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二十)(圖)

2022-01-13 08:13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2021年11月18日,北京(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13日訊】(接上文二十、中國青年報聯手團中央,欺騙黨中央,侵吞黨中央財產

畢熙東在擔任青年體育報主編的5年時間裏,賠了2000多萬元,實際上還要多,因為當年9月,報紙被迫關張,中國青年報為遣散董路、畢熙東的情婦羅雪、親侄子畢成城夫妻、馬仔盧學周郭磊李紹南等人,又花了很多錢。畢熙東還把報社的進京指標給了辛明、劉華平,但是辛明後來因為不稱職,太懶不採訪不寫稿不會寫中國籃球的稿子看不懂籃球比賽,被報社勸退。劉華平自己調走。這樣報社很寶貴的進京指標就浪費了。這是黨中央為了支持中國青年報的發展而給予的優惠。每年只有兩三個指標,還是和團中央一起下達的,如果放開這個口子,北京市戶籍人口就會達到1個億,那就要把長江黃河的水都引過來,那樣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就會垮了!辛明是2003年畢業,2002年畢熙東就給他開工資,這一年他只是實習生。劉華平也是畢熙東的狐朋狗友推薦來的,所以2001年畢業,2000年3月就開始領工資。每月1000元。稿費單算。2003年,非典肺炎來了,就跟今天的疫情相似,劉華平懷孕了。此前,共產黨員,北京體育大學碩士研究生劉華平把臺灣男排定性為國家隊,就等於是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她可能是臺灣派到北京的臥底,搞得陳小川畢熙東只好到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賠罪,檢討。陳小川可是團中央委員,全國政協委員啊!那時候,一個北京市戶口已經達到60萬元的價碼,許多有進京指標的企事業單位就變相轉賣。畢熙東很可能就賣了兩次戶口。

關鍵劉華平還是湖南人,普通話說得很差,誰也聽不懂,採訪對象也聽不清楚她的問話。她很胖,腳脖子很粗,永遠穿平底鞋,完全沒有女人的魅力,也不打算跟畢熙東搞曖昧,所以畢熙東就徹底煩她了。2002年韓日世界盃前夕,春節,畢熙東因為被足球版的楊永城和搞發行的馬志新請去吃川菜,痔瘡犯了,住院治療,因為炎症退不下去,不能做手術,就一直在醫院住著。5月份,只恆文率領我們十多個人去醫院探視。畢熙東那天表示他要把劉華平調到奧組委去。(後來畢熙東讓自己的親侄子頂了馬志新,馬志新也白請客了。)

奧組委是北京市和國家體育總局共同組成的機構,畢熙東屬於團中央直屬機關的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怎麼可能,怎麼有這樣的權力?這就是畢熙東的性格——滿嘴跑火車,開輪船。但這也是畢熙東公開表示:自己討厭劉華平了,不想要她了。2003年劉華平懷孕後,畢熙東就不讓她上班了,但是也不告訴人事處,所以報社還給她開全支,以為她還在上班。2004年生完孩子,再休產假,休完了來上班,因為雅典奧運會來了,實在沒人,畢熙東就沒有再攔著不讓來。之後劉華平就調走了。一共呆了4年,包括一年實習也給工資,兩年休產假,也給全工資,只有一年是在職,沒懷孕,但是還在這一年中把臺灣男排定性為國家隊。她當然買了大房子。我都出過血,雖然我不情願。

那時候青年體育報有一個專版,10000字的大版,每期刊登一篇深度報導,劉華平不會寫,我這個臨時工校對原來是籃球記者,主任只恆文就讓我指導她,帶著她去採訪王治郅的經紀人夏松。那時候王治郅來到NBA球隊打球。寫了一萬字,署名劉華平宋強(我的筆名),但是稿費沒給我一分錢。只恆文要顯示他的權威和對下屬的關懷。

後來人事處才知道劉華平休了兩年假,都是全工資,處長王勤樺就批評了只恆文,說他作為編輯部主任沒有向人事處及時報告是失職。只恆文還覺得委屈,跟我抱怨。其實他平時總是跟我說:「不要干涉畢熙東的人權、財權、業務權。」他就是全面配合畢熙東欺騙報社,最終賠了近3000萬元。

這些錢當時可以買100套房子,現在價值10億元人民幣。那可是團中央的資產啊,團中央是黨中央的直屬機關,團中央的資產也是黨中央的資產,現在習近平總書記身體都不好了,開會都要使用兩個蓋杯了,一個就是用來吃藥的,都是沒錢愁得!所以畢熙東只恆文,剛死的徐祝慶和沒死的李克強的小兄弟李學謙罪孽深重啊。

那麼大家又不明白了,中國青年報的那麼多錢又是哪裡來的呢?是中國老百姓那裡來的!這裡面又有一個中國青年報和團中央的驚天大陰謀!

李學謙這個對辦報紙一竅不通的門外漢,卻當了總編輯,除了團中央任命之外,還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就是官商勾結。因為他是團中央的幹部,來報社之前,是團中央的宣傳部長,李克強的小兄弟,還在中南海工作過,要是願意就可以留在那裡,所以他就有很大的勢力,就能在北大上市公司北大青鳥那里拉來錢,搞戰略合作,就搞中青傳媒公司。李學謙徐祝慶李大同他們的改革實際上是兩個主戰場,一個是報社內部全員解聘全員競聘;一個是聯合北京大學,成立中青傳媒公司。北大青鳥對外宣稱,自己聯合了黨報,本公司就有了媒體概念。股票市值就大漲,股民被新的概念蠱惑,就瘋狂買進,把自己的血汗錢就投入了這家公司的股票。就被割了韭菜!於是公司方面大賺一筆,中國青年報獲得了公司的大筆金錢支持,所以就給了畢熙東陳小川,他們還給了情婦和馬仔親侄子,足球大腕、對綜合體育新聞一竅不通董路,今天新浪網的體育編輯周超。從重慶來的畢熙東弟弟媳婦的娘家親戚周志剛。一句話能寫上兩個「而」字,煩死人的周志剛。

中國青年報實際上是聯合了團中央,而欺騙了黨中央。中國青年報是團中央直屬機關。重要事情要向團中央報告,團中央也有專門的書記分管報社。比如1985年我進報社的時候,團中央書記李源潮分管報社,經常來報社作報告,我聽過很多次。黨中央也有專門的機構分管團中央和這一類部門。這個機構叫中直工委,全稱:中央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

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也有領導分工,有專門的領導分管中直工委也就是團中央也就是中國青年報!例如李源潮升為國家副主席之後還分管團中央。過去王兆國也分管過團中央。

山東省省長,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原來是團中央書記,也分管過中國青年報。

在1999年的改革中逼死3條人命(王長安母子和技術處幹部馮興義)的李大同,2005年卻覺得義和團濫殺無辜,就刊登了廣東一個歷史系教授的文章,說八國聯軍應該殺義和團。人民英雄紀念碑是毛澤東周恩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搞得,周恩來親筆手書碑文,那上面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一八四零年以來反帝反封建的英雄永垂不朽」。就是說這是定論,誰也不許說三道四。所以教育部、解放軍總政治部提抗議,前者說「我們沒辦法教育學生了」,後者說「我們沒辦法教育我軍指戰員了」——意思就是不能打仗保家衛國保衛共產黨中央了。冰點被停刊。總書記胡錦濤一週後過問,恢復冰點出版,撤掉李大同和副主編盧躍剛的職務。報社就每個月1萬多元給他們養了起來。

這時候,李大同已經把攝影部的女記者江菲成功地培養成文字記者,冰點萬字長篇報導的主力作者和自己的老婆,又讓比自己小20多歲的江菲生了一個兒子,這樣李大同就有了兩個孩子,提前完成了習近平總書記的任務。撤職之後,也快60歲了,正好回家看孩子,正好就不用請保姆了。他在家看孩子,騰出江菲,就把江菲送到中新社主辦的《中國新聞週刊》當編委,副局級。又是2萬元。李克強老說中國有幾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就不說我們報社的處級幹部家庭都是人均2萬元。所以李克強別有用心,污蔑社會主義偉大祖國,或者是保護貪官,無論如何,習近平總書記應該將他送進監獄,就像對待薄熙來一樣!

為什麼我多次說到李大同,因為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市朝陽區武裝部開發的花家地金興路的宿舍樓,我和他住對門。他是401,我是402。他後來沒有買湖光中街的房子,因為此前他就帶著嬌妻去別處買了房子。此前他把女兒送到美國留學,還是小留學生,高中就是在美國上的。大學畢業後回到中國,李大同就把401這套三居室給了女兒住。

按照組織紀律,和工作規範,報社的重要事情要向團中央匯報,提拔副處級以上幹部要向團中央組織部備案。副局級幹部,團中央的組織部親自派人考察,面談,召開中層幹部會議聽取大家意見。重大事件比如與北大青鳥聯合成立中青傳媒公司,也必須要向團中央匯報。所以團中央時任第一書記,現在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對一切都很清楚,就是成心掏空黨中央的固定資產和現金流。

無論如何,黨中央從來沒有說過黨報和上市公司可以建立戰略聯盟的關係,一起組建傳媒公司。那樣的話,就要圍繞企業的利益轉,就不能貫徹黨的方針政策,就不是黨報了。這是暗中挖黨中央的牆角啊!鄧小平在1989年確定團中央和中國青年報為「國家政權支柱」的時候,根本不會允許中國青年報這樣胡搞。所以團中央批准李學謙這樣干是極端錯誤的,最近剛死的徐祝慶作為社長同意這樣干也是錯誤的。李學謙甚至撤銷了負責晚上編輯出版當日重要新聞黨和國家領導人主要活動新聞的總編室。許多行家裡手比如劉存學劉海濤就調走了,造成了黨的新聞人才的巨大流失。後來李學謙又只好重新組建總編室,矬子裡拔將軍,任命唐為忠為主任,後來升為副總編輯。但是唐為忠20多年前就心梗,還非要置黨的事業於不顧,堅持抽人家送的好煙,就心梗死了。報社又任命體育記者編輯馬年華當副總編輯。馬年華就是體育記者都當不好,籃球比賽,3秒違例,非說成「3秒犯規」。1992年去報導巴塞羅那奧運會,最好的一篇稿子就是《完活選手盡撒歡》——完成比賽項目的男女選手大肆性交,搞得奧運村裡的避孕套都沒了。這是多麼庸俗,這樣的稿子,現在《看中國》網站的編輯都會給刪掉。槍斃。但是周志春副總編輯就給刊登了。大家可以查一查報紙。

副部級幹部、科技日報退休的一把手,中國青年報原來的副總編輯陳泉湧,和畢熙東,還把大專文化的復員武警戰士嚴濤弄進報社,佔用了寶貴的進京指標,很多報社想招進來的博士生碩士生都沒有戶口指標。2005年嚴濤還帶著《足球彩票》這張唯一賺錢的報紙走了,每個月還要從報社領取1000多元的待崗工資,報銷醫藥費。將來退休再到報社領退休金。嚴濤現在的報紙進入了A股創業板,是上市公司老總。但是中國青年報要保證他的最低收入。這也是黨中央的錢啊。

嚴濤自然要買大房子,錢太多了。

中國的房地產就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隱藏著各種骯髒和醜惡、貪婪、無恥。習近平說到房地產,主要是7個字:房住不炒。房產稅。

這就完全是隔靴搔痒,隔山打牛。中國青年報在團中央的庇護下,至少在房地產方面有如下陰謀和侵吞行為:

1,1996年徐祝慶、任照購買北京市朝陽區武裝部宿舍樓居住權而非產權的案件。這是軍事用地,為什麼放著社會上同樣價格的民用住宅不買,非要買這個?而且我們樓門,601的三居室給了團中央的一個幹部,這是報社的宿舍樓,為什麼給了團中央的幹部,是什麼交易?24年了,每個月的平均房租是5000元的話,一年就是6萬元,24年是144萬元!

2,杜湧濤調到國務院秘書一局主管中國政府網,分配了公寓,鄭琳調到香港,鎮壓香港人民,也是湖光中街2號院1號樓的住戶,發行處處長狄多華調到網信辦當官,都在湖2院有經濟適用房。他們同時也會享受國家的住房補貼,等於是重複領取,習近平的錢怎麼會夠花?這樣的人很多,我知道的至少是這幾個案例。

3,會計小吳從這裡買了4套房子,後來還調走了,一個人佔用了4套經濟適用房,違不違法?物業處長孫秀娥買了兩三套,違不違法?李衛把自己的名額給了編外的李昂,李昂買了大三居,後來又倒賣了。這樣的情況也不少。

4,報社附近的東直門內倉夾道胡同,報社有很多平房和幾個宿舍樓,北京奧運會之前的拆遷,全拆了,住在這些房子中的報社職工置換了樓房。中青旅這個上市公司的20多層的辦公大樓也矗立在這裡。周志春說過:「團中央就重視兩個東西,一個是中國青年報,給他們抬轎子,做宣傳;一個就是中青旅公司,給他們弄錢花。」這當中一定隱藏著很多房產被團中央和報社領導侵吞的罪惡。

團中央這樣的部門,在黨中央系統有上百個,團中央下面像中國青年報這樣的司局級單位也有幾十個;國務院部委,部級單位上百個,各自也有幾十個上百個直屬機關。軍隊也是如此,全國人大也是如此。政協,法院系統,檢察院系統,這些單位都會像中國青年報一樣,在房地產方面有各種罪惡和貪婪。而且遠遠超出,因為他們有實權!包括李克強本人。他是北京大學團委書記直接調到團中央的,學校肯定也分了他房子,至少大三居。後來也不會退,現在值多少錢?

習近平在說到整治內蒙古煤礦腐敗的時候說「倒查20年」。在房地產方面,在北京的中央單位就是黨中央和國務院系統,都應該倒查20年。他敢嗎?要是查了,這些人可能就會立刻讓他下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