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机密 美国与俄罗斯信息战的新阵线(图)

2022-04-06 19:37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国家安全局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总部鸟瞰图。(图片来源:Trevor Paglen/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2年4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为了阻止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拜登授权主动解密并与公众和盟友分享情报。现在被证明,真实情报能击破俄罗斯的虚假信息运动,明白真相让盟国空前团结,这或许是西方在与俄罗斯的信息战上,首次处于上方。

《华尔街日报》透露了美国政府如何解密情报的过程,因为有种观点认为,美国政府在操纵或炒作情报。

为阻止入侵 美国采取前所未有的情报分享行动

12月初,当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集结时,白宫官员仔细研究了一份高度机密的地图的多个版本,该地图详细说明了莫斯科不断扩大的军事存在。

政府向《华盛顿邮报》提供了该地图的一个版本和附文,该邮报于12月3日在网上公布了该地图,而此时拜登总统和俄罗斯领导人普京之间的电话通话正处于紧张状态。该地图的发布,开启了拜登政府利用美国情报来描述欧洲几十年来最血腥冲突的战场的几乎前所未有的努力。这些地图情报,融合了美国间谍机构收集的秘密和商业上可获得的卫星图像的信息。

这种公开分享情报的新方法涉及解密一连串通常留给最高决策者的秘密:关于俄罗斯军队动向的最新情况;关于莫斯科将为其入侵制造借口的详细指控;甚至在上周,关于普京和他的将军们之间关系日益紧张的报告。白宫官员称这一战略为“降级和分享”情报--其中“降级”指的是降低美国文件或数据的保密级别。

美国官员说,虽然该策略没有最终阻止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他们有证据表明,公开部署情报在其它方面是有效的。他们说,这确实阻止了普京使用“假旗”行动的计划,该行动基本上是莫斯科指责乌克兰发动了一场假袭击,作为入侵战争的借口,并且可能推迟了入侵本身,让基辅有更多时间准备。

解密和共享情报:未来冲突的参照

以这些成功为例,一些人认为“降级和分享”预示着未来在国际危机中使用情报。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前总法律顾问格斯特尔(Glenn Gerstell)说:“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预兆,未来的冲突将被事先发布的信息所塑造、煽动和阻止。”

解密和共享情报的计划可以追溯到去年秋天,当时拜登签署了该计划。美国官员说,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是该计划的主要设计者,并监督该计划的执行,并得到了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和国家情报总监海因斯(Avril Haines)的支持。

一位高级官员说,拜登在11月批准的这项倡议,是美国与欧洲盟国扩大情报共享的产物。美国官员说,这种跨大西洋的努力旨在确保华盛顿及其合作伙伴,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周围聚集的军事力量有一个共同的了解,并增强采取行动的决心。

然而,在说服盟国相信这一威胁方面,情报共享产生了不同的结果。美国官员说,除英国外,欧洲盟友对美国的入侵预测持怀疑态度。入侵开始时,德国联邦情报局(BND)的外国情报机构的负责人在基辅被抓,不得不从陆路撤离。

一位欧洲高级官员说,法国认为俄罗斯在使用威胁,但不会入侵。法国的军事情报负责人,因未能提供准确情报,上周辞职了。

走钢丝与拔牙

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在警告俄罗斯的计划,和被描绘成过于危言耸听之间走钢丝。

例如,12月初公开的一个版本的地图上有鲜红的箭头,从俄罗斯军营指向乌克兰,显示军队将在哪里突破边界。一些官员看到这一描述后意识到,它可能错误地暗示俄罗斯的入侵迫在眉睫。参与这一过程的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说:“不,我们不打算使用这幅图。”

该官员说,它被搁置一旁,转而使用一张用圆圈表示俄罗斯部队位置的地图。

第二位美国高级官员说,高级情报领导人对公开分享如此多信息的支持代表了一个重大转变。该官员回顾说,2014年,华盛顿无法有效抵制莫斯科围绕其吞并克里米亚和入侵乌克兰东部的信息运动。这位官员说:“让情报界解密任何东西,即使是为了公开信息,也像在拔牙。”

据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主席华纳(Mark Warner)参议员称,虽然众议院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立法者,定期私下听取关于俄罗斯情报的简报,但白宫在公开发布之前还没有给国会提过醒。

华纳说,他是这项政策的热情支持者。他说:“这使一些情报部门的领导层脱离了他们的舒适区,但我认为这在争取支持和保持对普京的防备方面非常、非常有效。”

一系列的解密行动对一些立法者来说是一种解脱,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美国被莫斯科精心设计、多管齐下的假情报行动所刺痛。华纳说:“我的天哪,也许西方终于赢得了这场信息战争。”

怀疑论

2月初,情况似乎并不一定如此,当时美国政府说,俄罗斯正计划对自己的部队进行一次假袭击,并将其归咎于乌克兰,同时还制作了一个“非常生动的宣传视频”,描述了由演员扮演的尸体和哀悼者。这一指控引起了人们的怀疑,要求提供更多证据,并将其与小布什政府操纵情报为2003年入侵伊拉克辩护的行为相比较。

第二位美国高级官员说:“我们有很多人说,‘在伊拉克之后,在......之后,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说出你们认为的情报失败。对这种怀疑最好的解药,是我们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

解密渠道 杜绝操纵

美国官员拒绝讨论“降级和分享”的某些方面,包括情报来源和白宫与美国间谍机构之间互动的细节。

现任和前任情报官员表示,解密的信息主要来自通信截获、卫星图像和其它技术手段。现任官员拒绝透露中情局的人工情报来源网络是否参与其中。

前中央情报局和国务院情报官员洛温塔尔(Mark Lowenthal)说:“我的感觉是,不是这样的,否则他们就不会这样做,因为对宝贵的人类间谍有风险。”

一位能够接触到此类信息的美国官员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美国情报来源,因为披露经过删除的敏感来源信息的间谍报告而受到影响。

一位美国情报官员说,准备发布的材料要通过标准的解密渠道,而不是为处理这些材料而设立的一些特别工作组。后者可能会引起人们对白宫操纵或将情报流动政治化的担忧。

国家情报总监发言人德哈伊说(Nicole de Haay),海因斯的办公室与美国各情报机构的解密专家进行了协调,以做出解密决定。德哈伊说:“情报界增加了人员和资源,以支持保密审查。”

现任和前任官员说,当信息进来而间谍机构反对发布时,有时会进行内部谈判。第一位高级官员说,白宫官员会问情报机构的代表,是否有另一种方式来展示信息,而不损害来源和方法。

这位官员说:“有时答案是肯定的,有时答案是否定的。你可以就所关注的问题进行对话。”

这些官员说,由于商业卫星图像、视频、飞行跟踪和社交媒体网站上的其它数据的扩散,这一过程变得更加容易,这些数据记录了俄罗斯的集结和入侵。美国政府发布的信息往往证实并扩大了公开来源的情报,使其具有权威性。

洛温塔尔也是一位情报历史学家,他说,除了伊拉克的例子之外,美国总统通常是在事件发生后,而不是在事件发生前发布情报。1983年,里根总统向他的联合国大使发送了截获的谈话录音,其中显示苏联飞行员在没有鸣枪警告的情况下击落了一架韩国民航客机。

洛温塔尔先生说,虽然一些前中央情报局官员对拜登政府的做法颇有微词,但“我个人对他们这样做没有异议,否则,为什么要有这些情报?”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