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是滿清政權的縮寫式重複(之四) ——八旗制度vs共產主主義;圈地運動vs強迫拆遷


四,二者在入主中國之後,厲行極端專制野蠻的統治,推行落後的生產方式,大搞圈地運動。

滿清入主之後,將中國大一統專制王朝的君主專制推向了極端。入關之初,清統治者就削弱了內閣的權力,雍正帝乾脆廢除了內閣-明朝經過兩百多年發展起來限制君權的雛形體制,另設「軍機處」,將軍政大權不論鉅細的收到君主手中,成就了全世界最典型的「朕即國家」體制。除專制政治體制創近代以前世界之最之外,滿清一朝,還創了兩個之「最」:一是專制民族壓迫、殺人之最:強迫關內人民剃髮易服,為之不惜殺人上千萬,摧毀了先秦以來延續了數千年的華夏民族的衣飾和髮式傳統,專制到頭髮、到衣服,在世界史上可謂絕無僅有;一是興起了中國專制王朝史上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文字獄殺人整肅運動:僅乾隆一朝,就行文字大獄一百三十多起,平均一年兩起還要多,其殘酷狠毒程度,只有中共文字獄可與之「媲美」。

滿清靠八旗制度發家,以八旗制度立國。其老祖宗努爾哈赤髮明瞭八旗制度,並靠著這個制度鬼使神差地暴發起來。八旗制度實際上就是奴隸制加種族壓迫制。女真族本來以漁、獵為生,對農業、手工業幾乎是個外行,後來這個民族逐漸發覺,周邊的農業民族軟弱可欺,用打獵的獵具來對付人,要比打獵滋潤得多,要是能夠團結起來一致對外搶劫,幾乎沒有敵手。於是,八旗制度應運而生,「全民皆兵」,八旗制度一開始就是女真族搶劫殺人集團組織制度。隨著女真各部的統一,八旗制度的擴張,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搶劫的收入不穩定,旗人又不懂生產,如何獲取穩定的保障?於是入關的各旗的旗主就不再把搶劫地的人丁全部殺死,而是在掠走財、物的同時,大量的擄走漢族人民,數十萬以上被擄到關外的人,被編入八旗「包衣」(奴隸)戶籍,,成為各旗旗主、旗民的奴隸,被刀劍逼迫著為滿洲(女真)人種糧食、養牲畜、造器具、建房子...基本上世代為奴。

入主中原之初,滿清將八旗制度移植到關內,大搞圈地運動。滿州人圈佔華北大片良田,趕走漢族地主,強迫漢族農民做農奴,妄圖以奴隸經濟取代地主農民經濟,要使漢族社會倒退回兩千年前的奴隸社會。滿清的圈地運動,導致農民大批逃亡,華北人民流離失所,良民為寇,鋌而走險,但都捱不過八旗軍的凶悍,以致冤魂塞壟、餓殍遍地。

由於八旗奴隸制生產方式的落後,大批被圈佔的良田收益低下,甚至長滿野草。生產力遭受嚴重的破壞。眼見八旗制度圈地運動將來要把自己搞垮,滿清統治者慌忙對圈地運動急剎車,經歷滿洲貴族集團的殘酷內鬥,康熙帝終于于1669年徹底制止了八旗制奴隸生產關係的進一步擴張,這時已是滿清入主後的第二十五個年頭了。

制止奴隸制擴張後,由於八旗制度是滿清的命根子,絕對不能革除,滿清只好糟蹋納稅人的銀子以養活越來越多的八旗子弟,讓這批不事生產丸絝子弟,成為特權階層、中華民族的寄生蟲,就像後來的中共「無產階級革命家」、高幹後代「太子黨」、「衙內幫」。

中共是馬克思主義邪教在中國的分支。馬克思主義邪教披著無產者翻身做主人、解放全世界的迷人外衣,其實質卻是集人類幾千年來專製毒素於一身的超級巨毒猛藥。中共這個邪教分支更是將中華五千年糟粕與馬克思超級毒藥結合起來,因此,中共的專制野蠻邪惡性超絕全世界所有的馬克思主義邪黨,惡貫滿球,是真正的名副其實的「邪惡軸心」。

中共打下江山之初,立即撕下新民主主義的偽裝,以極其狡詐的血腥屠殺來打造全方位超級專制體制。

共軍節節勝利時,為了更順利的奪權,中共大力呼籲國民政府軍政人員留下來為新生的「人民政權」服務,並承諾決不算歷史舊帳。然而,中共奪得大陸後,立即撕毀寬待國民政府留用人員的承諾,以鎮壓「反革命」為名,大肆屠殺國民政府「留用」人員,以及一切與國民黨有牽連的中下層人員,這些人絕大多數人被鎮壓,數年間殺人五百萬以上。但極其狡詐的是,中共在大殺中下層人員的同時,對原國民黨高層人士及一切國內外名人,「友人」卻待如上賓,大搞「統戰」超級欺騙術,將國民黨「左派」、「民主」黨派、愛國人士、專家、學者、外國政治家、名流騙得團團亂轉,極大地迷惑了中外人心。中共奪權之初的濫殺,一如滿清入關之後野蠻屠殺漢族人民、濫殺已放下武器的明朝官兵。但中共做得卻比滿清狡猾得多,滿清殺害孫承宗、盧像升、史可法等名流,罵名昭彰,中共對民國高官顯貴卻是一個不殺,而狂殺普通的「歷史反革命」。狂殺普通大眾,以血腥恐怖建立了專政淫威,又因為殺的是普通人,難以為外界知曉,殺人的同時照樣可以「婊子立牌坊」,屠夫披袈裟;通過優待高官名流,又可以扮足「革命人道主義」的超級偽善假面孔,籠絡騙取國內外精英、政客為「人民」服務,支持「新中國建設」。

在「鎮反」中,大批原國民黨軍隊的抗日英雄居然也被打成「歷史反革命」,橫遭殺害,這,連蘇聯共產黨都看不過眼;而曾在「解放」前夕奮勇搶救世界有史以來最大海難「江亞輪」海難的救死扶傷的英雄張瀚庭,這個救了453條人命的船長,被民國的社會輿論普遍讚譽的人,被當地群眾稱為大好人的人,照樣被當作「歷史反革命」殺害,這個拒絕隨國民黨去臺灣,對中共一度抱有幻想的人,臨刑前高呼:「天曉得!」比起滿清的屠殺,中共的屠殺真是狡詐到了極點,卑劣直至,無恥之尤!

屠殺是為了專制,專制到極端是極權。中共通過血腥屠殺,建立了比古今中外一切專制體制更專制的體制:「新中國」不僅徹底剝奪了中國人的民主選舉權,還「黨的領導」的名義,將民國時期國人在相當程度上享有的新聞、通信、出版、結社、集會、遊行剝奪得一干二盡。

因其「專政」本性,中共自然是搞文字獄的天才,其迫害思想犯的刑法雖然沒有滿清的殘忍,但打擊面更大、手法更絕。

早在其在野作亂的山大王「革命」時期,中共就大殺大整異議人士:「江西肅反」、「延安整風」,異議份子當然不能免。王實味自以為可以做善意批評共產黨的魯迅第二,誰知僅因為一篇《野百合花》,就被「偉光正」砍掉了腦袋。連中共自己的高級理論家李達,身居高層、又有斯大林作靠山的邪教理論權威王明,只因言論不合毛共之意,也落得一死一逃的下場,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比起山大王時代的中共,滿清在關外稍微文明些,但入關後就不同了,剛剛拿下南京,滿清就迫不及待的掀起文字獄,拿僧人函可開刀;與之相似,毛澤東一站穩腳跟,就將「胡風反革命集團」打倒,株連甚眾;祭出「公安六條」,對「傳播謠言」者殺無赦,殺戮甚多;又大批電影「武訓傳」,株連甚眾。毛始皇還覺得滿清式文字獄效率不高,乾脆不等案例出現就動手,出動出擊,引蛇出洞,以「陽謀」之術一舉打倒「右派」百萬以上,創造了史無前例的文字獄的輝煌。但是「我黨」的本性決定了他永不滿足於整人的成績,自文革始,又發明瞭一種新的文字獄形式,「集體表態」、「人人過關」,你要是「不老實」,要麼當眾捉「姦」(毛澤東時代的手法);要麼秋後算帳(現在的手法),總之沒你好果子吃。

比起滿清的文字獄,這一手法絕就絕在你:既沒有說話的自由,也沒有不說話的自由;比起滿清的文字獄,中共的文字獄的更陰毒之處是「改造思想」,讓無辜的人真覺得自己十惡不赦;比起滿清的文字獄,中共的文字獄更惡劣之處在於:滿清可以沒有文字獄而更好的存在(仁政或君主立憲);而文字獄是卻是中共的命根子,少了文字獄,中共賴以為生的欺騙和罪行就要曝光,中共就要解體、就要死亡,所以只要中共不垮臺,文字獄就會永遠存在。

綜而言之,滿清文字獄和中共文字獄的性質是相同的、惡果是相似的:都是極端專制的體現,都大大加深了中華民族的愚昧。不同的是,整肅思想犯,滿清喜歡手起刀落,更加直接、殘忍;中共則喜歡「治病救人」,更加隱晦、徹底;滿清的文字獄的惡劣程度取決於皇帝個人的影響,容易廢止,中共的文字獄卻有與生俱來的的制度性頑固性,非中共垮臺不能廢止。

滿清、中共的文字獄,各自在中華黑暗史上抹下了最重的一筆。

雖然馬克思邪教轉制創造了空前恐怖的文字獄,並且比起人類歷史上一切專制體制,馬克思邪教體制專制得最徹底、最嚴密,但這還不是它的最大的「優越性」,其最大的優越性是「共產」-消滅人類幾千年來自然形成的私有經濟。

中共以「打土豪,分田地」為利誘,騙取廣大農民為其奪權充當炮灰,一旦站穩腳跟,就立即充分顯露其馬克思邪教黨的共產邪性,翻臉不認人,如滿清那樣大搞圈地運動,將分給農民的土地重新奪回,圈進人民公社;以國家的名義,將工商業者和民族資本家逼得傾家蕩產,短短數年間,徹底消滅了民國時期早已存在的市場經濟、徹底摧毀了數千年來中國一直存在的自然經濟形態-私有經濟和市民社會,中共從物質上斬斷了自由的根子。

對這些,滿清多爾袞、雍正帝、乾隆帝若地獄有知,當驚服於中共這史無前例的專制術,向中共磕頭認輸。

在「舊社會」的廢墟上,中共全面推行共產主義新奴隸制經濟制度:以戶籍制和公社組織把農民改造成新型農奴,以編製和檔案把各行各業的勞動者改造成依附於單位「組織」的社會主義新型奴隸。中共邪教「社會主義制度」,與滿清「八旗制度」有異曲同工之妙,一如滿清八旗制度三百年後接著馬克思邪靈轉世,都是要使當時的社會倒退回奴隸社會。在中共新八旗制度下,各系統、單位、組織的領導實為各旗旗主。

至此,勞動者「不僅被重新剝奪,而且被徹底剝奪」,連「舊中國」時的自由出賣勞動力的選擇權都被剝奪了。隨著中國的「解放」,無產者更加一無所有,雖然擺脫了在「舊社會」受剝削的枷鎖,卻被裝進了更加嚴密、更加暗無天日的「新中國」的鐵幕囚籠。

中共毀滅兩千多年的中國私人經濟,和滿清毀滅兩千多年的中華民族服式、髮式是相通的:都是極端的專制的體現。

但是也正像滿清八旗奴隸制生產關係搞不下去一樣,中共新八旗共產奴隸制度最終也搞不下去,這個制度搞不下去同樣是因為嚴重的破壞了生產力,繼續搞下去中共有垮臺的危險。

中共新八旗經濟制度的實質-馬克思邪教計畫經濟由於否定和剝奪自由及一切基本人權,因此嚴重打擊了人的積極性,摧殘了人格尊嚴、矇蔽了良知,造成假大空氾濫成災,從而造成各行各業效益、效率低下,污染浪費嚴重,甚至違背自然規律,倒行逆施,「大躍進」、「大煉鋼鐵」,摧殘生態、禍國殃民。

在農業上,中共搞的人民公社制度,將農民專政成被嚴加看管的牲畜,一難以吃飽,二不許說話,二十年取得了餓死三千萬人偉業;工商服務各業搞一大二公、指標任務、統購統銷,結果是吃大鍋飯、消極怠工、科技閑置、模式僵化、生產停滯、服務惡劣。整個民族瀕臨破產。

眼看再這麼搞下去要把自己搞垮,中共只得在1980年開始改革新八旗共產奴隸之經濟制度,這時已經是「解放」後的第三十個年頭了,恰好也是新八旗制建成(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後的第二十五個年頭,與滿清同!

在毛始皇砸爛的廢墟上,鄧矮子經過十年「修正主義」的休養生息,總算使中共恢復了元氣,但是「修出」的自由民主的火苗,又差點燒燬了中共的邪果子,幸虧矮子皮厚心黑,「不怕流血」。眼見蘇東解體,鄧矮子慌不擇路,急忙修正「修正主義」,挾持中國走上專制極權加官僚特權冒牌市場經濟的畸形死路。自鄧始,僵賊泯等各級官僚特權,以「改革」為名,瘋狂化公為私,掏空國企、股市、銀行儲蓄、國庫、國民福利,如今眼見可「開發」項目已經不多,又掀起一輪新的圈地運動,官商勾結、轉、炒地皮、騙、奪暴利、攜款潛逃、最後瘋狂。

比起滿清,中共搞兩次圈地運動,一則搶私為公,一則化公為私。同一個黨,搞公有制是它,(搞公有制不行了)搞私有化也是它,公、私都是進步,橫豎都有道理。真是打家劫舍都稱義,謀財害命盡在理。同樣是圈地運動,中共比滿清更卑鄙、更瘋狂。

曾節明 (投稿於)星期五 2005年4月22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