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我國威」

2001-12-28 19:28 作者: 劉洪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天才少女打破牛津800年記錄」被廣泛報導,這一「我國威」的轟動性事件已被證明是一場無賴式的炒作。

說這是無賴式的炒作,是因為我無法以「惡意炒作」來稱呼它。蓋「揚我國威」的報導,甚至弄到《人民日報海外版》都要以「我是中國人」為題來特加刊載的程度,其中的主題有二,顯在的是「中國人揚眉吐氣」,潛在的是「把子女培養成天才」,這都不可以說是「惡意」,而是完全的「美意」。美意嘛,炒作一下,就是響噹噹的正面宣傳。這全盤美意的正面宣傳建立在全盤作假的基礎上,除了賞之以「無賴」頭銜,還能有什麼更好的說法嗎?

可是,在鬼把戲不僅被旁人揭破,而且招來了牛津大學方面直言不諱的反駁後,我們聽到的是什麼呢?「天才少女」吳楊發表聲明瞭,「我不要這樣的亂捧」(《中國青年報》11月23日)。這一聲明哪怕早上個十天半月,我都可以相信,「亂捧」確實有違吳楊的意願。然而在將近一年的時間裏,吹捧報導不知發出了多少,吳楊不知作過多少場成才報告,聽到過不知多少與吹捧報導一樣的「報告人介紹」,她沒有提出異議,直至事情徹底敗露,才發表一個「不要亂捧」的聲明,難道她還能當得了「無辜受害」的評語嗎?

報導說,虛假報導出現以後,「吳楊一直謝絕記者採訪」,只是「執著的記者們在迂迴的探訪之後」,把她寫得越來越離譜,以致「不知內情者,會以為這些故事都出自她自己之口,這使她感到非常窘困和尷尬」。我就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謝絕記者採訪,她不能主動找記者闢謠嗎,她不能接待記者時介紹真相嗎?一面通過虛假報導獲得光環,一面「謝絕採訪」,假戲一旦穿頭,可以抽身而退,真能如同發表聲明那樣容易嗎?

應該注意的,還有「迂迴探訪」這個說法。哪些記者,迂迴到哪些人那兒,得到了「天才少女」的假材料,是誰向記者提供了假信息,他們從中將得到什麼利益?這些人現在怎麼沒有出來呢?寫出那些報導的記者,同樣可恥。沒有見過當事人,沒有看到過確鑿的證據,聽憑一幫子無賴在那裡杜撰,然後當作事實來傳播。現在記者們又在哪裡,他們站出來面對被他們欺騙的讀者了嗎?

荒唐沒有盡頭。報導吳楊聲明的記者,對發出了聲明的吳楊如此讚美,「一個20歲的大學生,面對國內外的『盛譽』,以平常心待之;對非己之榮,絕不泰然領受。其嚴謹求實的生活態度,令人心生敬意」。昏頭昏腦到了這個地步,還能指望記者寫出什麼好東西來?

一個似乎厚道的聲音傳來,「給這個姓吳的小姑娘一點面子,她才剛剛入世……」。「剛剛入世」的小姑娘,已經可以如此純熟地運用假報導得益,並掌握進退之機,本已使人驚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家都是中國人,不要把這件事弄得太大了。大規模造假與揭穿造假的事件,就這樣成了「同胞相殘」的事件,怪哉。骼膊肘一拐,欺騙和真實的界線就應該模糊一些。造假的人沒有吟過「本是同根生,相騙何太急」,厚道人卻來嘆息「相煎何太急」,誰在煎誰呢,當然是揭破謊言的人讓造假的人不好受,所以揭破謊言的人要適可而止。這厚道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只要都是中國人,有利於「揚我國威」,那麼欺騙和謊言就沒什麼可恥的了,如果別人識不破,那就可以將「國威」一直揚下去;被識破了呢,姑念其情可愛,也不必要窮追猛打。這種厚道,是無恥的同義詞,而且天生自作自賤,以被欺為榮。

在因為「揚國威」而得逞的欺騙中,在因為欺騙是「揚國威」而要求「厚道」的呼籲中,可以看到一種可悲的心態。弱國心態使一些人的「強大夢」迫切得失去了準星,趁著這種夢幻,「揚國威」的故事哪怕再離譜也是可以到處傳揚的,甚至揭穿夢幻的人比造謠者更令人惱火,一個戴著好面具的欺騙至少可以使人得到自慰式的快樂,而揭穿夢幻的人卻使美夢不再做得下去,這是多麼可恨啊。於是謊言破產了,而謊言的製造者明明猶在眼前,卻一個個都消失在人群中,沒有誰捉住不放,追問謊言的人則被要求「厚道一些」。惡劣的品質,因為為著「國威」而散發,也不再惡劣,「揚國威」或者別的什麼好詞語,簡直成了魔咒,一經念叨,就可以立即使善惡界線瞬間消失。騙人者不以欺騙為恥,受騙者以受騙為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