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自焚案」後《黃禍》成了禁書


由加拿大明鏡出版社和臺灣風雲時代出版公司出版的五十萬字的《黃禍》在「安門自焚案」後成了禁書。亦凡公益圖書館登出告示說:「該作品已經不再刊登」。

《黃禍》被認定為「政治預言小說」,對大陸未來的變局的「種種變數,和那雪崩般的坍塌,悉盡描摹出來,寫得驚心動魄。中共政權在強人辭世、法西斯青年軍人搞暗殺搶班奪權,大軍區司令們見風使舵,東南裂土,少數民族獨立等一系列崩潰程序中解體,一環環都彷彿是無解的死結,一直引向核子戰爭、大飢荒、瘋狂的全民族大遷徙; 神州淪為地獄,人退化為獸;由中國的滅頂之災再擴散為世界性的大劫難。人類文明整個崩潰了。」

王力雄說:它「不是在為未來的中國構想了一種可能,更重要的是這種可能是建立在現實的土壤之中。」(《黃禍》卷首附文)

王力雄還說:「如果現實真按照我的描寫兌現,倒會使我毛骨悚然」。

今年一月的「天安門自焚案」真的就按照王力雄的描寫所兌現,使所有善良的人們毛骨悚然 。

由香港《亞洲週刊》編輯部組織來自全 球十四位文學名家,聯合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二十世紀中文小說 一百強」最近已經揭曉:描寫中共勾心鬥角、倒行逆施、 最後導致中國社會崩潰的王力雄政治預言小說《黃禍》獲第41位。
  
《黃禍》出版至今的十年,四個「最」的走向如何?首先中國人口又增加了上億,人均資源因此更少,生態也遭受更多的破壞,中國人的慾望有增無減,社會道德卻繼續江河日下,因此四個「最」更加「最」,它們之間的關係也就更加失衡。這說明《黃禍》描寫的深層危機沒有消失,而且仍然在發展,那麼《黃禍》描寫的災難就仍然有可能發生,不同的只是災難由什麼引發和表現為什麼形式而已。沒有《黃禍》那些故事,也會有別的事使那深層危機浮出水面。

其實《黃禍》故事中使用的元素這幾年已經有不同面目的出現。《黃禍》開篇寫的是大水,98年長江不是發了大水嗎?波及兩億人口,造成兩千多億的損失。那災難的背後原因就是人口過多,砍伐森林、圍墾湖泊、堵塞河道等,造成了生態的失衡。

《黃禍》中發水的是黃河,98年的黃河卻是一大半時間無水入海,那當然也是一種生態災難。黃河斷流的天數91年是16天,95年122天,97年226天,斷流長度也從131公里增加到704公里。危機加深的速度是驚人的。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搖籃,斷流的意象比發水還令人沮喪。黃河近年沒發水跟北方持續乾旱有關。其實黃河自身的泄洪能力早已驚人下降。98年花園口1號洪峰的流量僅為58年的21%,水位卻超過58年0.56米。下游黃河有幾百裡高懸空中(高出河南新鄉20米,高出開封13米),一旦遇到洪水決堤,破壞將難以估量,成為推動危機爆發的引信完全可能。

設想未來,如果中共再繼續鎮壓下去,人民失去基本生存權的時候,那麼風起雲湧的暴動示威就會使中國發生動亂,再加上天災人禍,經濟萎縮,這塊土地無法再養活如此多的人,被求生欲驅使的中國人就一定會走出國界,走向世界。

現在只是為了掙多一點錢,他們都不惜冒死偷渡,將來面對的是生死之交,難道能指望他們坐以待斃?當年幾十萬越南人漂洋出海震動了全球,如果百萬、千萬、上億中國人走向世界,將導致怎樣的反應鏈條?最終造成什麼結局?現在雖然無法預料,但可以確信那必定是致命的。

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修煉者中南海上訪,震動了中共,也震動了世界。隨後的《亞洲週刊》說《黃禍》預見了氣功團體的強大能量,並稱「文學的洞見往往出奇的準確」。

王力雄說,我則在祈禱,《黃禍》中後面那些可怕的故事千萬不要再繼續成為現實。

十年來,我的內心沒有隨時間的過去而放鬆,反而越來越強烈地感到劫難正在逼近。無疑會有人認為我把問題極端化了。我說中國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但類似的說法歷史上從未斷過,中國國歌的歌詞也有「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刻」。哪個年代的憂國之士不曾擔心中國要亡?

對此,首先應該談的不是危機,而是中國目前為什麼會這樣穩定?如果真存在那麼嚴重的危機,為什麼現在看到的現象是相反?而我恰恰在這種穩定之下,感到著最大的危機。

今日中國除了政權以外,沒有任何有組織力量可以在整體上對社會進行整合。政治反對派、意識形態、國家化軍隊、宗教、公民社會那些任何完善社會所不可缺少的整體性整合機制,不是已經死亡就是被剷除,或是在壓制下無法生長。唯一的整體整合力量只剩下中共政權。中國社會在這種情況下前所未有的穩定一點也不奇怪的,因為目前在大陸,除了獨裁政權本身,已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凝聚」社會,「引導」人民,足以對暴力政權形成挑戰。一切都只能在獨裁中共政權的指揮棒下運行。

所以,當今中國的基本狀態是這樣的: 就是一隻政權的桶裝著十四億人的散沙。散沙內部進行著活躍而無序的分子運動,而桶因為失去信仰的凝聚也已經「脆化」,從毛澤東時代的鐵桶變成了今天的玻璃桶。當然散沙無論如何不會挑戰桶,哪怕桶是玻璃桶,這就是今日中國在外人眼裡顯得穩定和繁榮的原因所在。

但是,這穩定並不是吉兆,卻應該說蘊含著極大的危險。危險在於,萬一一次意外的震動使那玻璃桶破碎了呢?──唯一的整合就會喪失,社會就會失控,那時的中國將會怎樣,能夠怎樣呢?所有的危機將一同爆發,桶裡的散沙也就會漫天飛揚,無法收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