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價值3萬元的考試 細讀民辦教師流淚的辛酸史


天氣有點陰沉,秋風沿著破舊的鎮子街道上吹來,捲著廢紙片兒,有幾分寒意。昏暗的燈光下,夏敬善不住地在一張紙上演算著,口裡也在不停地念叨著一些數字。

  「1977年到1981年,260元/年×5年=1300元;1982年到1991年,400元/年×10年=4000元;1992年到2002年,800元/年×11年=8800元;2002年到2004年,3000元/年×2年=6000元……」算術很簡單,加法、乘法,由於算得多了,數字是順口而出。然而這只是夏敬善心裏的一個賬本--28年的工資收入。  

  「28年了,不到3萬元?」面對著窗外的夜色,夏敬善苦澀地笑笑。

  夏敬善,湖北省洪湖市新灘鎮荻障口小學校長,兩年前他也在同一個地方算過這筆賬,那時他的身份是民辦教師。2002年8月,夏敬善參加了洪湖市組織的一場考試--民辦教師轉公辦教師的考試,但是必須要交納3萬元的捐資費,而且要在一張表格上寫明自願捐款,否則他將失去這個「民轉公」的機會。

  「28年竟然沒有賺足3萬元捐資費?」夏說一個人的時候經常這樣不住地問自己。兩年過去了,洪湖市200名和夏敬善一樣的民辦老師開始追討屬於自己的3萬元。

3萬元一場的考試

  「哪裡去找這麼多錢呢?」朱本章一邊答卷,一邊在琢磨著這個頭痛的問題。

  朱本章--洪湖市峰口鎮民辦教師,縈繞其腦際的依然是這3萬元,還有他熱愛的教師行業。

  考試的時間在慢慢地過去,時鐘錶針嗒嗒聲在每個人的腦海裡迴旋,當考試進行到快30多分鐘的時候,朱突然擲筆不答捲了。

  監考老師過來,拍拍朱本章的肩膀,「朱老師,答一下吧,多做一點,以後還有陽光啊!」

  3萬元,朱本章始終無法靜下心來,考試沒有結束,朱本章就交了卷子。「突然,我感覺舒暢了好多--考不上我就不用交那3萬元的捐資費,當然我也就永遠當不成老師了!」

  這是2002年朱本章參加「民轉公」考試的一幕,直到現在朱本章都歷歷在目。

  2002年,湖北省洪湖市組織了一場震動洪湖市教育界的考試--民辦教師擇優招考。洪湖市政府稱這是「一次性解決民辦教師問題」。對於此次考試的意義,一份政府文件中說,這是「為了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關於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國發【2001】21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通知》(國辦【1997】32號)和《省人民政府關於統籌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通知》(鄂政發【1998】20號)精神」,「合理配置教育人才資源,優化農村教師隊伍結構,全面提高農村教育質量和辦學效益,促進農村教育事業健康、穩定發展」。

  對於參加考試的老師的資格問題,必須要有「86卡」(1986年前參加工作,建立檔案的民辦教師),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民辦教師要參加考試必須要有3萬元的「自願捐資費」申請。

  也正是這場考試,洪湖市所有民辦教師的生活被打破。「從教多少年,我們和公辦教師一樣從事著同樣的工作,但是誰知道我們的生活呢?我們也一樣希望自己轉為公辦老師啊!」夏敬善哽咽地說道。

  在衣服地內兜裡,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個存摺--765.60元,「這是我9月份的工資,這就是我轉為公辦教師的收入!」據記者瞭解,按照夏敬善「小學高級教師」的職稱,洪湖市其他公辦教師每個月可以拿到1100元左右。

  1997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關於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通知》,提出要在加強管理、提高素質、改善待遇的同時,全面貫徹「關、轉、招、辭、退」五字方針,逐年減少民辦教師數量,確保黨中央、國務院確定的「本世紀末基本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目標的實現。而根據記者掌握的情況,1996年洪湖市已經在全市舉行過一次民辦教師的集中考試,當時政府表示,將按照考試成績考核排隊,可以一律轉為公辦教師。然而直到5年過去,這些民辦老師依然沒有等到消息。

  直到現在洪湖市峰口鎮程方文老師依然保存著當年的「通知」:接市教委通知,你在1996年「民轉公」考試中兩科成績是:語文79.5,數學94,總分173.5。按照「排隊解決」的方案,程方文說自己早已經達到了要求。

  「5年了,我們還能等待多少個5年?」程方文說,「2002年,我們等來的考試卻是要交3萬元!」程方文說,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妻子還在鎮上有個商店,真不知道該怎麼度過這段時間。

  而《經濟》從洪湖市教育局瞭解的情況是,1996年「民轉公」考試的時候,上面也有指標,也下過計畫,但是只要轉一個公辦教師,一個公辦教師的工資就是四個民辦教師工資的4倍,這至少可以請3個代課老師,於是就沒有轉正教師。「政府要請廉價勞動力,地方財政負擔不起這麼多老師的工資」。

為了教書下跪

  洪湖市黃家口鎮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師告訴記者,他永遠忘不了成績出來時候,每個人的表情--喜悅中更多的是憂愁。

  2002年8月14日早晨考試結果出來以後,200名民辦教師開始四處籌措3萬元的捐資費。「所有老師都不見了,都去籌款了,三天要交齊3萬,必須在 17日下午到位,否則過期作廢,由其他人遞補。」根據文件《關於認真做好一次性解決民辦教師問題工作的通知》(洪教字【2002】41號)規定「初錄人員以鄉鎮為單位辦理捐資手續,如有不合格者,或在規定的時間裏未來辦理相關手續者,依次遞補。」

  41歲的朱本章從教20年,按照成績他最終也被圈在了200名錄取之列。「我去峰口鎮教委,看能不能不交錢,一個老教師拍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長地說,你還年輕,為了後代,就是給別人磕頭、作揖也應該把3萬元籌到手!」瘦削的朱本章低著頭,不住地扳著指頭。

  「那天下著雨,4個小時要借3萬!」朱本章說,「真的,20多年的教書,我對得起人民教師這幾個字,但是現在卻讓我用錢去買!」

  10多個鄰居給朱本章湊了7000元,另外一個老師湊了3000元,但是還有20000元的缺口。也就在逼到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朱本章給自己的堂叔跪下去了。

  「男兒有淚不輕談,但是當跪下去的一剎那,我哭了!」朱本章淚光晶瑩,「教書的人為了教書下跪?我真的想不通!」

  洪湖市黃家口鎮有對夫妻,二人都是民辦教師,丈夫告訴記者,為了籌得6萬元,從成績揭曉的那天起,他們就離家借債,三天後當把6萬元交了後,兩人都哭了。

  在這200名轉公辦教師的老師中,很多人都是舉債。46歲的夏敬善借了3萬元的高利貸,每月利息就有450元。

  2003年4月14日,朱本章收到了2002年8月18日教委收取捐資費的收據單,情緒激動的朱在收據單的背面寫下了一段話:說不定又是場騙局,本人自弱冠從教至今不知考核多少次了,至今又於去年八月十二日考民招,且於八月十七日交出了自己幾十年從教工資及成家後所有積蓄,且高息貸款共籌集資金三萬元之巨,就換成白紙一張,難道作為一個民辦教師畢生之中就只有付出,未有回報嗎?

3萬元「自願捐資費」的來歷

那麼3萬元的「自願捐資費」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洪湖市教育局局長何昌盛告訴《經濟》,這是洪湖市市委在2002年7月做出的一項決定。「當時主要根據上級一次性解決民辦教師的精神,市委市政府最初決定採取招100名民辦老師,辭退1371人。」

當時洪湖市委初步算了一筆賬,要辭退1371名民辦教師,每名教師每年教齡180元,總計大約需要570萬元左右,但是當時政府沒有一分錢,即使發工資也沒有錢,570萬元沒有來源,於是決定擴大指標,招200名,要用這200名民辦老師每人收取的3萬元來辭退1371人。政府拿不出錢,只好讓「這些招轉的對象出資來彌補那些被辭退的民辦教師」。

  洪湖市市政府辦公室科教科科長張鋒稱,政府沒有多少錢,「你看我們這些破舊的辦公樓就知道了!」

  據何昌盛稱,洪湖市那次招轉的民辦教師是全荊州市最多的。鄰近的公安比洪湖多20萬人口,也只招了110人。「我們教育局希望市委市政拿出錢來清退補償這些民辦教師,但是老師工資一年都拖欠2000萬到3000萬,直到現在我們的老師也是只發四項工資,第五項地方附加津貼還沒有發放。」

  洪湖市教育局有官員告訴記者,這樣的收錢的方式並不是洪湖的獨創的,因為在洪湖市開展「民轉公招考」之前,他們曾經專門到周邊省市做過「調研」。

  不過記者在洪湖市政府以及教育局相關政府文件中,並沒有看到收取「3萬元捐資款字樣」。在《關於認真做好一次性解決民辦教師問題工作的通知》(洪教字【2002】41號)中只是有對獲得相關獎勵的教師在捐資費中給予一定的減免的內容:對連續任教至今且教齡滿25年者,減免捐資費用1000元;對連續任教至今且教齡滿30年者,減免捐資費用1500元;對獲省級及以上綜合表彰者,減免捐資費用5000元;對獲荊州市級綜合表彰者,減免捐資費用3000 元;對獲洪湖市級綜合表彰者,減免捐資費用1000元。

  在200名民辦教師寫的一份材料中,對此這樣評價:這是用「你的饅頭塞你的嘴」、「仰湖水煮湖魚」的 「洪湖經驗」。

省委書記的兩次批示

  2004年7月份左右,洪湖處理民辦教師的問題被反映到湖北省省委書記俞正聲的案頭,俞正聲為此專門向荊州市市委、洪湖市市委做出批示,要求必須清退民辦教師的3萬元的捐資費。此時,200名民辦教師的問題才正式被各級「重視」。

  從批示下來,洪湖市連續召開三次常委會議專門研究「200名民辦教師的問題」。第一次提出的方案是3萬元捐資費中,用10000元為200名民辦教師培訓,18000元交社會保險,退給每人2000元。

  洪湖市教育局局長何昌盛告訴記者,當洪湖市第一次常委會的意見轉給俞正聲書記的時候,「俞書記不滿意,寫了一句話:你荊州市委是什麼意見?」於是促成了第二次常委會議的召開。但洪湖市坊間流傳的一個版本是,俞正聲書記收到一封感謝信,認為是假的,非常不滿意,做出了第二次批復。

  寫信人是洪湖市峰口鎮的張文,一個佈滿銀髮的老民辦老師。2004年7月中旬,洪湖市峰口鎮22位交納捐資費的老師被告知要召開了一個特殊的會議,當時情況來得突然,連鎮教委都不知道究竟有什麼要宣布。後來知道是上級前來宣讀市常委會的決議。「我們當時以為可能2002年的所有考試又不算數了,我們不相信政府了!」但是誰也不知道這次帶給他們的卻是一個「好消息」。

  「又培訓,又交社保,還要退錢,誰不高興呢!」在激動情況下,張文寫了那封感謝信。據張文稱,感謝信被改了三四次。「到了第三稿都很亂,最終第四稿是自己弟弟謄寫的。」據稱感謝信的原件給了俞正聲書記,而兩份複印件分別給了洪湖市委、荊州市委。

  2004年8月的洪湖市第二次常委會上,做出全額清退3萬元捐資費的決定。但是當時政府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只好逐年清退,為此還專門寫成報告,爭取省政府在民辦教師上撥專款。隨後在第三次常委會議上,提出三項要求:在8月底辦完200名老師的手續,9月份為民辦教師辦理定級手續並納入財政工資統發,在國慶節之前退還每人2000元。

2004 年10月14日,洪湖市教育局人事科有關人員給記者看了厚厚一疊的關於2000元的退款手續,而且這些原件已經交過洪湖市委書記劉曾君親自審閱,據說是為了怕「再次出現弄虛作假」。2004年10月15日,洪湖市市委辦公室主任朱興斌告訴《經濟》,他們將堅決按照省裡領導意見辦,堅決退,全部退,而且在國慶節前已經每人退了2000元。「洪湖再經不起這樣的打擊了!」

  記者曾就「逐年退」的含義詢問過洪湖市相關政府官員,得到的答覆有三到五年,有何時有錢何時退完。在200名民辦教師寫的一份材料中,民辦教師還提出四點要求:保障民轉公權利;退還30000元捐款;按公辦教師標準補發2002年到2004年的工資;轉正定級時與同資歷的公辦教師一致。對於很受民辦老師關心的工資問題,洪湖市教育局局長何昌勝告訴《經濟》,這些工資都是人事局定的,教育局只是負責把老師的基本情況向人事局匯報,沒有權力定工資。

  2004年10月22日,記者就此問題專門諮詢教育部人事司相關處室,得到的答覆是,在民轉公中肯定是不能收錢的,民辦教師問題在上個世紀末就解決了,以後再沒有出臺過相關政策。

困境僵局?

  據瞭解,2004年5月,湖北省省委曾經專門給洪湖市撥過172萬解決民辦教師的費用。據何昌盛介紹,目前172萬元中已經用40萬元退還民辦教師,剩下的將作為這200名老師的工資發放,「從今年9月份一直發放到明年5月份」。明年5月份以後怎麼辦?何昌盛長長噓了口氣,「5月份怎麼辦呢?就要財政想辦法了!」

  對於200名民辦教師帶來的問題,何昌盛認為,從長遠看來,政府肯定是有壓力的,「多100人,每年就多100萬」,政府不願意短痛,願意長痛。43歲的洪湖市教育局局長何昌盛曾經也當過5年民辦教師,他發現自己陷入兩難之中:作為一個局長,我知道要維護我們老師的利益,我也是從民辦教師出身,他們出錢是沒有辦法,但是我又知道市委市政府的困難,他們又沒有辦法、沒有錢。我是站在一個既要對上級負責,又要維護老師利益的矛盾交點上。

  「按照上面的精神,清退的民辦教師費用是由政府財政拿出錢來補貼,我作為教育局長,我不能管財政。這種局面,我無可奈何,上面有批示,我義不容辭,但我又力不從心。」

  「我們洪湖市普九教育至今還有債務5000萬元,教師的第五項津補貼每人3200元無法兌現,我們的教育保運轉、保安全都困難!」洪湖市有官員私下曾如此告訴記者,這件事除了涉及洪湖200名民辦教師的捐資費問題,後面還牽涉的另外辭退的1300多人。「歸根結底就是我們的政府窮!」洪湖市市政府一位官員說。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周志忍教授在接受《經濟》雜誌採訪時認為,洪湖市的200名民辦教師的遭遇是一種中國傳統決策的困境使然:上級不給資源,又要求地方按照一定的方案來做,只能逼地方做出這樣的抉擇。上級既然要讓地方解決民辦教師問題,就應該考慮各地的實際情況,不能夠只做一種「承諾」,出現「上級請客,地方埋單」的狀況。

  周志忍說,在澳大利亞,專門有一個獨立的撥款委員會,他們有一整套計算公式,能夠根據各州的實際情況,用富州教育補貼窮州教育,做出合理的調配,基本能照顧實際水準。目前,由於我國不是公共財政體系,中央用「錢」說話的能力很差,沒有活路,地方只能找歪路。

  在離開洪湖那天,客車上不住播放著《洪湖水浪打浪》的歌曲。2004年10月22日,遠在洪湖市黃家口鎮的一位劉老師不斷地在電話的那頭追問記者:「我們的30000元什麼時候能夠退下來啊?」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