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男子慘死上海收容站 屍體遍體鱗傷


孫志剛被故意傷害致死案一審宣判後,杭州鋼鐵廠退休職工周梅定悲憤地向記者投訴:10年前,次子周喜軍因家庭瑣事出走上海,竟也「猝死」於遣送站,至今死因不明--10年謎案何日水落石出?

新華網浙江頻道6月24日電 南都10年了,3650多個日日夜夜,次子周喜軍生前風華正茂的形象和死後慘不忍睹的樣子一直縈繞在身體孱弱的杭州鋼鐵廠退休職工周梅定的腦海中。周喜軍生前並不是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他體重78公斤,身高170厘米,是一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在上海市遣送站「收容」了48個小時後青春生命終結,年僅30歲。

  ●接到第一封加急電報4小時後,又一封加急電報傳來噩耗

  1993年2月11日下午,當時是杭州鋼鐵廠修建部鉚焊車間行車工的周喜軍因家庭瑣事生氣出走。正當周家四處找尋數天後,2月22日下午1時30分左右,周梅定接到了上海市遣送站發給杭州鋼鐵廠保衛科的加急電報,稱「貴廠電工周梅定之子周喜軍來滬摔傷被救收容速派人來滬領回」,正當一家人為有了周喜軍的消息慶幸時,過了約4個小時,即下午5時30分左右,周家又接到上海市遣送站發給杭州鋼鐵廠保衛科的第二封加急電報,稱「周喜軍猝死速派人限一週內來滬處理後事」。

  噩耗傳來,周家驚呆了!

  ●死因一直是個謎

  1993年2月24日下午,周梅定和長子周喜敏在杭鋼公安處鄭惠民、修建部保衛幹事瀋小平、修建部鉚焊車間副主任朱紅山、修建部鉚焊車間工會主席金紹慧等9人的陪同下,到達上海市遣送站,瞭解周喜軍的死亡經過和原因。

  周梅定那份不知已複印、寄送了多少次的泛黃的申訴書中稱:該站接待我們的人員有:一位姓仇的副站長(註:經記者在上海市遣送站採訪核實,應為隊長)、劉書記和當地公安分局的兩位警官等。

  記者在採訪中,見到了瀋小平、金紹慧等人出具的9份書面證明,證明周梅定在申訴書中所述內容,與他們當時在場時所聽到和見到的情況相符,且每份證明都蓋有證明人所在單位的公章,以證明其身份。

  周梅定當時問:周喜軍是怎樣到你們這裡來的?

  仇隊長指著陳姓警官說:是他們送來的。

  陳姓警官說:周喜軍是在20日上午10時左右,由幾位好心的群眾見他躺在鐵路道口,口吐白沫,用麵包車送到分局來的。當天下午4時左右,由分局將其送到遣送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