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站一幅壁画 掀起“辱华”风波 公司老板背景不简单(视频)

2022-08-04 16:38 作者: 唐风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内幕节目我是禹同

日前,北京地铁站一幅壁画在近日引发了人们评头品足称,壁画人物形象“倭化”“一股日漫风,遍地浮世绘”。据说北京地铁方面也正为这件事在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ㄧ时激起了人们的好奇,也争得想ㄧ探究竟,现在我们就针对这件事,从几个方面来探究一下它到底是什么原因。

1.壁画中的争议之处

到底是什么?

首先我们来看一看有争议的部分是哪些内容。从网友在地铁站拍到的引发争议的壁画画名是《集市童趣》。由这幅画来看,整个画面长约十多米、高约三米,还有作品介绍,画面描述的是“充满民俗风情的老北京市集场景”,“画面中行走贩卖的货郎与追打嬉闹的孩童,儿时的叮咚鼓和纸糊风筝,都能勾起观者对童年记忆的无限遐想”。“作品运用清新明亮的暖橙色,生动精湛的人物刻画给人以温情细腻的画面感受”。

壁画中大致的内容用感觉“刺眼”的人来描述主要有:“几个聚在一起玩耍的小孩,各个都是光头、垂眉、吊眼,没有一点正常孩子的模样”。在另一个场景中,“一个头戴帽子的男人,身靠电线杆看着手机,拿手机的时候翘起了兰花指”,还有人说是用手指勾着女人的钱包。还说什么这是“满满的娘娘腔”,“不符合中国男性的特征”。“帽子男人的身后是一个抱着孩子全神贯注看手机的女人,她的头发还飘到前边一绺,也是垂眉吊目撅着小嘴”。其他的两组画风也大多如此。

还有人认为,“地铁站中这些壁画上面的人物,身体、五官比例都是失调的,四肢也是一个样,手中拿着白板的男孩”,“整个手臂肿得跟马蜂叮了一样”。“孩子手中拿着鱼灯笼的那张图,他的手完全是畸形的”。

还说,“用一句话总结,这些壁画的人物完全没有遵循该有的美术人物画法来画。一眼望去他们都有一个共同性就是:四肢异样、八分头、脑袋大、光顶、矮胖肥硕、五官不正、目光怪异、八字眉、宽眼距、小眯眼,而且眼角向外扩张得十分夸张”。

甚至是形容说“这要是半夜出来能把人,吓个半死。”

还认为“既然是描绘老北京的情形,就不应该有现代的东西”。说“老北京的人居然用了智能手机,可真是够先进的”。

有人还联想到了此前就曾有“一些不怀好意的西方媒体”“把‘眯眯眼’作为侮辱我们的特征。”

还说什么“这些壁画中还有一个引人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孩子的形象。我们可以看到,壁画中的孩子顶着的是一个肥肥的大光头的形象,一点活力也没有”。

并质疑这些壁画“不够美观,而且风格怪异、没有体现出中国风格的形象。作为一名合格的画师,就算画得再差也不应该脱离作品的灵魂形象。我不知道大家的观感如何,也不懂得这是怎么审核通过的”。

还有认为地铁的人流量是很大的,所以地铁里放壁画,“应该考虑到大部分民众的审美观念,应该放大众喜爱的、有灵魂的、生动形象的壁画,而不是这种风格怪异的壁画”。

这位网友还找出日本早期发型来对比,说什么像“丁髷”这个发型,“不就是日本独有的吗?”“旁边的女子,梳着明显带有日本风格的发型”“月代头”。称在以前这种发型在日本江户时期武士形象很流行,完全就是日本的风格。

后来“月代头”就慢慢消失了,到现在已经消失一百多年了。还说“可就是已经被日本人自己都抛弃了的丑陋的风俗习惯,却由中国人重新从垃圾堆里捡起来”,认为整体风格酷似“毒教材”。

认为壁画根本不是“老北京”的元素、文化特点,看上去很“刺眼”。

消息报导说,2019年12月时北京多家媒体曾于7号线东延工程通车前报导了沿线车站的艺术设计,其中黄厂站内的巨幅壁画作为打卡亮点,在文中曾多次提及。

据大陆有关报导称,查询北京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公示信息得知,北京地铁7号线东延工程车站艺术品创作01合同段的中标人,为北京央创空间艺术设计有限公司,负责合同段车站艺术品创作。

有记者拨打该艺术设计有限公司公开电话,电话接通后却立即被挂断。

有人认为“作者之一王瑜的信息少之又少”,“大概率就是一个花钱雇来按要求画画的劳务工而已”。“而后面那位俞勤远就大有来头了,中央美院毕业的高材生,分别担任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两家公司的股东,两家公司的高管。很显然,俞勤远就是幕后的大老板,前面的王瑜就是一个打工的”。

还有人抨击说“高校名校培养出来的毒瘤卖国贼不在少数,并且也都成为了社会名流,开起了公司办起了企业,并且还都能拿到好的资源项目”。认为与之前的“清华美院吴勇拿到人教社的教材插画资源,结果教材中插画出现的是倭国人秃头垂眉吊目的形象,以及他们对生殖器偏好的行为习惯。中央美院俞勤远和清华美院吴勇的画风如出一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师出同门”。

批评者认为,“这两人对日本风情如此着迷的画家,不知道私下有着怎样的关系”。“还怪责俞勤远的公司是怎么中标北京地铁公司壁画招标的,在中标后地铁公司有没有看过俞勤远公司的设计方案?当时都有哪些人参与了这个设计方案的审核,最终是怎样通过审核的,在项目施工结束后都是谁来验收的?等等”。

认为“国外的文化元素我们可以包容,但是那些故意扭曲文化价值观的糟粕,我们应当摒弃,让他们消失在国人的视线里”。

还说什么“我们更应当提防那些别有用心的组织,他们从未忘记对我们进行变相的侵略,文化入侵就是他们这些年最重要最活跃的一个环节。上段时间的夏日祭活动就是典型的文化入侵案例,以及各个视频网站上的倭国动漫,也是他们践行文化入侵我们的一种”。

更有甚者还说什么“那些已经成为倭国汉奸走狗的人,一旦发现他们在社会上有所作为,就要群起而攻之,不给他们立足翻身的机会。既然他们那么喜欢倭国文化,就让他们滚回倭国亲爹那里去”。

看得出“文革”暴力遗风十足。

但是,更多的人是没有意见的,人家也不会小题大做、大惊小怪的。也有人还是很喜欢的,说这是中国画的工笔。

据悉,5月30日,中共教育部称成立调查组进行全面彻查,风波才暂时平息。

有人下了很大的功夫,搞到该公司的一些业务文件,把一些合同项目罗列了出来:2020年6月10日,合同价625.92万,设计深圳地铁4号线三期车站艺术装饰项目。

2020年6月15日,拿到成都地铁17号线一期,车站装修一体化艺术设计项目。

2021年3月,又拿下了深圳地铁12号线、13号线,工程艺术设计项目。

2021年6月9日,拿下北京地铁昌平线南延工程车站艺术装饰项目。

2022年4月11日,合同价735.72万,拿下北京地铁12号线车站艺术装饰项目。

而这次被网友曝光的黄厂车站,属于7号线东延长线,合同中显示,606万。

这真不是小数目,每个项目都是几百万起跳。

这也就奇怪了,合作了那么多地铁线路,怎么就北京地铁7号线出问题了呢?

2.那么到底怎么看

北京地铁壁画这一现象?

首先说一下,该公司拿到了那么多的项目和高额的利润回报,这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主儿,没有较强的后台支撑是拿不到这些“大肥肉”的,这在当今中国大陆是不争的事实,大家都是彼此心照不宣。如果不“东窗事发”大家都可以“装糊涂”;但若背后交易败露,那就新账老账一齐算了。这绝对够得上贪腐的一条罪状了。

但是,一码归一码,就壁画本身总的来看,作为艺术品崇尚真善美的追求,这是没有错的,但很多东西也是很复杂,也不能混为一谈。地铁壁画有不尽人意之处,但与之前批判的“毒教材”还是有不同之处。其实,批评地铁壁画的一些言论也未必尽然,甚至有的话看起来似是而非。

你又认为可以“包容”,又要让人家“消失”,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另外,每个人的口味不同,自然喜好的也不同。还一点,你认为美的标准也不一定是绝对的。

另外北京地铁壁画应该属于漫画的风格,漫画的风格当然就允许有一些夸张,拿这些事来说显然经不起推敲。特别是画中有日本人的特征就大做文章,这是不是气量不够大呢?

还扯上了“文化入侵”,这类似的情况兜售中共的东西在外国还少吗?这就不是文化入侵了吗?

北京地铁壁画到底是不是如感觉“刺眼”者说的那样呢?当然,从纯艺术角度来看,当然水平还是有待加强的,但是现今的中国大陆,又有哪些艺术作品是真正的讲究艺术水平呢?就拿书法来说也要故意地乱书、丑书,才被认为是“有味道”,才能卖高价;美术作品也是一样追求怪异、变异的潮流。其它领域也是一样。那么就这一点而言,也就无可厚非了,都是这个样子了。这确实是与中共扭曲的意识形态有着直接的关系。

如果说基于这些而批判这些壁画,那么就如同杯水车薪,在当今中国大陆怪现象太多了,壁画的怪异现象还算不了什么。但显然,这些批判最终用意是批判壁画的日本风格。

说是日本风格,那日本风格源自何处?它不是来源于中国的大唐文化吗?那么你贬低日本文化,是不是也就在贬低中国文化呢?

咱们再从细节来看。壁画中作品介绍所言:“行走贩卖的货郎与追打嬉闹的孩童,儿时的叮咚鼓和纸糊风筝,都能勾起观者对童年记忆的无限遐想”。

这些回忆和遐想,现在还能再看到这一幕吗?现在就连大妈抱着一捆艾草在街上卖都被城管抢夺,还有“行走贩卖的货郎”吗?还敢在街上遛一遛吗?城管、警察早把你打跑了。

再说放风筝,在北京很多区域也是禁飞,就连鸽子都禁飞。万一你把带摄像头的风筝或绑在鸽子腿上飞到中南海的上空或哪个中央领导院子上边偷窥怎么办?那领导的隐私不就被发现了吗?有几个二奶、谁来给送钱来了等等这些事不就都曝了光了吗?!

说来说去,重点还是仇日。从这些言辞看,“有的网友留言称,壁画人物形象‘倭化’‘眯眯眼’‘一股日漫风,遍地浮世绘’。”这不就是煽动民众仇视日本,诬蔑攻击日本吗?他把日本用侮辱话说成为“倭”。

再看看这些留言,“有人认为,壁画中有日本武士标志性的传统发型,及日本传统衣服花纹样式,根本不是‘老北京’的元素、文化特点,看上去很‘刺眼’”。还有说“一些不怀好意的西方媒体”“把‘眯眯眼’作为侮辱我们的特征。”这又纠结到了敌对势力那里去了,如果我们自己要真的做好了,还怕别人说什么吗?还是我们有不好的地方又不愿意改,而怕别人说,忌恨别人“辱华”呢?

说到“刺眼”,刺谁的眼?这不就是刺到党的眼吗,刺到五毛战狼的眼吗,以及被洗脑之后不明真相者的眼嘛!

上海退休大学教师顾国平曾对媒体表示,这种情况是中共的党文化造成的。中共搞意识形态,从来不强调逻辑思维。

“中共七十年来从来没有进行过系统的逻辑概念训练,就会歪曲了客观事实。从历史角度上,它篡改历史,从现实当中,它会按它们的需要来描写,这是一种人格分裂。中共的官员也是人格分裂的。”

其实,从另一方面说,对壁画的抨击也是中共有意干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是中共有意要压缩言论、出版自由的空间。

还有,这不是“文革”中整人的无限上纲,“阶级斗争”的苗头又出现了吗?

总之,关于北京地铁站壁画的是非,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轻易附和,要认清里边的复杂关系。

好以上是今天的中国内幕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

大家好,我是《中国内幕》主持人禹同。

喜欢我们的频道,欢迎点赞,订阅,评论,并开启小铃铛🔔就可在第一时间观看精彩内容哦〜

●《看中国》订阅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JYH0o60tlyAdy3g5GNrKw

来源:看中国视频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