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警惕中共摆脱法律束缚 动荡之期为时不远(图)


知名人权律师、美国天主教大学人权中心研究员陈光诚
知名人权律师、美国天主教大学人权中心研究员陈光诚(图片来源:2020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5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云泽水采访报道)近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表言论称中国的“清零防疫政策不可持续。此举又将大陆的疫情防控问题推向风口浪尖,面对谭德塞的“好心提醒”,中共方面发言驳斥,同时谭德塞的相关言论已经被删除殆尽,关于“清零”防疫政策,中共的态度是绝不可妄议。

为此《看中国》采访知名人权律师、美国天主教大学人权中心研究员陈光诚进行分析解读。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

中共对谭德塞最新言论的态度令人感到震惊,一切人等不能对“清零”政策有任何的质疑,这本身就够说明问题。目前看,中共在疫情方面有两个软肋,一是现在北京当局“清零”政策,二是关于病毒溯源,中共极其不愿意让外界提起这两个事。

陈光诚:

关于病毒溯源这件事情,被中共非常成功的运作了,不仅把谭德塞变成了谭书记,而且也让西方民主国家放弃了病毒溯源,病毒溯源的问题已经被成功的转移到打不打疫苗,疫苗有没有用,到底打一针有用还是两针有用等等的问题上来了,实际上这算是中共在西方的一个经典操作。

其中,中共搞定关键人物谭德塞只是一方面,谭德塞背后是世卫组织,而世卫组织在某种程度上讲无法左右西方国家的态度,顶多凭借国际组织的影响力,提供一些权威的说法而已。比如说世卫组织没有办法左右白宫的一些想法,可是现在我们看到美国都放弃病毒溯源了,其实美国并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没有专业的报告,就是不想做。

另外,2020年中共向世卫组织注资1亿美元真可谓是豪气冲天,背后不知道还花了多少额外的巨额资金,给世卫组织的会费和捐款,是有据可查的,但还有很多是查不到的,比如对个人的贿赂,这点就很难查,所以说中共在如何转移病毒溯源的问题上是花了大代价的。

总而言之给世界造成了如此大的灾难,就在世界要求病毒溯源的时候,中共成功的把这样一个要求转移掉,必须要深挖背后的污泥浊水,这也是中共对外渗透的一个重要表现。

从中不难看出,中共希望在病毒问题最好国际社会都保持缄默,这是他最想看到的。当然现实中中共病毒“清零”的问题,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人真正站出来去讨论这件事情。

所以怎么说,我觉得这个事情我自己并不乐观,尽管我也知道在媒体上看不到的很多信息,比如说现在美国其实还是有人在推动要溯源的,只不过走的渠道不一样而已,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太大的进展。

记者:

还有一个问题,大陆小粉红认为谭德塞质疑了中共的“清零”政策,这是一种叛变,此前只要谭德塞的言论不合中共的心意,都会被扣上叛变的帽子。

陈光诚:

现在谭书记重新出来说中共的“清零”政策不科学,中共大发雷霆可能真的要跟谭书记算账了,因为谭德塞提出这种说法,会再次把病毒和中共联系起来,只要提及病毒不管是国际组织还是他国政府领导人,中共都非常担心。

说谭德塞叛变,前提条件是谭德塞投靠过中共,只有投靠了才有叛变一说,这点是可以证明的,没有投共何来叛变一说。中共大肆宣扬谭德塞变心刚好证实了这一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跟中共勾兑,等于把软肋交给了中共,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谭德塞的事情上大家应该引以为戒。当面对中共的诱惑、收买,这些政客们要仔细的想一想谭书记的遭遇。

可能这还不是一个最终的结果,如果谭书记再多说点什么的话,没准他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会被中共抖出来,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届时将贻笑大方。

记者:

最近有专家称,如果中国不去坚持“清零”政策可能要死掉150万人,根源是中共生产的疫苗根本无法抵御病毒。中共无法承认疫苗失败,为了维护权威性只能硬着头皮大搞“清零”。

陈光诚:

我对这种说法不是那么认同,按这种说法大家还是在中共的话语体系里被牵着走,大家不要从疫情的本身思考问题,应该把整个大环境放在一起,中共现在所谓的防疫已经不是在防疫了,真正目的是在防人,上海封城导致了好多人死亡,感染致死的案例远没有自杀、挨饿、被病痛耽误致死的多。

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家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尤其是现在的病毒和原来的相比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奥密克戎感染的已经不是肺了,仅仅是气管,危险性大大降低,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现连不要求戴口罩,多国也宣布疫情过去。

现在中国如临大敌,次生灾难引起的负面作用不是一星半点,比如说公民的抗议,封城过程中产生的腐败滥权,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以后,中共并没有进行调整,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做。

不是说中共的疫苗没问题,当然有问题,新冠病毒疫苗前,很多婴幼儿打了国产疫苗后打残的、打死的,一直以来就没断过,这些人的父母带着伤残的孩子到处去抗议游行。

我认为背后有更大的问题,中共是借疫维稳,或者说借疫保权,通过疫情来维护政权。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及2011年16号,慕容雪村带着几个艺术家从上海到东石谷探访我,慕容雪村刚进村就被拦下来。

慕容雪村说要看望陈光诚,村民说村子那边发生了盗窃案,所以封村不让任何外人进村,慕容雪村表示可以放一些押金,结果还是不让他们进去。

看到这的时候,我就想到现在中共所用的核酸检测,对中国人民的控制,中共通过疫情建立起来的健康系统用来维稳是有多么的有效,原来只能找出一些不痛不痒的借口搪塞,现在说你健康码有问题立刻拉走隔离。

所以说不要跟着中共的话语权讨论这个问题,中共现在的所谓的防疫已经不是在防疫,而是维护他的专制政权的一个重要部分,对他们来说这非常好用,少了很多口舌,似乎天然具备正当性。

记者:

接着这个思路往下走。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发文称,官方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为非法,且无权强行进入民宅消毒,应防止过度防疫。

结果,中共方面立刻放出言论称,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地位是痴心妄想。法律是一个国家的基石,中共虽然无法无天,好歹也要有法律装装门面。这种论调背后意味着什么。

陈光诚:

说白了中共装不下去了,共产党早想扔掉法律,中共《宪法》第35条实施过吗?公民有游行示威、集会、结社、组党、言论等自由,这些权力有过吗?第36条宗教自由,有过真正的宗教自由吗?

童之伟等学人用法律维权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或者是一种社会状态,但前提是国家在一个有法治的情况下。现在考虑去用法律维权只能理解是一种无奈,因为没有别的可以抓,落水之后没有别的可以抓,一棵稻草大家也会抓起来试图救命,但是真的能救命吗?

在专制状态下,法律就是共产党统治人民的工具,中共可以根据他的需要随时去修改改变法律,可以根据他的需要去选择执行不执行,多大程度上执行。

在这种情况下,童之伟先生的呼吁是非常的无奈的呼喊。如果中国的法律管用的话,共产党也不可能如此的嚣张,中共喉舌叫嚣不能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清楚的表明共产党是要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这一点已经非常明确了,中共的逻辑是法不能大于党,始终是党大于法。

另一个角度解读,中国的事情只要共产党不掺和进来,好多事情可能还能自然的往前走,比如说法律,如果共产党一介入可能你就做不了。由此可以进一步的思考,之所以疫情能够泛滥成灾,当然不只是在中国了,包括在全世界,也是由于共产党的存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武汉P4研究所,可能也就没有这场新冠病毒的发生,也就不会有如此的灾难。

共产党“清零”所导致的次生灾难,危害性同样巨大,有人说上海封城把这座大都市彻底打回到60年代,可想而知危害性有多大。共产党这个问题只要不解决,其他的问题也就没办法解决,中共所诱发的灾难是无穷无尽的。

记者:

中共说要谨防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地位,与此同时大白似乎更是无法无天,入户消毒、随意抓人、顺手牵羊等等,是不是说明中国人又要经历一场砸烂公检法的文革式运动。

陈光诚:

现在大白拿着共产党的令箭,已经变成了当年的东厂西厂,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远远不是说剥夺公民基本权力这一个层面,真正目的是把整个国家建立起来的法律体系全部都废掉,大白既可以有警察的权力,某种程度上集公检法的权力于一身,想怎么干都可以。

文革是红卫兵,现在是白卫兵,红卫兵以保卫毛泽东为借口,现在的白卫兵是以防疫为借口,似乎又带有了某种正当性,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白卫兵的危害比病毒还要大。

疫情已经进入尾声,在大陆官方把病毒描述的恐怖无比,如今法律已经不被当回事,照此下去中国面临动荡的时期就在所难免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