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懿:入世後道德價值的衝突是中共骨癌的病兆


【看中國報導專稿】中國大陸終於在十五年的努力後成為了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中共對此當做是中共重返聯合國後最大外交勝利。但是中國人民並不對此樂觀。中共高層手裡也是捏了把冷汗。入世以後中國面對著相當大的衝擊。這些衝突許多是中共獨裁統治下變異出的價值觀與世界各國普世道德的矛盾所導致的。

* 信用不得

在海外居住的人都有使用信用卡的經歷。「信用卡」之所以叫「信用」卡,是因為使用者和發行者都講信用。在西方國家裡,信用卡是生活的必需品。幾乎每個剛來到西方國家的華人都有申請不到信用卡的感觸。因為沒有信用卡的生活幾乎是寸步難行。到商店買東西,不論是貴是賤,刷刷卡就可以了,也不用攜帶大量現金。電話訂購也一樣,通過電話告訴推銷者你自己的信用卡號和要買的東西及數量,幾天之內你電購的東西就會郵寄到你家來。進入網路時代以來,網上購物更是離不開信用卡。而這一切的方便都建立在一個最傳統的價值上--「信用」。

中國也在東施效顰地推廣信用卡。不過中國的「信用卡」不是名符其實的,而更像銀行取款卡。在申請卡之前,你必須先存入若干數目的現金,你才能使用相應數目的卡限。中國是根本不可能在電話中告訴別人自己的信用卡號然後等郵寄商品送到家的。不信,可以試一試,那麼等來的肯定不是你想要得商品,而是用盡了信用卡限的賬單。在中國,「信用」是能不講最好不講的。萬不得已之時,講講也不妨。

* 不腐敗不成生意

許多臺灣商人到中國大陸去做生意,結果是受到各級官僚、土匪惡霸的壓榨和欺騙。有不少人血本無歸。光是手裡有錢,加上共產黨的一日三變的政策是不行的。沒有與中共官僚機構的利益勾結,沒有把層層複雜的關節打通,往中國大陸投資是死路一條。臺灣人畢竟是中華民族的血統,「官商勾結」、「官官相護」在他們的字典裡也有。學會了打點共產黨的貪官污吏,臺灣商人的生意也自然興旺起來。如果能打通江澤民、李鵬,生意一定是紅火得讓人妒忌。

西方國家的人到中國大陸就沒有這種文化上的方便了。西方的生意大都是講「言而有信」的,他們的文化中把行賄受賄當成人的最不道德行為。美國的法律甚至對自己國家公司在海外行賄的犯罪也要在美國本土起訴的。在當今的中國,不行賄是辦不了任何事情的。西方國家到中國做生意所面對的第一大難題就是如何在中國「腐敗」,而在自己國家證明自己清廉。要知道,在西方國家如果一個人被認為不誠實,甚至貪污受賄,那麼此人的餘生就會在恥辱和人們的譴責中度過。

對於中國大陸入世貿組織,人們只談論中國人民受到的衝擊。但是如果換一個角度,也許是「潘多拉的盒子」向世界打開了。西方自由世界的人們應該好好考慮給那些打算去中國的商人,特別是已經從中國回來的人上上「思想品德」課,加強這些人頭腦中正義、良知的概念,千萬不可見利忘義。思想上的共產腐敗化是比恐怖主義還要可怕的,因為前者是從內部爛起的。

* 官商一家

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獨裁是集人類歷史醜惡之精華的。這個少數人控權的政治利益集團對人民的控制達到了登峰造極、無孔不入的地步。中國的戶口制度是共產黨把人民拴住的有效辦法。街道委員會是中共成功地發動一部分人控制另一部分人的工具。中共的黨支部遍佈一切社會機構,無論是公司企業,還是俱樂部、婦女聯合會。社會上的一切行為都在中共的操縱和監控下。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人民已經完全習慣於這樣的控制,他們甚至不知道在沒有黨的領導下怎麼做事。連貪污腐敗也得是共產黨員帶了個頭才開發了中國人民的流氓聰明智慧。

在中國的企業中都是有黨支部的,無論是國營、私營、中外合資,還是外商獨資。外國在中國做生意許多時候不知應該與誰打交道。在自由民主國家裡黨、政是分開的,政、教也是分開的。在中國,如果你找省長談事情,談了半天才發現背後什麼政府職能都沒有的「黨代表」省委書記才是說了算的主。在中方全資的企業中,黨書記才是政府政策的代言人。在中外合資企業中,中方的那一半里肯定有中共的黨組織。中方代表中行政職務高的人,往往業務比較強,但並不一定是黨的支部書記。外國投資者發現和自己工作配手的中方人士在重大決策時老是向比他自己職位底的人匯報、討主意。這確實讓外國商人摸不著頭腦。在外方獨資的企業中,雇來的中國人很可能拿著外國老闆的錢,卻定期向中共的主子打著報告。

在西方有一個概念叫「conflict of interests」(利益衝突)。此詞應用範圍甚廣,最常用的場合就是不能兼職可能引發利益相關的職務。比如一個政府的官員不能在公司企業中兼職。在中國這種兼職是「common practice」(普遍實踐)。連被人們認為最廉潔的朱eF基之子朱雲來也是攪在這官商一家的混水中。朱雲來是中金管理委員會成員。《亞洲華爾街日報》曾報導,雖然他是管委會中級別最低的成員,又不主管投資銀行業務,但他上任後不久即成為幕後主管,參與很多不在其職權範圍內的事務。「雖然有些職員是自動向他臣服,但他又給人一個印象,就是他似乎亦很享受幕後老闆的地位。」中金的管理作風,令外資股東摩根士丹利大為頭痛,因此把所有借調員工撤走,成立自己的中國部。

中國大陸現在已經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了。中國要學習很多世貿的規矩,並不一定要堅決執行,目的是怎麼在這些規矩中鑽空子。而到中國做生意的洋人可得要好好瞭解中國共產黨給這個十幾億人的國家腐造的文化。中國共產黨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幾千年來國人積累的「看上頭意志辦」的奴氣雜交出了當今的中共文化,這文化中陶冶出的「聰明才智」絕對不會像洋人那樣傻乎乎地「照章辦事」。西方人無論怎麼學都學不會具有社會主義初級發達水準的中國人民的思維方式。

* 造假是中共繁榮的基礎

人們都以為中國的經濟真的是在以每年超過7%的速度在高速起飛,其實這都是統計數字造假的結果。一位臺灣旅美商人打算到上海投資,在投資研究過程中發現中方公司帳務上有疑點。於是至涵中方要求看看年度財務報告。等財務報告到手後,發現於先前手中的資料出入太大。於是再次直涵中方,要求寄一份詳細財務報告來。等到新的報告寄到後,竟然發現與前一次的財務報告又完全不一樣。這位商人得出的結論是中方的財務數據都是造假。

2001年10月朱eF基在考察北京國家會計學院時指出,現在中國經濟生活中一個突出問題,就是不少會計師造假賬,作假財務報告,貪污受賄、偷稅漏稅、挪用公款,已經成為影響市場秩序的毒瘤。 在他發表這番直言不諱的講話之前,一系列的會計醜聞影響了許多中國股市中的上市公司。 有家公司為了上市竟然勾結會計師偽造了八千萬美元的出口額。

美國肯塔基大學摩根生物學院副教授嚴宏洋在<<中國,一個善於偽造數據的國家>>中呼籲道:「我個人的建議是,想要到中國發財的人,該想想的是你們手頭上有關中國經濟發展的資料,有幾成是經過中國官方刻意「灌水」過的「一片大好景象」?若是傻乎乎地一頭栽進中國,到頭來可能是血本無歸。」

另一個讓西方國家頭痛的問題就是假貨和盜版軟體、書籍。中國的假貨遍地都是,甚至有假貨的假貨。中國生產的「阿迪達斯」、「耐克」等西方著名品牌在俄羅斯曾是人們爭先購買的搶手貨。但當俄羅斯人發現中國貨是多麼粗製濫造、質量低劣後,「中國製造」成了笑話。假貨不僅使正經廠商無錢可賺,而且商品的名氣也受到嚴重損害。盜版軟體和書籍更是讓人觸目驚心。如果到中國的公司調查一下,有幾個是使用著購買了版權的軟體呢?中國大陸的盜版軟體和中國的貪官污吏一樣多。


造假其實是受到中共支持的。中共上臺和維持統治的看家寳之一就是撒謊。這骨子裡的東西是改不了的。中共在中國半個世紀的統治造就了假、大、空的文化。中國人民在這樣的毒藥水中泡了幾十年,哪裡還有講真話的骨氣?中共的官吏為了使自己仕途飛黃騰達,每一層都在編造「繁榮昌盛」的假象。中共高層為了保持經濟在持續發展的幻像,讓國家統計局編造數據,向世界人民謊稱7%的經濟增長率,目的是為了欺騙海外投資者。用外來的資金給這個處在崩潰邊緣的病入膏肓的身體打強心針。

從道德文化傳統來講,撒謊對西方人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如果有人被稱為「撒謊的人」,那就是最大的人格侮辱。來到中國的西方人會發現,「誠實」在中國是不現實的,甚至是生存、發展的阻礙。他們將面對的中國人都是以說謊、做假為家常便飯的人。他們內心也將面對傳統道德中的良知和利益掩蓋下的謊言的較量。

西方人都想在中國賺錢,但他們為了中國吹出來的「繁榮」和畫出來的「巨大市場」願意徹底放棄自己的道德傳統和文化原則嗎?自由世界的人民也願意學習中國的文化(而非中共的文化),但他們會向中共叩頭嗎?壹佰多年前洋人初到中國時,都拒絕行下跪禮。今天,他們會去親吻江澤民的皮鞋嗎?問題也出在這裡。如果西方人拒絕按中共腐敗方式辦事,而要強迫中國接受世界各國的文明方式。中國共產黨就會重導晚清慈禧太后的復輒。

結束語:中共決定加入世貿組織並不是為了十幾億中國人民的利益,而是維護自己統治的背水一戰,不得不走的一步棋。但是,世貿組織成員資格挽救不了中共。道德文化上的衝突是最明顯的。衝突的表現形式是多種多樣的,但都僅僅是表現。加入世貿組織必然會加速中共的垮臺,但世貿組織只是個催化劑。而被中共徹底摧毀的中華民族的道德文化、人心民意才是中共垮臺的根本原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