”——意思就是不能打仗保家卫国保卫共产党中央了。冰点被停刊。总书记胡锦涛一周后过问,恢复冰点出版,撤掉李大同和副主编卢跃刚的职务。报社就每个月1万多元给他们养了起来。

这时候,李大同已经把摄影部的女记者江菲成功地培养成文字记者,冰点万字长篇报道的主力作者和自己的老婆,又让比自己小20多岁的江菲生了一个儿子,这样李大同就有了两个孩子,提前完成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任务。撤职之后,也快60岁了,正好回家看孩子,正好就不用请保姆了。他在家看孩子,腾出江菲,就把江菲送到中新社主办的《中国新闻周刊》当编委,副局级。又是2万元。李克强老说中国有几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就不说我们报社的处级干部家庭都是人均2万元。所以李克强别有用心,污蔑社会主义伟大祖国,或者是保护贪官,无论如何,习近平总书记应该将他送进监狱,就像对待薄熙来一样!

为什么我多次说到李大同,因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朝阳区武装部开发的花家地金兴路的宿舍楼,我和他住对门。他是401,我是402。他后来没有买湖光中街的房子,因为此前他就带着娇妻去别处买了房子。此前他把女儿送到美国留学,还是小留学生,高中就是在美国上的。大学毕业后回到中国,李大同就把401这套三居室给了女儿住。

按照组织纪律,和工作规范,报社的重要事情要向团中央汇报,提拔副处级以上干部要向团中央组织部备案。副局级干部,团中央的组织部亲自派人考察,面谈,召开中层干部会议听取大家意见。重大事件比如与北大青鸟联合成立中青传媒公司,也必须要向团中央汇报。所以团中央时任第一书记,现在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对一切都很清楚,就是成心掏空党中央的固定资产和现金流。

无论如何,党中央从来没有说过党报和上市公司可以建立战略联盟的关系,一起组建传媒公司。那样的话,就要围绕企业的利益转,就不能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就不是党报了。这是暗中挖党中央的墙角啊!邓小平在1989年确定团中央和中国青年报为“国家政权支柱”的时候,根本不会允许中国青年报这样胡搞。所以团中央批准李学谦这样干是极端错误的,最近刚死的徐祝庆作为社长同意这样干也是错误的。李学谦甚至撤销了负责晚上编辑出版当日重要新闻党和国家领导人主要活动新闻的总编室。许多行家里手比如刘存学刘海涛就调走了,造成了党的新闻人才的巨大流失。后来李学谦又只好重新组建总编室,矬子里拔将军,任命唐为忠为主任,后来升为副总编辑。但是唐为忠20多年前就心梗,还非要置党的事业于不顾,坚持抽人家送的好烟,就心梗死了。报社又任命体育记者编辑马年华当副总编辑。马年华就是体育记者都当不好,篮球比赛,3秒违例,非说成“3秒犯规”。1992年去报道巴塞罗那奥运会,最好的一篇稿子就是《完活选手尽撒欢》——完成比赛项目的男女选手大肆性交,搞得奥运村里的避孕套都没了。这是多么庸俗,这样的稿子,现在《看中国》网站的编辑都会给删掉。枪毙。但是周志春副总编辑就给刊登了。大家可以查一查报纸。

副部级干部、科技日报退休的一把手,中国青年报原来的副总编辑陈泉涌,和毕熙东,还把大专文化的复员武警战士严涛弄进报社,占用了宝贵的进京指标,很多报社想招进来的博士生硕士生都没有户口指标。2005年严涛还带着《足球彩票》这张唯一赚钱的报纸走了,每个月还要从报社领取1000多元的待岗工资,报销医药费。将来退休再到报社领退休金。严涛现在的报纸进入了A股创业板,是上市公司老总。但是中国青年报要保证他的最低收入。这也是党中央的钱啊。

严涛自然要买大房子,钱太多了。

中国的房地产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隐藏着各种肮脏和丑恶、贪婪、无耻。习近平说到房地产,主要是7个字:房住不炒。房产税。

这就完全是隔靴搔痒,隔山打牛。中国青年报在团中央的庇护下,至少在房地产方面有如下阴谋和侵吞行为:

1,1996年徐祝庆、任照购买北京市朝阳区武装部宿舍楼居住权而非产权的案件。这是军事用地,为什么放着社会上同样价格的民用住宅不买,非要买这个?而且我们楼门,601的三居室给了团中央的一个干部,这是报社的宿舍楼,为什么给了团中央的干部,是什么交易?24年了,每个月的平均房租是5000元的话,一年就是6万元,24年是144万元!

2,杜涌涛调到国务院秘书一局主管中国政府网,分配了公寓,郑琳调到香港,镇压香港人民,也是湖光中街2号院1号楼的住户,发行处处长狄多华调到网信办当官,都在湖2院有经济适用房。他们同时也会享受国家的住房补贴,等于是重复领取,习近平的钱怎么会够花?这样的人很多,我知道的至少是这几个案例。

3,会计小吴从这里买了4套房子,后来还调走了,一个人占用了4套经济适用房,违不违法?物业处长孙秀娥买了两三套,违不违法?李卫把自己的名额给了编外的李昂,李昂买了大三居,后来又倒卖了。这样的情况也不少。

4,报社附近的东直门内仓夹道胡同,报社有很多平房和几个宿舍楼,北京奥运会之前的拆迁,全拆了,住在这些房子中的报社职工置换了楼房。中青旅这个上市公司的20多层的办公大楼也矗立在这里。周志春说过:“团中央就重视两个东西,一个是中国青年报,给他们抬轿子,做宣传;一个就是中青旅公司,给他们弄钱花。”这当中一定隐藏着很多房产被团中央和报社领导侵吞的罪恶。

团中央这样的部门,在党中央系统有上百个,团中央下面像中国青年报这样的司局级单位也有几十个;国务院部委,部级单位上百个,各自也有几十个上百个直属机关。军队也是如此,全国人大也是如此。政协,法院系统,检察院系统,这些单位都会像中国青年报一样,在房地产方面有各种罪恶和贪婪。而且远远超出,因为他们有实权!包括李克强本人。他是北京大学团委书记直接调到团中央的,学校肯定也分了他房子,至少大三居。后来也不会退,现在值多少钱?

习近平在说到整治内蒙古煤矿腐败的时候说“倒查20年”。在房地产方面,在北京的中央单位就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系统,都应该倒查20年。他敢吗?要是查了,这些人可能就会立刻让他下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