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回大陸--家園怎麼變醜了?

2001-09-23 10:36 作者: (澳大利亞)熊新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編者按:這是一位從澳大利亞回國探親者寫的一篇雜感.這篇雜感接觸到中國在工業化過程中對自然環境所造成的嚴重破壞以及市政建設本身所形成的污染。


高速公路的質量

飛機降落香港新機場。我踏進規模堪稱世界數一的新機場,哪來的似曾相識?想起來了,日本大阪關西機場。闊大的空間,相同的設計模式,連填海工程的創意,彷彿都是從大阪關西機場拿來的。

走出香港機場,已是踏上祖國領土。香港式的繁榮撲面而來。但香港對我不再具有令人多逗留一天的吸引力。我直接從機場登上直達廣州的直通巴士。

巴士在廣深高速公路上行駛。五年前這條穿過廣州市區的高速公路還在修,建。投入使用不過是三四年間,高速公路卻沿路偶見凸凹。大路旁不時閃過一片片水泥斑跡,那是修路使用水泥後沒有沖洗留下的斑跡,為什麼澳洲公路上從來看不到這種水泥斑跡?高速公路上的凸凹路面更不容許出清b,因為是不安全因素,一經發現即予施行急診手術ܫ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質量」二字一到中國就走樣變形?三年新的馬路比澳洲碾了二十年的馬路還要舊,還要破。


致富要付「青山綠水」的代價?

巴士經南頭,穿越皇崗、東莞……。沿途,二十年前的蕉林魚肥、香飄四季的江南水鄉圖不復存在。路邊魚塘水溝,黑如墨汁、臭氣扑鼻。三個小時,近二百公里路程,禾苗青青,稻菽干重浪的景象不再。整個農村地帶連樹木也不多見。取而代之是連綿不斷的「現代」農屋。所謂「現代」,不再是具有藝術性、中國傳統建築審美價值的飛檐大瓦房子,全是一個模子倒鑄出來的火柴盒。既不整齊劃一,更無千姿百態的美感。遠觀像一塊塊磚頭疙瘩,強加在美麗的大自然上的亂筆塗鴉。

晴空萬里,無一絲雲彩,但看不透蒼穹。天幕彷彿罩著幾層薄膜,看不到遠山,看不清天地之色,看不見地平線。無遮無掩的太陽,躲在厚重的塵霧中,我甚至可以用眼睛直視太陽。中國人真有福,可以省下太陽鏡的開銷:水遠不必擔心陽光„…目的損傷。如果不是剛剛離開澳洲,我會不知道天空原是藍色,雲彩原來是雪白。打開車窗,可以聞到塵霧中的異味。

要致富,就必須付出青山綠水空氣的代價?


彷彿經歷了一場小戰爭

兩腳踏上廣州的土地,立即置身於人頭慫動,摩肩擦踵,沒有空間的擠迫中。蝗蟲般的滾滾車流;各顯神通。空氣中瀰漫著石油廢氣,濃烈刺鼻。沒想到通向父母住地的馬路正在修建高架路。一幅久違的景象赫然刺目:道路破爛ܬ塵土飛揚、污水橫流,鋼筋、水泥、磚頭、木塊遍地,道路堵塞,人車大戰。

工地上掛著一幅大標語:「施工不擾民」。這是什麼年代?大標語還像二十年前必須反過來讀?

從二十年前改革開放起,廣州便開始進入基建大工地時期。到一九九四年動工修建廣州有史以來最大工程──地鐵進入高潮。廣州中心交通大動脈中山路被拆成一片廢墟,彷彿剛剛經歷一場小戰爭。出國幾年,正躲過比八年抗戰還長的大工地時期。百年大樹、干年古榕在一聲聲打樁聲中倒下。廣州每一個居民都習慣了大工地之熱鬧。


舊貌變新顏不能變得更美麗?

悠然懷念起二十年前的廣州。古榕ܯ靜街、清晨大街上悠閑的木屐聲。有一份濃蔭ܩ一份安謐、一份古意盎然。同樣一個廣州,再沒有一條安寧的街道。到處充塞著喧囂、浮燥、慾望。髒、亂、差,這是廣州市政府文件上頭號治理目標,也正是廣州的最佳寫照。這五年是廣州歷史上變化最大的五年。舊的拆除,新的聳立ܫ難道不能變得更美麗嗎?

故鄉的記憶,原來只在夢中才是美麗的。(爭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