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大正:聯邦主義與競爭


競爭是人類文明演化的基本法則和原始動力。競爭性的聯邦主義與市場經濟意氣相投。因為競爭性聯邦主義就是「市場經濟的原則在政治結構的中的延伸。市場經濟使各方參與者均能從中獲益,聯邦主義則為人們從相互之間參與生產與交換關係中進退自如的權利得到了法律、制度上的保障。」

聯邦主義通過引入制度競爭,可以為市場提供更多的出口,不論是政府,還是商家,作為供應方,都有更大的動力或壓力去改進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在競爭性聯邦主義之下,類似於市場下的那種競爭,存在於橫向的各個政府與縱向的各級政府之間,從而造就極其健全的市場退出機制與市場要素的充分自由流動。在競爭充分的市場經濟條件下,買方總是傾向於貨比三家,購買質優價低的物品與服務。稀缺的資源也會流向那些產值高的產品與服務。這樣,供應者之間會通過競爭以贏得市場。當供應方知道需求方享有退出選擇權時,供應方就會努力去改進產品與服務。如果需求方沒有退出選擇權,可以強買強賣,或是供應方只有一家,那麼供應方所提供的產品與服務必然是質次價高,而且根本沒有改進的動力。

最大限度地引進競爭機制的聯邦主義因此常被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們稱為「競爭(性)的聯邦主義」。特別關心聯邦主義與憲政問題的美國經濟學家布坎南指出:只有一個聯邦化的政治結構能夠有效地以各種完全類似於市場過程的方式來利用競爭的力量。最合適的政治結構是一種競爭性的聯邦主義,不論對我的國家美國,或是對歐洲,或是對拉丁美洲,或是對東亞來說,都是如此。競爭性聯邦主義所要作的就是把競爭的懲戒性壓力引入到政治秩序中來。這種壓力類似於市場中所出現的壓力,哪怕這種壓力會被政治權力的性質所消耗。……承擔著從公民中徵稅並把稅收用於提供由公眾享受的實用的公共物品和服務的政府機構自身應受到什麼樣的控制,以便限制其不當地對待人民自身呢?同樣,答案還是競爭。如果集體或政府組織提供的公共產品的功能可以被聯邦化,那麼有幾個單位同時存在,而且同時被包含在一個經濟上開放的政治秩序之中,就沒有一個政府單位或企業可以不正當地利用其壟斷地位,不論是對待納稅人還是對待公共物品的消費者和使用者。在一個一體化的經濟中,人和資本投資可以在不同的單位間自由流動,而且不同單位對各得其所的原則的尊重自身將會對聯邦制中偏離正軌的政府機構實施懲戒性的約束。競爭性聯邦主義的原則意味著,只有在納入其它的效率考慮之後,才會收競爭之效。來自於競爭過程的、非中央集權的方式來提種物品或服務所得到的好處也許可以抵消標準的效率邏輯。競爭是聯邦主義作為一種大國的中央政府與次級的統治單位之間劃分權力的手段,在一個一體化的經濟網路內部是可行有效的。而這種競爭性的力量恰恰是聯邦制的政治結構能夠帶來並加以激活的。現代經濟科學的發現揭示了任何大國的財富都可以通過建立憲法保障來實現其增殖。就是說,就可能的程度而言,政治權威應該被從中央下放到不同的相互競爭的、准自治的,而在經濟上又一體化的聯邦結構之中。

聯邦主義的方方面面的競爭,就是像市場下的商業競爭一樣,競爭越充分,消費者和公民的消費選擇和政策選擇的空間就越大。現代聯邦主義離不開市場經濟。聯邦主義和市場經濟受許多共同法則的支配,在運行的原理上也有頗多的相同之處。兩者都要求對政府的權力加以有效的限制。這些限制有利於保護公民的自主和社群的自治。兩者都排斥中央集權。市場經濟的擴展對聯邦制起推動作用。衡量一個國家是不是聯邦主義,競爭的充分、自由於公平程度是一個重要的尺度。競爭越充分、自由、公平,中央的壟斷權就越小,聯邦主義的空間就越大。

(新世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