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君入瓮



武則天在平定徐敬業叛亂之後,決心除掉那些反對她的唐朝宗室和大臣。可是,誰在暗中反對她,用什麼辦法才能知道呢?

於是,她就下了一道命令,發動全國告密。不論大小官吏,普通百姓,只要發現有人謀反,都可以直接向她告密。地方官吏遇到有人告密,不許自己查問,一定要替告密的人備好車馬,供給上等伙食,派人護送到太后行宮,由武則天親自召見。如果告密的材料屬實,告密人可以馬上做官;查下來不符事實,也不追究誣告。

這樣一來,四面八方告密的人當然越來越多了。

武則天收到許多告密材料,總得有人替她審問。有一個胡族將軍索元禮,就是靠告密起家的。武則天派他專門辦謀反的案件。索元禮是一個極端殘忍的傢伙,審問案件,不管有沒有證據,先用刑罰逼犯人供出同謀。犯人受不住刑,就胡亂招了一些假口供,這樣,他審問一個人就會牽連到幾十個幾百個人。株連越廣,案情就越大。索元禮向太后一匯報,太后直
誇他辦事能幹。

有些官吏看到索元禮得到太后賞識,就學起索元禮的樣兒來。其中最殘酷的是周興和來俊臣。他們每人手下養了幾百個流氓,專門干告密的事。只要他們認為誰有謀反嫌疑,就派人同時在幾個地方告密,捏造了許多證據。更奇怪的是,來俊臣還專門編了一本《告密羅織經》,傳授怎樣羅織罪狀的手段。

周興、來俊臣辦起案來,比索元禮還要殘忍。他們想出各種各樣慘無人道的刑罰,名目繁多,花樣百出。他們抓到人,先把各種刑具在「犯人」面前一放,「犯人」一看,就被迫招認了。

周興、索元禮前前後後一共殺了幾千人,來俊臣毀了一千多家,他們的殘酷就出了名。

有個正直的大臣對太后說:「現在下面告發的謀反案件,多數是冤案、假案,也許有人陰謀離間陛下和大臣之間的關係,陛下可不能不慎重啊!」

可是,武則天不願聽這種勸告。告密的風氣越來越盛,連她的親信、掌管禁軍的大將軍丘神績,也被人告發謀反,被武則天下令殺了。

有一天,太后接到告密信,說周興跟已經處死的丘神績同謀。太后一聽,大吃一驚,立刻下密旨給來俊臣,叫他負責審理這個案件。

說巧也巧。太監把太后的密旨送到來俊臣家,來俊臣正跟周興在一起,邊喝酒,邊議論案件。來俊臣看完武則天密旨,不動聲色,把密旨往袖子裡一放,仍舊回過頭來跟周興談話。

來俊臣說:「最近抓了一批犯人,大多不肯老實招供,您看該怎麼辦?」

周興捻著鬍鬚,微微笑著說:「這還不容易!我最近就想出一個新辦法,拿一個大瓮(音weng)放在炭火上。誰不肯招認,就把他放在大瓮裡烤。還怕他不招?」

來俊臣聽了,連連稱讚說:「好辦法,好辦法。」他一面說,一面就叫公差去搬一隻大瓮和一盆炭火到大廳裡來,把瓮放在火盆上。盆裡炭火熊熊,烤得整個廳堂的人禁不住流汗。

周興正在奇怪,來俊臣站起來,拉長了臉說:「接太后密旨,有人告發周兄謀反。你如果不老實招供,只好請你進這個瓮了。」

周興一聽,嚇得魂飛天外。來俊臣的手段,他是最清楚的。他連忙跪在地上,像搗蒜一樣磕響頭求饒,表示願意招認。來俊臣根據周興的口供,定了他死罪,上報太后。

武則天想,周興畢竟為她幹了不少事;再說,周興是不是真的謀反,她也有點懷疑,就赦免了周興的死罪,把他革職流放到嶺南(在今廣東、廣西一帶)去。

周興干的壞事多,冤家也多,到了半路上,就被人暗殺了。後來,武則天發現索元禮害人太多,民憤很大,就借個因頭,把他殺了。

留下的一個來俊臣,仍舊得到武則天的信任,繼續干了五、六年誣陷殺人的事,前前後後不知道殺害了多少官吏百姓,連宰相狄仁傑也曾經被他誣告謀反,關進牢監,差一點被他整死。

來俊臣的胃口越來越大,他想獨掌朝廷大權,嫌武則天的侄兒武三思和女兒太平公主勢力大,索性告到他們身上去了。這些人當然也不是好惹的,他們先發制人,把來俊臣平時誣陷好人、濫施刑罰的老底全都揭了出來,並且把來俊臣抓起來,判他死罪。武則天還想庇護他,一看反對來俊臣的人不少,只好批准把他處死。

來俊臣被處死刑那天,人人稱快。大家互相祝賀,說:

「從現在起,夜裡可以安心睡覺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