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保姆自述 這只是我在深圳的開始

2006-08-23 00:58 作者: 王聖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對於選擇做保姆的女碩士容娟(化名)來說,她在人們眼中會是什麼樣的?是對她遺憾、同情,還是氣憤、無奈……

  當記者帶著對碩士保姆的種種疑惑,找到容娟時,通過她的自述,疑問逐漸被解開。容娟始終強調「身無分文的時候,我首先要生活下去」。在採訪結束後,記者不禁想問,那些不理解她的人們在遇到困境的時候,能否有勇氣象容娟一樣放下光鮮的文憑,承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開啟自己的人生之路?

  疑問1:畢業沒找到意向單位?

  在家中三姊妹中,我的姐姐和妹妹只念到初中,而在湖北老家,我也是當地學歷最高的女孩子。

  說實話,我本科同學現在很多都在銀行、外貿部門工作,在我本科畢業時,一家邯鄲的建築公司已經和我簽訂了合同。那時考研的分數還沒有下來,當時並沒有想到自己會考上研究生,畢竟現在找工作並不容易。就在我準備去那家建築公司報到時,老師告訴我,我們班只有我和另一個同學考上研究生。我當時很猶豫,畢竟家裡為讓我上大學花了很多錢,我很想工作掙錢補貼家用。但家裡和老師都勸我繼續讀下去,而且我研究生學的是財務管理,將來找工作應該不成問題,於是我就決定把研究生讀下來。

  在讀研究生的時候,我也是很刻苦的一個,每天都要學習到很晚,但我那時覺得只要努力學,未來是會很美好的,即使現在我做保姆,我依然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希望。在研究生二年級時,我作為導師的助手,幫他做一個企業的集團財務信息化工程,那時需要做許多繁雜的數據,很多東西我都是一邊學一邊做,最後導師認為我做得非常不錯。也許是我和人交流差些,像我的許多師哥師姐都是通過一些實踐的機會,有意和一些企業建立起聯繫,畢業後直接被用人單位給錄用了,但我卻沒有意識到這點。

  畢業的時候,有好幾家學校想讓我去,但說實話,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溝通能力和表達能力不是很強,當老師雖然是一個很好的職業,但我怕自己並不能真正地勝任,於是就沒有答應。在那個階段,我每天都會在網上向一些大公司投簡歷,但真的是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反饋。

  疑問2:為什麼會選擇深圳?

  我的姐姐和妹妹都在深圳打工,她們平時也會跟我聊起深圳的事情,我覺得深圳是一個很開放的城市,她們都可以在深圳打工生活,我當然也可以,甚至應該會更好。

  其實,我對深圳的真實情況並不十分瞭解,我的一個師哥在華為工作,從他那得到了一些信息,但不是很全面。尤其我是學財務的,真正與公司談的時候,他們首先問我有沒有工作經驗,然後需要深戶擔保,這些我都沒有。

  如果說是什麼原因讓我選擇深圳,我想還是這座城市本身吸引了我,儘管我對這座城市所知並不是很多。

  疑問3:當初對自己如何定位?

  7月1日,我從家裡出來,身上帶了幾百塊現金和一張銀行卡,爸爸說裡面有一千塊錢,其實裡面只有四百多。說實話,因為家裡供我讀書已經欠了不少錢,這些錢還是父親想方設法籌到的。從老家坐汽車到深圳需要一天一夜,車票就花了200多元,我根本捨不得再花錢,一路上就只喝些水坐過來的。但我坐的那輛長途車到東莞就不走了,司機讓轉車,我只好再轉車到深圳,等到了龍崗的妹妹那裡,已經是深夜了。

  我來深圳找工作並沒有給自己定很高的目標,先能自己養活自己再說。因為我沒有什麼工作經驗,所以,剛開始我就想找一家公司做做,積累一些工作經驗,但始終沒有如願。 

  疑問4:在深圳的應聘經歷?

  妹妹和妹夫在龍崗租了一間很小的房子,我來了只能住在臨時搭的上鋪,生活不是很方便。於是我來深圳的第二天就到當地的人才交流市場轉了一轉,但除了幾個工作人員,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單位招聘。於是我就跑到市裡的人才市場來看看,也許是自己長得有些土,又沒有打扮一下,所以我遇到好幾次這樣的情況,還沒等我把簡歷遞過去,人家就直截了當地告訴我,「我們這兒不招普工」。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因為沒有找到工作,我也不想再去麻煩妹妹他們,正好人才市場那兒有10元店我就去了,來深圳之前,我根本不懂什麼叫10元店,到那兒才知道,我的住的地方就是在陽台上的那個鋪位。


  就這樣過了一兩天,我還是沒有找到工作,於是我降低了對自己的要求。有一次,我路過一家職業介紹所,他們說讓我交一百塊錢保證找到工作,其實我心裏也害怕受騙,但我當時確實需要一份工作,因為身上的錢越來越少了。交了一百塊錢,他們給我推薦了兩家公司,一家是物流公司,一家是財務公司,因為我對深圳不熟,找這兩家公司我用了很長時間,在物流公司,那個招聘的看見我的簡歷是研究生,就對我說,「我這裡的活兒初中生就可以做,你研究生做這個?」儘管我說可以先讓我試試,但他們還是拒絕了,而那家財務公司主管根本不問我業務上的問題,只是簡單地問問我的情況就打發我走了。現在想起來估計他們都沒有誠意。

  那幾天,我為了省錢,一天只吃一個麵包,走時從10元店帶些水。那時真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有時我都忘記了自己是研究生,我就想先找到一個工作,解決吃住的問題。

  疑問5:為什麼選擇做保姆?

  其實,我並沒有想到做保姆,當我回到10元店跟周圍的人說,我是研究生還是找不到工作,現在我洗碗都願意做。這時10元店的老闆娘聽到了,她很好奇,我就讓她看了我的畢業證。她也很同情我,說你現在既然連洗碗也願意做,不如我推薦你去我朋友那兒,他做家政公司的,說不定有請家教的,就這樣我就去了家政公司。

  家政公司的老闆知道我的情況後,也很願意幫助我,到家政公司的第二天,正好陳先生來找保姆,老闆就極力推薦我,於是我就到陳先生家做起了保姆。到陳先生家後,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現在做保姆,她非常不理解,認為讀了這麼多年書,怎麼會做這個。其實我現在心理壓力很大,畢竟我的做法會讓很多人不理解,但現實的意義就是,我首先要在深圳安頓下來。我聽說,明年一月份深圳有個大型招聘會,我還會去應聘的。

  僱主陳先生:她讓我欽佩,我要幫她

  僱主陳先生是一個和藹的老人,在自家的花園裡,老人告訴記者,當他聽說容娟是研究生時,根本就不相信是真的。喜歡較真兒的他還特意帶著容娟去人才市場驗證,因為容娟是6月剛畢業,她的畢業證還沒有上網,但一位老工作人員告訴他,憑他這些年驗證的經驗,容娟的畢業證是真的。更巧的是,當老人打電話給容娟的學校——河南理工大學時,接電話的正好是容娟的導師,這讓陳先生徹底相信了容娟。

  陳先生說:「我覺得這個女孩子能放下身段做保姆讓我很欽佩。儘管她本身有一些毛病,比如缺乏找工作的經驗,不注重個人形象,這些在招聘中都是很重要的環節,如果小容還盲目地亂跑亂撞,也許會毀了她的自信心。」陳先生坦言,自己找這個碩士保姆,只是讓她做做飯、澆澆花,更主要的是給她一個安頓的空間,讓她靜下心來,謹慎地選擇自己未來的職業,她找到合適的工作可以隨時離開。

  對於社會上對容娟的不理解,陳先生笑呵呵地說:「不要急啊,香港很多碩士、博士也是先去工廠做小工的,現在小容最好先去那些合資企業從基層財務做起。」過幾天,陳先生也要張羅著給小容找工作。

  專家看點:與社會脫節是大學生的「軟肋」

  中國傳媒大學社會學博士陳維昌認為,這些年來,北大生買肉、大學生擦鞋這樣的新聞見諸報端後,常常會引起人們的關注,其實,這是整個社會群體對大學生存在一個認識落差。隨著社會的發展,學歷將越來越變成一張普通的證明,而過去那種「天之驕子」的光環將不復存在。

  對於容娟這種行為,陳維昌指出,她本身最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問題,這不僅僅是應聘時的交流,更是人在社會生活中的基本要素。容娟有當老師的機會,但她卻因為自己表達能力不好而放棄,當在社會招聘中,遇到阻力後不是去分析原因,而是對自己的擇業標準一再降低,從心理角度來講,她也是迴避自己的難題。

  但容娟的可取之處在於,她不是對現實狀況感到失望,她還是在努力,做保姆只是緩兵之計,但如果她持續處於這種無法找到滿意工作的狀態,她是否還會保持自信?其實,容娟對社會認識的脫節也是很多目前中國大學生的「軟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