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客:日本帝國黑色文化與江氏思想


在臺灣,出版界把李登輝與江氏並論,有的專著就名為「李登輝與江澤民」說兩位都是成長在日帝國全盛時期,受帝國文化哺育的「強勢人物」。李登輝直言自己在22歲以前是日本公民,而江氏卻相反,一直諱莫如深,2003年10月10日「看中國」網站網友辛馨證實江澤民曾參加過日本特工在南京中央大學秘密舉辦的第4期青年干訓班,他曾看到過江澤民與日本特工頭目李世群的合照。李世群是位敏感人物,中共負責與日本秘密聯絡的黨員作家潘漢年,就是國為有與李士俊的合照,上世紀五十年代被以反革命名義逮捕繼而滅口。

一,江氏與日本帝國的淵源

日帝侵略中國時的特工頭目李世群1905年生,1924年加入共產黨,1927年被派往蘇俄,接受契卡(特工)訓練, 1928年底返回上海在中共特科工作。 1936年與妻子一同被捕,叛變。 1938年投靠日本帝國主義,建立日偽76號特工總部。

1942年江澤民為南京中央大學青年幹部訓練班受過李世俊,丁默等日本特務頭領的訓練併合影留念。作者辛馨看到過的照片,是秘密的青年干訓班第4期,成員共23人,第二排左五就是江澤民。這就說明瞭「呂加平網站」去年3月11日收到一位名為西林殘陽的網友發來的電子郵件,稱江澤民在40年代中期曾逃到江西永新縣棉花坪投靠
江家一位世交的農民家中藏匿,半年多後被江家人接走,江臨別時曾在該農家一本舊醫書上寫:「如果今後發達,一定回來報答這家人。」

其時正是日本投降後,國民政府把日本佔領區的南京中央大學與上海交通大學列為是偽大學,在校生為偽大學生都要進行甄審,江澤民要被要審別處理而突然離校失蹤的時期。

二,探討日本文化與江思想

余傑先生不喜歡日本文化,批評者就指摘沒有分清統治者與日本人民,其實文化與人民是分不開的。當然現代日本文化,滲進了日本青年崇拜的美國文化,當我一踏進日本國境,日本機場服務生就指著我的舊皮鞋說:「你這鞋是美國造的,很好,你的太太皮鞋是中國造的,不好。」 工人集體罷工,示威也是1945年日本帝國主義投
降後,從美國引進的新事物,在日本投降前,日本帝國的絕對「穩定」時期是不可想像的。 1, 實行魯迅所說的「拿來主義」,汲取各國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淵源與特色,從唐詩宋詞到日本的俳句,從中國武術到日本劍道,從宋朝的相扑到日本的相扑,從中國圍棋到日本圍棋,從中國擒拿到日本柔道,五十年代普通大學生的新詩都被譯成日文在日本刊物上登載,日本一直在細心研究中國,這和美國一味創新,自我中心,不瞭解中國正好相反。

江澤民會背林肯葛底斯堡演說,會唱義大利名曲「我的太陽」會唱幾句京劇,會說幾句西班牙語,唯獨沒有自己的東西,三個代表論還是從王滬寧那裡抄襲而來。這也正是日本文化的缺憾,日本學者家寫過佛陀,老子與耶穌的對話,看來對東西方都有研究,但都不深刻,不得要領,汲取眾國之所長為我所用的結果,出發點是一個私字,中心缺乏是非善惡的道德源流,這也是康德,歌德,席勒的後代總理勃蘭特可代表德國人民在納粹受害群體猶太人墓前長跪懺悔,而日本人永遠拒絕反省難以醒悟的原因。

江氏的典型語言:「好在他們講求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可以放手進行」一語道破此人心中毫無是非,善惡,一切以自我利害為中心,這正是日本特工頭目李世群辦南京中央大學青年幹部訓班的靈魂:日本帝國主義文化的的核心。

2, 迷信天神偏私為我江澤民血債纍纍,僅家庭教派基督徒,據「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主席李世雄先生宣布在前年就已虐死萬人以上,至於法輪功學員絕對不會僅止於有名有姓的千餘人,會比基督徒大大超過。滿手滿身鮮血的屠夫,急難時總到普陀山,九華山等地拜佛求籤,以為神仙可以賄賂,可以偏私,無論活埋降卒
45萬的白起,日軍南京大屠殺比賽前三名的凶手,一樣可以得到護佑,這根本不合馬列無神論與共產黨的教義,是反馬列原教旨的,但在日本帝國文化中,卻是江氏所說的「順理成章」。日本受鑒真和尚東渡的影響,引入佛教,但大和民族,全體崇拜的是天照大神,佛教講十方世界,日本卻講「八宏一宇」的天照大神,專佑大
和民族。崇信天照大神與南京大屠殺並行不悖。自從中日甲午戰爭,日俄戰爭,日本一再勝利,「武運長久」的長方旗永遠懸掛在日本軍隊司令部中,直到招來廣島,長崎人民的原子彈災難,至今也難醒悟。

3, 國家崇拜,極端仇視民主自由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特別指出日本侵略實力中的「政治組織力」。這個高度的政治組織力,即江氏所謂的「凝聚力」把不到一億人的日本人民血與汗,靈與肉榨盡,獻給大東亞聖戰,口號是「殲英滅美」,日本軍國主義初起,迭次遭到日本立憲代主義制政府的鎮壓,直到把主張和平的首相
刺殺,軍部才奪取大權。也像江氏利用改革開放成果為其所用一樣,日本軍部同樣利用了日本明治維新以來,引進西方民主,自由的成果,搞了一次政變性質的暗殺和劫持,和希特勒一樣,日本軍人對同樣實行「集團主義」的俄國並不仇視,只是覬覦俄國在亞洲的土地,在俄蒙邊界發動張鼓峰戰役,失敗即止,和斯大林配合默
契,(在發動偷襲珍珠港美國艦隊前夕,斯大林對來訪的日本外交大臣親自送別)日本和美國歷史上並無恩怨,並不像日俄兩國曾在中國東北大戰,但日本對於美軍俘虜一律斜肩刀劈,一分為二,傳到美軍中,引起很大恐懼。美國人不記仇,戰後幫助德國,日本恢復崩潰的經濟,這種胸懷對日本人也有所影響,經濟復興後,也
在援外。

日本軍閥專門偷襲美國,視為死敵,有深刻洞察力,二戰後真正置日本法西斯於死地的正是美國。麥克阿瑟元帥駐軍日本全心全意引進民主制度,雖然不能達到像德國人民那樣從思想上批判納粹主義,但日本法西斯主義在憲法上,軍事上總受限制,難以復活。

只是少數狂熱分子不斷叫囂,在中國江氏掀起的"國家崇拜,政權崇拜"的狂熱中和中國大陸憤青叫陣:「有本事,你們也來個東京大屠殺,日本還要來個北京大屠殺」中日足球賽,江氏看民族狂熱要溢出為江所用的範圍,又急忙滅火。

江氏在青年中灌輸的「政權崇拜」在江系特工網上誣陷1989學生6,4愛國運動的文章中坦露無餘:「向中央權威挑戰」,「反政府權威,反民族利益」等不一而足。十五年過去了青年人看法完全右轉:不少人說「64運動不鎮壓,就要天下大亂」。

其實,6,4之前,市民空巷支持學生,夜不閉戶,連小偷都改過自新,治安空前良好,特工們因奴化太深,而顛倒是非。

和美國人民的小政府,大社會的觀念相反,江氏消滅一切民間社會,造成人民錯覺,彷彿離了獨裁政權,天下就要大亂。其實6.4學生只是要求與政府對話,徹底反貪污,反「官倒」政府不肯與「賤民」對話,怕放低身份,慣壞了學生平等的習慣,害怕給人民些許權利,特工們倒打一耙,因為江氏已經把「國家崇拜,政權崇拜」滲透人心。張召忠,張天平,羅援,閆學通等人明說薩達姆代表民族利益,把「政權崇拜」發揮到極致。

江氏上臺,變「改革開放為中心」為「反和平演變為中心」不僅為迎合保守元老們,保住自己的地位,也不僅因為極端的害怕美國式的新聞自由,會抖落出江氏日本特工,俄國線人,奉獻土地向俄國行賄以「封咪」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源於江氏極端仇視民主自由的日本法西斯式的獨裁思維。當6.4之後,記者招待會上,法新社
記者提及被捕大學女生在四川監獄被集體輪姦時,江氏不假思索衝口而出:「罪有應得!」。發泄出對參加民主運動女學生的真情實感:刻骨仇恨。

4, 崇拜暴力,蔑視人權,推行奴化教育:世人最看不慣日本國的老兵打新兵,上級打下級,挨打的下級,挨拳後,喊一聲瞎!還要上前一步,挺胸迎接第二拳,逆來順受,高年級生欺負低年級同學成了規矩,司空見慣,日本軍隊中更是如此絕對服從。對被征服的殖民地人民更是霸道之極。北京因為宋哲元軍隊一夜之間撤走,日本軍隊沒有屠城,南京軍隊進行了抵抗,日軍進城對中國軍民一律屠殺,把中學女生整班趕進防空洞,封蓋活埋,砍下中國警察的頭,當球踢;英美傳教士還看到滿大街兩旁都是被施暴後南京女性的屍體,割乳房,生殖器上插草棍。還搞殺人競賽,看誰斬的頭盧最多,暴力至上,你抵抗就要大屠殺!江氏三大權集一身時也是這種邏輯,不許你煉功,十四種氣功消聲斂跡,不准你信神,19種民間宗教低頭,唯獨法輪功不聽從無理剝奪人權,敢來請願,那就大鎮壓,江氏令羅干,劉京到各省市坐鎮,督導,不惜國家財力,放縱一切酷刑,放下殺人放火刑事犯罪不管,開動全部國家機器,專門鎮壓。江氏的聖旨,就是日本帝國常說的所謂「最高問題」就
這麼霸道。

奴化教育,令人不覺,「不讓煉就別煉,別給國家抹黑!」成了許多人的思維定勢。 「我要是江澤民,我也要鎮壓!」不少人對奴才與主子的地位思想上已經分不清而麻痺。江氏自己在2000年接受美記者採訪,反問華萊士:美國這麼強大的國家為什麼關心人權?關心中國抓幾個人?為了刪除這段話,江系特工在網上專搞了一個假
的華萊士採訪江澤民,新稿和兩年前原文對照,完全是重起爐灶。隨心編造。

(待續)(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