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為什麼與嫉妒相提並論


食醋是一種具有酸味的傳統調味食品。由於「吃」兼有食用和飲用的雙重含義,故而食用食醋也稱為「吃醋」。在我國浩如煙海的詞林寳庫中,除食用的內涵以外,「吃醋」還有其豐富的外延。作為一則雅俗共賞的典故,很有必要搞清它的來龍去脈。

  《紅樓夢》第四十四回,當鳳姐抓住賈璉偷情、雙方打起架來時,「賈母道:『這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兩口酒,又吃起醋來了!』」明代傳奇《燕子箋》也有「他二位只管捻酸吃醋,不成個模樣」的記載。眾所周知,在男女兩性關係方面如果產生嫉妒的情緒,甚至出現爭吵、打架的現象,俗稱「吃醋」或「捻(捻)酸吃醋」。那麼為什麼把嫉妒和食醋聯繫在一起呢?尋根溯源有三種說法。

  第一種稱為「獅吼說」。近代的一些典籍持此說。其主要依據是《在閣知新錄》關於「世以妒(同妒)婦比獅子。《續文獻通考》載:『獅子日食醋、酪各一瓶』,吃醋之說本此。」

  明代博學家李日華[1565~1635]在《紫桃軒又綴》中說過「正德中(公元1506~1521年),獅子房二號日食活羊一隻、白糖四兩、羊乳二瓶、醋二瓶……」說明獅子確有食醋的習慣,那麼獅子食醋又與妒婦有什麼關係呢?原來還有一個關於「河東獅吼」的典故。佛教經典稱「獅子吼則百獸伏」,所以佛家用「獅子吼」來比喻佛祖講經聲震寰宇的威嚴。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有一個朋友叫陳季常,他妻子柳氏是一個嫉妒心很強的女子,每當陳季常宴客,並有歌女陪酒時,柳氏就用木棍敲打牆壁,把客人罵走。平時陳季常很喜歡談論佛事,事後蘇東坡借用獅吼戲喻其悍妻的怒罵聲,作了一首題為《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的長詩,其中有這麼幾句:「東坡先生無一錢……只有雙鬢無由玄。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仗落手心茫然。」詩中的龍丘居士指陳季常;河東是借用唐代詩聖杜甫關於「河東女兒身姓柳」的詩句暗喻陳妻柳氏,另外柳氏也是河東郡(今山西省)的顯貴姓氏。這首詩極為生動地記述了作者困窘、柳氏凶悍以及季常無奈的景況。後來人們便把「河東獅吼」作為妒妻悍婦的代稱。有人還把怕老婆的現象戲稱為有「季常癖」。那麼吃醋的「獅吼說」則源於宋代。

  第二種稱為「壞醋說」。清代有人認為吃醋之說源於一種成見。某些南方地區,人們認為在一個家庭中不宜同時釀造兩缸醋,否則必有一缸會壞掉。因此,在一個家庭中不應同時有兩缸醋共存。藉以暗喻:一家人中只應保持一夫一妻,否則妻妾之間難免會產生嫉妒。早在南北朝時《齊民要術》已多次提到「壞醋」現象,可見釀製的難度。然而家釀兩缸,必壞一缸的說法較為牽強,但卻反映了民間對一夫一妻婚制的希冀。

  第三種稱為「酸味說」。清代章回小說《兒女英雄傳》第二十七回有這麼一段話:「切切莫被那賣甜醬、高醋的過逾賺了你的錢去,你受一個嫉妒的病兒,博一個『醋娘子』的美號。」看來小說的作者文康的這段話是從買醋、食醋的實踐活動中有感而發的。食醋在我國古代是主要的酸味調味料,它可以引申為酸、酸味;酸又有痛苦意,所以人們才把捻酸吃醋與嫉妒聯繫起來以喻心酸。有時也稱醋意、醋勁兒。如《紅樓夢》第三十一回:「晴雯聽他(指襲人)說『我們』兩字,自然是他和寳玉了,不覺得又添了醋意……」吃醋的近義詞還有潑醋、捻酸吃醋和爭風吃醋。明末話本小說《清夜鐘》第二回有「石匠樊八……怕陳氏吃醋……又怕陳氏捻酸怪他」;清代小說《儒林外史》第四十五回也有關於「凌家這兩個婆娘彼此疑惑……爭風吃醋,打吵起來」的相關情節。人們又把愛流露出醋意的人稱為醋缸、醋瓮、醋缽兒、醋罐子、醋罈子或醋瓶子。有時還把沒來由的嫉妒稱為吃寡醋,如戲劇《百花亭》就有「我幾曾調他來,皆是他心上自愛上我,你吃這等寡醋做甚麼?」

  有人著書說,唐人的《朝野僉載》記載房玄齡的夫人好嫉妒,李世民曾給他一壺醋。「於是就有了『吃醋』之典。」經核查,《朝野僉載》記的是關於兵部尚書任瑰的軼事:唐太宗李世民賜給任瑰宮女,聽說宮女受到任妻的迫害,李世民一怒之下令人送去「飲之立死」的酒以示震懾,任妻一飲而盡。但是酒中並未下毒。而唐代的劉餗在《隋唐嘉話》一書中則記載了有關中書令房玄齡的類似故事:唐朝初年房玄齡因輔佐有功,唐太宗幾次想把美女賞賜給他,但都被婉言拒絕了。後來聽說房家有妒妻,皇后又親自出馬給房妻盧氏做工作,也沒成功。李世民生氣了,說如果他堅持錯誤那就只有死路一條,盧氏仍不屈服並表示寧願因妒而死。唐太宗叫人打了一壺酒,說: 「要是這樣,就飲此毒酒!」盧氏拿起來一飲而盡。其實那壺酒並沒有下毒。後來李世民說:「朕尚怕見她,何況房玄齡呢!」另據《新唐書.列女傳》稱,房玄齡夫妻倆十分恩愛。早年房得過重病,說,「我怕是好不了了,你還年輕,以後另組家庭吧!」盧氏哭著一咬牙把一隻眼弄瞎,藉以表達從一而終的決心。房玄齡不久病卻好了,最終兩人白頭偕老。看來這兩宗關於妒妻的典故都與吃醋不相干。

  隨著釀造業的普及和發展,食醋不但逐步進入社會生活領域,也進而融入人們的心理活動以及道德關係之中,所以在唐代的文學著作中應該有著相關的反映。經過大量的鉤沉工作,在敦煌鳴沙山石窟的文獻寳庫中終於發現了珍貴的線索。在《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中已有關於「醋氣時聞,每念糟糠之婦;荒淫不擇,豈思枕席之姬」的語句。文中的「醋氣」原指食醋的氣味;「糟糠」原喻粗劣的食物,後因東漢時宋弘說過「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話,人們就以糟糠作為妻子的代稱;「枕席」本為臥具,可以借指為睡眠。通觀全句的內容,食醋與嫉妒兩者之間的關係躍然紙上。而這篇名賦的作者是唐代詩人白居易之弟白行簡,因此可以認定「吃醋」與「嫉妒」的「聯姻」應該追溯到唐代。

  綜上所述,「捻酸吃醋」之說應該源於唐代,宋代的「獅吼說」是其支流,而清代的「壞醋說」則只能是一種附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