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口無言的中國媒體和廢話無恥的作協


作協口出狂言,稱高行健獲獎出於政治目的,乃是兩種思維定勢起作用的結果。冷戰思維,整個西方都為反華(或為反共)而存在。一旦有不合政府心意的舉動,一定就是別有用心。高獲了獎而不是政府屬意的莫言等人,大陸傳媒便開始抽搐。果然幾個大網站的新聞都被刪空了,作協和外交部代表不能發言的人民們作出了舉世矚目的聲明。

文學獎成為「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外國人一定很震驚,大陸人卻早習以為常。極權體制下的泛政治化思維早已佔領了不少人的頭腦。政治本該有自己的領地,協調黨派紛爭,干預經濟等是政治的固有領地。但在極權專制國家,政治會不斷擴大自己的領地,先是宗教後是法律。再然後還會侵佔人文學科,讓哲學、社會學、管理學的許多學術問題成為政治問題。文學緊隨其後,也成了政治鬥爭的工具。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自然科學也不能倖免,科學界的紛爭成為扣白專帽子的遊戲。

作品要出眾,要劃時代,作家首先要有獨立思想。中國的體制本身不適合獨立思想的存在,於是作家面臨兩種選擇,在體制內生存或離開、邊緣在體制外進行寫作。體制外有很多優秀作家,這些人不被政府所認可(哪怕是像高這樣持溫和批評態度的人),也因為作品長期被禁而不為人知。高得獎以後,幾天後眾網民才通過努力找到部分高行健作品,在此期間,詆毀其作品和攻擊文學獎的帖子已經有了近百份(尤其看不慣的是有人說根本不知道高行健,所以他必是無名小輩)。這樣發言是不是倉促了點?諾獎有很多弊病,文化上的隔閡是重要因素,但它已足夠公正。試看諾貝爾文學獎評出的五位蘇聯優秀作家,再看看它國內的斯大林文學獎,俄國自己評自己,文化優勢可謂得天獨厚,但時至今日,斯大林文學獎的作品,一個個都進了垃圾堆,諾獎得主的文章,卻依然廣為流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