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權力鬥爭起波瀾 胡溫與上海幫攻防升溫

2005-10-04 17:11 作者: (大陸)諸葛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隨著十月舉行五中全會的日子越來越近,也隨著中國社會的不穩定跡象越來越嚴重,圍繞有關五中全會制定「十一五」發展路線的政策之爭已白熱化。一個陣營,集合著鄧小平、江澤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拉「改革」大旗作虎皮,另一陣營,則是那些要藉所謂胡溫「新政」謀取新的政治和經濟利益的野心家,亮出「和諧」新招牌……

自從江澤民一年前交出軍權回家養老、胡錦濤全面接掌黨政軍最高職務之後,北京的權力鬥爭似乎沉寂了一段時光。這是不是說,在小胡的柔軟身段和雷霆手段雙重作用下,中共高層已經沒有了什麼明顯的雜音,大家都乖乖地團結在以總書記為首的黨中央周圍,一心一意搞建設了呢?我們局外人,不好妄測。但是,單看最近的發展,似乎局面並非這麼平和。中南海小氣候,雖非狂風暴雨,卻好像也不是雲淡風清。老夫日日奔走生計之餘,也結識了三兩皇家近宦,他們有意無意之中透露的情況,是否確實,老夫無法判斷,權當小道消息應該也有參考價值。加之多年受黨教育,關心國家大事,每日必看新聞聯播,每日必讀人民日報,看著看著,讀著讀著,就瞧出一些心得來。試著以下與讀者分享之。

江澤民祝壽,溫家寶受壓

今年八月十七日,是江澤民七十九週歲誕辰。按中國舊俗,這就是慶祝八十大壽的正日子。偏偏,這又是他老人家退休之後過的第一個生日。他老爺子是何等人物,早就準備藉這個機會觀察一下,要看我江澤民之後是人走茶涼,還是虎威猶在(他老人家屬虎的)。一旦有了結論,是否要採取點兒什麼舉措,那就外人所能與知了。

嫡系的上海幫或江家軍,不會等到八月十七日上午才攜禮登門。早早地,他們已經拜訪過了上海昌平路那座新宅子。自然,到了正日他們還會再次前來拜壽,那是後話。且說江氏嫡系見了老頭子,當然要議論國家大事。談了什麼,老夫沒聽說,也不想去打聽 ─ 免得無意間涉足國家機密。接下來的事情,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這另外一個故事也話分兩頭。一頭是,就在八月十七日前後,網上忽然出現一個消息:胡綿濤準備派遣親信劉延東,取代老江嫡系陳良宇出任上海市委書記;甚至上海市長也不能要前朝的韓正,據說已經選好了備胎戴相龍,消息來源,好像是英國媒體,包括路透社駐京記者和泰晤士報相關報導。這件事情,我們後面細談。故事的另一頭,則圍繞當今權相溫家寶。說他是權相,因為溫上任以來自以「周恩來第二」期許 ─ 試問當今中國政治中,哪任總理能比周恩來更為人脈深厚、羽翼豐滿、公關到家、大權在握?溫家寶雖然目前遠遠沒有當年周的權力基礎,但也已經顯示了一些鐵腕作風,特別是在推行宏觀經濟調整的過程中。至於上海在宏觀經濟調整中的態度,那是路人皆知,恐怕是與溫總理的態度不大合拍。陳良宇早在七月就登門為江老爺子「暖壽」,兩人當時如果不談上海的經濟發展,
那是不符合本黨當今「一心一意謀發展」的總路線的。談的時候,陳良宇如果不對溫家寶的宏觀經濟調控政策提出異議,那也是不符合本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一貫宗旨的。

是不是有關聯,我們不知道,反正,八月間,溫家寶的日子不大好過,先是有關醫療改革失敗的批評矛頭,直接指向了溫。好像也是路透社,為此發過一篇報導,說溫在權力鬥爭中受到壓力,雖然溫的地位還不至於有什麼問題,很不尋常地,溫家寶把自己多年前的一封信,而且是手跡,拿到了光明日報去發表。字寫得不醜,甚至可以說有些功夫,應該會讓知識份子們欣賞;內容更是不俗,談的是明末清初的激進思想家黃宗羲 ─ 究竟為什麼,這個時候,溫家寶想起來要來這一手?讀者不妨各自詳玩。我要插句嘴的是:溫家寶對待知識份子的態度和手法,像極了周恩來。你說是重視也好,你說是愛護也好,你說是尊敬也好,你說是善於利用也好,意思其實也差不多。以我多年觀察國家大事的心得,應該說,周恩來這一做法,的確讓他得益匪淺。老毛身後,主要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和想造反的人這樣兩個南轅北轍的群體說他好,顯然代表了老毛的兩個極端:既是造反的山大王,也是專制的土皇帝。劉少奇身後,平巨歸平反,卻沒有什麼人替他歌功頌德,一個原因恐怕就是他僅僅代表官僚集團,而官僚們是只說現任上司好話的。周恩來聲譽滿人間,奧妙之一就是那些文藝、體育、教育、文化界的名人們為他說話。這些人又會寫文章,民間知名度又高,不知道三四的老百姓還不盡信他們的?溫家寶師法周恩來,但小有變通,目前主要是在教育界(而不是或尚非文藝界),包括知名教授和昔通大學生身上,下這樣的功夫。隨著中國人教育水平普遍提高了一些,藝人的地位應該是越來越比不上教授們了,雖則這個民族千年來重視戲子的傳統應該還會在現代化的好萊塢包裝下繼續下去。溫的這種調整,也見出了他作為一個政治家的眼光和用心。

「改革」與「和諧」的路線之爭

回頭看人民日報:八月十日,溫家寶總理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八月二十四日,溫家寶總理再次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了「深化改革」,並強調宏觀調控和防止盲目擴張。每篇報導都是大套話,但恐怕也還是透露了一些信息。綜合起來,老夫的解讀是:溫的經濟調控措施激起了地方的不滿,特別是觸及了上海的地方利益:這些勢力試圖利用一些例如醫療改革等方面的問題來讓溫感受一些壓力,讓溫知難而退,有所讓步。研究農村合作醫療,這明擺著是回應有關醫療制度改革失敗的批評。發表信件.可以看作是溫的一個反擊動作,要打「民意牌」、「改革牌」,向施壓的勢力表示他強硬的一面。而另一面呢,溫家寶實際上卻在做出讓步。為什麼這麼說呢?一個原因是,施壓的勢力私下指責胡溫背棄鄧的經濟改革,而溫強調改革.就是要顯示他和他們想法沒有很大區別;另一個原因是,在一段時間的相對沉寂之後,再來談宏觀調控,應該意味著在這方面有了一些新的政策,所謂防止「盲目」擴張,即意味著並非盲目的擴張是可以接受的。

宏觀調控問題這麼重要,還不僅因為它涉及上海的地方利益,尤其因為,這關乎五中全會的主要議程,更關乎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基本路線。隨著十月舉行五中全會的日子越來越近,也隨著中國社會的不穩定跡象越來越嚴重,圍繞有關五中全會制定「十一五」發展路線的政策之手,看來大有白熱化的跡象。一個陣營,集合著鄧小平、江澤民時代的既得利益者;另一個陣營,則是那些要藉所謂胡溫「新政」謀取新的政治和經濟利益的野心家。基本上,前者強調「改革」就因為「改革」就意味著鄧江時代路線與政策的連續性,「改革」就意味著繼續由他們主導來完成對於國民資產的瓜分,「改革」就意味著他們可以持續擴大不受共產黨原有體制的束縛的那種政治經濟利益空閑。而後者則提出「和諧」,就意味著原有的既的利益者你要分出一些空閑、職位和利益與我這幫新進者「和諧」相處,
所謂「和諧」就意味著我們要修補一下這個體制以便讓它平穩運轉,所謂「和諧」更意味著不要搞出亂子來 ─ 搞出亂子來,胡溫之一恐怕就要鞠躬下臺;不要搞出亂子來,因此也就是胡溫保持並鞏固權位的最為根本的前提。

不過,對胡與溫,恐怕也還要有所區分。不是我們老百姓、局外人去區分,而是他們在政壇的對手看來已經對他們採取了一些區分對待。不錯,目前施壓的矛頭是對準溫,但是,看深一層,似乎這個打溫舉措也是拉溫動作。一面施壓,一面還要放風說你的位子不會有問題,這樣溫柔的鬥爭方式,是中共政治進步了的緣故嗎?也許是,但老夫寧願不這麼天真,試想,搞掉胡溫哪一個,都是一場政治大地震;反正震一場,在付出同棟代價的情況下,為什麼要去拿那個三號位置而下是一號位置呢?你讓步、妥協、合作,那當然好,我們制約一號「如果不可能拿掉他」 的力量,不是立馬壯大了嗎?

兵家必爭:從西藏到上海

這樣聽來,似乎胡錦濤地位還不那麼穩固,事實上,完全沒有這麼嚴重。出現這種落差,原因在於魯迅所看透的那個中國道理:你要開個窗戶,必要拿出拆掉房子的架勢。一年以來,小胡已經連連得手,包括最近的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趙啟正屆齡退休,小胡也見縫插針地塞上一個蔡武。蔡是具有甘肅與團中央雙重胡錦濤背景的人物,趙啟正則是江澤民老部下,當年曾慶紅任上海市委組織部長時的得力副手。這一上一下,多大的加減出入?還不去說再早幾天小胡藉機把自己當團中央書記時的同事張寶順一把提成山西省委書記,在山西沒給老江留下一根根苗。曉是如此,小胡尚不罷休,乾脆矛頭直指上海。就在老江八十大壽的時候,
揚言要拿掉陳良宇,不僅一點面子不給,簡直就是要在人家賀壽之際搗掉人家的老巢。老江的人馬,本來就被小胡給他連拉帶打地弄得七零八落、分化瓦解,現在眼看連上海也要守不住了,那還不絕地還擊、垂死掙扎?

這一掙扎,就好像要翻天的樣子了。不過,上海幫畢竟早過了輝煌中天的時代,事實上連守勢也守得蠻辛苦的了。七八月間老江一番打氣動員,這才稍有振作,連連採取了幾個動作。動作之一,是在廣東,面對梅州興寧煤礦的重大災難事故,具有一些團派背景、與小胡關係較為密切,而且出身梅州的省長黃華華,頓時備受壓力,事情已經不堪到了這個地步:正在人們議論廣東省級高官誰該為梅州礦難下臺的時候,網上甚至傳出謠言,說黃的親屬「黃四太保」武裝販毒,並與警察形成流血衝突。無論消息真假,一定是有心人放的。

動作之二,是向小胡的固有勢力範圍內伸手,比如新疆。當年十六大,小胡煞費心思,出一支奇兵,把共青團老部下、新疆區黨委書記王樂泉成功推進政治局,在高層多了寶貴的一票。前不久,小胡又把一個有團派背景的聶衛國從重慶調到新疆,出任生產建設兵團第一把手並兼任區黨委副書記,不僅壓住了兵團內部向來坐大的上海勢力,而且強化了對於新疆權力的總體掌控。可是,不料兵團就在這時出現了嚴重騷亂。有人顯然抓住了這個機會,不屬於胡錦濤的手於是伸進了新疆。據人民日報報導,黃菊、曾慶紅,兩位政治局常委,在八月間前後腳考察新疆。沒有報導的,據說還有上海幫在國務院的大管家華建敏,也在此之前另有新疆之行。王樂泉急急赴京會商,開會的時候當然是討論騷亂問題和民族問題,個別拜見胡錦濤的時候恐怕就談的還要更深入一些了。結論之一,是繼續加強當地領導力量,小胡病急亂抓藥,臨時把個現任團中央書記的胡偉送了過去。

不僅新疆,而且西藏-- 這可是胡錦濤的老巢,相當於江澤民的上海。八月份是西藏自治區成立四十週年紀念,中央去了規模龐大的代表團。這當然也是給小胡面子。可是,奇怪的是,帶隊的人物,多是具有濃厚親江色彩的。賈慶林是全國政協主席,分管民族事務,理應一行」 可是,也可以更加重視一些,由溫家寶親自去一趟拉薩呀。周永康、梁光烈,都是掌握刀把子的人物,與熱烈的慶賀氛圍之間頗有令人捉摸不透的聯繫。這麼多老江親信來到拉薩,難道他們其實都已經歸順了小胡,要藉機向新主獻媚?

就算他們另有所圖,就像黃菊、曾慶紅的新疆之行,畢竟不過是「遊兵」,頂多騷擾一下小胡那已經層層坐地人馬把守的老地盤。自己的老地盤呢?人家可是準備連窩端掉它了。於是,還有動作之三 --看起來這是最不著邊際的動作,其實恐怕卻是最要害的動作。八月下旬,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江綿恆,出馬兼任中國科學院片上海分院院長。為此不尋常安排,中科院院長路甬祥還專門出面,畫蛇添足地解釋了一句什麼。網上有人諷刺小江不夠資格出任上海分院院長,我看這是不得要領」 人家連國家科學院副院長都當的,要說應該說那個。以國家科學院副院長之身前來上海兼職,聽路甬祥的口氣,本來就是屈尊嘛。屈尊為何呢?畢竟也是前朝太子,總不能老讓人家屈尊吧。所以,一旦上海市的領導班子調整,請江綿恆同志進入市委常委,最好出任副書記,那是順理成章的。按級別,人家早已經是副部級,當了上海市委副書記也並沒有提拔,沒有得到好處;好處是上海市得到了,因為「加強了領導班子」嘛,是啊,上海是中國的科學技術中心,應該有個懂得科學技術的人成為市委領導。當年徐匡迪不就幹得很好嘛?於是乎,再過一年半載,以其年齡優勢、學歷優勢、知識結構優勢,江綿恆某一日忽被宣布為上海市副市長、代理市長,然後市人大上順利轉正,子承父業,出任上海市長,讀過了本文的你難道還會為此驚訝嗎?

(動向)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