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阜新一名7岁男童惨遭继父摧残恶行令人发指


辽宁省阜新市一名叫小浩(真名隐去)的7岁童男孩,惨遭继父虐待多年,幼小的身躯与心灵上都留下了沉重的创伤。日前,小浩继父被司法部门批捕。但小浩还没有完全从继父虐待的阴影中挣脱出来。

  1999年小浩的父亲病逝,母亲与其相依为命。其母后与在某家洗浴中心当理发工的陈德兴相识,不久便与陈组成家庭。但自打有了继父后,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童年生活,就也与小浩无缘了。

  据介绍,陈德兴与小浩母亲结婚后,每逢年过节,从来不带小浩与母亲回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的老家。如果有人问起小浩时,陈也从来未承认是自己的孩子,对小浩百般嫌弃,轻则骂,重则打,还常常用烟头、打火机在小浩皮肤上“印戳”,现在小浩的身上的“戳印”达20多处。

  一天,陈德兴一边喝酒,一边啃着螃蟹,并叫过小浩过来看他吃喝。等他吃完后,就顺手拿起一块硬壳,命令小浩撩开衣服,突然在小浩肚皮上狠狠地一划,顿时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更有甚者,陈德兴命令小浩不准在家里大小便,胆敢“违背”,就要罚喝尿。小浩说,家中的厕所里有一个塑料盆,每次“违背”了继父的命令,继父都要在塑料盆里撒泡尿,然后让他喝下去。头几次小浩不喝,继父就打他,打吐了,就命令他喝完尿后,再把地上的呕吐物舔光,然后让小浩用洗衣服水、拖地的水、鱼缸里的水漱口。

  小浩说,继父从来未给他买过玩具,继父却自己买了把打塑料子弹的玩具手枪。开始时,继父只是往别处打,突然有一天,继父把他叫过来,让他脱掉裤子,露出“小鸡鸡”,继父举起枪,瞄准“小鸡鸡”开火。以后,小浩的继父每次练枪,都用小浩的“小鸡鸡”当靶子,小浩脱下裤子,他的小鸡鸡上还留有明显的伤痕。

  今年5月16日,小浩因把红领巾弄丢了,惨遭继父的毒打,小浩的舅舅王军得知后,终于忍无可忍,带着小浩去公安部门报了案。

  小浩母亲哭诉:我忍了好几年了

  小浩被继父非人虐待,让他母亲王慧伤透了心。但出于恐惧丈夫的淫威,过去一直忍气吞声。

  在与小浩母亲接触时,这位与陈德兴结婚4年多的中年妇女一直不愿意多言。当记者问及是否知道陈德兴虐待小浩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哽咽地说:早就知道,但管不了。她说她也很怕陈德兴,自己也经常挨陈打。王慧一边用手帕捂着眼睛,一边说:“我忍了好几年了。”

  小浩的舅舅王军说,当年陈德兴追王慧,王家全家都明确提出反对,但王慧死心眼,就稀里糊涂地嫁了陈德兴。据了解,由于陈德兴家是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的,家境不好。王军就把单位分的一处房子借给他们住,可没想到,不久就被陈德兴以41000万的价钱给卖掉了。后来王军又贷款买了一配套两室一厅的楼房,让陈德兴夫妇住。王军说,王家的真心并没有感动陈德兴,陈德兴不仅一直不承认小浩是自己的孩子,还残忍地虐待小浩,太过份了。

  王军说,其实他早就知道陈德兴虐待小浩的事儿,但总在想,毕竟是亲戚,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可后来陈德兴变本加厉,虐待小浩手的段更加残忍,还对他的妹妹王慧频频动手。现在终于忍无可忍.

  护士长:“小浩的伤残不忍睹”

  小浩惨遭继父折磨毒打一事儿,在阜新市医疗界引起了强烈反响。为小浩进行护理工作的阜新中医院骨科病房护士长王春丽说:“我做医护工作18年,在骨科病房遇到过很多重伤病人,但像小浩这样惨遭亲人毒打的病例还是头一次遇到。”

  5月20日,被继父毒打后的小浩由舅舅王军送到阜新市中医院就诊。据护士长王春丽回忆,那天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住进了骨科病房,孩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两只眼睛大面积充血,红肿得中剩下一条缝,头部有两处深深的血口子。当脱掉孩子衣服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孩子身上基本没什么好地方,全身有20多处烟头大小的伤疤,腹部一道烫痕呈现出清楚的打火机烧过的轮廓。

  医护人员提供的病志中这样写到:头部及全身多处有伤,曾经被他人抠伤双眼,被烟头等灼伤腰腹部。右额有4X4皮下血肿,枕部有4X4厘米的皮下血肿,右眼球膜出血,左眼眼球结膜出血,左前胸大面积出血,约20X15厘米,引外肋部、肩髋部也有大面面积淤血。

  对小浩伤情进行法医鉴定结果是:构成轻伤。

  小浩伤势基本痊愈

  记者昨日在阜新市中医院了解到,小浩的伤势已基本痊愈,体重也增加了1公斤。但神情忧郁,还没有从噩梦中挣脱出来。

  小浩的母亲王慧说,由于长期的惊吓,小浩目前精神状态还是不好,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醒后紧紧抱着我不放。这位母亲说,由于陈德兴长期让小浩喝尿、喝洗衣服水等,现在小浩每天早上醒来,都说肚子疼。

  小浩的舅舅王军告诉记者,以前每天陈德兴只给小浩吃半碗饭,现在小浩每顿就能吃两小碗。看着小浩吃饭香甜样,在场的人既高兴又难过。

  连日来,100多名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医院看望小浩,阜新市中医院的医护人员为小浩送来了衣物和水果。
  
  据阜新市矿工街庞杰介绍,他们接到小浩被继父摧残一案的报案后,于5月21日清晨立即赶往小浩家搜查证据,在小浩的那张小床上,干警掀起小浩带着怪味的小被子,发现了床单上多处有大块的血迹,在床下还找到了大量的啤酒瓶的碎片,还有一把打塑料弹珠的玩具手枪,以及陈德兴用来虐待小浩的塑料盆、鱼缸、涮拖布的盆等证据,也全部搜集到手。

  庞杰说,在询问陈德兴时,陈说自己那样做是在教育孩子。之后,陈要求去厕所方便,结果进入厕所后,便欲钻出厕所窗户逃跑,被干警揪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