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吏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本書所載的另一部分人是污吏,貪官和污史從實質上來說是一體的。在中國,有相當多的罪惡纍纍,劣跡斑斑的官員並未受到法律制裁,本書將這部分人列為污吏。此外,在中國的貪官隊伍中,有一部分並非位高權重,貪污受賄的數額也不大,但其橫行霸道,為禍一方,危害甚烈,本書將這部分人也列入污吏。中共暴吏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它的主要罪孽是橫徵暴斂、欺壓百姓、敲詐勒索、殺人越貨、揮霍公款、行賄買官。

橫徵暴斂

廣東省佛岡縣的縣委書記、副書記、縣長、副縣長到下面的局長、鎮長,有86人是腐敗分子。他們把國庫蛀空後,又向老百姓大肆搜刮。

1995年該縣財政收入僅3200萬元,而其中竟有1100萬元是各種名目的『罰款』。湖南省衡陽市東城郊區治安整頓辦公軍,見車就攔,每攔必罰,創下43天罰款13.3萬元的記錄。河南省駐馬店市後劉鄉黨委書記張學鋒從1990年至1995年任職五年,斂財52萬元。後劉鄉是個窮鄉。窮鄉尚且如此,要是把他弄到富鄉去,結果可想而知。山東微山湖畔的留莊鄉是個富庶地區,該鄉留莊一村黨支部書言己李修文,人稱『李惡霸』,1993年至1999年2月他任村、鄉幹部6年,斂財6千萬元,擁有林肯、寶馬、凌志等高級轎車9輛。

欺壓百姓

欺壓百姓是污吏中最常見的,有些是直接的,有些是間接的。山西省臨猗縣公安局長寧海德兒子的摩托車撞翻了菜販何向榮的藕,何與之評理,寧海德竟動用警力,將何向榮父子抓去拘留,拘留所的干警又唆使流氓,將他們打得一死一傷。湖北襄陽縣供電局局長孟大儒的兒熄與本單位職工丁某吵架,孟得知後便調集本局保衛科人員和打手以及兒子,親自督陣,乘三輛轎車和一輛三輪摩托上丁家興師問罪,將丁家夫婦打傷。河南鄭州市城建監察監理支隊監理員賈黎珍,平時在一家餃子館打電話從不付錢。1998年11月17日下午4時,新來的職工不知道『老規矩』,向她收了7角錢,惹得這位女監官大怒:「你敢收我的錢,小心我收拾你!」第二天早上7點半,她帶了7名同事和二輛汽車,將餃子館攤子掀翻,並搶奪營業款,毆打職工。湖南省來陽市公安局長的兒子李志文(也是公安干警),因收『保護費』與當地『拳王』梁會林相爭,竟帶了40多個打手,出動三門小鋼炮,炮轟梁會林所在的水東江村,衝進村子打傷梁會林,打死梁會林的父親。

欺壓白姓為禍最烈的是獨霸一方的鄉霸、村霸。遼寧省義縣大榆樹堡鎮黨委書記於平印,1989年至1994年任職期間,將其四個兒子、一個侄子全部安排在該鎮重要崗位,使這一方的黨政財大權全部淪於一個家族之手。6年裡,于氏鄉霸共製造流氓傷害案件26宗,致死1人,重傷3人,強姦、侮辱婦女案件10多宗,敲詐勒索案件8宗。河南虞城縣利民鎮副鎮長何長利,他的『土圍子』有69人,幾乎盤踞了該鎮黨政,企業的所有要害部門。這個『土圍子』為非作歹六七年,無惡不作,光是何長利的外甥劉軍一人就強姦婦女10多人。他們還把該鎮企業利潤全部霸佔,原先年盈利100多萬元,後來變成負債1000多萬元。更有甚者,他們把『五保戶』(即由國家贍養的孤寡老人)的房子也霸去。山東淄博市萌水鎮扈家村村長韓剛,任職5年,強姦、姦淫婦女40餘人,家中養狼狗6條,藏獵槍、土槍4支,電警棍3支,毆打、槍擊、放狗咬等,傷害村民30餘人,白吃白拿本村和鄰村店舖數萬元,被人稱為『當代南霸天』。

敲詐勒索

污吏們的敲詐勒索常常令人髮指。河南洛陽市營職復員軍人王龍志復員後,為安排工作,受到該市五金交電公司黨委辦公室主任李世一的瘋狂敲詐。1987年6月和7月,他先後借錢3000元給李世一,送名酒、名煙、毛毯等禮物,還請李吃喝o7月24日中午,王龍志在岳母家設宴請李世一,李欣然接受,還帶了個姘頭來。席間,王去廚房取菜,返回時聽到李世一對姘頭說:『他今天請我們吃喝,還得給咱們送電視機和自行車,如果不送來,我就把他的檔案給扔出去。』王龍志戎馬邊疆(新疆)20年,立過功,想不到被捏在這一個無賴手裡,花了3000多元居然得到這一個報應。他越想越氣,悲痛飲絕,精神錯亂,扔下手中的盤菜跑出門外,邊跑邊叫,爬到變壓器上觸電自殺,被人救下。李世一無動於衷,繼續敲詐,王龍志終於在悲憤中跳樓身亡。

安徽鳳陽縣西泉派出所與「鳳西飯店」姚老闆合謀開飯店招引婦女賣淫,派出所抓嫖客罰款。姚老闆生意興隆,派出所也財源茂盛,僅一年時間就罰款70萬元。1996年9月10日,安徽淮南市農業銀行某分理處副主任徐斌被人從鳳西飯店抓到派出所。所領導得知徐是銀行幹部時,肆意敲詐,要他交1.5萬元『保證金』。徐交不出,多名民警就對徐進行毒打。徐被打得小便失禁,杭卻迫徐舔掉小便再打。徐的同事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向單位匯報,由單位交了1.5萬元後,徐才得以釋放,但因傷勢過重死亡。

殺人越貨

在一些污吏眼裡,老百姓的性命如同草芥。1998年7月,山東棗莊市山亭區法院執行庭副庭長王永強,和幾名同事層後去某水庫游泳,不知何故與在水庫邊玩耍的幾名小學生爭吵起來,王庭長惱羞成怒,將一名小學生扔進水庫活活淹死。1994年7月,河南省鄧州市陶營鄉徐家樓村的村民陳中身,因多次上訪狀告村支書張德恩等人貪污公款,在該鄉鄉長段英佔的挑唆和暗示下,徐家樓黨支部,競集體作出決定謀殺了陳中身。安徽省固鎮縣小張莊村委主任張桂金則更大膽,他發動家族勢力殘忍地打死了4個正在清理村委會帳目的村民代表。

殺人越貨的事也發生在官場爭鬥中。1995年8月,海南省瓊山市副市長吳正養,通過該市龍橋中學校長吳川禮收買了三個殺手,殺死了他的政敵吳大欽(吳大欽為該市教育局長,上面決定調任其為副市長,而將原副市長吳正養調任為沒有實權的市政協副主席)。遼寧省撫順縣公安局副局長張永清,於1998年底調任為縣司法局副局長,張永清認為這是縣委書記李顯英在削奪他的權力,便收買了刑扁釋放人員劉延平等人於1999年3月26日將李顯英殺死。另一個由公安局副局長調任司法局長的河北省邢臺市司法局長李宏新,則把惱火(他本是公安局長的人選)變成對社會的報復,於1999年1月20日凌晨2時,對京廣鐵路進行炸破,炸毀了一段鐵路。

揮霍公款

中國實行的是公有制,但這種公有制只是少數人的公有制,是官僚公有制,其突出表現是官停們可以不受節制地任意揮霍公款。按照公有制的理論,揮霍公款實際上就是貪污公款,按法律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但目前在中國因揮霍公款而追究刑事責任的極為少見,充其量也只是受到黨紀、政紀的處分。如1985年陝西省教育廳和商洛地區行署組織了一個225人的『普教檢查驗收團』,以驗收普教工作為名,在這個窮得叮噹響的山區大吃大喝,教育廳和商洛地委、行署及所屬四縣的領導,有40多人參加了吃喝。他們不僅自己飽享口福,而且還把親戚朋友也叫來吃喝,光在山陽縣,參加大吃大喝的先後達3545人。他們不僅吃掉了教育經費,也吃掉了群眾集資辦學的款項,但這些人中最重的處理,是『建議』撤銷職務。

從本書中我們可以看到,幾手每個大貪官都有公款嫖娼、長期包住高級賓館、一個人佔用幾套住房、佔用幾輛轎車、佔用幾部電話(手機)的劣跡,這些劣跡隨著他們罪行的揭發而暴露。如果他們不因貪污受賄被抓起來,那麼,這些劣跡(實際上是罪行)也不會有人去追究,老百姓也難以知道這些秘密。

行賄買官

買官和賣官是連在一起的,但買官者受到法律制裁的極少。買官者有兩種心態:一種是為了向上爬,攫取更大的權力;一種是為了自保,使自己已有的官職不被他人『競爭』去。但無論出自何種心態,行賄買官的行為,嚴重地腐蝕了國家政權,使國家的領導權、管理權淪喪於一批無才無德,極其貪婪之徒手中。行賄買官不僅破壞了國家的幹部選拔制度,也破壞了人大的選舉制度。吉林省東遼縣的黎革賓、伺士良、道德奎等人,原來分別是該縣的農業局長、糧食局長和供銷社主任,在1997年東遼縣第十三屆人代會期間,他們各顯神通,向各鄉鎮的黨委書記、鄉長、鎮長、人大主席,以及縣裡的正副書記、正副縣長、人大正副主任、各委辦正副主任、退休縣級老幹部等大肆行賄,分別『當選』為副縣長和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與賣官者相比,買官者的人數要多得多,僅公開披露的幾個縣來看,廣豐10多人,玉林24人,合浦35人,東明和滑縣都在100人以上。除一些個體老闆買官自己掏錢外,原先有官職的人買官,基本上都用公款,東明縣買官者80%以上用公款,而滑縣買官者則在90%以上。就連這20%至10%,他們掏了也心疼,得了新官職後,便迫不及待地要補回,這叫『堤內損失堤外補』。如東明縣工商局長李憲章,本來是個鄉幹部,在向盧效玉行賄2萬元買得此官後,便貪污公款30萬元,收支賄賂1.5萬元。

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哪一個時期在這短的時間內出現那多罪惡深重的貪官污吏,世界歷史上,也極為少見。

摘自呂耿松 著 <<中共貪官污吏>>,環宇出版社,2000年10月第一版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