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北京仓促行动 躲避西方金融武器(图)

被俄罗斯制裁所惊吓,中共希望建立自己的国际支付系统

2022-04-20 18:26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swift
全球支付系统SWIFT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的英文首字母缩写。(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2年4月20日讯】(编者按)这篇分析文章很长,但是却干货满满。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全文通读,一定会和小编一样,收获颇多。

(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西方主导的对其一半黄金和外汇储备的冻结,让莫斯科感到震惊,也让北京感到不快。此举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持有国面临着一个残酷事实:有一天,它的国际资产也可能成为制裁目标。

据《日经亚洲》(Nikkei Asia)报导,俄罗斯财政部表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美国从扣押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70亿美元中央银行储备到制裁俄罗斯,并冻结了该国6,400亿美元黄金和外汇储备中的约3,000亿美元。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截至1月,中国在其价值约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仅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根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中国一半以上的储备是以美元计价的,该数字为59%。这种安排是否明智,现在是中国内部争论的主题,而对其金融系统进行制裁的努力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前顾问余永定,告诉《日经亚洲》:“我们很震惊,我们从未料到,美国有一天会冻结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能做什么来保证其外国资产的安全?我们还没有答案,但我们必须认真思考。”

前中共官员和政府顾问告诉《日经亚洲》,当西方对普京无端入侵乌克兰作出反应,决定切断七家俄罗斯银行在SWIFT国际支付信息系统中的联系--此举被普遍认为是金融制裁中的“核选择”—北京“有点惊讶”,尽管它已经预见到了这种可能性。

北京认为俄罗斯占全球贸易的2%,会使西方对制裁更加谨慎。再加上冻结俄罗斯储备,这一决定证明,华盛顿愿意以地缘政治的名义将全球金融秩序武器化。显然,中共需要准备一个B计划。

前中国驻美外交官,目前是北京智库全球化中心(CCG)的高级研究员何伟文说:“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中国来说是教科书式的例子,如果美国打算对中国实施破坏性的制裁,这可能是一种方式。所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2012年,当伊朗的银行与SWIFT中断联系时,关于以美国为首的美元金融秩序的替代方案的辩论已经开始。随后,在俄罗斯征服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部分地区后,2014年对其进行了要制裁SWIFT的威胁。

中国与全球金融体系断开联系的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当时中国政府对香港实施了严厉的国家安全法,并敦促中国的银行脱离SWIFT。虽然没有中国的银行因此受到制裁,但关于北京被赶出后能做什么的讨论却一直没有停止。

但《日经亚洲》认为,到目前为止,替代方案还很少。2015年,北京推出了自己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它说这是为了促进人民币的全球使用。这一工具被广泛认为是为取代SWIFT拼凑的替代品。

然而,CIPS进展缓慢,主要是由于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与它宣称的货币国际化目标不符。

现在,中国专家正在敦促北京将其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多样化,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和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并努力在长期内瓦解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霸权。

然而,财长耶伦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元的地位不太可能受到挑战。要取代美元作为全球经济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即使有可能,也需要很长时间。

“核选项”?

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成立于1973年,旨在取代电报,它对国际贸易和金融至关重要,因为它使一个国家的个人和公司,能够向另一个国家的对应方进行支付和转账。它由十国集团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监督。

SWIFT很少封锁银行或金融机构,但如果欧盟对某一实体或国家实施制裁,SWIFT有义务遵守,因为其主要监督者是比利时国家银行。2012年SWIFT对伊朗的禁令是史无前例的,而当2014年将切断俄罗斯与SWIFT的联系这一选项摆上桌面时,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此举无异于“宣战”。

SWIFT前董事总经理卡斯特曼(Andre Casterman)告诉《日经亚洲》:“切断SWIFT有点像切断Wi-Fi,但你总是可以激活4G来接入互联网。除了SWIFT,还有其它选择。你可以回到电报,但当你每天处理成千上万的付款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电报不是自动化的,交易方可能不再接受电报。”

卡斯特曼说,与SWIFT中断联系的银行可以商定一种交换指令的双边方式,但成本会很高,因为它们必须与每个交易方浪费时间做无用功,重新商定从汇率到安全问题再到格式等所有事项。现任卡斯特曼咨询公司(Casterman Advisory)的创始人兼总经理的卡斯特曼补充说,如果一个国家希望与多个国家做出类似的安排,那么成本还会更高。

受制裁的俄罗斯实体仍然可以使用CIPS来结算在中国的销售和采购。但是,如果这样的公司想从美国购买,比如说1,000部iPhone,它仍然会有困难,因为中国银行需要使用SWIFT支付给美国的交易方。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这将暴露出购买iPhone的俄罗斯实体的身份。

史宗瀚说:“当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是让中国的第三方公司进行购买。这很可能正在发生,但如果一家中国公司代表俄罗斯实体进行数十亿美元的采购,其身份很快就会被揭开。”

全球化中心的何伟文认为,中国的银行不会为俄罗斯的武器采购提供金融服务。但具有民用和军用目的的产品带来了一个问题。如果西方将军民两用产品的交易解释为具有军事意义,那么可能会对一些中国银行进行二次制裁。

SWIFT现在连接着200多个国家的11,000多家金融机构。它本身并不持有资产或结算交易,而是作为金融交易的安全和可信的通信媒介。SWIFT的关键在于,一旦你连接到它,你就可以访问网络中的所有其它银行。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经济项目高级研究员迪皮波(Gerard DiPippo)告诉《日经》,将一个国家的所有银行从SWIFT系统中切断,就像“战术性核武器”。

迪皮波说:“最极端的行动将是指定主要银行并禁止与它们进行交易。而真正的大[行动]将是对中央银行下手。这将是一个有效的行为,阻止他们获得......任何外国货币。如果你说的是核选择,如果美国或其盟友有一套只包括SWIFT而不包括其它的制裁措施,那对我来说是奇怪的。SWIFT是这套方案的一部分。它不是一揽子方案。”

专家说,如果西方国家要制裁更多的国家,世界将被分为那些在SWIFT上的国家和那些不在SWIFT上的国家,因为那些寻求避免美国清算的国家将同意用其它货币支付,并推动另一种货币的国际化,如人民币。

SWIFT前总监卡斯特曼说:“我不认为我们会看到类似于SWIFT的模式出现,因为在我看来,SWIFT拥有一个只有消息传递的网络的方法有点过时了,但是像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会邀请受制裁的国家连接到他们自己的系统。”

CIPS:北京的防制裁工具

早在2012年,北京就开始为与西方的最终摊牌做准备。在伊朗因德黑兰有争议的核计划而被排除在SWIFT之外的一个月后,中共政府宣布计划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名义开发CIPS。

三年半后,在一个阴凉的秋日早晨,随着一段凯旋的音乐,四名中共官员,包括后来被赶下台的证券主管刘士余,在上海的一个仪式上按下了一个大水晶球,正式启动该系统。

CIPS允许离岸银行与在岸银行沟通,进入人民币市场并进行结算。这也是为了促进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更多地使用人民币。

但CIPS的一个巨大缺点是,尽管它支持一些港元结算,但结算以人民币为主。这是CIPS没有被广泛使用的根本原因。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所以与美元、欧元和日元相比,它作为一种资产是没有吸引力的。

全球采用人民币的一个先决条件可能是资本账户的完全自由化,而在中国没有人真的相信,中共政府应该或会在可预见的未来采取这一步骤,因为这将对北京目前的经济模式构成风险。

尽管人民币在过去十年中地位不断提高,但它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远远落后于美元和欧元,这两种货币在2月份的全球支付中总共使用了76.6%。根据SWIFT的数据,人民币被用于2.2%的此类交易,使其成为排名第五的货币。

大西洋理事会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兼外国资产管制处(OFAC)总监的前高级顾问奥图尔(Brian O'Toole)说:“最终的问题不是你在使用什么消息服务,而是你在使用什么货币来结算交易,你承担什么货币转换风险,以及这些是否需要通过美元。

“在一天结束时,如果你不能使用你得到的货币,而且你不能很容易地转换出来,或者你在转换时损失了一大笔钱,因为有人必须承担货币风险,那么它几乎毫无意义。”

CSIS的迪皮波说,为了使CIPS成为SWIFT的充分替代方案,北京将不得不允许更多的离岸直接参与,这可能意味着,在如何离岸使用人民币方面失去对人民币的一些控制。

与SWIFT不同,CIPS的参与者分为直接参与者和间接参与者,前者持有特殊账户,可以直接通过该平台发送和接收信息,后者可以间接使用服务,必须通过SWIFT与直接参与者交换信息。

截至3月底,CIPS有76家直接参与者。他们大多是中国银行及其海外分支机构。还包括几家外国银行的中国分行和香港的货币市场中心,即香港金融管理局拥有的债务证券清算和结算系统。

尽管这些年来CIPS的使用稳步增长,但截至3月,其每天14,150笔交易,与SWIFT的日均4,000多万笔交易信息相比,微不足道。

CIPS的数字比一年前增加了18%。

中共官员表示,CIPS应首先关注人民币的国际化,之后可以扩展到其它货币,并成为中国多货币清算的金融门户。

对于外币支付和清算,中国有境内外币支付系统(CFXPS),它允许国内金融机构通过中央银行清算外币,这一过程完全在中国境内进行,不受货币发行国的监督。

CIPS是否够用?

目睹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破坏性影响,中国专家讨论了所有可能的反制措施,以减轻西方的潜在制裁。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郭雳,在3月的一次研讨会上说,为了应对金融制裁,特别是来自美国的制裁,中国应该在短期内建立特殊银行或利用易货贸易系统来处理与制裁有关的业务,在中期内推广CIPS和数字人民币,并在长期内努力瓦解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霸权主义。

中国央行的一位前高级官员告诉《日经新闻》,大陆、香港和澳门之间的跨境支付和收款专线也可能是一种选择,以防止国际交易暴露于美国。

这位官员说:“同时,SWIFT的中国董事甚至可以与其他董事结盟,推动SWIFT的公司治理改革,以限制美国的长臂管辖权。”由于他没有被授权讨论这个话题,所以要求不透露姓名。

多年来,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一直主张实行浮动汇率制度,对资本账户自由化采取谨慎的态度,实现外汇储备的多样化,以市场为导向的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更加平衡,以应对美国潜在的金融制裁。

北京在2018年开始在上海进行以人民币为主导的原油期货合约交易。这种获得定价权和扩大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的努力,标志着外国交易者首次被允许参与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

根据最近的报道,沙特阿拉伯现在正在考虑向中国出售石油,并以人民币进行交易。中国购买了沙特阿拉伯25%以上的石油出口。澳新银行集团(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ANZ)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以人民币支付,并且沙特将人民币收益回收到中国政府的债券中,那么这些交易将有可能产生石油人民币交易,大大提振人民币,并可能促使其他国家效仿。

此举也可能推动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不断上升的份额。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去年第四季度,人民币占全球储备的2.8%,比第三季度略高。

去年,中国央行与SWIFT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CIPS是股东之一,以促进人民币的内部化和国家数字货币的发展。

中国银行前副总裁、SWIFT前董事会成员王永利在合资公司成立后的一篇评论中说:“我们应该在SWIFT的帮助下,积极将CIPS扩展到SWIFT成员单位,建立全球人民币清算和结算系统。之后,即使SWIFT在极端情况下切断与中国的联系,也不难形成一个替代性的消息服务网络。”

上个月,俄罗斯议会下院金融委员会主任阿克萨科夫(Anatoly Aksakov)说,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努力连接俄罗斯和中国的金融信息传递系统。

中国人民银行(PBOC)没有回应《日经新闻》对这些计划的评论询问。

多年来,中国的数字人民币(一种由中央银行支持的数字版现金)和加密货币一直被吹捧为削弱SWIFT的工具。

专注于中国的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乔伊莱娃(Diana Choyleva)说:“数字人民币将使跨境支付更便宜、更高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可能优于现有的代理银行和CIPS系统。”

乔伊莱娃补充说,数字人民币可能产生的影响是,如果在中国希望纳入其势力范围的国家使用,中国人民银行将拥有如此大的能见度和控制力,以至于中国政府可能会考虑允许人民币在资本账户下自由流动,目前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障碍。

但一些专家说,除非数字人民币与其它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具有互操作性,允许进行不接触美元的交易,否则它可能无法发挥作用。否则,人民币不是完全可兑换货币的问题将一直得不到解决。

CSIS的迪皮波想知道,“即使有跨境使用,为什么你会期望两三个国家的银行想要交易一个无息的数字现金版本来进行交易,而他们实际上无法储存大量的数字现金?”

他继续说:“从理论上讲,加密货币可以被利用于非法目的,如逃避制裁,但在实践中,技术障碍、市场结构和有限的流动性,将使使用加密货币难以大规模逃避制裁。”

其他人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前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索贝尔(Mark Sobel),现在是官方货币和金融机构论坛的美国主席,说俄罗斯可能会寻求利用CIPS来绕过SWIFT和美国的制裁,但这样做的范围有限。

索贝尔说:“美元是世界上的主导货币,在强大的属性和网络效应的支撑下,现在和可预见的未来,美元的中心地位几乎没有有效的替代物。”

中国国务院顾问、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说:“现在的普遍共识是,在没有SWIFT的情况下,CIPS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中国不会冒着遭受制裁的风险帮助俄罗斯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的外汇储备面临风险?

4月6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说,如果中共攻击台湾,拜登总统的政府将准备对中国使用所有的制裁。

耶伦说:“我相信我们已经表明,我们可以对侵略性国家施加重大痛苦,对俄罗斯的制裁就是证明,我认为你不应该怀疑我们在其它情况下采取同样做法的能力和决心。”

迪皮波说,如果中共攻击台湾,不仅中国的银行可能被切断与SWIFT的联系,而且中国人民银行也可能成为目标。

迪皮波说:“在发生台湾问题的情况下,这并不确定,但很有可能会与美国发生实际的军事接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全力以赴,因为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我想美国的政治体系和任何其他战斗国家,都不会有继续与中(共)国交易的政治意愿。”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对北京实施俄罗斯式的制裁,美国是否敢冻结中国3.2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说,大部分的储备都存放在美国和欧洲。

王永利问道:“中国是否真的需要大幅调整和压缩其外汇储备,以及它能否做到这一点?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这个问题极为关键和敏感,必须仔细研究。”

王永利还驳斥了最近一些关于北京可以出售其美国债券或储备黄金的论点。他指出,即使以折扣价出售,也很难立即为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债券找到买家。至于黄金,他说急于购买数万亿美元的黄金将面临巨大的损失。此外,他说,如果不立即运走,购买的黄金仍可能被冻结或没收。

王永利在他的文章中说,“更重要的是,使用国内黄金进行国际支付的成本,远远高于使用主权货币的成本,这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它只能作为被排除在西方货币体系之外后的最后手段。”

但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北京近年来一直在缓慢地使其外汇储备多样化,并购买黄金来对冲美元的主导地位。北京披露的美元储备资产构成的最新数字是59%,在2016年,低于当时国际平均水平的65%以上。北京持有的美债或多或少保持稳定。截至1月,北京持有1.06万亿美元的美债,成为第二大持有国,仅次于日本。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为了适应外汇储备被冻结的威胁,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将其投资组合更多地转向非常规的替代方案,如新兴市场主权债务和实物资产。威廉姆斯补充说,只要中国人民银行想继续管理汇率,那么其资产的最大份额就必须留在西方市场。

大西洋理事会的奥图尔说:“非常规的替代方案是有风险的,中国人民银行有理由长期持有大量‘容易获得’的美国外汇,而不是把它投资到其它地方。中国从根本上需要这些钱,比如说,用来救助所有这些房地产公司。中国需要确保他们保持一个缓冲区。”

奥图尔还表示,美国对冻结中国人民银行的外汇储备会非常谨慎,以免因基本上切断与中国的贸易而损害自身的经济增长。

即使中国的外汇储备没有直接风险,全球金融格局似乎也将变得更加动荡。被制裁的国家可能会选择与自己的集团站在一起进行贸易和投资,俄罗斯已经呼吁金砖国家新兴经济体集团扩大国家货币的使用范围并整合支付系统。据报道,印度政府也在考虑一项建议,即使用俄罗斯的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即俄罗斯在2014年推出的SWIFT复制品,以允许石油和军事装备的金融交易。

问题仍然存在。如果西方继续对非民主世界实施金融制裁,全球金融领域是否会出现一个双轨制?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