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老伯:政府用真槍實彈打死我們啊


汕尾東洲血案已經第12天了,東洲村民依然在一片恐慌壓力中,村民乞盼中央領導能來調查的希望,已經破滅了,而得到的是政府不斷給村民施壓、說謊、監控、抓人。

今天村民向記者透露,村中的官兵比之前少了一點,但還是以抓「不法份子」為由,天天進村抓人,死者家屬求助無門,每天披麻帶孝到馬路上跪拜,舉牌申冤,路人都不忍看這傷心的情景。

抓、抓、抓 村民苦、苦、苦

據悉,有消息稱中共曾發布的將向農民開槍的汕尾公安局副局長吳聲逮捕,實際上三天後,已被當局無罪釋放。

12月16日,記者打電話到汕尾市委核實有關情況,一位女士告訴記者說:「不清楚。」公安局、市政府均無人接聽電話,村民都沒聽說有當官的被抓。

據悉,整個東洲村的氣氛依然緊張,失蹤的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他們還在天天抓人,牆上還有8個人的通緝令。

村民們還在悲傷和恐懼中,死者的家屬跪在馬路上,有的拿著死者的靈碑,村婦拿著死者的相片,有三家人在那裡跪著,政府沒有給錢,有人勸她們走,可是他們不走,勸她們的人不像是村民。

跪著的都是老人,路人看著心裏難受,死的人年齡都不大,孩子小,他們都有父母和妻子;過路的人有給捐錢的,有一個小姑娘說:「有群眾給跪地的家屬捐款。」

60歲老伯哽咽說血案

以下是一位60老伯向記者敘述血案。

老伯說:「我也有去電廠維權,輪班去保護,發生事情時,我也在,當時,官兵一個也沒有死,都是村民被炮火打中,用炮壓我們,我們退、跑,「砰……砰……」,用槍掃射,用炮打我們。我們這裡很多人都被冤枉了,遭到他們用真槍實彈打死我們人民啊!很嚴重,是真的是假的都是騙不了的,但是這些貪官就是用槍和炮打死我們的老命;事實是政府給我們一個罪名,村代表都是為了村民的利益,現在都被抓了。」

被政府打死的村民,就用10幾萬塊人民幣給他們,要他們不要跟外面的人說:「不是被官兵打死的,是給鬧事的村民打死的。」家屬不收他們的錢,真是很冤枉的。

那天公路上有很多屍體,是被軍火炮彈打的。但政府就是要陷害我們的老鄉,把公路上的屍體穿上軍服,說是我們打死的。怎麼能這樣?是不是啊?這個地方很冤枉,你是記者,人都有父母生的,我有子子孫孫的,我才敢講,我是老貧民,60多歲了,要說實話啊?

現在我們村裡有些人,拿了政府的工資,利用他們來探聽村民的一切,把好人當成壞人來處理,這裡情況很嚴重,把好的說成壞的。以前,村會計被謀殺,也說成自殺,就是給一大筆錢給家屬就埋葬了。

我們這塊土地是開發最好的地方,分我們的土地,賣我們所有的土地、山、海,然後貪官又賣給大老闆,拿到的錢就給省裡的高官,村民叫「養路,即是打關係。」我們農民一點錢都沒有,沒有還給我們的群眾,貪官把錢都存到外國去了。

記者,要你們幫我們一下,救救我們,這裡的貪官是非常凶殘對待我們的。

外省人談血案

以下是一位外省姑娘說血案。

事發當天,大部分的人以為是放煙炮啊!一點都不相信政府會對我們開槍的嘛!我們一點都想不到,現在我們很傷心哪,他們有槍,我們什麼都沒有,反正,我們是農民,肯定是怕他們的,他們那麼多人。

現在別的地方的人,好怕來我們這裡,你知道不知道?現在政府好像是土匪,案發後,四面八方全部都被軍警包圍起來,當我們過路的時候,全部還要檢查,我們好像是什麼敵人? 到現在還沒有解決,那些死的家屬到公路,去跪、去哭、叫冤枉啊? 那是我們的親人啊!我看得好可憐啊!政府沒有給錢,什麼都沒有?

現在我們這裡八點鐘,家家戶戶全部都關起來,大人、老人、年輕人,都好害怕的,以前我們這裡是很熱鬧的,自從發生血案,個個都怕的要死,我們沒有辦法。現在我們村民,什麼都不想做,都沒有心情出海、去掙錢了,發生十多天了,沒有人想去做工作,心情很不好,村民是要公平、公道,我們又不是要打架,說我們去搶,去打他們公安,那為什麼政府那幫人一個人都不傷,為什麼打死我們那麼多人、傷那麼多人?官方說給村民一些錢,叫村民不要去認屍體了。

現在我們去上班的時候,騎單車過路都要檢查,好像我們帶了什麼火藥、槍什麼的?好可憐、好可憐,想不到,現在只要20歲以上的,全部要檢查身份證,我們是殺人、強姦還是搶劫?! 現在不知道怎麼說?說起來也很煩惱,那些失蹤的人,我們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也不公布出來,好可憐,死的人全都是年輕人。

村民希望外界繼續關注

村民不知道是否還能有出頭之日?每個人出門都非常小心,政府還在監聽村民們的電話,力圖繼續封鎖消息。村民們寄予政府的期望已經破滅,他們希望海外的媒體繼續給予關注。

汕尾屠村事件已引起國內外人士的關注,但中共至今仍一意孤行,沒有法辦凶手並公布死傷者名單,甚至用高壓政策壓制向外界求救的村民。外界紛紛強烈譴責中共的這種野蠻暴行。

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說:「我首先要對那些被廣東省委、省政府血腥槍殺的無辜同胞表示我最沉痛的哀悼!對那些死難同胞的親人表達一個公民的慰問和聲援!同時,對廣東省委、省政府凶殘殺害我們善良同胞的野蠻暴行表達我最強烈的抗議!強烈要求最高當局遵從文明社會公認的基本準則,懲辦凶手及責任者,撫恤死難者家眷!」

由十四名社會活動人士發表的公開信要求政府允許獨立調查,法辦凶手並公布死者名單。公開信中說,「我們對製造這起血腥鎮壓的廣東政府表示最強烈的抗議。」

香港傳媒:「血腥鎮壓事件反映中國政府二十多年開放改革後,各級政府依然對平民百姓的權利毫不尊重,肆意踐踏,而在涉及經濟利益、商業利益的時候,官商勾結欺凌百姓的情況更是非常普遍、更是全國各地普遍出現的現象。」

中國問題專家、現任美國《當代中國研究》雜誌主編程曉農博士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說明共產黨承認這次處置過當,他們也知道不應該動用坦克對付農民,因為農民沒有任何裝備。……但他們犧牲一個公安局副局長的目的,無非是為了掩護更多的官員。……我相信廣東省委考慮的是如何封鎖消息,既把老百姓鎮壓下去,又不讓外界知道,他們唯一後悔的大概就是這件事情漏餡了,消息曝光了,瞞不住了。廣東省委到現在為止,沒有為這種暴力鎮壓事件道過歉,也不承認做錯了,這恐怕是問題所在。」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高凌報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