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阜新一名7歲男童慘遭繼父摧殘惡行令人髮指


遼寧省阜新市一名叫小浩(真名隱去)的7歲童男孩,慘遭繼父虐待多年,幼小的身軀與心靈上都留下了沈重的創傷。日前,小浩繼父被司法部門批捕。但小浩還沒有完全從繼父虐待的陰影中掙脫出來。

  1999年小浩的父親病逝,母親與其相依為命。其母后與在某家洗浴中心當理髮工的陳德興相識,不久便與陳組成家庭。但自打有了繼父後,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童年生活,就也與小浩無緣了。

  據介紹,陳德興與小浩母親結婚後,每逢年過節,從來不帶小浩與母親回阜新蒙古族自治縣的老家。如果有人問起小浩時,陳也從來未承認是自己的孩子,對小浩百般嫌棄,輕則罵,重則打,還常常用煙頭、打火機在小浩皮膚上「印戳」,現在小浩的身上的「戳印」達20多處。

  一天,陳德興一邊喝酒,一邊啃著螃蟹,並叫過小浩過來看他吃喝。等他吃完後,就順手拿起一塊硬殼,命令小浩撩開衣服,突然在小浩肚皮上狠狠地一劃,頓時劃出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更有甚者,陳德興命令小浩不准在家裡大小便,膽敢「違背」,就要罰喝尿。小浩說,家中的廁所裡有一個塑料盆,每次「違背」了繼父的命令,繼父都要在塑料盆裡撒泡尿,然後讓他喝下去。頭幾次小浩不喝,繼父就打他,打吐了,就命令他喝完尿後,再把地上的嘔吐物舔光,然後讓小浩用洗衣服水、拖地的水、魚缸裡的水漱口。

  小浩說,繼父從來未給他買過玩具,繼父卻自己買了把打塑料子彈的玩具手槍。開始時,繼父只是往別處打,突然有一天,繼父把他叫過來,讓他脫掉褲子,露出「小雞雞」,繼父舉起槍,瞄準「小雞雞」開火。以後,小浩的繼父每次練槍,都用小浩的「小雞雞」當靶子,小浩脫下褲子,他的小雞雞上還留有明顯的傷痕。

  今年5月16日,小浩因把紅領巾弄丟了,慘遭繼父的毒打,小浩的舅舅王軍得知後,終於忍無可忍,帶著小浩去公安部門報了案。

  小浩母親哭訴:我忍了好幾年了

  小浩被繼父非人虐待,讓他母親王慧傷透了心。但出於恐懼丈夫的淫威,過去一直忍氣吞聲。

  在與小浩母親接觸時,這位與陳德興結婚4年多的中年婦女一直不願意多言。當記者問及是否知道陳德興虐待小浩時,她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哽咽地說:早就知道,但管不了。她說她也很怕陳德興,自己也經常挨陳打。王慧一邊用手帕捂著眼睛,一邊說:「我忍了好幾年了。」

  小浩的舅舅王軍說,當年陳德興追王慧,王家全家都明確提出反對,但王慧死心眼,就稀裡糊塗地嫁了陳德興。據瞭解,由於陳德興家是阜新蒙古族自治縣的,家境不好。王軍就把單位分的一處房子借給他們住,可沒想到,不久就被陳德興以41000萬的價錢給賣掉了。後來王軍又貸款買了一配套兩室一廳的樓房,讓陳德興夫婦住。王軍說,王家的真心並沒有感動陳德興,陳德興不僅一直不承認小浩是自己的孩子,還殘忍地虐待小浩,太過份了。

  王軍說,其實他早就知道陳德興虐待小浩的事兒,但總在想,畢竟是親戚,不想把關係弄得太僵。可後來陳德興變本加厲,虐待小浩手的段更加殘忍,還對他的妹妹王慧頻頻動手。現在終於忍無可忍.

  護士長:「小浩的傷殘不忍睹」

  小浩慘遭繼父折磨毒打一事兒,在阜新市醫療界引起了強烈反響。為小浩進行護理工作的阜新中醫院骨科病房護士長王春麗說:「我做醫護工作18年,在骨科病房遇到過很多重傷病人,但像小浩這樣慘遭親人毒打的病例還是頭一次遇到。」

  5月20日,被繼父毒打後的小浩由舅舅王軍送到阜新市中醫院就診。據護士長王春麗回憶,那天一個骨瘦如柴的小男孩住進了骨科病房,孩子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兩隻眼睛大面積充血,紅腫得中剩下一條縫,頭部有兩處深深的血口子。當脫掉孩子衣服時,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孩子身上基本沒什麼好地方,全身有20多處煙頭大小的傷疤,腹部一道燙痕呈現出清楚的打火機燒過的輪廓。

  醫護人員提供的病志中這樣寫到:頭部及全身多處有傷,曾經被他人摳傷雙眼,被煙頭等灼傷腰腹部。右額有4X4皮下血腫,枕部有4X4厘米的皮下血腫,右眼球膜出血,左眼眼球結膜出血,左前胸大面積出血,約20X15厘米,引外肋部、肩髖部也有大面面積瘀血。

  對小浩傷情進行法醫鑑定結果是:構成輕傷。

  小浩傷勢基本痊癒

  記者昨日在阜新市中醫院瞭解到,小浩的傷勢已基本痊癒,體重也增加了1公斤。但神情憂鬱,還沒有從噩夢中掙脫出來。

  小浩的母親王慧說,由於長期的驚嚇,小浩目前精神狀態還是不好,夜裡常常被噩夢驚醒,醒後緊緊抱著我不放。這位母親說,由於陳德興長期讓小浩喝尿、喝洗衣服水等,現在小浩每天早上醒來,都說肚子疼。

  小浩的舅舅王軍告訴記者,以前每天陳德興只給小浩吃半碗飯,現在小浩每頓就能吃兩小碗。看著小浩吃飯香甜樣,在場的人既高興又難過。

  連日來,100多名社會各界人士前來醫院看望小浩,阜新市中醫院的醫護人員為小浩送來了衣物和水果。
  
  據阜新市礦工街龐傑介紹,他們接到小浩被繼父摧殘一案的報案後,於5月21日清晨立即趕往小浩家搜查證據,在小浩的那張小床上,干警掀起小浩帶著怪味的小被子,發現了床單上多處有大塊的血跡,在床下還找到了大量的啤酒瓶的碎片,還有一把打塑料彈珠的玩具手槍,以及陳德興用來虐待小浩的塑料盆、魚缸、涮拖布的盆等證據,也全部蒐集到手。

  龐傑說,在詢問陳德興時,陳說自己那樣做是在教育孩子。之後,陳要求去廁所方便,結果進入廁所後,便欲鑽出廁所窗戶逃跑,被干警揪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