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人有兩怕


男人最怕被人說「傻」,女人最怕被人說「老」。而上海男人既怕被人說「傻」又怕被人說「老」。至於「傻」,上海的男人不會有太大的擔憂,因為誰都知道,「上海男人」的名字幾乎每時每刻都是與「精明」二字「生死與共」的,這一點不管別人服氣不服氣,反正迄今為止是沒有什麼地域的人敢站出來向上海男人叫板的;但至於「老」,上海男人不但有所顧忌,而且害怕的程度則毫不比女人之下。因為怕被人說「老」,上海男人每天都要騰出一定的時間花在自己形象打理上,只要能換取他人給予的一句「哇,你真顯年輕」之類的羨語(千萬不要去問他是如何保養的),都可能會讓他竊喜好幾天。所以,要想打動上海男人的心,你只要照著誇獎女人的方式去誇獎他就可以了。

沒去過上海或沒接觸過上海人的人也許會認為只有女人才會為歲月在臉上刻下的皺紋而緊張,但一經和上海人尤其是和上海男人接觸,你就會發現,在上海,除了陽光少男與花季少女一樣光鮮以外,一些出入於高級寫字樓的中年男人年過三四十也紛紛光鮮起來,像重新打磨過的漆器鋥光放亮。真讓人懷疑古人所說的「返老還童」是否真的不再是神話?有人評價上海男人「生猛」不足,「嫩氣」有餘。所謂「嫩氣」,顧名思義,就是後天打造的「年輕態」之意。在上海男人眼裡,「年輕態」顯示的是朝氣、鮮活、可人、斯文,同時也可以提高自己在眾人中的身價或彌補其他方面的先天性不足。所以上海男人對「年輕態」的追逐就有了絕對的理由;所以上海男人比其他同齡男人顯得年輕也就見怪不怪。

俗話說:「三分人相七分妝。」可見,「妝」字佔了一個人形象打造的決不僅僅是半壁江山。「年輕態」是一種形象,不在「妝」字上下足工夫,那怎麼行?於是上海男人打他懂事開始就和「妝」字結下了不解之緣。這裡的「妝」,包括了衣裝和化妝。

對於上海男人的受打份,王安憶在她的《想像上海》中就有一段十分精妙的「設計」:

現在的男人不像過去那樣土裡土氣的不修邊幅,服裝要講究。這講究不是說摩登,華麗,而是規矩。即便是到弄口搬是非,也要穿好了。上衣的拉鏈拉到領下二寸,被縫是直的,皮鞋不必十分新,但必是擦亮,移了的後跟打上掌子。不要釘鞋釘,鞋釘有此像馬掌,聲音又太硬,有點替代品的味道。穿正經的西裝也可以,對了就穿了西裝,在門口「嘁嘁」地說閒話。而且,非要是男人,四十五歲朝上的,頭髮梳得整整齊齊,打一點髮蠟,雙手插在褲袋裡……男人市井氣些好,顯得應變能力強,能對付世界,還有點草莽。流就流氣,但不要油滑……千萬不要穿塑料拖鞋,最粗魯了。無論男女都需瘦,不能有贅肉。但不是廣東人那樣的精瘦,也不像農人體力上的勞作形成的瘦,而是有些像知識份子,有智能生活的那種瘦。


衣裝說到底就是服裝鞋帽。上海男人的GPT水準是遠不能滿足他對衣裝的苛刻的,但這沒關係,可以向女人學習:要委屈也委屈肚子,決不能讓自己因為衣著沒「嫩」樣而被人輕視。成年的上海男人在家裡可以沒有一張像樣的飯桌,但如果沒有他的一個專門的衣櫃,衣櫃裡沒有幾件流行款式的夾克體恤,沒有一套專門用於應酬的上等西裝和鋥亮的皮鞋,他就會感到自己彷彿被這個世界所遺棄那樣悲哀。就這還不夠,每次出門之前還都要對著衣櫃的鏡子前後左右地打量幾下自己,直至滿足了自己的「年輕態」視覺為止。有一位做服裝設計的上海男士曾說自己每天出門前的打扮時間起碼一個小時。他扮「年輕態」的理由是:「做我們這一行,不打扮得時尚點,別人不相信你的設計。」搞設計的、髮型師、造型師、攝影師,此類行業的男人總是領風氣之先,也許他們是「職業性」的青春,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不少「圈外」男士也紛紛為了自己的「年輕態」而奮力效仿。孰知為了能比實際年齡年輕兩三歲,他們一生當中所費在打扮上的時間的總和,又豈止是「兩三年」這個時間詞所可以抵消的?

上海男人對妝的熱衷也是很「別緻」的。在外地,男人如果有搞面膜、塗髮膠、用香水習慣的話,就會被身邊人認為他女人女氣--跟上海男人「扮嫩」似的。而在上海男人眼裡,這就正好證明了外地男人的「土」,因為「土」,自然也就顯得老氣。上海男人拒絕與「土」為伍,在氣質上當然就不能不追崇青春靚麗,要追崇青春靚麗,

就要把皮膚保養得白白潤潤的,把臉部打理得清清爽爽的,把頭髮修飾得瀟瀟灑灑的--這樣才能顯示出飽滿的精神和時尚的氣息。因此絕大部分上海的男人都有自己的男士專用化妝品、護膚品、髮膠和香水。至於頭髮的修飾,這也難不倒上海男人,因為過去的理髮店現在都改成美容美發店了。據媒體介紹,近幾年,染髮和美容店在上海越來越多,原因是上海的男士紛紛把眼光瞄向了這種原屬於女人的消費。隨著生活條件的提高、交際的廣泛,以至跳槽求職成為家常便飯,上海男士的「年輕態」心理也呈有增無減趨勢,他們越來越注重能顯示出年輕的各種髮型和髮色的包裝,染髮美容自然成為「扮嫩」的時尚。如今在上海所流行的「年輕態」男人形象綜合表現為:精心修剪的髮型,且噴有保濕摩絲;白皙的皮膚若隱若現地裹於深色的緊身上衣裡;干乾淨淨、永不落時尚之伍的服裝款式;自傲的舉止夾著自信的步態;不顯山不露水地炒著股票;上海話、普通話和偶爾夾帶的英語單詞雜糅一起的語言--看著這些足顯「年輕態」男人在身邊款款而過,我覺得上海的男人真的比其他地方的同齡男人年輕得多,但我同時也感覺他們身上似乎多了點什麼又少了點什麼。難道不是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