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呼籲溫家寳總理退黨


親愛的溫總理,家寳閣下,您好!

出於對中共心底的厭惡,很長時間我都沒有注意到您的形象。

所以當我在電視裡第一次注意到您的時候,竟然把您跟陳水扁搞混了。當時我對黨員妻子說,這陳水扁真不咋樣,如果他不在那裡嚷什麼台獨,顯出對貴黨的懼怕,而是打民主牌,提出一國一制、民主統一中國:只要大陸跟臺灣一樣,實行了世界公認的民主,臺灣就跟大陸統一。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動了。當我知道電視螢幕上的人其實是您時,覺得實在荒謬可笑,竟會把您跟民主中國相連接。而如今正波濤澎湃的退黨(團)道德、政治海潮累積到了135萬,看得見民主中國的曙光了。我又將民主中國跟您牽扯到一起了。

我知道,民主政治初建時政府領導人的道德情操非常重要,不僅要有能力,尤其要善良。民主政治就是善國政體。這時候,我就想起了您。我覺得,做中共國的總理對您是一種侮辱。您應該加入現在的退黨大潮,促成退黨海嘯,做中共國到民主國的過渡時期的總理。所以我向您發出呼籲: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

中華文化和父母教育給了您很好的心靈:善。

兩年前抗薩斯時期,身處大學生中間您說了一句「我很揪心」,讓我真切地感受到您的善良。後來又見到您在遼寧礦難中為死難礦工抹淚,心隨您顫動。在災難降臨之際,江澤民手舞足蹈地表示抗災搶險的決心,跟您的落淚的傷感表現相比,凸現出他邪噁心腸的政治秀。

前幾天五四青年節,您走進北大又置身學生中間,講話講渴了,竟拿起桌上一個女孩已經喝過的水喝了。這個生活情節,讓我跟您青年時代在甘肅地質隊的長期工作聯繫在一起。這個動作無疑是那時候養成的習慣,錦濤同志肯定是做不來的,即使做也絕不自然。

這使我又想起您在美國哈佛大學講演時所說:您「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有過苦難的童年」。您父母是中華民國培育出來的知識份子,那時候中華仁義的傳統還是正統。所以儘管您是在中共國裡接受學校教育的,但傳統和善國裡的良知無疑通過父母的遺傳和家庭教育給了您。

出訪美國講演和在人民大會堂答問時,您自如地引用古語、詩文和典籍;回答有關兩岸關係問題時,您引用講漢文帝與淮南王兄弟恩怨故事的古語;在回答怎樣解決 「三農」問題時,您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舒爾茨關於「窮人的經濟學」的說法;在回答關於中印關係的問題時,您引用印度古籍《奧義書》中的詩句:「願我們共同努力,願我們文化輝煌。永遠不要仇恨,永遠和平、和平、和平!」閱讀這些書籍,善性自然得到加強。善良的心靈是為民主國準備的。而中共是專制國,它會吞噬您善良的心。與專制國決裂吧,復興培育了您善良的父母的中華傳統和中華民國。這要求您拋棄黨性。所以,我呼籲您:

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

入黨宣誓是陷阱,撒旦成了您身心的主管:邪。

您1965 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跟朱鎔基相比,您個人的路比較順,但進入中共中央高層也花費了整整二十年時間。英國布萊爾今年52 歲,已經三連任內閣首相了,而您前年60歲時才當上國務院總理。難道這不邪嗎?可以說,為了在今天這個位置上發揮出更大的作用,您很早就在作準備了。可您有大展宏圖的餘地嗎?在北京大學您說要出900個億在農村搞改革,中國最高學府的學生們竟然驚呼。您說官員光在大陸的匿名存款就超六萬億,一個女生安慰您說:不多!中國官僚機構好龐大。難怪您苦笑。這些簇擁在您身邊的大學生,跟您讀大學時相比,國際的環境、國內的條件都上天上去了,可除了考試比您那時要強,其他才智根本就幼兒似的。難道這不邪嗎?

國家是青年人的國家,可中國教育給您準備的就是這樣一些依然中小學生般迷濛的青年人。研究生收費多年了,您幾天前竟然驚問:「研究生要收費的嗎?」為了下學期讀國際政治專業的研究生,揚州農家的許秀梅正跟她的男友在南京街頭擺攤賣肉卷還4000多元的大學學費。太邪乎了。如此背景下,就算中國沒有腐敗,您這個總理能有多大作為呢?眾目睽睽之下,您的驚訝讓專管教育的國務委員陳至立坐立不安。可她會因此就用心搞中國的教育嗎?江澤民一次就轉帳近三十億美金去加勒比海地區銀行,作為他的相好,她吞些教育經費滿足女人的私慾也在情理之中。這樣的部下比比皆是,您能奈何他們嗎?

為矇蔽國人耳目,中共花費了數十億人民幣購置干擾外國對中國廣播的天線設備,甚至還買了好多個衛星閑置著以阻止新唐人街廣播電視對大陸傳播真相。這些錢,有經您的手批出去的嗎?您有辦法拿這些錢去改善礦工作業環境,去辦教育?我有,那就是:

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

一旦政府沒有了中共的附體,改善礦工作業環境、辦教育的錢都有了。

中共是邪教,入黨您便與邪魔為伍:惡。

由於教科書的問題,您勸日本小泉政府「對歷史負責」和「深刻反思」,有用嗎?他今日的民選首相能負得起昨日軍政權的罪責嗎?如果說日本真不負責和不反思,今天的自由民主制度如何能夠建立?您可曾勸誡過往日的江澤民和今日的胡錦濤對歷史負責和深刻反思嗎?您肯定沒有。只要您在黨,還沒廢除您入黨時許下的要效忠暴政終身的誓言,您就沒勁說。

古代社會,人類主要是善心和惡意對立。現代社會,人類主要是善國和惡國對立,而您現在不幸地成為邪惡的中共國的政府首腦。中共現在這個黨皇朝,如果說胡錦濤是皇帝,而您就是母親。作為專制惡國的頭兒,對人民的自由和民主即使不鎮壓,不作為也是惡呀。惡國制度下,無論您作為個人多善良,您終究要蓋印作惡。江朱政治下,鎮壓法輪功您只有連帶責任。但面對惡的制度不作為,上個月宣布法輪功為「反動政治組織」,開展又一輪大搜捕的政府作惡決定就由不得您不簽名了。首要的責任是胡黨,主要的責任就是您溫府。

您主政兩年有多,一如既往地訪貧問苦,元宵節都沒在北京過。但您的部下依然把數萬億元偷盜出國庫攜款出逃,依然賭博和包二奶,個人行為可以「雙規」和「法辦」;但他們與時俱進的小金庫集體揮霍、犯罪,您能奈何嗎?您沒有民主鋼印,就懲治不到黨的惡政行為。惡國制度下,善良的您面對作惡的部下無可奈何,面對老百姓「吃人」飲食行為又能如何?廣東東莞、佛山、臺山,成為進補潮流--花三四千元人民幣,就能吃到一盅用六七個月大的嬰兒燉成的補湯,一個王姓台商食嬰兒湯成癮,藉此每晚跟他那十九歲的湖南二奶做愛。溫總理,計畫生育國策和淫食文化傳統結合而生成的這種天譴的惡,您如何有效遏制?看了報導這個消息的圖片,我真的很揪心,現在還噁心。所以我向您呼籲:

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退垮惡黨,從根本上解決惡的問題。

中共是流氓,在黨您就心靈被玷污:變。

如果您是民主國的政府首腦,在美國您就不會躲著不見傳播真善忍為中國人在國際世界贏得了好聲譽的法輪功學員。對嗎?可是您是中共國的國務院總理,您就必須抑制善心,用您的文才和智力為惡黨和惡國的專制辯護。您在美國哈佛大學作《把目光投向中國》的演講,說:人多,不發達,這是中國的兩大國情。中國有13億人口,不管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13億,那就成為很大很大的問題;不管多麼可觀的財力、物力,只要除以13億,那就成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準。這是中國領導人任何時候都必須牢牢記住的。解決13億人的問題,不能靠別人,只能靠自己……獨立自主地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調動一切積極因素,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尊重和保障中國人民追求幸福的自由。您說這話,時間是在2003年12月,可400多年前諾查丹瑪斯就聽到了。他在預測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即「1997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那條預言裡說:「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瞧,多准。您來自馬克斯(瑪爾斯)思想主宰的國家,在哈佛大學講中國的昨天,避而不談中共為顛覆民國製造了27年的騷動、叛亂和割據罪行;講中國的今天,避而不談中共鎮壓六四學生的民主運動和法輪功的「真善忍」大法信仰;講中國的明天,避而不談中共何時實行自由民主。但您把《東方紅》農民的歌唱到哈佛大學的講壇:「尊重和保障中國人民追求幸福的自由。」溫總理,我真不忍心對您作過多指責,惟有請您讀《九評共產黨》。柔情似水的您,淚水如果是從心底裡流出的,我相信您會弄明白,您的善良是怎樣被中共邪教和流氓玷污的。在報上看到關於您的圖片,臉上總罩著陰霾。都是入黨惹的禍。所以,我向您呼籲:

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聲明發出後,您會感受到莫名的輕鬆,臉上也將充滿陽光。

退黨還清白,干乾淨淨地做中國人:正。

《九評》之八、九,清晰地評述了中共的邪教本質和流氓本性,中共真的被扒光了。人體全裸,依然還有美的一面。中共全裸則只有醜陋了,如牛屎般黑臭、骯髒。在中共真相被揭露、退黨成海潮的今日,繼續呆在中共黨內,將是您的恥辱。

家寳閣下,趕快聲明退黨!宜早不宜遲。

退黨是還您以人的潔淨,鮮花不插牛屎上;還您以好人清白,留取丹心照汗青。
家寳閣下,你在哈佛大學就特別提到您「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有過苦難的童年,曾長期工作在中國艱苦地區」;特別告訴美國人,中國2500個縣(區)裡,您 「去過1800個」;特別聲明您深愛著您的「祖國和人民」。美國總統布希在清華特別提及他如何信神,您在哈佛卻特別提及您的出生、童年和前期工作的地區、現在工作的特點。這是為什麼?做人的道德基礎,美國人從宗教信仰方面奠定,中國人從歷史記述方面奠定。布希講神聖,您講清白。中國人做人遵循《易經》乾坤大道裡的四字訣:元享利貞。元享乃人之神性原點,即愛心通達,愛天地萬物而非侷限於愛家人、親人、熟人;利貞乃人的人性基地,即謀利走正道,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想這些都融在您父母的家教中。但黨給您的教育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依照黨章,您必須黨性高於一切,需要「假惡鬥」時,元享的博愛神性和利貞的人性正路就得向黨性投降,趙紫陽、朱鎔基如此,您也難例外。江澤民、胡錦濤一句為了黨,鎮壓法輪功您不同意也得同意。共產黨就是邪教惡魔,黨性就這樣吞噬著所有黨員作為人的神性和人性。您生來是人,黨卻要毀您人的潔淨和清白。怎麼維護呢?退黨是最溫和的方式。家寳閣下,您正好姓溫。退黨是告別黨性至上的邪教生活,您由此回到神性的原點:不恨有愛,愛心通達;回到人性的基地:遵守法規,講職業道德。退黨之後,您會發現真愛奇蹟性地回歸,人神清氣爽。

退黨興中華,先做好公民後成好總理:通。

深愛祖國和人民,就必然要落實到行使自由結社的公民權利上。
家寳閣下,您現在可謂「一人之上,萬人之下」,胡錦濤坐在中共教主的位子上,要報黨的知遇之恩,宣布解散共產黨是不可能的,他甚至連退黨都難,所以就全力 「棄民親黨了」。但您卻可以聲明退黨真切親民,只要您願意,深愛祖國和人民的夢就會劃出您的心海。如果您愛祖國和人民真的深,入黨不過是您獲取愛國愛民所需要的權力的途徑。今天在黨愛國愛民的路已經不通,明顯走到盡頭。但並非您的愛國愛民路也絕了。選擇退黨,您將會有更好的服務祖國和人民的機會。退黨聲明一發出,您自由了,精神上不再是中共的奴隸,而成了中國的好公民。退黨行使公民權,對您來說,是回到祖國和人民中間的開始。

家寳閣下,《九評》發表和退黨成潮,中共就已經死了靈魂。這情形如同關羽死了張飛的靈魂出竅一樣。中共已成無靈的行屍,所以胡錦濤才要「保鮮」。胡錦濤「保鮮」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他嘴上說以人為本、權為民用,實際上卻是以黨為本、權為黨用,這您很清楚。兩面派的嘴臉是中共邪教教主的基本素養,他還具有鄧小平、江澤民鎮壓異己、施暴果決的剛硬品性。作為個人,您和他對比,您善他惡,早晚分道揚鑣。胡錦濤學朝鮮,您想當人民總理就很難了,這跟江澤民打「法」護「貪」時的朱鎔基一樣。您比朱鎔基命好,在總理這個職位上,您趕上了退黨這一道德、政治公民運動。您的治國才能和經驗,一旦突破馬列邪靈的附體和中共邪教的框架,真正地順應民意,善良的心無須遮掩、無須扭曲,人的愛心通神成為靈體,您必然會成為新中國第一位好總理。您知道今天的民意是什麼?就是退垮中共整人的邪教,復興中華愛人的正統。

家寳閣下,果決地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家寳閣下,退黨並不是要您從總理職位上退出,絕不是。棄了中共國的正式總理,您便做了新中國的臨時總理。從聲明退黨那一刻起,您雖然不再是中共的總理,卻成了復興的新中國、即將重建的中華民國的臨時總理。即使中共撤您,祖國和人民也不承認的。您退黨,是一個壯舉,是勇敢地將中共從政府中分離出去。
祖國和人民早就盼望這一天了。深愛祖國和人民,您就從退黨開始真切的表現吧。事實上,祖國和人民也關注到您跟您的胡領導的不同。你不僅在哈佛大學談到中國要「回溯源頭,傳承命脈」,弘揚儒道文化,「承繼先賢,澤被後世」,而且在哈佛和北大都共同提到了「學貫中西,專攻東方學」的著名教授季羨林,一再表明您對人民和祖國的深愛。實際上羨林在他最有名的作品--《牛棚雜憶》裡,記錄了他五十多歲遭遇文化大革命後,命運突增的波折(勞改、批鬥、失去自由等)。中共人為製造的動盪不安和暴力恐怖,…不僅帶給季教授個人災難,更帶給祖國和人民災難。中共不僅製造給祖國和人民製造了文革大災難,而且此前此後暴力恐怖和動盪不安一直週期性地出現。家寳閣下,好好讀一讀《九評》。
讀《九評》您會清楚地知道,從1926年到今年整整80年,中國的動盪不安和恐怖暴亂都跟中共密切相關。中共邪教和流氓就是祖國不得繁榮和人民不得安寧的根源。親愛的溫總理,讀《九評共產黨》如果您讀出了正義感和勇氣,我想您會退黨的。

家寳閣下,聲明退黨吧!
祖國和人民期待著您的退黨聲明。

家寳閣下,如果您深愛祖國和人民深及深愛中華文化,就應當知道退黨宜早莫遲。中國有著幾千年天人合一的文化傳統,由天災看人難。《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退出共產黨形成風潮,天亡中共的口號廣為傳誦:紅天已死,藍天當立,歲在乙酉,退黨大吉。中共統治中國55年氣數已盡,這猶如張飛活不過56歲一樣。如果張飛不殘暴、不逼人、不沉睡,決不會被殺死。可偏偏55歲一過,關羽一死,他就殘暴、就逼人、就沉睡。所以,張飛被人殺,實乃天殺之。中共的情形非常類似。如果中共大批判、大討伐、大還擊,就決不會被退垮。可偏偏55度國慶日一過,《九評》一發表,它就噤聲、就保先、就迴避。中共成立八十三年有多,從來就以為自己代表著真理,做任何壞事都堂而皇之。而今這種
羞答答地保先、靜悄悄地抓人,都前所未有過。中共完了,玩完了,真的玩完了。
從表面上看,中共是被法輪功擊敗的,其實中共是敗於上天。天亡中共,借法輪功之手而已。

家寳閣下,一切都是天意。中共興亡都離奇古怪,惟有天意可解。

天不亡中共時,它附體國民黨壯大,絕處逢生遇日本,蘇共亡中共仍昌。天亡中共時,鎮壓法輪功就成了它棺材上最後的一顆釘子。退黨成錦濤後,蘇共不在了它只有胡來(學朝鮮),國(親)民黨在野了它也胡亂搬來,反日大遊行胡亂髮動草率收場。亡共者胡!家寳閣下,中共必亡於胡錦濤三年統治時期,絕超不過2005年 11月20日。不要覺得這不可思議,這是天意。是的,中國經濟比蘇聯解體時好得多。這隻說明天要亡中共,並不要亡中國。是愛祖國、愛人民,還是愛中共,家寳閣下,您必須作出抉擇。所以,我呼籲:

親愛的溫家寳總理,退黨吧。

退黨是順天意,不退是逆天意。順天者平安,逆天者遭難。 2004年12月26日,印尼發生大海嘯,死人過25萬。這就是天亡中共的正式警示。毛澤東誕辰日,發生巨大天災,這是警示中國(這時《九評》已發表,退黨也過千)。大海嘯發生在印度洋地區,是表示:凡以中共為軸心的所有專制惡國,例如新加坡,都在天亡範圍。

家寳閣下,2005年3月以來,離奇的瘟疫、冰雹、風暴等天災不停地襲擊中國各地:埃博伊拉病毒襲擊深圳(惡黨依然封鎖消息),一旦傳播方式進化為呼吸傳染,誰感染誰死;冰雹、風暴奔襲廣東韶關、廣州等地,江蘇鹽城、南京等地,四川、重慶等地,廣東十萬家禽命喪,各地死傷人數數百,房屋受損數千。更離奇的是北京門頭溝立夏竟飄鵝毛大雪。尤其嚴重的是美國醫學專家警示及早預防世界性大流感,一旦發生,死亡人數當在三億人左右(中國約四千萬人,跟大飢荒三年死人相當),而已處於進化到人際傳染邊緣的亞洲禽流感的H5N1型病毒將是病源之一。情勢危急,可中共忙於對付人民,全無預防心情。可以說,所謂天亡中共,實乃另外一個時空裡神魔交戰神勝利的結果在地球世界的反應。隱形世界裡神魔交戰,地球世界上凡人遭殃。為減輕災難,我呼籲:

家寳閣下,您趕快退黨吧!宜早莫遲。

對於許多普通黨員、黨官,退黨只是為保平安而自救。對於您來說,退黨就是一種「對國家、對人民的責任感」,「就是來源於對祖國和人民深深的愛」。這是您剛剛對北大學生諄諄教導過的。人們已經注意到您沒有提到對黨的責任。很好!中國急需早早退垮中共,開放輿論(如同您初任總理抗薩斯時),以應對莫測的天災人禍。

親愛的溫總理,祖國和人民都急切地盼望您早作抉擇。

一旦您聲明退黨,大多數已經退黨或正準備退黨的政府官員都會響應,政府便歸國家了。沒有中共獨裁的中國,將是一個自由民主的新中國,也是一個熱愛和平和充滿希望的中國。惟有在自由民主、和平希望的新中國,我們的子孫才可能如您在美國哈佛大學所宣稱的那樣:「生活在一個更加和平、安定和繁榮的世界裡」,有「一個無限光明、無限美好的明天!」

家寳閣下,祖國和人民現在急需一個「具有創造性思維的」和「是非能自辨」的總理。如果您是,趕快退黨吧,在2005年7月1日愚蠢的「保先」登記之前。

家寳閣下,趕快退黨吧!盡早帶領人民理性應對即將來臨的天災人禍。

災禍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足夠的良心和勇氣,一個憲政中國、良知中國很快就將到來。

唐子
2005年5月8日星期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