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剋扣工資四處上訪 湖北一剛直教師被打死


2002年04月27日11:503月9日上午,湖北房縣城關,數不清的輓聯花圈,2萬多人的送葬隊伍在低鳴的哀樂中緩緩移動。隊伍中有老師、學生,更多的是學生家長,他們自發地從縣城四面八方趕來,為軍店鎮下茅坪小學的譚榮傑老師送葬。

譚榮傑,一個優秀教育工作者,生前獲得多項榮譽稱號。他又是一個讓縣裡官員又恨又怕的人,生前為「教師工資被剋扣,正常教學得不到保障,教育官員貪污,私分教育經費」等,曾多次到省、市、縣上訪,使不少人受到查處。

3月6日,譚老師被軍店鎮教育組會計李永憲打死。然而當地媒體稱,「對告狀者打擊不力」。「財源替代」剋扣教師工資郭道明,軍店鎮劉畈小學教師,今年50歲,有30年教齡。他說,房縣從1997年開始推行「財源替代」政策,教師工資被剋扣。

什麼是「財源替代」,下茅坪小學校長楊守成向記者介紹:「財源替代就是對部分拿財政工資的單位職工,每月只發80%的工資,扣除20%,由所在單位自籌解決。」

郭說,讓我們自己解決工資缺口,實際上就是讓老師亂收費。他拿出一份蓋有「房縣軍店鎮教育組」公章的《關於教育收費及標準摘要》繼續說:「小學生書本費一年50元左右就夠了,而鎮教育組要我們1-4年級按140元收取,5-6年級按160元收取,而這個標準的根據是房縣物價局文件房價字〔1999〕35號,縣政府批准了的。每個學生多收100多元,這其實是強迫我們向學生亂收費抵工資。」

收費太高,學生家長對老師們有意見,老師們收不起來,工資不能全額發放,教師無心思教。郭說,這種被剋扣還在年年增加。1998年人平月均扣70元;1999年人平月均扣120元;2000年至2001年人平月均扣260元,今年人均扣掉了47%,他本人的全額工資是570.5元,幾年已被扣掉了9000多元。

這個鎮的青年教師吳某,一家三口靠不足300元的工資維持生活和醫療費用,夫妻經常吵架,鬧離婚,被逼放棄心愛的教育事業,外出打工謀生。教師們自己統計的一份材料說:「財源替代」強迫教師每年從學生頭上收取近500萬元解決自籌工資部分,直接加重了農民負擔,全縣中小學目前約有近千名適齡兒童失學。

副省長面前出了房縣的醜向上級反映工資被剋扣,教師們是從2000年底開始決心上訪的。軍店鎮教師推舉出的5名代表,他們是譚榮傑、吳先喜、袁達志、郭道明、楊海德。代表們對自己上訪到各級有關部門都做了詳細記錄。

2000年11月14日給湖北省人民政府寫信,反映房縣政府以「財源替代」為由剋扣教師工資的有關情況。省裡批示後,11月30日縣財政局一位副局長到軍鎮下茅坪小學調查,認定:「你們反映的情況屬實」,但沒有任何答覆。

2001年2月24日,教師代表向十堰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法制科當時答覆說已受理,但後來復函說:「你們反映的問題屬內部工資糾紛,不屬復議範圍,我們不予受理。」

2001年7月20日,教師代表向中央領導和教育部寫信反映情況,9月27日教委一副主任找代表們談話後說:「不叫剋扣,叫少發」,吃了一頓飯走了。

2001年11月10日,為了使工資落實後過年,代表們分別給縣裡主要領導去信。26日下午,教育局局長找到代表們說,「我縣教師的工資是從1998年開始少發的,1997年秋一位副縣長找我說我縣財力有限,你們教育要搞財源替代來補教師工資的不足,我答應了。」局長安慰教師代表:「我縣財力有限,你們作出點犧牲吧。」

教師代表們對局長的答覆並不滿意,他們說:「房縣在十堰轄的幾個縣中,財政收入一直屬中游,為什麼教師工資是各縣市中最低的,別的縣為什麼不搞替代財源。我縣財力有限,一方面要老師做出犧牲,而同時又在大搞面子工程,經過縣裡的一條小河,山區又沒有污染,縣裡卻花巨資把兩搞得彩磚鋪地,亭臺榭閣。」

教師代表們說:「他們有錢修面子工程,建安樂窩,就是沒有錢給教師發工資。沒有錢發工資,在上級檢查時還要面子。」

據教師們提供的證據,這幾年房縣教育系統一律實行的是兩種工資表,一種是縣、鄉鎮領導內部掌握,迎接上面檢查的工資表;一種是教師簽字領取的工資表。為了應付檢查,層層領導給教師們做工作,要求說好,不能說壞,並承諾只要老師們不在上級面前「出縣裡的醜」,以後全額補發。

然而上級檢查過後,補發工資一事石沉大海。這導致去年臘月,教師代表們當著湖北省一位副省長的面,狠狠丟了一回房縣的醜。

據教師代表郭道明、袁達志講,他們獲悉有一位副省長要來房縣中小學去慰問,臘月初十,代表們等了一天,未見人影。第二天,譚榮傑、郭道明他們又去了。直到下午5點多鐘的時候,副省長一行從竹山縣方向過來了。

縣委書記吩咐不准這些教師代表接觸副省長。但當他們出門的時候,幾位代表硬是跑上前攔住了這位副省長把材料遞了過去,在場的書記、縣長、局長非常惱怒。「他們不會放過我的」

臘月十一的晚上,譚榮傑回家後,一個人坐著一聲不吭。妻子況琳問「怎麼了」,譚榮傑把下午攔住副省長遞上訪材料的經過講了一遍。講完後,他嘆了口氣說:「他們不會放過我的。」況琳說丈夫生前曾多次說過類似的話。

一次是去年,譚榮傑舉報軍店鎮原教育組任國炎貪污教育經費18萬元,檢察院逮捕了任。譚榮傑卻憂心忡忡,他說教育局和教育組的人臉色很難看,都對我很惱火。

任國炎被逮捕了,我怎麼也想不到會把他們都得罪了,「他們會整我的」。在這之前還有兩次是向上面舉報教育組用教育經費養了一輛吉普車,吉普車後來被有關部門責令賣掉;教育組的會計王選福與個別校長私分1.8萬元經費,有關部門查實後,錢被追回。

譚榮傑老師被打死了

一次次的舉報,一次次的上訪,譚榮傑把矛盾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來了。楊守成校長說:「這就好比寫文章留下了伏筆,譚老師躲不過遲早要到來的人禍。」

3月6日,人禍降臨到譚榮傑的頭上--據楊守成校長講:「這天有縣教育局的向科長、鎮教育組長蘇清河、副組長吳興波、會計王選福,還有一般不經常到學校來的李永憲會計也跟著到了學校,說是檢查開學工作。

沒有一分鐘,李永憲不知到哪裡去了,我匯報了6分鐘,一起到6年級教室清點學生人數,又過了幾分鐘,聽到教室外面有吵架聲,出來看到李永憲把譚榮傑推到門口水溝,趕出來抱住矮小的譚老師用力摔到門口的石頭上,譚老師的頭碰在地面的石頭上,聲音非常響。是我上前把譚老師拉起來的。」

袁達志老師說,我當時去了廁所轉來,聽到辦公室傳來「哎喲……救命」的呼救聲,我急忙跑進辦公室,李永憲正在打譚老師。譚老師的右手被李反扭在背後,彎著腰,我雙手扯過李永憲的一隻手,李一骼膊,一拳打在我左眼,我忙用雙手去捂眼,等我睜開眼睛時,譚老師已被李永憲推倒在門外,重重地摔倒在石板上,這時,來的領導們已圍過來,足足有兩分鐘沒有一個人吱聲,是楊校長把譚老師扶起來的。

下茅坪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任春林、任漢青,還有任麗麗他們都坐在教室靠窗戶邊,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幕。

楊守成校長說:「當時,我心裏非常氣憤,兩級領導都在,下面老師再錯,上面當官的也不該打,而打了他們都不作聲,我就不陪他們了。」

據老師們證實,檢查的人走出門時邊走邊說:「這回可把他教訓了一頓,給我們出了口氣。」

10點多鐘,譚老師開始吐穢物,楊校長讓老師打110報警,打120急救中心。急救中心救護車來了後,任老師(任世宏)把譚老師送到房縣人民醫院。

任世宏老師說,醫院給譚老師做CT檢查後說「危險,恐怕不行了」。醫院馬上進行急救,下午4點鐘手術完畢,送進特護病房。

7日凌晨5︰50,譚老師永遠閉上了眼睛。

聞知譚老師的死訊後,軍店鎮教育組副組長吳興波說:「我們組內安排,叫李永憲去輕微地教訓一下,未想到會出這樣的問題。」

人都死了,還說打擊不力

3月8日,房縣公安局法醫鑑定出來了:死者顱骨廣泛骨折,硬腦膜外血腫,腦組織廣泛性挫裂傷,腦水腫及小腦扁桃體疝形成。其死亡原因為重型顱腦損傷死亡。

據楊校長介紹,李永憲做過體育老師,1.78米的個子,體重至少有170斤,而死者譚榮傑身高只有1.56米,不到110斤。

楊校長還介紹,譚榮傑老師死時只有44歲,199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調到軍店鎮3年多,在月明小學帶畢業班數學時,不分白天黑夜,所帶班有20多個學生升上重點中學。記者看到在譚老師的遺物裡,有一摞厚厚的榮譽證書,其中就有1994年被原鄖陽地區行政公署授予「優秀教師稱號」。

譚榮傑老師死亡的噩耗傳到老師和學生家長耳中,老師和學生家長都自發地到縣城去弔唁他。

3月8日有1萬多人,3月9日更是達2萬人,一時堵塞了街道。老師們說,房縣有關部門卻認為出了政府的醜,是刁民在鬧事,藉此大做文章。楊守成校長說:「譚老師死後,有關部門怕我們向外面新聞單位和上級反映,做法更是掩耳盜鈴得可笑,我們鎮的一些學校和老師家裡的電話突然都出了問題,打不出去了。」

房縣領導對記者採訪更是小心提防。記者採訪車從十堰市出發時,同報料人電話聯繫過,記者還未到房縣,房縣的領導就到了報料人家中。記者直接到軍鎮下茅坪小學剛剛個把小時,房縣宣傳部的人就趕到了,對記者全程「陪同」,並對記者採訪過程錄音、照相。

3月24日,當地媒體在一篇署名記者鄧傳林的報導中針對性地稱:「對無理鬧事、告狀者打擊不力」……借群眾之口「要求政法部門對這些鬧事者進行打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