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慘痛歷史的瓜地馬拉


瓜地馬拉經歷過慘痛的內戰,20萬人死於非命。 當地人民要求懲罰當年那些殺人凶手的呼聲越來越高。

                                                 在1960到1996年期間,內戰死者的人數高達20萬人.

瓜地馬拉首都的中心廣場並不漂亮。和許多美洲西班牙式建築一樣,瓜地馬拉城的廣場也是一面矗立著一座高大的天主教堂,另一面是總統府。

第三面則是一條長長的拱廊,斑駁的牆壁在晨曦中透出一種檸檬綠色。

這裡的生活顯得熱氣騰騰。一些土著婦女正在早市的攤位上擺放著食品和布匹。

一名男子在地上鋪上一塊塑料布,然後在上面放上幾個鏽跡斑斑的體重稱,每個對關係自己體重的人都會給這名男子帶來收入。

不遠的地方,一對夫婦正在搭建著一個臨時照相棚。在一塊山野的布背景前小心翼翼地安放了三、四個木馬和一些服裝道具。任何人都可以披掛上馬,體味一下墨西哥牛仔的雄姿。

而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一些驅趕著羊群的農民。他們是來參加抗議示威的。許多農民因為失去了土地,而趕到總統府來表達不滿。他們在市中心廣場安營紮寨已經不止一天。這種和平抗議的景象使我感慨良多。

追究責任

二十年前,也是在這個廣場,瓜地馬拉人根本不敢隨意遊逛,更談不上稱體重、照相和騎木馬了。1986年,瓜地馬拉剛剛結束了一場野蠻的內戰,20萬人死於非命,而絕大部分是死在國家安全部隊的槍下。

一直到1996年,軍方才和左翼游擊隊最終達成和平協議。當時發表的一份政府報告指責說,國家及其專政機器應當對過去30年來所發生的百分之九十的踐踏人權事件負責。

但自那之後已經過去10年,仍然沒有一個人因為屠殺和酷刑遭到起訴。現在,瓜地馬拉司法體系決定對該國發生的種族滅絕行為進行調查,尤其是1980年代由國家安全部隊開展的使館屠殺事件。

事件的起因和現在聚集在總統府前的農民抗議極為相似。一群對失去土地不滿的農民攻佔了西班牙大使館。

警察奪回了大使館後發生了一場大火,造成37個農民死亡。死裡逃生的農民幾天後被人從醫院拉出來槍殺,沒人知道是誰幹的。

悼念死者

               現在當地民眾要求懲罰發動屠殺的罪人

現在,瓜地馬拉民眾開始了對當年死者的悼念。市中心廣場旁大教堂迴廊的12個高大石柱上,鐫刻著死於內戰的無辜平民的姓名。

我看到一些死者家屬用紙張拓下石柱上的姓名,用以紀念他們屍骨無存的親人。

經過了幾十年的掙扎,瓜地馬拉終於能夠勇敢地面對發生在自己國家的血淋淋歷史。

然而,這只是第一步。紀念死者僅僅是一個開端,更為艱難的是如何把那些應當為屠殺平民負責的凶手繩之以法。

當我再次走過搭建在市場上的那座簡易照相棚時,一個小男孩正被父親抱到一匹木馬上。他身後的背景畫布上展現著瓜地馬拉人心目中的天堂:一片綠色叢林中有一隻色彩斑斕的鸚鵡;遠處的景色中隱約能看到一座教堂,聳立在蜿蜒河水的岸邊。我想,如果生活真是這樣簡單而美麗該有多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