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少女催性藥下的無奈(組圖)


這些光碟分別被命名為「妙齡爭艷」、「台大女學生奇遭案」等


阿麗說:「你們能幫助我嗎?我……」


「一帆」髮型創作室裡到底發生過什麼



一封控訴書,上面按滿了35個指印


核心提示

從對未來充滿憧憬的19歲高中少女,無奈輟學後進入平頂山市「一帆」髮型創作室打工,慘遭該店老闆「賣身」,前後多達10次被拍攝成黃色光碟,以或明或暗的渠道在市場上出售。

35個指印的控訴書

阿麗(化名)坐在報社辦公室裡,面容憔悴,她用渙散無力的目光注視著記者,在和記者的交流中,她時時埋下頭去,既黑又瘦的骼膊不停地在沙發上移動著。這是7月14日的仲夏午後,窗外的熱浪炙烤著忙碌不停的人們。

阿麗說:「你們能幫助我嗎?我……」她咬咬嘴唇,欲言又止。隨後,這個年僅19歲的女孩從挎包裡掏出了一封控訴書,上面按滿了35個指印。

這是一封2000多字的控訴書:

2004年6月,我進入「一帆」髮型創作室打工,7月10日正式上班,每月的工資300多元。幾天之後,老闆張建華就以關心我為由,讓我住到她家裡,趁我不注意,在我的茶水里加入安眠藥。在我神志不清時,其子多次同我發生性關係並致我懷孕。因顧及面子,我忍氣吞聲,沒有告發,但堅決要求打胎,後被張建華自購藥物在她家裡打了胎。

在以後的日子裡,張建華等人將罪惡的雙手伸向了我,趁我不注意時給我吃了安眠藥和催性藥。2004年9月至12月之間,張夥同十幾人在我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強迫我拍黃色錄像,做淫穢表演,這樣的情況前後有十多次,導致我懷孕並染上各種婦科病。直到今年春節,我才在男朋友李中良(化名)的幫助下離開了「一帆」。臨走時,張威脅我說:「如果你敢將這些事兒告訴你的朋友和家人,我就一刀做了你。」此後,張還多次哄我:「我以後打發你結婚,要啥有啥,房子也行,汽車也行。」

回家以後,由於我害怕張建華等人的報復,直到今年6月10日才將真相說出來,並報了案。

……

在這封控訴書末尾,阿麗說:「當前我的身體極其虛弱,由於藥物作用致使頭暈、頭疼,以前所受的傷害如同夢一般時時刺痛我的心。我曾自殺過,絕食過,就在前不久,張建華還多次給我家和我男朋友打電話威脅。但我相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他們一定會受到法律的懲罰。」

阿麗的求學之路

阿麗出生在平頂山市湛河區的一個農村,祖輩以農為生。儘管家裡的經濟並不寬裕。但父親老賈卻頗感欣慰。阿麗在15歲那年考上了平頂山市一所經濟管理學校。「通知書都發了,阿麗卻不打算上了。」老賈說,「她一心想讀大學,家裡也很尊重他的想法。」為圓這個夢,阿麗決定復讀一年初三,2003年,阿麗如願以償地進入了利民高級中學。

17歲那年,阿麗便開始編織自己的夢想--踏入大學的腳步已經離自己不遠了。阿麗的臉上洋溢著甜甜的笑容。阿麗的這種想法在當地的同齡女孩兒中並不多見,很多人在讀完初中後就外出打工去了,阿麗甚至為自己能有這樣的抱負深感自豪。

而就在阿麗讀高中的時候,她的哥哥也考上了當地的一所職業技校,老賈為兒子支出了一筆不菲的學雜費,這讓原本並不富裕的家庭捉襟見肘,一家人全靠地裡微薄的收入度日。阿麗開始讀高一下半學期時,需要交2000多元的費用,老賈焦灼不安起來。不能中斷了孩子的學業啊!他開始一邊四處籌錢,一邊和學校商量先打下欠條。但事與願違,老賈的努力並沒能見效。無奈,阿麗只有輟學了。她不想讓老父親為自己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儘管她時常暗自垂淚。「那段時間我腦子裡都是書本。上學的念頭一直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經歷了短暫的痛苦之後,阿麗開始踏上了走向社會的第一步。她經人介紹進入平頂山一家酒店做服務員,她相信用自己的雙手也可以描繪出自己的前途。

然而,短短的20天之後,阿麗就被辭退了,因為她當面頂撞老闆,讓老闆「顏面盡失」。但阿麗並不後悔,因為她看不慣老闆經常欺負和她同齡的女孩兒。然而這次被辭退卻讓她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之中。

一次偶然的機會

阿麗此後的人生轉折始於一個特殊的人物--張更武,老賈認識多年的朋友。2004年春節前後,張更武多次到老賈家,「讓阿麗到我女兒(張建華)開的『一帆』去打工吧,我女兒的生意很好,旺季月收入都在萬元以上。」

張更武所說的「一帆」是位於平頂山市火車站不足百米的一家幾十平方米的髮型創作室。老賈開始並不贊成:「阿麗才18歲啊,剛剛踏上社會,沒有什麼社會經驗。」

對老賈的疑慮,張更武勸解:「那是自己閨女的店,你還擔心個啥,有什麼事情也好照應。」老賈思前想後,覺得張更武之言不無道理,便同意阿麗到「一帆」打工。

7月9日的午後,一陣風掀掉了晒在院子裡的幾件衣服,黃昏時分,又一陣風驟起,阿麗皺了皺眉頭:「要下雨了。」這幾件衣服是阿麗為自己準備的簡單的行囊,她要在次日走上沒有了夢想的新「工作」崗位,儘管阿麗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但她似乎沒有更好的選擇。阿麗輕輕嘆口氣,捋捋被風吹亂的頭髮。

次日,阿麗穿過喧鬧的街道,走進了「一帆」。

乾淨的地面和偌大的玻璃門後面是3個被隔離開的小房間,這是專門為顧客按摩的角落。在這裡,阿麗接受了「行規」:試用期為3天。

在此期間,阿麗重複地做著簡單的掃地、擦玻璃等體力勞動。阿麗開始並不過多地與這裡的人搭話,她覺得,自己和這些年齡相近的人似乎不是一個類型的,不管怎麼說,自己曾是有過「抱負」的人。

厭惡的事情不斷刺激著阿麗的神經,甚至還有按摩女孩兒和顧客的嬉戲聲從包房裡飄出來。阿麗心裏越發彆扭,她覺得自己無法和這些人融合在一起。

3天後,阿麗向老闆張建華提出辭職,她說不能適應這裡的環境。

張建華說:「你沒有社會經驗,到什麼地方也不熟悉,你父親和俺爸關係不錯,我把你當親妹子看待,你不會我都可以教你的。」

阿麗事後回憶:就是在張的一再要求下,她才繼續留在了「一帆」。此後,阿麗在這裡學習了20天的按摩「技巧」。

8月2日,在「一帆」髮型創作室,阿麗開始第一次為陌生的顧客按摩,這樣的「工作」是在放著兩張床的簡陋的房間裡進行的,一臺挂扇搖來搖去。阿麗說,她感到心「怦怦」直跳,覺得自己很齷齪。

阿麗有時為顧客洗頭,有時按摩,可以從中得到三成的報酬。到8月16日,她拿到了第一個月的188元的工資。

食物裡被放入「藥物」

在阿麗工作的第二個月,張建華開始「教導」她,有顧客過來消費,要主動和客人聊天,比如,問他們是什麼地方的,做什麼事情啊等等。

簡單的事情並非如此,此後讓阿麗覺得更加恐怖的事情出現了。一天晚上8時許,阿麗吃下了張建華的一碗細麵條後感到很睏,很想睡覺,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迷迷糊糊的阿麗在理髮的椅子上睡著了,當她醒來時感到頭昏昏沉沉的。讓阿麗吃驚的是,她在蒙矓的睡意中感到胸部被人碰過了,阿麗問同事黃林(化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黃告訴阿麗一個令她目瞪口呆的事實:阿麗吃的飯裡被放入了安眠藥。當阿麗面對記者的時候,她肯定地說:「還是那一次,張建華也給我放入了催情藥。」儘管事隔已久,但阿麗仍能清晰地回憶起那次自己突然產生了強烈的性衝動的感覺。

讓阿麗印象極其深刻的是,有一次張建華還曾給阿麗一罐飲料,阿麗喝過幾口之後,一個顧客便走入「一帆」,只讓阿麗為其按摩。進入按摩間內,這個「瘦高」的男人開始對阿麗動起手來。阿麗說,那是自己第一次和男人接吻,當時自己也很激動,當該男子要求和阿麗進一步發生關係時,阿麗猛然驚醒,一把推開了該男子,並讓其滾出去。該男子告訴阿麗,自己是受張建華的指使才這樣做的。

被拍攝了淫穢錄像

「後來,張建華在我晚上下班之後,要我陪她一塊兒回去,說是李斌(張的丈夫,當時犯案被押)沒有在家,自己不敢走,我那個時候總是同情她、可憐她,本來不想去,卻拗不過她三番五次的勸說。」阿麗說。

無奈之下,阿麗暫時住進了張家。但隨後在張建華家裡親眼目睹的事實,阿麗至今仍心有餘悸。那是去年8月的一個夜晚,勞累了一天的阿麗很快就入睡了。突然間,巨大的聲響從張建華的房間裡傳出來。阿麗「騰」地坐起來,穿衣下床,從半掩的門縫中,她看到了讓她「驚恐萬狀」的一幕:同事黃林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神態迷離,五六個男人正用攝像機對準黃林拍攝裸體表演,後來又做了那種不堪入目的色情淫穢動作。

阿麗撲上去,企圖阻止,但被張建華強行拉走。此後,張甩給阿麗一沓錢。「估計至少有2000元,但這樣的『封口費』我是不能接受的。」她說。

可沒過多久,張建華又將目光瞄向了阿麗。阿麗說:「有幾天晚上下班後,我很餓,但不想花錢買東西吃,就吃了店裡的饅頭,喝些開水。突然有一天晚上,張建華拿了一個饅頭讓我吃。當時張表情異常,我堅決不吃,但她趁沒有人,慌張地拿了一塊兒塞進我嘴裡,我掙紮著想吐卻吐不出來,我反抗時看見有兩粒很小的藥片。」

阿麗質問張建華,張說:「你是我的妹子,我看到你休息不好,才給你吃這個的。」張隨後告知阿麗:「李斌出事了,我急需要錢,所以不得不這樣做,你可以幫我忙。」

在短暫的爭執之後,阿麗開始昏昏欲睡,張建華見狀,連拉帶拽將阿麗推到一輛出租車內。回到家後,阿麗被放置在一張床上,阿麗看到了放在地上的攝像設備,房間裡橫七豎八地站著七八個人。其後,張建華給阿麗灌了一杯「水」,興奮的阿麗身不由己,房間內的男人們輪番和阿麗發生了性關係。於是,攝像機的鏡頭對準了這罪惡的一幕,短短的一小時後,所有的交易在這個夜晚完成了。

其間,阿麗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聽到張建華曾和對方討價還價,張開價10萬元,在激烈的商討之後,最終以5萬元的價格成交。

據張告訴阿麗,阿麗前後有10次之多被拍攝成錄像,後被製作成光碟。阿麗告訴記者,她曾在張建華的家裡看到了自己被拍攝的淫穢錄像,「我不敢看,張建華要我看的,並要我模仿上面的動作」。

對於張要求阿麗看的光碟內容,阿麗說:「我只是瞟了一眼,看到自己像『死人一樣』任人擺弄。」對於此前的多次被拍攝經歷,阿麗記憶十分模糊,「幾乎想不起來了」。

阿麗在張的控制下失去了自由。「如果她一會兒看不到我,就會問我到什麼地方去了。」張警告阿麗:「你以後什麼地方都不要去,要和我在一起。」

對於在「一帆」的「非人」經歷,為何阿麗沒有逃脫?

在接受採訪時,阿麗不停地擺弄著雙手,告訴記者有三點原因:一、當時事發之後,張建華等人對她發出警告,如果告發,就一刀做了阿麗。她說,自己的確被嚇住了。二、如果自己走了之後,擔心張建華不會承認對自己「摧殘」的事實。三、阿麗在剛進入「一帆」時,認識了現任男友李中良,阿麗說:「當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感到他是我等待已久的人。」

阿麗的自殺感言和回憶

阿麗在李中良的幫助下,於今年春節離開了「一帆」。老賈對女兒回家時的變化大為吃驚,甚至在剛見到女兒時愣了好幾分鐘。他不敢相信女兒在離別自己短暫的半年時間裏發生的巨大變化。「如果阿麗站在10米遠的地方,我就不認識她。」老賈喃喃地說道,「阿麗白皙的皮膚失去了光澤,現在都變成黑黃色了。」

阿麗回到家裡也經常不吃飯,沉默寡言,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傻笑。開始老賈並不知情,等他真正瞭解到事件的原委時,已經是6月25日了。這一天,天氣陰霾,阿麗蜷縮在家裡,看著24日寫下的遺書,從牆角裡找到了塵封多年的農藥--敵敵畏。突然,她擰開瓶蓋,揚起頭,一股劇烈的藥味迅速蔓延了整個房間。但就在一剎那,阿麗將第二口農藥噴出來。她突然清醒了,她說,她不能就此結束生命,她要依靠法律討還公道。

躺在醫院裡,阿麗挂了6天吊瓶,望著一滴滴藥液流入體內,阿麗寫下了下面的話:

「我對不起他們,他們都那麼關心我,體貼我,躺在醫院裡,我聽見他們傳達對我的愛,媽一直在哭,她心裏有多少委屈,多少痛苦,有誰知道啊。我卻不能理解她的那份苦心,我好恨我自己,我以後不會再在你們面前發脾氣了。媽媽,你知道嗎,我多麼地愛你們。

「在生命中最美好的年華里,我失去了人生的意義,我有多心痛的往事,有多大的精神和肉體刺激。這個世界是什麼內涵,我無法理解。我內心有多傷、多恨、多冤、多無奈,我該怎麼生活,怎麼面對。我不想快樂,我不能快樂。」

27日,阿麗突然想起了一個細節,她在一張稿紙上寫道,在喝毒藥走上絕路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去年9月至10月在「一帆」的時候,來了幾個陌生的廣東人。他們說:「你已經被老闆『賣』過了,你就再和我們合作一次好了。」阿麗在回憶錄中透露,張建華曾和這些廣東人合作拍攝了碟子。那些廣東人告訴阿麗,他們已經給張付了錢。

張建華:阿麗住過我家裡

此前,阿麗和她的父親到報社反映情況時,曾經提供了一張光碟,裡面是她在被迫的情況下表演的淫穢內容。7月15日,記者前往平頂山對該事件進行調查。據悉,這些光碟分別被命名為「妙齡爭艷」、「台大女學生奇遭案」等。記者走訪了平頂山市5個大型音響店。一些受訪者表示,這些光碟年前的時候在平頂山以賣或租的形式在市場上流通過,銷售得很不錯,其中一家就銷售過100多張這樣的光碟。對於現在市場上是否還存在這些光碟,他們表示,由於這類光碟更新很快,現在市場上已很難買到。其中一部分音響店經營者說,他們的這些碟子有不少是從鄭州批發來的。

從阿麗提供的這張光碟上,記者注意到,清晰的圖像和阿麗身體上的多處黑痔相吻合。據阿麗回憶,當時她被拍攝後發現自己被戴上了假髮,並被施以「濃妝艷抹」。當記者提出為什麼能夠確認光碟上的圖像為自己時,阿麗說,自己對誘使的「文字對白」尚有深刻記憶。

當晚9時,記者對「一帆」進行了暗訪,並未發現該店有違規之處。次日晚上,記者再次前往「一帆」進行調查,當時店內已經沒有了顧客。記者表明身份後,要求對張建華進行採訪。在該店工作人員通報後,張在一個半小時後姍姍而至。

張在接受採訪時承認,阿麗曾多次住在自己家中,並說自己對阿麗很關照,但對阿麗對自己的指控全盤否認,並手指窗外說:「如果我要是對阿麗拍攝了黃色淫穢光碟,就讓汽車撞死。」

「那麼阿麗為何要指控你?」記者問。

張說:「我怎麼知道?」

記者要求張建華在次日上午9時和阿麗當面對質,張表示同意。次日,阿麗來到記者所住的賓館。隨後,張在電話裡表示,她在「一帆」髮型創作室,生意很忙,沒有時間見面。張隨後又補充說:「我沒有必要和阿麗當面對證。」

記者趕往「一帆」,但在店內卻沒有發現張的蹤跡。工作人員告知:「張老闆有事在外。」

記者再次撥通張的電話,她說:「你如果有事情就到店裡來。」記者詢問張現在何處。「我在店裡呀,生意忙啊」。

「我就在你店內,怎麼沒有見到你?」張無語,但馬上說:「我現在在外面辦事情,稍候片刻。」但記者等了3個多小時,張建華一直沒露面。

直到下午3時許,記者才終於見到了張建華。對於記者提出讓她與阿麗見面,張揮舞著雙手,厲聲怒斥:「我昨天什麼都沒有答應你,你什麼問題都不要問我。」隨後,張便把記者晾在了一邊。

17日,是本報調查的最後一天,由於黃林也被拍攝了淫穢光碟,記者和阿麗等人驅車前往葉縣任店鎮的黃家求證,但當場遭到了黃的否認。記者觀察到,黃在回答問題時,神色憂鬱。當阿麗指出曾看到過她的碟子時,黃林雙眼閃動著淚光。據瞭解,黃離開「一帆」之後便迅速結婚。據阿麗說,此前,她和男友李中良曾向黃提起過此事,黃當時說:「那都是以前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想再提及了。」

此前,阿麗曾在6月13日向湛河區公安分局南環路派出所報案。

本報聲音:

阿麗曾言:「在生命中最美好的年華里,我失去了人生的意義。」

讀了這篇報導,善良和正義的讀者應該能夠感受到,生理和心理都受到極大傷害的阿麗,遭受了何等非人的折磨,她目前的境遇又是何等的困窘;我們的記者又是怎樣憑藉記者的良知和職業道德,冒著巨大的風險深入實地採訪,取得第一手資料的。

在對阿麗的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對記者表示崇高敬意的同時,我們衷心希望:有關部門能盡快查清事實真相,還阿麗一個公道。也希望阿麗盡快走出心理陰影,重新燃起生活的信心,走向新的生活。

阿麗是一個求知慾很強的女孩兒,阿麗需要同情,更需要 幫助。作為富有同情心的廣大讀者,我們能為她做些什麼?我們誠請大家共同來出主意想辦法。

讀者朋友,如果您能提供援助或有幫助阿麗擺脫困境的建議,敬請您致電本報熱線0371-65381111。

今日安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