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人士日內瓦返國談人權大會


 
應邀到日內瓦參加國際人權法培訓,並旁聽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一屆大會的中國民間人士近日回國,其中法學博士李柏光及律師浦志強星期三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該國際人權法培訓計畫由非政府組織「國際人權服務」主辦,從6月17號至25號,其中包括維權方面的培訓課程,與人權官員會面、組織交流以及旁聽聯合會人權理事會第一屆大會。應邀並成功前去的中國民間人士包括法學博士李柏光、律師浦志強、《公民維權網》負責人李建以及遼寧維權律師陸光(音)。記者聯繫上李柏光和浦志強介紹此行。

對培訓部分,兩人都表示受益良多,尤其是聯合國關於侵權案例的特別救濟程序對中國現今的維權活動非常有用。李柏光指瞭解這一程序,會給予國內的維權提供更多政治、輿論及法律上的外援----

李柏光︰「過去我們做國內的很多維權案例,只能用國內的媒體還有國內的法律,我們不知道還可以適用聯合國特別救濟程序。因為中共政權也加入了很多國際人權法,一旦發生侵害人權的案例,是可以向聯合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信仰等領域,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迅速提交報告,然後由他們向中共政權迅速發出緊急照會,我想從政治上和輿論上他都會給中共政權造成巨大的壓力。」

浦志強則指出在中國人權受侵害的多個重災區都能找到相應的特別救濟機制----

浦志強:「這些特別程序不是由外交官的政府行為組成,而是由專業人士。比如說禁止酷刑、反對強迫和非自願性失蹤、和住房有關的特別程序,再有就是人權衛士的保護機制、涉及言論自由、婦女權利、歧視、遷徙自由等一系列的事情。」

他們還旁聽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一屆大會的其中兩天的演講。包括開幕式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和人權理事會會長的講話,以及中國作為成員國,由外交部副部長楊潔篪代表發言的第三天會議。二人都表示感覺新成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及新的規定,能更有效監察各國人權。

李柏光認為人權理事會比舊有的人權委員會,權力分配更為平均,改善了由理事國主導的情況,也加強了監察的範圍----

李柏光:「過去的人權委員會在中國的帶頭作用下,總是動用一些程序性的規則,阻止其他成員對一些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進行審議。而新的理事會規定,這一權利已經被廢除了,不論是人權理事會成員還是非成員都要受到所有聯合國成員國對他們人權狀況記錄的審議。」

他告訴記者旁聽會議留下的另一深刻的印象,是中西方對人權的詮釋及側重有很大不同----

李柏光:「外交部副部長楊潔篪先生介紹了中國在人權領域的成就,當中強調更多的是經濟的發展和中國國情,以及強調這種集體的國家的人權;而其他國家尤其是民主國家,大部分探討的是個人的人權、自由和發展。我想這是一個很大的差別,中國在人權領域要達到西方標準,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浦志強則提到,新的規定加強了民間組織的參與性----

浦志強:「原來人權委員會的時候,非政府組織想列席這種人權委員會會議或聯大會議時,必須要取得一個諮詢地位之後才可以。而理事會裡面一些國家像中國、古巴、利比亞往往對任何提出要求取得諮詢地位的非政府組織的申請給否決掉,這些人權組織就難以真正的在聯合國發揮更好的作用。現在來講,可能這個問題不存在了。」

中國的民間維權人士也與一些聯合國官員,以及其他國家的非政府組織進行了一系列的經驗交流。其實這次被「國際人權服務」邀請前往日內瓦的民間維權人士還包括了失地農民劉正有以及法學博士滕彪,但他們都在當局的阻撓下不能成行。

對此,李柏光表示可惜,他說----

李柏光:「上次我和劉正有先生一起做安檢的時候,結果他被阻止,我就通過了。因為他們(當局)可能害怕劉正有先生到那種國際場合,他作為一個公權力受害者現身說法,可能當局比較害怕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