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美丽的空姐与社会进步 (组图)

2010-08-30 22:54 作者: 谢田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国捷蓝(Jet Blue)航空公司的乘务员史帝汶.施雷特(Steven Slater)在工作时怒发冲冠、当众发飙,然后抓起几罐啤酒,打开飞机紧急滑道冲下飞机、驱车迳自回家的故事,让美国民众摇头叹息、哭笑不得,都希望下次坐飞机不会遇上这样坏脾气的空哥。

被警察抓走并起诉的施雷特,不会回到他不那么心爱的飞行。他自己也说,干了二十多年,他干够了。但他辞职的方式,也是太激烈和富有戏剧性的。虽然施雷特的发飙事出有因,是那名乘客言行不当,然而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有解决的办法。当众羞辱顾客、启动紧急通道,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滑稽的是,事发之后,互联网上声援施雷特的网站居然人气极旺,反映了当今社会人们普遍抑郁、烦躁的心情,和对情感宣泄的渴望。

中国的漂亮空姐

暑期结束,从大陆归来的朋友谈起中国见闻,免不了夸中国空姐多么年轻漂亮,不像美国的空姐,居然以“空嫂”和“空婶”为多,甚至类似施雷特的“空哥”,也并不罕见。

美国美女帅哥很多,但当乘务员的,并不像在中国那样,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美国乘务员甚至不能以“空姐”相称,因为这个职业跟其他职业一样,没有年龄和性别的限制。中国招聘启示中类似“限45岁以下”等条款,在美国是违法的。美国飞机上空姐当然多,但空嫂、空婶、空哥、空叔,甚至空婆婆都是有的。有次坐飞机,忘记是哪家公司了,我们这一溜的空服就是位祖母级的“空姐”。她满头银发,但精神瞿铄、动作敏捷,态度和蔼,服务一点也不差。只是呢,比她年轻许多的人坐在那里让她服务,未免让人于心不忍。

友人说大陆空姐年轻漂亮时,颇有炫耀中共治下东土有多进步、发展多么快的言下之意。我说不想打击你的爱国热情,但空姐漂亮、年轻与否,跟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没什么关系;它不但没什么正面关系,它甚至有反面的相关关系。

美国最早的是空哥

美国历史上有那么三十来年,也是只有年轻、漂亮、甚至白人女性才能当空姐。但那之前和之后,情况就不太一样。空姐的职业,在美国并没有在中国那样的光环。乘务员(Flight attendant)不一定是女的,也没有必须是年轻女性这一说。这有历史的原因,也是社会进步的必然。

美国航空史上,第一批商业航空公司的机组全是男的。二十年代,商业飞行员需要料理航空邮件,根本就不搭理那些数目极少、勇敢的航空旅客。当年的男乘务员要装卸行李,给乘客发泡泡糖以减轻耳压,也提供饮料和食品。有意思的是,那时航空公司总是雇那些铁路、船运大亨的年轻儿子做服务员,因为他们的老爸是航空公司的大股东。

美国的漂亮空姐

世界空姐的鼻祖,是爱伦.丘吉(Ellen Church)女士,她本来是个护士。三十年代,她去波音找工作,想当飞行员。结果呢,丘吉以注册护士的身分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空姐。1930年,波音运输公司做了个前所未有的试验,雇了八名护士当空姐,试验期三个月。

在飞机上,男驾驶对新同事并不看好,认为她们帮不上忙,他们也没时间照顾她们,但乘客喜欢她们。刚开始,飞行员都不跟空姐说话,盐湖城一批飞行员的妻子甚至发起了写信运动,要波音把空姐从飞机上撤下来。

当时空姐也必须是“空姐”,不能是“空嫂”,空姐的婚姻是个禁忌。一个叫爱丽丝.珀多拉(Ellis Podola)的空姐因为结婚了,两个月后就被解雇。“空姐”不能是“空嫂”的原因,当时波音的高管说,是因为飞机经常因天气或其他原因耽搁,甚至耽搁好几天,而爱丽丝的老公会半夜三点给波音高管打电话,问他妻子在哪里。空姐必须单身、不能结婚的规定,在美国一直实施到1968年。

三十年代,飞行在美国是高贵的行业。飞机没油迫降在麦田时,美国乡下的农民会骑着马、赶着马车跑来看看、摸摸飞机,也看看空姐,觉得她们简直是天上下来的天使。飞行员有时恶作剧,靠近地面飞行呼啸而过,吓坏了地上的猪群,惹得农民们非常不高兴。

波音试验结束后,公司认为非常成功。空姐这一行业,就正式诞生了。

飞行中的女性

七十年代以前,美国航空公司只雇佣年轻、漂亮、苗条、未婚的白人女子作为乘务员。为乘客提供美丽、舒适的旅行经历,成了空姐的主要工作,这甚至盖过了她们保证乘客安全、消除恐惧和提供食物、饮料的职责。

纽约大学历史教授凯瑟琳.贝里(Kathleen M. Barry)写了《飞行中的女性》 (Femininity in Flight)一书,讲述空姐的历史。航空公司聘用专家,训练空姐怎样穿着时髦的制服,怎样变得更优雅、美丽。

除了航空业的市场专家,记者、作家和电影制片人,都把空姐理想化了,变成呵护、诱人的女主人形象;她们既有都市女性的风采,又足具贤妻良母的特性。空姐魅力女性的形象,加上许多福利,如世界旅行和结识各色人等的机会,使她们成为女性的偶像,对不满足于朝九晚五的工作、小城生活的女性,有莫大的吸引力。

空姐的工作并不简单,光鲜的背后,是照顾生病和体弱乘客,执行安全规范,并预防意外的发生。空姐要做那么多,公司还要求她们保持永远的优雅和可爱,让人们错误的觉得她们好像根本不在工作;她们必须几个小时站在那里,仍保持头发一丝不乱、化妆和制服都完美无缺。
 


年轻美丽的空姐与社会进步,有紧密的关系;从空姐到空婶和空哥的嬗变,是社会变迁的反映。图为台北桃园国际机场内华航乘务员的展板。(AFP)

美丽空姐与社会进步

五十年代后,美国空姐空哥组织了工会,联合谈判工资、福利和工作条件。国会也通过法律,取消空姐结婚和超过三十来岁就必须辞职的规定。他们也迫使公司放宽了生孩子和体重等方面的限制。“粉领”的空姐,从美丽的空中女皇到机舱内的安全专家,其转变是社会的进步。1957年,莫霍克(Mohawk)航空公司(后并入美国航空)雇佣了第一位黑人空姐。

从空姐到空婶和空哥的嬗变,是社会变迁的反映。是美国空姐落伍了,不如中国空姐吗?还是中国的航空服务业赶超了美国?其实,中国单一的漂亮空姐群,正好说明在劳工和人权的观念上,中国只相当于美国七十年代之前,落后了三十年。当中国航空继续发展,航空交通廉价安全、比汽车还便宜,当不那么姿色出众、不那么年轻、甚至半老的徐娘和大叔大伯也能担任乘务员,社会才会向前迈进一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