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把癮的代價—兩對「粉友」的墮落經歷


日前,上海市金山區檢察院對四名涉嫌販賣毒品者依法批准逮捕。筆者瞭解到,這四人分別為兩對戀人,他們或雙雙以販養吸,或一方吸毒連累了另一方,給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訓

「志同道合」的鐵搭檔

喬紅芳和夏國超均繫上海市南匯區人。喬紅芳今年27歲,與筆者對話時不時流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神情。前些年,喬結識了前男友,此人是隱君子,在他的鼓動下,喬紅芳也沾染上了毒品。後來二人分手了,喬紅芳的毒癮卻越來越大。她也曾試過戒毒,但戒毒回家後經不住「粉友」的誘惑重蹈覆轍。

去年年底,喬紅芳覺得「坐臺」掙錢來得快,便欣然「上崗」。果然,這使她有了較強的經濟支撐,起初每天300元左右的開銷還能應付自如。但隨著毒癮的進一步增大,她還是感到捉襟見肘。怎麼辦呢?她決定以販養吸。一次,毒品供貨人對她講,多買一點貨可以便宜,喬想到自己的經濟狀況,於是多買了一些……「粉友」們知道後,紛紛前來購買,喬開始加價出售從中漁利,後來搭上了夏國超。

36歲的夏國超曾做過某飼料廠的供銷科長,後來下海做生意做得也不錯,是毒品讓他妻離子散,生意全毀的。夏國超告訴筆者,他去年曾被強制戒毒,出來後,父母讓他做些小生意,不要復吸了。他表面上應承,但骨子裡仍是惡習難改。由於他患有尿結石病,發作起來疼痛難忍,這竟成了他向父母要錢的理由。夏家經濟條件尚可,所以父母每次總能滿足他。其實,他將要來的錢全部用於吸毒。今年4月,他以住院為由向父母要2萬元錢,父母恐其又去吸毒,便親自到醫院為他交了住院押金,豈料夏國超只在醫院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即出院將押金取出,然後持款到賓館開房吸毒,很快揮霍一空。夏國超說,吸毒數年,不僅花光了自己的積蓄,而且以看病為由向父母索取了10多萬元。

今年7月,夏國超在金山石化碰到早就認識的喬紅芳,於是,喬邀夏到一家旅店開房住宿……過後,喬又讓夏為其送毒品。喬多次從上海市區購得海洛因,不但自己吸食,而且還夥同夏國超販賣給吸毒人員陳某(另處)等人。7月20日下午1時許,喬紅芳、夏國超與陳某在某酒店門口交易毒品時被警方發現,7月25日,囊中羞澀的夏國超落網。隨後,喬紅芳也被抓獲歸案。

殊途同歸的相戀者

無獨有偶。年僅18歲的顏靜,一年前因好奇染上毒癮,後與陳志林戀愛,但毒癮依舊。今年6月,她與陳同居了,但時常因吸毒之事發生爭吵。其實,陳志林與顏靜剛認識,就知其吸毒,但多次苦苦相勸,收效甚微,每當看到顏靜毒癮發作時的痛苦狀,也只好聽之任之。顏靜曾約「粉友」到外地戒毒,但回到上海後,毒癮再次被勾了起來。因為吸毒,工作沒有了,但她在父母面前始終不敢吐露真情。如今,她骨瘦如柴、臉色蒼白,體重比吸毒前輕了數十斤。她對筆者說,現在最想見到的就是男友陳志林,對他說一句對不起。要不是自己吸毒,每天要花費100多元錢,他不會背上沈重的經濟包袱……

再說顏靜的男友陳志林,這名就職於某國有企業的男子,曾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並有一個4歲的女兒。在他感情十分痛苦時,比他小10歲的顏靜走進了他的生活,給了他許多慰藉。每次想到這裡他都覺得自己欠了女友,所以他多半總是依著、護著她,自打認識顏靜後,近2000元的月薪幾乎都成了她的毒資。雖然二人因顏靜吸毒不知吵過多少回,但因感情因素二人卻一直不願分手……為維持自己的日常生活及吸毒開銷,自今年7月12日起,顏靜與陳志林合夥販毒。7月27日晚9時許,陳志林在與一名吸毒人員交易毒品時被當場抓獲,顏靜隨後也被抓獲。


新聞來源: 《檢察日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