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玉萍與陳良宇弟及江綿恆熟稔


對於周正毅能由一個無名小卒搖身變成「上海首富」,外界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背後卻與中共的金權交易密切相關。據可靠消息透露,涉及周正毅案的毛玉萍與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陳良宇之弟弟往來投契,與江澤民的大公子江綿恆也非泛泛之交。另外,上海當局已成功「脫離」與周正毅案之關連,周在滬的三塊「問題」土地,其中兩塊已被當局沒收歸國有。現在周氏案件移向北京解決,周氏已被押解去北京。
據悉,上海農凱集團董事長和香港兩家上市公司的控股人周正毅是上海八十年代最早期的個體戶之一,教育水平為中學畢業。據稱,他挖取「第一桶金」的「阿毛燉品」設在黃河路「自置產業」的大廈中。但此「自置」大廈來源成謎。因在「購買」此大廈之前,其身份僅為一「個體戶」,並無「購置」此大廈之能力。

*毛玉萍背景是謎

毛玉萍比周正毅「出道」要來得早,早於周正毅還是寂寂無名的「個體戶」的時候,長袖善舞的毛玉萍已走紅上海官場,其往來足跡已遍及市政府官員,交際層次遠遠高過周能夠夢想的範圍。但毛並未下嫁當時的達官貴人,而「選擇」了微不足道的周,同居至今(並非正式婚嫁)。毛之受教育程度也不過是中學水平,毛的背景和憑藉什麼能夠穿梭於上海官場,直至目前仍是一大謎團。

據可靠消息透露,毛與陳良宇之弟弟往來投契。與江澤民的大公子江綿恆也非泛泛之交。劉金寳就是靠毛才搭上江氏大船的,也因此際遇當上中銀上海分行行長和中銀香港等要職。毛、周之「商業」活動全部貫穿了「權」、「錢」結合,政府行為取代市場經濟這一「中國特色」的運作。

「上海地產」主席周正毅在上海之「東八塊」土地購置過程中也體現了當代中國人為富不仁的作風,只支付部分賠償費給原居民。利益受損的原居民曾經去「康平路」示威抗議,但周、毛權勢通天,抗議的居民反受壓制,被拘留及「警告」不得再「生事」。但原居民並未因此服從,他們設計了「聲東擊西」的戰術:大部分(約二百人)苦主再度聚集康平路抗議,另有三名苦主出奇兵,直航北京中紀委告狀。對此狀紙,北京不能不理,也因此周氏案件爆發。

*鄭恩寵揚言上訴

上海當局日前以「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為由,正式拘捕為苦主打官司的律師鄭恩寵。據瞭解,鄭律師對此不服氣,揚言會上訴,因為他所代表訴訟的案件是事實。

上海當局已成功「脫離」與周正毅案之關連。周正毅在上海的三塊「問題」土地,有兩塊已被當局沒收,並以購買此兩塊土地的資金全部是國家銀行資金為理由,將此兩塊土地劃歸「國有」,並由上海靜安區當局作「主」處理。現正招商購買。

*周案實情或被掩

現在周氏案件移向北京解決,周氏已被押解去北京。毛玉萍可能日內也要解回內地,此一解回周氏案便可能沉入難以揭曉的境地,因為整個案件全部在內地調查,實情能否得到披露成問題,因為當局已下令國內媒體禁止報導周案,而政府更可能幹涉司法審查工作。據悉,這麼做一是為使上海「乾淨脫離」周案,二則此案若追究必然涉及到相當高的層次,此乃北京急於把周案「捂」起來的主因。

據聞,周正毅案及「沙士(SARS)責任論」在中國當局內部是兩個「潛在的危機點」。它們都是屬於「發生什麼事是無人可以估計的」這一類爆炸性問題,而這兩個問題在中國社會內部人民正在產生懷疑和私下探討,如果一旦形成氣候並浮上表面的話,那中國發生的震動真的會產生「無人可以估計」的局面。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