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二十二)(图)

2022-01-15 04:31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2022年1月13日,北京(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月15日讯】(接上文二十二、毛泽东、毕熙东和只恒文最喜欢办公室风水

前些日子,《看中国》网站发表了一篇关于办公室风水的文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不过,天真了一点儿,大约1996年,毕熙东和只恒文就在北京东城区海运仓胡同2号,中国青年报编辑部大楼体育部的办公室实实在在地实行了风水计划。

那一年编辑部大楼进行了全面装修。物业处(报社的县团级单位,处长工资高于下面的县委书记)把5层西南角的两间办公室给了体育部,里外屋。老三只恒文带着编务恩丽红早早就去了,目的是占领办公桌。我那天根本没在意,去得很晚。

里屋,毕熙东在南窗前坐下,脸对着门。侧面,脸朝东一张桌子,是马年华,副主任。他右耳朵对着毕熙东,表示俯首帖耳呗。他肯定不愿意,后来毕熙东在的时候,他都不在屋里坐着。

外屋,门在东北角,只恒文在东南角坐下,对面是美丽的恩丽红,养眼!那年她不到40岁,风韵犹存!他们挨着窗户,可以随便换空气。屋子中间,在这二位和里屋之间,6张桌子,面对面,里面三张,最里面是尹家和,毕熙东的“担挑儿”,挨着陈小川的女友刘静,最外面是曹竞。背对着大门的三张桌子,最里面,靠窗户是毕熙东的马仔、武警战士严涛,之后是王长安,最外面是我。我的后背对着大门。哪一次有人进屋子,我都看不见,都要吓一跳!我的位置最不好。我地位最低啊。

确定完办公桌子后,只恒文还给我上了一个小时的课。说我太大意,这样的事情要早来,占一个好地方。我还不服,觉得无所谓,去早了也没用。

2000年以后,青年体育报就在二环路东北角,护城河外面的建材街,路东的建达大厦,14层,租了一层写字间。陈小川是子报中心主任,带着几个美女办《青年时讯》。还有一个男的,摄影家,叫解海龙!他原来是北京崇文区文化馆的干部,复员军人,90年代初听说团中央号召开展希望工程,为贫困的中小学生捐款(这是六四运动之后,宋德福和李克强——今天的总理,一个海外自媒体称之为李鸿章“李中堂”的——发起的教育全中国青年的小粉红运动),就主动找到团中央要求自己自费下到农村为穷孩子照相。后来照片不断发表,包括“大眼睛女孩”,获大奖。团中央命令中国青年报破格将40多岁的他招到摄影部当记者。1999年全员解聘,他觉得自己岁数很大,呆不住,就要求到了子报。后来觉得也不是长久之计,就去了中国摄影家协会,最后混到副主席,副局级!你服不服?摄影家协会属于全国文联,全国文联的一个副主席是习大大的夫人彭丽媛!

陈小川的办公室在阳面儿,毕熙东的在阴面儿,但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大约1988年,我去团中央找姜大明,送了他一条烟。他是我在团中央广东工作团的组长,后来的山东省省长,国土部部长。他当时已经是团中央书记。团中央好几个书记,第一书记是正部级。我那次发现姜大明的办公室非常大,大约30平方米。就他一个人。现在看,这也是风水啊。面积就是风水。

体育部办公室当时坐着10个人,人均4平方米。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10个人,就是危机,就要有自杀的!

在建达大厦,只恒文是副处级,聘任制的,就是临时工副处长,副县长,在大平面的紧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办公室,是半间屋子,大约6平方米。只能摆一个写字台,两把椅子。窗户朝北。就是这样,也有威风,他也经常在这里给我上课,他一般能讲上一两个小时。他除了打麻将赢钱,写稿子不会,永远驴唇不对马嘴,最喜欢的就是给人上课。地点一般是办公室,或者院子,连带遛弯儿散步,锻炼了身体,抒发了情绪,激发了灵感。《看中国》今天(1月13日)有一篇文章说老年人情绪不好,就找一个人发泄一下,诉说一下。老年人有这个资源吗?那需要副处级以上的待遇!

毕熙东都是把在本报发表的评论再传真到外地媒体,一稿两投,挣两笔钱。一次,他又来找稿子,因为我是校对啊,要对着他的原稿看打字稿,他不会打字只会手写啊。他问我稿子在哪?我说在我桌子上。当时我没在那里坐着。他后来找不到,他当然什么都找不到,那时候他牛逼上天了。根本没办法看人间。编务恩丽红给他找到了。事后,只副总编辑(觉得编辑部主任不好听,内部升级为“副总编辑”。毕熙东觉得主编不好听,内部升级为“毕爷”“毕大爷”。胡锡进起码还没有这么黑社会,比起毕熙东还是一个很好很本分很老实的人!而且胡锡进还是正局级,比陈小川都高。)就恶狠狠地对我说:“真牛逼!不给毕熙东找稿子,还敢只告诉他在你桌子上。”等等,一大串。

那年非典还是什么事情,报社党委号召捐款,毕熙东没有捐款,刘华平是党员,捐了100元。副总编辑只恒文知道了给她上课:“你捐款,这就是把毕熙东卖了。你不捐,毕熙东也没捐款,毕熙东就可以说不知道。你捐了,毕熙东没捐款,党委的人就会埋怨毕熙东‘你们那里的刘华平都捐款了,你怎么会不知道捐款的事情?’所以你就是把毕总卖了!你应该也给毕熙东捐100元,至少。”等等,一大串,你服不服?

李绍南是毕熙东找来的马仔,那年36岁,一次,在只恒文的小小的办公室听了半天的上课,受不了了,拿起只恒文的茶杯,狠狠砸在写字台上,生生砸出一个大坑。事后,他还找到毕熙东辞职,毕熙东没有几个人,就没同意。只恒文让李写检查。李写了,毕竟自己的岁数和能力都没有优势,在这里混不下去,再找工作也不好找,就写了。只恒文跟我商量要不要让李绍南在会上念一遍。我说那就太让他难堪了。我主张不要这样。后来就没让李绍南念检查。我是临时工校对,受压迫的奴隶,还要担任谋士,参谋长,帮凶的工作,你服不服?昨天,一个共产党的特务在《看中国》我的文章下面留言,骂我“中直机关的技术干部现在沦为反党反共的先锋”,我1999年以来就干了很多坏事,角色多变。岂止是先锋。

李绍南还找到毕熙东问过“咱们的聘任合同什么时候签字?”毕熙东说:“签什么签?你我喝一顿酒,就全有了。”按照杨迎明的说法,毕熙东是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写球评,法治观念很强;按照毕熙东的说法,自己的文章有社会学的意味。实际办起事儿来,他就是这个德行。但是2005年,报社也只能是按照合同制给董路李绍南等补发了五险一金的钱。毕熙东自己逃过了增加的亏损额。

湖光中街的宿舍楼,毕熙东是南面的小三居,3号楼,那是贫民楼。一层8户,两部电梯。8个户型。我是中农的楼,1号楼,一层4户,大二居,2层,北房,面对着南面,监视着毕熙东的小三居。所以2008年揍了他三次。警察把我弄到派出所,因为第三次他老婆李荣华报警了。但是我也没有被拘留,上午进去,下午就放了,还去上班了。但是我的手指凿在毕熙东的颧骨上,骨折了。要是他骨折,警察就可以按照轻伤,把我刑事拘留了。判了刑,我就被开除,什么收入就都没有了,现在已经饿死了。我故意不打伤他,就保住了我的工作和工资。

只恒文也没买,但是把这个名额给了小姨子还是大舅子。总之,我们楼20层的那一户和他是亲戚。

毕熙东和只恒文会看办公室的风水,会占好的位置,但是只会赔钱,所以最后就被撤职了。2009年,北京奥运会志愿者,中国青年报待岗职工只恒文也安排了工作,在《青年商旅报》,我去找他要贪污我的稿费,发现他的办公桌是背对着大门,在门口,很不好的风水。他现在没了权势,又是后去的,只能这样了。懂风水也不能使用啊。现在这张报纸估计让中国青年报暗中,背着党中央,中宣部,给承包出去了。只恒文现在是《中国青年作家报》(报社新成立的子报)的编辑和作者。开始写文学报道了。不是记者!因为报社也不给他记者证。马年华是副总编辑,过去只恒文借着毕熙东使劲欺负马年华,马年华后来跟唐为忠说起此事,竟然哇哇大哭!现在不收拾你只恒文?小样儿!只恒文过去是体育记者,分管体操和排球,是中国排球协会新闻委员会委员。现在连体育记者也当不成了。记者证也没有了!中国的专业、专家,包括钟南山,都是扯淡!

他会给我上课没有用,毕熙东会欺负我也没有用,最关键的是先把事业搞好,办报纸不赔钱。赔了大钱,被撤职,一切就都完了,也成了被欺负的对象!

其实共产党、毛泽东和元朝皇帝、明朝皇帝一样,都非常重视风水。所以元朝和明朝皇帝定都北京,北面的昌平有明朝13个皇帝的坟地——十三陵。

紫禁城背靠燕山山脉,面对广阔的大平原,一马平川,非常棒的风水。所以,毛泽东围而不打,一直让北平地下党与傅作义谈判,直到兵不血刃进入北京。就在中南海扎下根来。经常在世界最大的四合院紫禁城的大北房天安门上检阅,在广场上召开庆祝大会。还在紫禁城招待过美国总统特朗普。胡锦涛喜欢原地不动,让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跑过来和自己握手。习近平喜欢原地不动,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跑过来和自己握手。这是动态的风水。习近平认为自己家的风水特别是龙脉在秦岭,所以大力整治了秦岭上盖别墅的人,撤掉了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方位命名自己国名的国家,以为天圆地方,自己就在世界的中央。“长江滚滚向东流,葵花朵朵向太阳,满怀激情迎九大,我们放声来歌唱,我们放声来歌唱!”这是我小时候,50多年前,中国人民迎接九大的歌曲,多么好的风水歌曲。光阴似箭,一晃我们又迎接二十大了。

美国人不懂风水,盖房子无所谓东南西北,都是随着山坡盖。首都也无所谓背靠高山,面对平原,祖坟前面几条河。但是美国建国以后越来越强大,历经200多年不倒。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70多年历史,很脆弱。很年轻。风水,关键是政治风水,民心的风水。毕熙东只恒文只会赔钱,只会胡写,自己都半身不遂了,哪里知道什么是体育,所以虽然重视风水,最后一败涂地。中国共产党也一样,住进了皇帝后花园中南海也不行。所以世界上的最大的疫情降临到了中国的土地上。去年发生几次大洪水。

当然了,20多年了,从1999年开始,在这个过程中,我当牛做马,很痛苦,但是为了住上大房子的理想也只能忍受。今年,我111平方米两室两卫两厅大二居的房贷就要还完了,今年下半年我就不是房奴了,万岁!乌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