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歲女孩被碾死血肉模糊棄停車場(組圖)


小女孩溪溪在她7週歲生日那天,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她還來不及吹滅生日蠟燭,許下的生日願望也永遠無法實現。


溪溪生前的照片


溪溪的父母在失去愛女後悲痛萬分

  前日下午5時20分,廣州市天河區東圃滿江紅中英文學校的學生溪溪(化名)在結束學校的秋遊後,坐校巴回家。校巴行至麓湖路和麓景路交界處附近,小朋友都擠在車門那裡,其中一個小朋友突然將車門拉開,溪溪隨即掉下去了。事發時,司機並沒有察覺仍繼續開車。

後來有路人發現一直打手勢,司機才將車停了下來,下車將溪溪抱上車。然而,讓人氣憤的是,無良的校巴司機藉口要將溪溪送往附近醫院搶救,卻在支開其他同學後,將溪溪連人帶車拋棄在距醫院僅100米的停車場上。兩個小時後,家人在校巴上發現了溪溪,此時她已停止了呼吸。

  「孩子究竟在哪裡」

  7歲女孩出車禍

  家人遍尋兩小時無果

  前日下午5時許,溪溪的媽媽冷女士正等著秋遊的女兒回來,當天,是女兒的7週歲生日,家裡人說好晚上去挑蛋糕,買蠟燭的。

  「溪溪出事了,流鼻血了。」和溪溪一起坐校巴的同學天天(化名)對冷女士說。

  「有沒有哭?」冷女士問。

  「沒有。」

  「有沒有說話?」

  「沒有,只是在流血。」

  冷女士意識到出大事了。當務之急是找到孩子,十幾個親戚朋友幫著找,空軍醫院、武警醫院、紅十字會醫院、省中醫院二院,附近的醫院都找遍了,都說沒見過受傷的小女孩。「孩子究竟在哪裡啊?」溪溪媽媽十分擔憂。溪溪的家長隨後給一位校領導打了電話。

  從得知孩子出事到晚上7點15分之間,校方給的答覆都是,老師和司機的電話因為欠費打不通。聯繫不到司機和老師,十幾個人沿著出事地點四周苦苦找尋,仍見不到溪溪的影子,這個小女孩究竟在哪裡呢?

  「有人掉下去了」

  女孩不慎掉下校車

  司機開出100多米才察覺

  和溪溪一起坐校車回家的幾個同學,向記者講起了當時的經過。

  記者:當時車上有幾個小朋友?

  天天:十幾個,還有六七個站著。

  記者:有沒有老師?

  天天:沒有。

  記者:只有司機一個大人嗎?

  天天:還有一個女的,好像是司機的女朋友。

  記者:能講講當時發生的事情嗎?

  天天:當時快要下車,小朋友都擠在車門那裡,李某(車內一個小朋友)把車門給拉開了,溪溪就掉下去了。

  記者:你們沒有叫司機叔叔停車嗎?

  天天:叫了,說「有人掉下去了」。

  記者:當時車一直是開著的嗎,有沒有放慢速度?

  天天:嗯,是一直開著,還很快。

  記者:司機叔叔沒有停車嗎?

  天天:那個司機沒有聽見。

  記者:那後來司機是怎麼知道溪溪掉下去了呢?

  天天:有個路人向司機擺手(比劃著路人擺手的樣子),車才停下。

  記者:然後呢?

  天天:司機下車把溪溪抱上車,放在坐位旁邊。

  記者:溪溪有沒有說話或者喊疼?

  天天:沒有,沒有說話。流了好多血,還流到我的座位上了。

  當時同在校車上的另外幾名小朋友,印證了天天說的話。小朋友們說,司機將溪溪抱上車後,將車繼續開到幾十米外的停靠點,待小朋友們下車後,司機開著校車離開了。

  記者昨日趕到麓景西路的事發現場,車道上殘留的一灘血跡還清晰可見。附近一位餐飲店老闆說,孩子掉下後,被車輪壓過,但司機沒發現仍然繼續行駛並右轉彎,「開出約有100多米。」後來在路人的提醒下才停下車。

  「校車找到了」

  司機將孩子棄在車上 地點距醫院只有100米

  晚上7點15分,滿江紅中英文學校的領導來到事發地點,告訴溪溪的家長,校車找到了。

  校車停在毗鄰廣東省第二中醫院的一個住宅區的停車場上,從停車場到醫院不過百餘米的距離。之前,溪溪的家人也曾來到這裡尋找,但並沒有看見校車。校車停在這裡,孩子肯定是送到了廣東省第二中醫院。憑著本能發應,溪溪的家人跑到醫院,從一樓找到六樓,還是沒有找到孩子。

  一個親戚突然說,孩子會不會還在車上。隨後,親戚們在車內發動機蓋子上看到了溪溪,馬上抱起溪溪跑向醫院。溪溪的父母在中途接過了孩子,「當時我的孩子身上還是熱的」,溪溪的媽媽哭著說道。送到醫院後經診斷溪溪已經死亡。

  「那天是溪溪的生日」

  生日禮物是一件衣服 等天氣冷了就能穿了

  溪溪屬虎,11月15日是她7週歲的生日。四年前,父母帶著溪溪從湖南益陽老家來到廣州,先是打零工,後來湊錢在麓景路一條小巷中開了家「溪溪洗衣店」。為了讓孩子接受到好的教育,半年前,父母將溪溪轉到了現在的學校,雖然學費要貴好多。

  「小女孩非常懂事」。溪溪有時負責看店,幫媽媽做洗碗、掃地等家務活,照顧一歲多的妹妹。快過生日了,家裡人問溪溪要什麼禮物,懂事的溪溪說,她不要貴的,有個生日蛋糕,可以吹蠟燭許願就可以。「那天是溪溪的生日」,家人送給溪溪的禮物是一件衣服。

  秋遊前一天,怕遲到的溪溪告訴爸爸不要忘記校鬧鐘,還要準備些蘋果、橘子,要和小朋友分享。當天,溪溪早晨5點多就醒了,秋遊對於這個7歲的小女孩來說,是值得期待的事情,「小孩子都喜歡去玩,誰知這一去就沒有回來」,一位家長說。

  醫院:屍檢後才能確定死因

  廣東省第二中醫院外科主治醫生夏醫生在車禍發生當晚時值班。據他回憶說,前天晚上7點半左右,他正從五樓外科到一樓急診室看一個病人,這時一對中年夫婦抱著一個小女孩就衝了進來。

  「孩子當時已經血肉模糊,」夏醫生說,當即進行診斷髮現孩子顱骨塌陷,從傷口來看可能是撞傷,腹部也嚴重受傷,當時已經死亡。得知孩子死亡的噩耗,溪溪的父母悲痛欲絕。情緒激動的母親大聲質問醫生「你們為什麼不搶救她」,醫生們只能安慰他們「孩子已經死了,搶救沒有意義。」

  溪溪的父母立刻報案,警察隨後來到醫院瞭解了案情。此後,父母一直守在溪溪身邊痛哭,直到她被送到太平間。昨日上午,急診室已把溪溪的死亡證明上交到醫院主管部門。今天上午10點,法醫將為溪溪進行屍檢,以確定死因。

  校方:承認工作上有疏忽

  昨日晚8點,記者打電話給滿江紅中英文學校的任校長時,她正在開會。8點30分會議結束後,她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任校長說,本來那輛校車有一個老師跟隨,但該老師的孩子當天拉肚子,老師就請假了,而司機的女朋友正好跟在車上。校方詢問司機是否要另派人跟車,司機稱「沒問題,你們放心好了。」任校長稱,校方在此事上疏忽了,沒有再派老師跟車。

  對於車門一拉就開的問題,任校長說,目前這種「揚子江」客車都是如此,一些公交車也是這樣的。當記者問這種門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時,任校長稱,校方今天開會已經系統討論了工作上的漏洞,校方會盡快改進。

  律師說法:如棄車時溪溪未死司機要負刑事責任

  廣東正大方略律師事務所餘樹林律師表示,據初步掌握的案情判斷,肇事校巴司機、溪溪所在學校和當時打開車門的學生都對這起事故負有責任。

  對於事發時車上只有司機一人,余律師表示,溪溪只是一個7歲大的孩子,這麼小的孩子乘坐校巴,學校應派專人維持他們乘車時的秩序。此外,校巴設備陳舊,車門居然可以由小孩子隨意打開,存在重大安全隱患。校方對此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民事責任。此外,拉開車門的學生也對事故負有責任。關於司機在事故中責任的認定,余樹林認為,司機應負民事責任的大小,要看在當時車速下,司機在客觀上是否有能力制止事故發生的能力。

  對於司機棄車逃跑的行為,余樹林表示,事情的關鍵是溪溪在司機棄車時是否已經死亡。如果溪溪當時已經死亡,司機只需負民事責任;如果溪溪當時並未死亡,則司機是在交通事故發生,他人處於危險狀態之後見死不救,故意不作為,放任事情惡化,屬於間接故意殺人罪,要負刑事責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